孟少爺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想殺人。

0

可當他看到女孩烏黑的發有几絲垂落下來。

額頭光潔,眉毛細細彎彎,黑白分明的眼睛眸光瀲灧,肌膚如白玉細膩瑩白,嘴角微微勾勒出俏皮的弧度。

看著看著,他眼底的危險眸光漸漸化為烏有。

小奶娃十分乖巧地說:「肚子餓了。」

盛雪落簡直被他的小模樣給萌得心都化了,「你先洗漱換衣服,我去看看早餐做好了沒有。」

說完,她就朝著外面跑去,一邊跑還一邊大呼小叫地喊著:「管家伯伯,早餐好了嗎?要小朋友吃的口味……」

小奶娃看著她蹭蹭蹭的跑出去的身影,快得猶如一陣小旋風刮過。

小奶娃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

「星寒少爺!」霧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

小奶娃收起了笑意,問:「那邊怎麼說?」

霧影按照孟星寒的吩咐,把那些死士的屍體送回了孟家老宅那邊。

霧影回答:「他們不承認。」

小奶娃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和他年紀完全不相符的冷酷,「要是承認才怪了,不過就算是不承認,我也知道是父親的人乾的。這幾個月來,他試探得越來越頻繁了,怕是撐不住要死了吧?」

霧影很擔心地說:「星寒少爺,他們怕是已經對你的超能力起了疑心,你一定要當心。」

孟星寒問:「白墨那邊有消息了沒?」

「白墨說他已經到達A國,現在還沒有消息傳回來。」

「我知道了。」

霧影猶豫了一下,「星寒少爺,我覺得在白墨回來之前,你最好還在找個安全的地方呆著。如果你是因為放心不下雪落小姐,大不了把她一起帶著……」

孟星寒眸光微斂,「我不想她參與太多孟家的事情,就怕有朝一日,我護不住她了,那時候父親那邊的人恐怕不會放過她。」

他閉了閉眼睛,眼前彷彿又出現了女孩天真爛漫的笑臉。

孟星寒看向霧影,「在瑞士銀行開一個戶頭,就用雪落的名字,每個月定期存入五百萬。嗯,不,還是存一千萬吧!如果……」

他頓了頓,眼睛看向遠方,語氣幽幽地說:「……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只要把她送出國,她在任何一家瑞士銀行都能發現這筆錢,足夠她安穩地過完下半輩子了。」

霧影眉頭狠狠蹙起,但是還是答應,「是,星寒少爺,我馬上去辦。」

片刻后。

「小秦天~」門口露出一顆圓溜溜的小腦袋,緊接著是盛雪落明媚的笑容,「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去吃了。」

小奶娃矜持地點了下頭。

「咦,你怎麼還穿著昨天的衣服啊?」盛雪落奇怪道。

小奶娃輕抿了下唇,沒說話。

他也沒想到自己會中毒變成小孩子,身上這身衣服也是臨時找的。

盛雪落見他不說話,立刻腦補出一首凄慘的歌曲。

「小白菜,地里黃,兩三歲沒了娘……」

小秦天實在是太可憐了!

父母把他扔在這裡就不管了,表哥白墨也很不靠譜。

可憐的小奶娃身體不好,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

這麼想著,盛雪落緊緊握爪,看向小奶娃的眼神充滿了同情和不忍。

孟星寒:???

盛雪落擦了一把眼角的淚水,繼而又揚起了一張笑臉,「對不起,是姐姐疏忽了,我今天就去給你買衣服。」

我到異界放衛星 她走上來拉著小奶娃的手,「走吧,我們先去吃早飯,我特別跟管家伯伯說了,準備的都是你喜歡吃的口味呢!」

孟星寒看了眼她牽住自己的手,眼中劃過一抹亮光,然後非常乖巧地跟著她到了餐廳。

管家已經叫人準備好了早餐,見到他們來了,非常恭敬地彎腰行禮,「雪落小姐,早餐已經按您的要求準備好了。」

盛雪落抱著小奶娃坐好,管家立刻貼心地遞過來幾個的圍兜。

盛雪落掃了一眼,發現有好幾種款式,有美國隊長的,鋼鐵俠的,蜘蛛俠的,還有粉色的hello-kitty的!

她瞬間少女心爆棚。

這些圍兜全部都好可愛啊!

她一個個拿在小奶娃的身上比劃,滿眼興奮地說:「小秦天,你喜歡哪一個?」

她拿著粉色hello-kitty那件圍兜,惡趣味地說:「嘿嘿,這件好像很適合你哦!」

小奶娃只是淡淡地掃了她一眼。

那一眼看似風輕雲淡,但其實莫名的可怕。

彷彿被千年的寒冰給凍住一般!

就連一旁的管家都忍不住抖了抖。

奇怪了,明明就是一個小奶娃,為什麼氣場和星寒少爺的氣場一樣強大呢?

盛雪落嘿嘿地乾笑了兩聲,放下了那件粉色圍兜,而是拿過了美國隊長的圍兜。

她非常細心地給小奶娃穿上,雙手穿過他的腋下,在後面綁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當女孩馨香的身體靠近,幾乎要貼在他的臉上時,孟星寒的眸子暗了暗。

盛雪落開心地打了個響指,說:「好了,搞定!真適合你呢!」 小奶娃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這套紅藍顏色的美國隊長的圍兜。

目光略顯嫌棄,但是嘴角還是微微上翹了一下。

盛雪落偷笑,她就知道他一定會喜歡這套。

這副口嫌體直的表情,也真的很像孟星寒呢!

盛雪落正準備說可以開餐了,就看到一道旋風般的身影沖了過來。

「嗷嗷嗷,吃飯了!吃飯了!還好趕上了!」

盛雪落:……

變小后的孟星寒:……

歐明宇今天沒有穿得像個熒光棒了,而是染了一頭黃毛,穿了一身黑色的鉚釘皮夾克,下面是破洞牛仔褲,外加一雙橘色的尖頭皮鞋。

那個鉚釘看得盛雪落簡直不想吐槽了。

要是看誰不順眼,直接摳一個鉚釘下來扔過去,分分鐘戳死人,簡直就是居家必備的暗器呢!

虧得歐明宇顏值高,就算是這種閃瞎眼的配搭,他也能輕鬆駕馭。

歐明宇自發的坐在餐桌前,正深吸了口氣,準備開飯,忽然看到平常少爺坐的位置上,坐了一個奶萌奶萌的小奶娃,驚得他差點沒從椅子上給摔下來。

他顫顫巍巍地抬起手,指了指小奶娃,又指了指盛雪落,捂著胸口,不可置通道:「盛雪落你!!你居然和星寒少爺連娃都生了!我的星寒少爺被你給吃了,嗚嗚嗚嗚嗚!!」

盛雪落:……

小奶娃:……

盛雪落風中凌亂地解釋:「你不要腦補太多好不好,這是白墨的表弟!」

歐明宇是後面才加入這個團隊的,所以他沒見過孟星寒變小的樣子,沒認出來這就是他家星寒少爺。

歐明宇氣得腮幫子鼓鼓的,「你不用解釋了,這小奶娃和星寒少爺長得一模一樣,完全就是縮小版的星寒少爺,你還想騙我?」

盛雪落無語地翻了個白眼,「信不信隨你。」

小奶娃淡淡地掃了歐明宇一眼。

對上小奶娃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歐明宇頓時覺得渾身都冷嗖嗖的。

這個眼神,怎麼感覺好像就是星寒少爺本人啊!

錯覺!

一定是錯覺!

歐明宇狠狠地甩了下他剛染的那一頭黃毛。

盛雪落看著他那頭黃毛,忍不住嘴角抽搐。

那貨什麼時候染的黃毛?

歐明宇看著盛雪落一個勁兒地盯著自己看,沒好氣地說:「看什麼看!」

盛雪落正在腦海里默默吐槽,於是,她下意識就回答說:「在想怎麼這麼難看?」

空氣中默然了一秒鐘。

然後歐明宇氣得哇哇叫:「這叫藝術!你懂不懂?我是為了我的新歌造勢才染的頭髮的,你不懂就不要亂說!」

但是沒有人理會他,盛雪落幫著小奶娃擺放餐具。

歐明宇嚎了半天,忽然冷靜下來,臉上浮現出一抹曖昧的笑容:「哈哈哈,盛雪落你這個口是心非的女人,你還說這不是你的娃?」

盛雪落一臉懵圈:「什麼?」

這時候,正好霧影走了過來。

看到霧影,歐明宇一把拽住他,笑得一臉曖昧,眼底滿滿都是八卦的光芒,「霧影,你快看,這小奶娃像不像少爺和盛雪落生的娃?」

霧影偷瞄了自家少爺一眼,嘴角抽了抽,決定不理會這個二貨。

歐明宇洋洋得意:「我就說嘛,盛雪落這要不是你和少爺的娃,為什麼長得這麼像少爺?」

盛雪落深吸了一口氣,握拳想把這貨暴打一頓。

歐明宇笑眯眯地說:「哎,你說你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不就是生娃嗎?你和少爺在一起這麼久了,生個娃很正常啊。呃,等等,不太對哦,你和少爺在一起才一年吧,這娃看著最少都四五歲了吧……」

「咳咳!」霧影不忍心這貨繼續作死,咳嗽了一聲提醒。

沒見到正主就在你面前嗎?

還在那裡八卦,真是作死啊!

盛雪落實在是無奈了,她有氣無力地攤手:「說了這不是我的娃,你還不信了。」

歐明宇想了想,覺得好像是不太對。

盛雪落今年才十八歲,這小奶娃都這麼大了,肯定不是她生的。

他嘿嘿的乾笑了兩聲,問:「什麼時候開飯?」

管家立刻吩咐傭人上菜。

其他人面前的都是三明治、煎雞蛋、牛排什麼的。

小奶娃的面前,卻擺上了一盤玉米、一盤青豆、一盤胡蘿蔔、還有一碗蒸蛋,和一杯牛奶。

歐明宇幸災樂禍道:「哈哈哈哈,居然你的是胡蘿蔔!」

小奶娃的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四周的空氣都彷彿被凍結了一般。

居然是胡! 兼職美女保鏢 蘿!卜!

他最討厭吃胡蘿蔔了!!

盛雪落見他不吃,奇怪道:「小秦天,你怎麼不吃啊?是食物不合你的胃口嗎?」

小奶娃方才的冷漠馬上不見了,一雙清澈的眼睛水汪汪的,小嘴微微抿著,一副受盡了委屈的可憐模樣。

盛雪落急了:「是不喜歡吃胡蘿蔔嗎?」

小奶娃輕輕點了下頭。

管家有些為難地說:「雪落小姐,我是讓廚師按照五歲小孩的營養搭配準備的,不知道這位小少爺的口味是什麼。」

盛雪落看向小奶娃,聲音溫柔地問:「小秦天,你喜歡吃什麼,跟姐姐說。」

小奶娃輕聲說道:「想吃牛排。」

盛雪落眼底閃爍著晶瑩的淚光。

多麼可愛乖巧的小奶娃啊!

歐明宇卻噗嗤一聲笑出來,他一邊往嘴裡塞東西,一邊嘖嘖地說:「這個小不點兒還要吃牛排!」

盛雪落白了他一眼,叉腰道:「我們家小秦天想吃牛排怎麼了?吃你家的牛排了!!」

於是,盛雪落親自下廚,煎了一塊牛排給小奶娃吃。

小奶娃吃牛排的姿勢宛如上流社會用餐的教科書,一板一眼,動作如行雲流水,非常優雅。

可讓歐明宇眼饞的是小奶娃面前的牛排,看起來真的很好吃的樣子……

「好吃嗎?」盛雪落問。

小奶娃點頭:「很好吃。」

歐明宇原本看著人家吃東西就很眼饞,聽到小奶娃說好吃就更是饞得快流口水了,「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小奶娃沒理他。

歐明宇小心翼翼地伸出叉子,想從小奶娃那裡偷一塊牛排走。 誰知道,啪的一下,被小奶娃手裡的叉子給拍開。

歐明宇也沒想到,這小不點兒的力氣還挺大的,他含恨道:「我就嘗一口不行嗎?」

小奶娃淡淡道:「不行。」

不僅如此,小奶娃還有潔癖。

剛才的叉子碰過歐明宇的叉子了,他馬上就換了一副。

歐明宇氣哭了,但是他還是不死心。

「小雪落。」歐明宇伸手指戳了戳盛雪落的腦袋。

「幹嘛?」盛雪落揉了下自己被戳痛的腦袋,沒好氣地瞪著他。

「跟你商量個事兒唄~」歐明宇討好地說:「這個牛排,你能不能也給我做一份啊?」

盛雪落沒好氣地翻白眼,「你想得美!」

歐明宇撇了撇嘴,「小氣鬼!」

他轉頭,對上了小奶娃那雙高深莫測的眼眸,他的背脊下意識就僵硬了。

真是見了鬼了!

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小奶娃不簡單呢?

再看看旁邊沒什麼存在感的霧影,歐明宇又覺得一定是他的錯覺。

一個小奶娃能有什麼可怕的?

冷少的替嫁嬌妻 歐明宇沒吃到牛排,心裡痒痒的,又耐不住寂寞了,手指頭又戳戳盛雪落的肩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