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怎麼辦?”齊芷霜有些慌了。

0

謝初綠給她使了個眼色,齊芷霜會意的躲到她身後。我靈機一動,也跟着她躲到了謝初綠身後。

(本章完) 她們母女應該是急缺什麼,只要我拿得出,她們就應該暫時不會動我。而要是我落在那羣男人手中,天曉得會發生什麼!

謝初綠不待見我,可是手上的陣法已經啓動,她也沒有辦法停下來趕我走。

齊芷霜想要動手,我示意她看了眼謝初綠,威脅着她。大不了魚死網破,我逃不了,她們也別想全身而退。

沒有辦法,她們只能暫時忍着我。

那幾個男人已經注意到我們這裏的異動,想要過來阻止,可是謝初綠已經脫離了那紅線。

她的手中驀然炸出一道紅光,那些男人被紅光炸的睜不開眼,謝初綠轉身抓起齊芷霜就往後逃去。

我機巧的抓住了齊芷霜身上的紅線,謝初綠帶着她跑,就不得不帶上我。

母女兩人怒氣衝衝的帶着我一路狂奔,身後靈氣翻滾,那些養鬼師都追上來了。

忽然,她們兩人對着一口井就跳了下去。

這個世界有很多路是鬼可以走,人不可以走的!我立刻就要鬆開手,卻已經晚了,被她們一起帶入了井中。

尖叫聲劃破天際,直接把小公主吵醒了。

“媽媽……”她不滿的嘟囔着,一看我們所在的地方,大吃一驚:“這是什麼地方!”

“媽媽掉井裏了!”我忙道。

“媽媽你別怕,我幫你飛起來!”我們家貼心小棉襖就是懂我的心思。

她的鬼氣快四的籠罩了我的全身,我頓時就沒那麼害怕了,慢慢悠悠的落在了井底。

“媽媽你真重……”小公主低低嘟囔了一句。

我笑道:“因爲媽媽吃的多呀。”

“那媽媽少吃點嘛!”

“媽媽少吃你也少吃呀。”

小公主立刻改口:“那還是多吃點吧!”我忍俊不禁的笑了。

這是一口枯井,裏面都是些落葉,我一踩上去,就稀里嘩啦的全碎了。小公主覺得有趣,還非要我一片片的都去踩碎。

井底的陰氣很濃郁,都是謝初綠母女的,看來她們是把這裏當做了自己的陰宅。

落入井中的時候,齊芷霜趁着我害怕推開了我的手。她們比我先下來,可是卻找不到她們的蹤跡了。

我在原地找了兩圈,估計着她們應該是故意躲起來了。

忽然,身後傳來一道破風聲。我靈巧的躲開,那陰氣凝聚而成的風刃直挺挺的打在了一邊的井壁之上。

“哼!”小公主怒氣衝衝,也是一道陰氣就朝着那裏飛了過去。頓時,我就聽到一個女人的悶哼聲。

“哼!愚蠢的活人,也敢算計我和媽媽!”小公主耀武揚威。

我轉過頭去,謝初綠和齊芷霜那發青的臉從黑暗中慢慢顯現出來,眼中盡是對我的怨恨。

小公主幫我解掉了身上的紅繩,我一邊活動着發疼的手腕,一邊問道:“我就不懂了,你們爲什麼就要跟我過不去?”

“哼!你管得着麼!”齊芷霜沒好氣道。

“你們三番五次算計我,我還管不着了?”我也生氣了。

謝初綠忌憚着我肚子裏的小公主,冷着臉出聲道:“好了,既然你也沒出事,這件事就算兩清。”

“兩清什麼?明明是你們算計我在前。你們要是沒算計我,我能遇上這事?”不知道這對母女的腦回路怎麼長的。

“那你想怎樣?”齊芷霜趾高氣昂的問着。

“下跪道歉!端茶送水!洗衣做飯!”小公主噼裏啪啦說着她會的四個字詞語,顯得自己很有文化的樣子。

齊芷霜顯然是不服氣的,可是礙着小公主的身份,她又不敢發作。

我打量着她們,作爲鬼修,兩個人的修爲都不算高。但因爲生前修爲不低,所以保留了神智。

“你們想拿我跟那羣人換什麼?”我問。

“要你管!”齊芷霜一臉看不起人的模樣。

“喂,我可幫你從白依依那裏找回了孩子呢。”我提醒道。對了,那孩子呢?他應該還在齊芷霜肚子裏呀!

我瞥向齊芷霜的肚子,那裏死氣沉沉的,沒有一丁點鬼胎的氣息。

齊芷霜聽見我的話,臉色卻是變了。

她眉頭抽搐着,忍了半天還是沒忍住,怒道:“要你管!都是你!爲什麼要幫我找回孩子!讓她在那個賤人肚子裏不好麼!一出生就是冥王的孩子!萬鬼之上!爲什麼要幫我找回來!”

她越說越激動,忍不住上前伸出了利爪就要來對我掏心挖肺。

我閃身躲開,小公主遇到鬼氣狠狠打過去,直接打穿了齊芷霜的胸口。一瞬間,齊芷霜的身子便透明瞭許多。

“呀!歪了……”小公主還很是遺憾,“媽媽,我差一點點就可以打碎她的內丹了!”

“沒事,很好了。”我毫不吝嗇的誇獎着小公主。

謝初綠上前扶起齊芷霜,看向我時更加多了幾分恨意。

我無奈的攤手:“是她先動手的!”

她們哪裏會聽,齊芷霜發瘋似的又要上前。小公主的鬼氣飄起來,謝初綠連忙拉住了自己女兒:“芷霜,別衝動!”

好半天,齊芷霜才冷靜了下來。

“當初孩子是你哭着喊着要我幫你找回來的,我幫你找回來了。你現在還來怪我了?”

“孩子死了!不怪你怪誰!你要是不幫我找回來,孩子怎麼會死!”齊芷霜提起這件事也是悲痛欲絕。

我一愣。

那孩子離開冥宮之時,雖然因爲元神出竅太久,元神有些不穩固,但遠沒有到會死的地步,怎麼死了?

小公主也是一樣的疑惑:“弟弟怎麼會死了?”

齊芷霜忽然就哭了出來,血淚一顆一顆的落了下來,泣不成聲。

謝初綠磨牙道:“宮醉柳那賤人吃掉了那孩子!”

我震驚。

小公主聽見這話,也略有些害怕的往我肚子裏縮了縮。

齊芷霜嚎啕大哭着,嗚咽着道:“吃了……她當着我的面,吃掉了孩子的元神和鬼體……媽……孩子……我的孩子……”

鬼胎是大補之物,我知道很多陰靈都覬覦着。可是,宮醉柳是那孩子的親姑姑,怎麼也……

我當初想的是,宮醉柳幫齊芷霜把孩子的鬼體從白依依肚子裏塞回去,畢竟她是那孩子的親姑姑,肯定不會看着那孩子死。

卻沒想到會這樣……

“那宮醉柳呢?”好半天我才緩過來,問道。

“我怎麼知道!”齊芷霜把氣全撒在了我的頭上,“宮家來鬼抓她了!她丟下我!和白依依一起逃了!”

這兩個女人在一起,一個心狠手辣、一個心思詭譎,倒是讓我有些不放心起來。

“那你們想拿我跟那羣人換什麼?”我又問。

“縛鬼鏈。”謝初綠道,“我們要殺了宮醉柳那賤人給孩子報仇!”

看着謝初綠,大概她又是用我這個融陰之體去騙他們說是純陰靈體了吧。只不過有些奇怪,她一向不喜歡我,怎麼今天倒是有問必答了。

正疑惑着,小公主忽然驚呼了一聲:“媽媽!陣法!”

一低頭,不知道自己腳下什麼時候居然多了一道陣法!

我立刻就想要閃開,可是身子卻動彈不得。謝初綠卻是發出一聲不屑的笑聲:“哼!花姒,今天你也就死在這裏吧!”

“你才死呢!”小公主怒斥,想要用法力,卻發現自己也動不了,不由得着急起來:“媽媽……”

“別怕。”我寬慰着她,慢慢明白過來,謝初綠之所以跟我囉嗦那麼多,就是爲了趁機佈置這陣法!

“你們要殺我不要緊,我肚子裏的孩子可是冷墨淵!你們見識過他的厲害,真要這麼想不開,來害冥王的孩子?”

謝初綠扭着腰肢不屑的一笑,已經是破釜沉舟了:“我們如果放了你,纔是自尋死路!你回去告訴了冥王,我們母女一樣是個死!倒不如先下手爲強!我吃了你肚子裏的孩子,修爲肯定更上一層樓!”

小公主聽見哆嗦了一下,鼓着勇氣怒斥道:“不許吃我!我纔要吃掉你呢! 與警花同居:逆天學生 不對!我不吃垃圾食品!呸呸呸!我要讓爸爸把你們都燒死!”

“縛鬼鏈你們就不想要了

嗎?”我一邊拖延着時間,一邊試圖自救。

“吃了冥王的鬼胎,宮醉柳那兩個賤人絕不會是我的對手!還要縛鬼鏈幹什麼!”謝初綠自信心十足。

沒想到她們居然會打這個主意!

我惱怒着,想着有個問題一直盤亙在我的心裏,問道:“你們既然敢下手,想必也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死之前,回答我一個問題!”

謝初綠雖然這些年來在齊家過的都是正房夫人的待遇,但是齊嶽平的結婚證上寫的還是關若秋的名字。

在齊老爺子眼中,齊芷霜與齊康時是齊家的人,但她謝初綠始終不是。

這也是她爲什麼這麼恨我的一個原因。

如今,我這個正房所生的正牌“嫡長女”有事情要問她,就好像是我在跟她低聲下氣一般,她自然是歡喜。

下巴一揚,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樣,謝初綠道:“說!”

“當年那個偷走天賦的陣法,是誰教你的!”我問。

謝初綠有些意外,沒想到我會問這個。她打量着我,思考了一番後道:“我也不知道。”

她怎麼會不知道!

也許是看出來了我的疑惑,她頤指氣使的道:“現在你是我的階下囚,我也沒有必要騙你。當年那人主動來找我,給了我這個陣法。我抱着試一試的心情就做了,沒想到是真的!”

她說起這件事還有些自豪,“關若秋個蠢貨!怎麼不想想,她好歹也出生名門,怎麼可能生出來個一無是處的廢物!她居然就信了!哈哈哈!她信了!”

“你纔是蠢貨!生了個一無是處的廢物!”小公主不服氣的回罵着。

我摸了摸肚子,又問謝初綠:“那個人是不是周身靈氣很濃郁?”

“行了!花姒你別猜了!”齊芷霜也緩過來了,眼淚一擦,“就是那天與冥王在學校裏大打出手的那個人!”

居然真的是玄澤……

我震驚,小公主好奇了:“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我看見的不行麼?”齊芷霜沒好氣的道。

她的眼神有些躲閃,一個不負責任的猜想在我的腦海了一閃而過:“齊芷霜……你該不會在學校裏監視我吧?”

她臉色一變,彷彿被什麼噎住了沒有說話。

倒是謝初綠,一笑:“監視你又怎麼樣?關若秋丟掉了你就不敢再去看你,我們母女可是對你關心的緊!”

“你們安的什麼心!”我頓時有些後怕。這二十多年的生活,居然都在她們的監視之中。怪不得福伯一找就找到了我!

恐怕我一個人在外流離的日子,在她們眼中不知道多可笑呢。

謝初綠眼角吊起:“當然是好心。你的天賦連接着着芷霜和康時,你可不能出什麼意外了!”

“那你們還把我獻祭了?”我纔不信!

提起這件事,謝初綠也是沒有辦法。露着一抹憐憫的神色對我道:“要怪就怪你爸太狠心了!如果不獻祭你,他就要獻祭芷霜了……”

天賦和命比起來,的確是命更重要。

齊嶽平還真是夠狠的!

只是……

我冷眼瞧着齊芷霜:“上學期我被人污衊,在學校論壇上出現的不少不堪言論,是不是和你也有關係?”

“你自己沒做那些事還怕我說?”齊芷霜沒好氣,眼中卻閃着嫉妒。

“你要不要臉!”我被氣的不行,“我沒做過那些事!”

“那你怎麼從他們車上下來!”

“要你管!齊芷霜,是你自己生活不檢點,就來這麼揣測別人吧!自己心思齷齪就以爲這整個世界都是髒的!”

我的話像是戳中了她的敏感點,驟然怒道:“你閉嘴!”她露出了化作厲鬼後有的尖牙:“媽,跟她囉嗦什麼!先吃了再說!”

“好!”謝初綠一聲應下,母女兩人伸着爪子就要朝我撲來,卻突然被彈到了別處。

我腳下的陣法驀然碎掉,被攏入了一道冰冷的懷抱。

冷墨淵俊逸的側臉映入眼眸,我懸着的心總算是落了地。

“爸爸!”小公主一下子來了精神,在我的肚子裏一拱一拱的。

冷墨淵啄了我一口,又摸了摸我的肚子:“爸爸來了,不怕了。”

小公主一副了不得的模樣:“我不怕!一點都怕!可是她們要吃掉我!她們還吃掉了弟弟!”

冷墨淵眉頭一皺,擁着我轉身看向齊芷霜母女,又看向我:“她們吃掉了誰?”

小公主急糊塗說錯話了,我糾正道:“宮醉柳吃掉了齊芷霜的孩子,現在她和白依依雙宿雙飛着。”

冷墨淵有些意外,小公主又強調道:“她們要吃掉我去給弟弟報仇!爸爸!她們要吃掉我!我都不吃她們了!她們還要吃我!”小公主覺得相當的不公平。

冷墨淵望着那對母女,冷笑一聲:“想要吃本座的孩子?”

謝初綠自然是搖頭,可是小公主哪裏會放過她:“敢做不敢當!膽小鬼! 醫見鍾情,我的老公太高冷 爸爸!燒死她們!她們還要吃掉媽媽呢!燒燒燒!”

“好!”冷墨淵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不等謝初綠母女反抗,藍焰便突然從她們身上竄起。

驟然,狹窄的井底發出了尖銳的慘叫聲。

冷墨淵劃下一道隔音結界,捂住了我的眼睛:“別看。”他打橫抱起我,帶我離開了井底。

瞥了眼井下,那裏一片漆黑。冷墨淵的藍色鬼火相當的霸道,恐怕這一點點時間,那對母女已經被燒乾淨了。

他問了我是怎麼回事,我將經過說了一邊。

正巧,那些和謝初綠合作的養鬼師突破了外面的迷蹤陣闖進來,被冷墨淵一起收拾了,還找回了我的錢包。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將玄澤指使齊家拋棄我的事告訴了冷墨淵。

他皺眉聽着,將我擁入懷中,鄭重的承諾着:“他們不要你是他們眼瞎,本座耳聰目明,絕不會不要你!”

“好!”從未有過的感動在心裏涌起,我撲入了冷墨淵的懷裏。

他一直抱着我回到了別墅,又取出一個玉盒遞給了我。裏面擺放着三枚黑色的果子,櫻桃般大小。

冷墨淵示意我吸收看看,我照做,三枚果子很快就吸收了,都不夠填肚子的,我不由得問道:“還有嗎?”

他寵溺的輕輕捏了捏我的鼻子:“這是陰果,不是尋常靈果,能吸收三顆已經着實了不得了,哪裏還有。”

我嘟了嘟嘴,冷墨淵卻像是想起來了什麼,摸着下巴道:“慕紫瞳是純陰靈體,她吸收了三枚陽果和三枚陰果。你的融陰之體,說不定還可以再吸收枚陰果。”

想到這裏,他丟下一句等他回來,轉身便出去了。

等到他風塵僕僕趕回來的時候,手上又多了三枚陰果。我試着去吸收,還真吸收了!

冷墨淵看的開心,又拿出了三枚!只不過遞給我的時候,着重強調了不許勉強,不然會整個人都炸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