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孃親,不好啦!門外有一個帥帥的男人也要來相親?”某小寶上氣不接下氣的跑進來,急促的說着。

0

“親親,不好啦!那個帥帥的男人進來啦!奶奶拉着他,眉開眼笑的。”某小貝圓圓的身子,像個企鵝般的走進房,着急的說。conad3;

“圓小貝,你該減肥啦! 總裁vs單腿新娘 就叫你別吃那麼多,一個女孩子長成這樣,將來還怎樣嫁人啊?”某小寶瞅了氣喘吁吁的某小貝一眼,火大的說着。

“我說過,別叫我圓小貝,我叫唐豆豆好不好?”某小貝氣呼呼的指着某小寶說,狡稽的轉動着黑眼珠,做了個超級卡哇伊的動作,對某女說:“親親,我的終身你作主,我看好你喲。”

額!古代的小孩都這麼早熟嗎?

------題外話------

至於我這部文,這裏就算完結了,若有親想看番外可以留言,麼麼麼 作者懶隱爆qq嘍+超級好文推薦

我是作者安小隱,縱寵——傲世狂妃是我第一部過30萬的小說,所以無論怎麼樣,很感謝支持我走到最後一步的親們,無論怎麼樣,至少在成長的道路上有你們的支持,讓我感到很開心。

所以現在公佈一下偶的qq號,喜歡小隱的親們可以來加噢,要是都不加我會很傷心的。(*^__^*)嘻嘻……不過請附帶瀟湘讀者名噢

qq號碼:906430725九零六四三零七二五

《獨愛,小妻難寵》作者:八戒拋繡球

這是“一次錯上引發的糾纏”!這是一場絕對驚心動魄的男女追逐戰!

她必然強勢,當然,他也絕不弱勢!人生裏有一種東西叫做:“緣分”

當一切的機緣巧合用盡,壓倒反撲盡數失敗,威逼利誘全都失效……

你明白的,愛情的敵人不是不愛,而是習慣。

“喂!你習慣愛我了嗎?”所以……她是習慣被他愛了嗎?

相遇篇:

她是被愛情傷透的女金剛,他是卑鄙齷齪的“牛郎”。

所以,初遇必然是一場戰鬥。結果是:她壓到了他!

她不談愛情,但她,要他!

結果,腹黑到卑鄙的他,竟然反客爲主的揚言了:凌落落,你的招惹我應下了!

然而,看着某女因情傷而轉變退卻的樣子,他眼底心疼,心底的狠戾,只面上更霸道。conad1;

他說:凌落落,你是我的,跑不掉的!

《穿越而來養包子》作者:吊玉

現代嬌嬌女,重生貧困家庭,身邊還有個瞎眼婆婆和一個三歲小兒。

雖說咱手不能提肩不能抗,還帶着個拖油瓶,連口飯都吃不上,還好老孃有個祕寶空間,轉身變成農業大戶。

不就是個種田麼,保準比你們一眼看低一眼看高的強,什麼蟲災瘟疫,老孃都不怕。

日子好不好,全靠一張手,不,一張手上的空間。

瞎眼婆婆唸叨着兒子,孩子爹,可來這都大半年了,這孩子爹你媽到底去哪了,不要老孃這正過的風聲水起時,你跳出來呀!

良田如此多嬌,引無數美男盡折腰。

小強女主,脫貧奔康,男人不能少。

世事險惡,夫君,咱們回家繼續種田可好?

“你是那個豆芽菜?”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嬌人,這丫頭從小就營養不良,可今個見了,怎麼該有哪有哪,不像是那個乾煸的豆芽菜呀!

嬌人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某男,揚起尖尖小巧的下巴,挺了挺還算是傲人的小胸脯。

“怎麼是不是從豆芽菜長成大黃豆了?”叫誰豆芽菜,也不看看她林嬌人如今什麼樣!

男人薄脣上揚,他就喜歡這樣毫不作假的女人,“是嗎? 萌妻入懷:譚總,須節制 可我怎麼看都是豆芽菜呢?”男人成心託着下巴,像是打量物品般,打量着嬌人全身上下!

嬌人看着男人不懷好意的樣子,知道他是有意僵她,她纔不上當呢!

山娃都偷偷告訴她了,是婆婆想讓他與自己早早圓房,想早點抱個大胖孫。conad2;

她林嬌人是誰,豈能受舊社會的迫害,婚姻自主,就算她是小小童養媳,那也不容任人擺佈!

嬌人竊笑的上前,搭上某男的肩頭,“二哥,咱們都是成年人是不是?你看你也有心上人,我呢!嘿嘿!不如咱們一拍兩散,你逍遙自在,我回去種我的田,怎樣?”

某男的額頭上爆出一團黑線,深邃的眸子閃着冷光,“看來這豆芽菜還沒有鬧清楚他與她的關係,那他不介意好好調教讓她弄清楚爲止!”男人大臂一揚將某女抱在懷裏,向牀榻走去。

只見滿室旖旎春光……

《寵妻自成——婚天愛地》作者:疏微

她是白城的第一千金,高貴嫵媚卻又低調。

他是白城富家子弟,青年才俊。

兩人青梅竹馬,堪稱絕配。

兩年前,訂婚宴遲到,因爲一個叫徐晚晴的女人。

兩年後,婚禮上棄她不顧,因爲一個叫徐晚晴的女人。

他說:“我會跟你結婚,但是我不可能拋棄晚晴的。”

她說:“好吧,你不是一直把我當做妹妹麼?那麼從此以後,我也只會把你當做哥哥,再無他想了。”

而他對她,雖不是一見鍾情,但也是二見定情了。

紅三代官二代的黑狐狸,軟磨硬泡,使出渾身解數終於可以春宵一度~。

某狐狸的經典語錄:

“追老婆要臉幹什麼?要臉能追到老婆麼?像你這樣?”

“我是個有追求有抱負的男人,我的革命最終目標就是季微然!”

片段1:

某狐狸:“季小姐,我這幅畫可以掛在你的畫廊裏麼?”

季微然:“這裏有個羣衆畫閣,不過也要看畫的質量如何,而且越出色的就可以掛在越顯眼的地方。”

某狐狸激動說到:“那你看這幅是不是可以掛在大廳的正中央。”身後的助理上前一步,揭開了幕布。

季微然:“……。”

“宋先生,我正有在畫廊門口辦個宣傳欄的打算,你看你這個是不是可以放在裏面呢?”

宋狐狸:“……” 推薦新文 腹黑Boss誘妻入局



搞笑幽默的現代文,親們果斷入坑吧,麼麼

☆一場豪門的盛世聯姻,卻因爲新娘莫名的失蹤而終究淪爲笑話。

她夏以沫從不是接受命運的人,就算對象是名門權少又怎樣?憑什麼要嫁給一個根本沒見過面的男人!

憑藉自己的能力踏進了h城最高的集團,順風順水,大展身手!

哪裏知道卻會莫名其妙遇到這麼一個變態的上司。

☆他次次刁難,他氣焰囂張,他命她日日加班,如同邪惡的化身步步緊逼。

她迎刃而上!一次次巧妙的脫身,一次次假意的道歉。她就不信憑自己卓越的才華,冷靜的判斷力,還征服不了一個上司!

☆直到這個邪魅的男人忽然降臨到她的屋子裏,臉上帶着幾分醉意,修長的手緩緩褪去自己的衣衫,她終於忍無可忍爆發起來。

“蘇錦誠!你到底想幹什麼?”

男人衣衫半敞,英俊的面孔上居然帶着幾分楚楚可憐。“你還記得昨天遇到的那個女人嗎?”

她遲疑的眨了眨眼睛:“記得呀。”

男子羞澀的拉扯衣衫,慢吞吞道:“因爲你的緣故她拋棄我了。所以你必須要對我負責。”

“…”

☆他是位高權重的名門權少,全城誰敢不從!卻沒想到居然被一個女人公然棄婚。conad1;

卻又何曾想過那個消失的女人居然公然出現在自己視野之下,他的脣角勾起邪魅的笑容。

夏以沫,這可是你自投羅網!

這原本只是一場對手間的較量,但爲何看到她身邊出現其他出色的男子頻頻獻殷勤時,向來冷靜的他,卻越發按捺不住了呢?

——◆◇【腹黑,搞笑,寵文,商戰,職場】◆◇——

☆一場莫名其妙展開的婚禮,一場攻略性對抗的遊戲,最終到底是誰征服了誰?

卻不想這場婚姻的背後,又隱藏着怎樣不可告人的祕密…

◆【他是頂級的“君子”】

夏以沫雙手相環,從腰到肩處勾出一個完美的曲線,脣角掛着冷笑:“蘇先生,這裏是辦公室,如果說有什麼私人恩怨,我想下班之後我很樂意跟你和解。”

蘇錦誠襯衣的袖口高高捲起,邁開矯健的步伐朝她走去。“夏小姐原來就是這麼看我的。”他忽然伸手一把撐住牆面,將夏以沫的身體困在手臂之下。

夏以沫臉上的神情越發冷漠,甚至帶着幾分嘲諷:“那蘇總想我怎麼看你?君子嗎——”

就在這時,緊閉的門猛然打開,數十顆探頭探腦的腦袋暴露的在眼前。

蘇錦誠撐牆的手迅速環住夏以沫的腰,將她朝着沙發上猛的一帶。夏以沫瞪大了美眸回過神來,此刻自己已經處於居高臨下的狀態。

蘇錦誠半躺在沙發上。衆目睽睽之下,只聽到他拉動嘴脣發出蠱惑的聲音。conad2;“夏以沫,你就算喜歡我,也用不着這樣霸王強上弓吧。”

“…”

眼前的男子眼眸中閃過的狡黠,哪裏還有一點爭鋒相對時的冷漠。

◆【他是最壞的“騙子”】

“啪——”老爺子一拳重重砸在了桌子上面。“給你最後一個機會,是堅持要嫁給你那個老闆,遠離夏家!還是聽爺爺的話,嫁給蘇家少爺!”

夏以沫雙手相環,冷漠站在原地。嘴角噙着諷刺的笑容,氣場分明沒有減弱一分:“我只嫁給——”

忽然間一聲戲佻的聲音從外面傳來。“這麼嚴肅幹嘛,兩個人都是我,吵什麼吵?”

男人漫步而來,從殺氣中淡然走過。

老爺子一怔,轉而咧嘴笑了出來。

夏以沫瞪大了眼睛,一股莫名受騙的感覺從心底醞釀而起。

都是蘇,那麼說來——同一個——

她揮拳重重的砸破了某男高聳的鼻子。

空氣中留下委屈的聲音:“老婆,破了相也還是你老公!” 公告及作品相關 推薦現代新文,超勁爆好看的。

作品名字《軍寵撩人,上校的惹火甜心》,作者安若隱

直接搜索安若隱,在作者其他作品中尋找,麼麼噠

&9728;新婚宴會上,新郎摟着她昔日的好友,冰冷的聲音刺破她的耳膜。

“楚汐,我愛你,但比起愛你,我更想要親手毀滅了楚氏!”

楚汐震驚的望着新郎,一夜之間,她從新娘淪爲伴娘,從名門貴族淪爲落魄千金。

&9728;一場人爲的致命陰謀,她慘遭下藥,她淪爲陌生男人的身下尤物,嬌媚、青澀的身軀在男人熾熱的手掌下徹底綻放。

她更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是強逼她下千萬鉅債的色狼!

他堂堂韓徐集團七少,H國最年輕的鐵血上校!

居然,居然這麼無恥!

嬌妻是個寶:夜少,寵上天 &9728;冰冷的大牀上,楚汐捂住自己赤裸的胸口,“混蛋,滾開!”

韓少澤勾住她小巧的下巴,“楚小姐,欠了我的錢,奪了我的處男身,你敢不負責試試!”

【誘婚篇】

&9728;辦公室,某男強勢來襲。

“楚小姐,祕書給你送的文件,請簽字。”

只是,若干分鐘後,誰能告訴她,爲什麼她變成了一個已婚的?

【夫妻篇】

&9728;何爲夫妻守則?

第一條,不得對女方的私生活幹擾,無條件配合女方任何的請求。

第二條,兩人結婚期間,男女方不得跟其他異性親密接觸。

第三條,男方必須每天做飯給女方吃!

“楚汐,你確定,你是嫁老公,不是找保姆!”

“不同意,現在就離婚!”

“沒問題,不過向男方提問一次,做一次!”

“可以,啊,韓少澤,誰讓你碰我?你撕我衣服幹什麼?你敢再摸我一下試試?”

韓少澤咬住她嘖嘖不休的嬌脣,“老婆,你跟我提問三次了,唔,難道你還不夠嗎!”

“…”

【對決篇】

&9728;楚汐背光而立,“我們離婚吧!”

“你就非要離婚嗎!”韓少澤眼底一片戾氣。

楚汐冷笑,翦瞳一片清明,“如果說我們的婚姻只是一個約定,那麼我認爲沒有必要維持下去!”

“就算是軍婚,你也要離嗎?”韓少澤滅去手上的香菸。

“就算無法離,我也要離!”楚汐轉身,腳步毫無停留,心卻早已冰涼。

身後男人低沉的聲音墜落耳膜,“楚汐,就算我暗戀你六年,你還要離婚嗎…” 推薦銀子新文,貴女重生之第一狂醫

◆◆他號稱殺人魔頭,耳聾殘疾鬼面王爺,實則溫柔嫡仙,披着狼皮的“禽”獸一枚。

她號稱美麗動人,懦弱無能第一貴女,實則奸詐狡猾,坑人不吐骨頭的魔女一枚。

陌染,將門之女,醫術超羣,卻被摯愛所害,豈料再次睜開,化身爲墨國第一貴女洛清瑤。

大婚之日,慘被陷害追殺,意外的喪失清白,更悲劇的懷孕,靠,有這麼坑爹的重生嗎!

未來的夫君強行完婚,任憑她生死由命,妾氏的刁難,毒計層出不窮!

明媚少女狡黠一笑,夫君野心滅門,贈他腦袋開花!妾室狠毒陷害,送她黃泉一遊!

什麼,好不容易滅掉了夫君,居然讓她改嫁!

還要嫁給傳聞妻妾成羣,虐人慘絕人寰,醜陋狠毒的殘王!

進入王府,明槍暗箭鋪面而來,她毫無畏懼一一化解!

兩世命運驚人重合,爲得“七浦圖”,她設計闖入王府密室,原以爲一切盡在掌握中,卻不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