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呀,最近來是有爆破什麼的,動不動就轟的,轟他妹呀!”

0

“就是,也不知道到底在玩什麼。前幾天也是,後來安靜下來後我去看,奶奶的,全都是坑呀,就像是打架一樣打成無比狼藉。可人又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力氣呢?”

“管他呢,政府沒通告的事情那就是企業們在玩了,我們又能怎麼樣?”

……

衆人紛紛討論着,而宋德華則一直緊皺着眉毛,因爲他感覺到了一個股熟悉的氣息,居然是王嬌蓉的。

“跟來!”宋德華轉身對王波四人道,接着身子直接奔跑的一個角落裏,瞬間消失。

王波等四人也選擇了一個偏僻的地方,接着縱身到樓房屋頂上快速向發出轟擊聲的地方奔去。

俞蓉純此時臉色很不好,因爲她也感應到那是王嬌蓉的氣息,而且微弱。還有鐵戰國,吳天宇的氣息。

也就是說,他們三人遇到強大對手,並且已經很危險。

難道真的遇見六級鬥士了?而且這個鬥士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強大。

“我不可以倒下!”王嬌蓉嘴角已經溢出鮮血,但她只是用手擦拭掉便繼續站起來。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個六級鬥士,無論如何王嬌蓉也要把他殺了。

即便自己會身受重傷,但只要殺了他,自己的能力就有所提高,慢慢的,自己就有可以有宋德華大哥一樣的實力。

到時候自己再也不需要人保護,而且自己可以比宋德華大哥再努力點,將自己實力提高到比宋德華大哥還要強大,這樣的話以後王嬌蓉在宋德華大哥心中就再也不是孩子了。

現在不單是王嬌蓉一個人在努力,就是鐵戰國和吳天宇也是,還有蓉純姐。大家都在爲此作爲目標,是宋德華大哥承擔的太多。所以他們纔要強大,而且必須在短時間內。

安逸和舒服都是留給死人的,所以王嬌蓉選擇疼痛中磨練自己,讓自己不斷強大起來。這就是王嬌蓉的選擇,就如現在,即便自己被那個六級鬥士甩飛出來,即便小嬌蓉也已經十幾次被六級鬥士擊倒在地。

他們都沒有放棄過站起來,小嬌蓉也一樣。它和自己一樣在努力着,奮鬥着。

“七級鬥士,還真是不夠看的。你是來送死的嗎?我告訴你,要不是我看到大家都是星界之人,來到這個星球也算是老鄉見老鄉,我一招就能將你們全部殺死。”

六級鬥士鄙視看着眼前的姑娘。自己在喝着這個星球裏面的酒,她二話不說進來就打,難道自己長的像壞人?

他也是聽說這個星球好玩他纔來的,又沒來這裏偷呀搶的,也沒和其他同伴一樣殺人,玩女人。他就愛酒,難道喝酒有罪?

“我不管,我一定要打敗你,殺了你。然後增強自己的實力!”王嬌蓉倔強的站起來,然後看着眼前的六級鬥士。

六級鬥士聽到王嬌蓉的話後更是眉頭緊皺,這個鬥士很不講理。難道自己是六級鬥士還有錯不成。誠然,在星界和在這裏都一樣,實力爲尊。

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自由自在,無人招惹。但是眼前鬥士也太無理了點吧,他可以去殺星獸呀,爲什麼要殺自己呢?何況眼前的鬥士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

“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你走吧,不然下次我真的不客氣了!”六級鬥士最後連連擺手。眼前的王嬌蓉在他眼裏就是個小女孩。他纔不跟女孩計較呢,倒是那隻星獸挺不錯,夠猛。

“小嬌蓉,猛擊!”王嬌蓉依舊沒想過放棄,六級鬥士太難找了,三天時間,到現在王嬌蓉纔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她有怎麼會放棄呢?

爲了提高實力,自己就該咬牙決鬥,只有生死之戰纔是提高的唯一途徑。

說完,王嬌蓉雙手一手一把匕首,在小嬌蓉飛奔向六級鬥士的時候,王嬌蓉也飛奔過去。如今的她和宋德華一樣,都是鬥士個鬥士雙重身份。鐵戰國和吳天宇也一樣,這些都是宋德華教給他們的生存方式,那就是強大,多修。 而且王嬌蓉他們一直以宋德華爲榜樣,以宋德華爲目標。所以他們一直在修煉,在磨練,在強大着。

“煩人!”六級鬥士怒了,手中拿起一瓶昂貴的紅酒直接仰頭就灌。接着右手直接對準飛奔過來,張嘴怒吼準備撞擊自己的小嬌蓉。手至,直接一手捉住小嬌蓉的頭,然後借力順着小嬌蓉奔跑的方向自己把身體錯開。最後一逆,硬是將小嬌蓉翻身丟了出去。

而在六級鬥士背後,王嬌蓉的身子驟現,左手匕首對準六級鬥士左側肋骨位置,右手匕首對準六級鬥士右腦位置,交叉猛的劃了過去。

“好毒,好狠的手段!”六級鬥士眼光一寒,即便沒有正面看到王嬌蓉出手,但是王嬌蓉能感受到那種鋒利無比的匕首和鎖定自己身子的殺氣。

王嬌蓉的殺術是學蓉純的,所以出手便是殺招,即便殺不死也能令對方重傷。這是實力小必須要做到的,那就是速度,凌厲。用最小的代價和最強大力量化爲一擊。否則這一場戰鬥根本就不可能贏,是任何一場戰鬥。

“咻!”

六級鬥士身子爆發,瞬間消失不見。

王嬌蓉雙手匕首交叉而過,但是六級鬥士消失了,王嬌蓉的身子順勢向前傾去,騰空的時候更不可能返身過來。而在此時六級鬥士已經出現在王嬌蓉的後面。

不管什麼戰鬥,背後永遠是人最大的破綻,也是最大的弱點。

“不好!”王嬌蓉嘗試着返身或是改變方向,但是她做不到,能做到也晚了。

“砰!”

王嬌蓉的身子硬是受了六級鬥士一掌,嬌小的身子直接被彈飛出去,砸在地面又反彈起來,連在地上滾了十幾個圈才停了下來。

接着眼睛迷離起來,鮮血不要錢的從嘴巴里大口大口吐了出來,臉上全是灰塵泥土,好不淒涼狼狽。

小嬌蓉眼看自己主人被六級鬥士打成半死,也不顧身上的傷口,直接飛奔上去,對着六級鬥士就是一統亂抓。鋒利無比帶着寒光的爪子虛空劃過,如劃破空氣一般,接着還看到六級鬥士的衣服上多了幾道抓痕。

“好傢伙,還能發出力道來了。”看來眼前的星獸很快就要晉級成爲六級星獸了。能隔着自己三四米的位置將公里化爲氣道劃破自己的衣服,這星獸也算是強悍的。

可惜,六級鬥士比六級星獸都要強大不少,更別說只是一隻七級星獸。

“去!”六級鬥士返身旋風踢,頓時也隔空將小嬌蓉踢飛,身子和王嬌蓉差不多,直接砸在地上連滾數十米。

“唰!”

在六級鬥士準備拿起手中的紅酒繼續喝的時候,一道短促的聲音傳來,接着他看到一個人影出現在自己面前,右手直接對着他喉嚨插了過來。

“蓬!”

六級鬥士忙用紅酒擋在自己脖子前面,接着身子後仰彈射出去。酒瓶瞬間被那手穿破,而那手只差一點就頂到六級鬥士的喉嚨處。

“六級鬥士?”眼前的來人居然和自己一樣是六級鬥士,此時他有些憐惜看着那紅酒,可惜了。

宋德華冷冷看着眼前的六級鬥士,接着返身過去蹲下身子看了看王嬌蓉和小嬌蓉,在確定沒危及生命危險後,宋德華才重新站起來。

“兄弟,不是我找麻煩,是這個小姑娘先找我麻煩的,我沒殺她,一直手下留情。可她的兇,只好不小心出招了。”六級鬥士突然感覺眼前的和自己同一等級的青年不簡單。

身上氣息除了六級鬥士的氣息,似乎還隱藏着其他氣息。在沒了解對手前,六級鬥士沒打算出手,而是說明原因。

“可是你將她打的那麼慘……”宋德華可沒想過就這樣,打了王嬌蓉,即便對方沒錯,但是讓對方受點苦還是應該的。

“兄弟呀,我只是在喝酒,真不是有意和她打的。不好意思拉。”馬黃喉這次來真的,眼前的人,他對付不了。

“接招吧!”若是如今宋德華的實力不是比眼前的六級鬥士強,恐怕說話就不是這樣說的了。所以宋德華並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六級鬥士。

馬黃喉見對方完全不理會自己,當下也全神貫注起來。自己先把對方的人打成這樣,換成今天是他的人被對方打成這樣。那麼馬黃喉也會討回公道,人之常情。所以馬黃喉並沒覺得眼前的六級鬥士很可惡。而是怪自己沒長眼睛,明知道有些人動不了,可偏偏自己想都沒想,直接打了。

“咻!”宋德華瞬間爆發,身影直接消失不見。

而馬黃喉同時眼睛一寒,也身子消失。四周變的安靜無比,沒有打鬥,沒有破話。唯一有的就是偶爾有幾道破空聲,短促有力瞬間出現,瞬間消失。

“呼!”

最狂龍婿 宋德華的身影在半空出現,接着消失。而同時馬黃喉的身影出現在宋德華出現的位置,可惜宋德華已經消失,所以最後馬黃喉再次消失。

如此重複幾次,時間不到兩秒,兩人已經如此循環數十次。咋一看去就如兩人身影重疊在一起一般。彷彿同一人,但事實上,兩人已經交手數十次。

“轟!”陡然,在他們身影都消失後的幾秒後,宋德華的身影再次出現。右手頂着馬黃喉的脖子,硬是將馬黃喉整個人撞在大岩石上。

接着宋德華雙手化爲幻影,直接攻擊在馬黃喉的身子上。力量其大,速度極快。馬黃喉連閃避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宋德華按着猛然攻擊,一下,兩下,三下……

每攻擊一下在馬黃喉的身上,馬黃喉那身子就如一張紙一般被宋德華打飄打飛,最後直接重一拳之後,馬黃喉的身子才從岩石上順着滑倒在地。

全身好不狼狽,嘴角帶着鮮血。

“咳,咳……我叫馬黃喉!”馬黃喉咳嗽幾下,吐了幾口鮮血道。

“宋德華。”打過之後,也沒有其他什麼事了,只當沒發生。他打在王嬌蓉身上的傷和痛,宋德華已經替王嬌蓉還了回去。

“手頭真有力,痛快呀!”馬黃喉哈哈大笑,接着又吐了幾口血。馬黃喉知道自己不被眼前的宋德華打一頓自己是不會得到他原諒的,最後只能任打了。不過宋德華的拳頭確實有力,而且速度和力量都在他之上。

幸虧是那個鬥士有錯在先,不然今天他的命就交代在這裏了。

這個人不簡單!馬黃喉看着宋德華的背影,看着他將那個女孩抱起來,心中卻是知道自己輸的不冤枉。起碼人家要殺他馬黃喉還是挺容易的。

不知道他到底是誰,反正馬黃喉感覺這個不是星界的,不是星界都有這份力量,確實讓馬黃喉感到好奇。

“將軍。”此時王波等人趕來,四人擺開姿勢謹慎的看着地上的馬黃喉。

俞蓉純也已經來到,當看到那地上正苦笑的馬黃喉後又看了看王嬌蓉,頓時明白了什麼似的。

“你該死!”俞蓉純閃身來到馬黃喉的身手,匕首直接對着馬黃喉的脖子劃了過去。速度很快,甚至連馬黃喉都沒反應過來,直到那匕首已經出現在他的脖子上,馬黃喉心裏道,自己這次是死定了。

“嗆。”宋德華順手將王嬌蓉手裏的匕首甩了過去,將俞蓉純的匕首打飛。

“宋德華,爲什麼不殺了他!”現在對俞蓉純來講,任何一個鬥士未來都可能是威脅自己這個星球安全的禍害,何況這個人還將王嬌蓉打成這個樣子。

這樣的一個六級鬥士必須殺死,不然到頭來麻煩的還是自己幾個人。

“已經教訓過了,算了,我們走!”錯在王嬌蓉,從剛剛這個六級鬥士的身手來看,要殺王嬌蓉的話早殺了,而不是現在只是重傷。

所以宋德華還要感激他沒有殺王嬌蓉。就如當初宋德華遇見的七級鬥士一樣。並不是所有鬥士都是壞的,而眼前的馬黃喉不是敵人,也不算朋友。

俞蓉純聽到宋德華的話後腦海頓時也分析起來,最後冷哼一聲起身撿起匕首,跟在宋德華之後。

“哎,等等我呀!兄弟,你打了我的紅酒,你總要還我一瓶吧。”馬黃喉艱難的站起身子,有些搖晃的跟了上去。

宋德華回頭看去,不知道眼前這個六級鬥士到底想做什麼。現在敵我不明,雖然他沒殺王嬌蓉,但宋德華也不確定眼前的人就是自己人,是朋友。

“你到底想怎麼樣?”宋德華冷聲道,將王嬌蓉打成這樣,宋德華確實很生氣。若是宋德華要殺了對方,也已經殺了,只是宋德華狠不下手,濫殺無辜不是宋德華的本性。

“酒,我就愛喝酒,你把我的酒打沒了。”馬黃喉說完,用手指了指一地的紅酒和破碎的紅酒玻璃瓶道。臉上盡是無奈和苦笑。

“朋友,說個價錢吧,我知道你們來到我們星球沒有錢,你說,我給你。十倍奉還。”看到酒,宋德華想起了過去那兩個人…… “兄弟呀,這個酒不是錢能買的。要不這樣,你讓我跟着你,等我哪天想走的時候走就行。在我不想走的時候你不能趕我走。”馬黃喉來到這裏就癡迷酒。沒朋友,沒興趣,什麼都沒。

宋德華和俞蓉純對望一眼,都不知道眼前的六級鬥士到底葫蘆裏究竟買什麼藥。

“放心,我不會打攪你們正常生活的。我就是沒地方住……”馬黃喉最後說實話了,對於一個陌生人,馬黃喉感覺要融合在對方的世界裏,那麼自己就應該先坦誠。

宋德華聽了後最後點頭,眼睛是從來不會騙人的。所以馬黃喉說話的時候,宋德華一直看着馬黃喉的眼睛。

“跟來吧。”宋德華抱起王嬌蓉,向着住處回去。

到了住處後宋德華看到小土哥他們依舊在對着岩石牛攻擊着,雖然沒能將岩石牛震撼半分,但宋德華能感覺到小土哥他們的力氣增漲了不少。

王嬌蓉是交到俞蓉純的手上回房間治療的,怕高慕,小朵他們看到了擔心,所以宋德華是以健全之身回來,而路上俞蓉純更是和宋德華對好臺詞。

接下來宋德華忙碌着,女人們全部將他圍住,由不得宋德華不忙碌起來。只是最後還是不得不抽身離開。王嬌蓉的傷勢究竟怎麼樣,宋德華沒看過不放心。

“馬黃喉,這個就是你的房間。”剛解決完宋德華的所有大中小老婆,宋德華將馬黃喉帶到一個單獨的房間。六級鬥士,值得宋德華尊重。何況自己已經暴打他一頓,對王嬌蓉的事情也算了了。

шшш ▪TтkΛ n ▪co

“感謝兄弟,以後在你這裏吃住也算是你的人,有什麼差遣儘管說吧。什麼沒有,力氣有三分。”馬黃喉呵呵笑到。

不知道爲什麼,原本是隻寂寞而已,想跟着宋德華一起混段時間好熟悉這個星球。但當馬黃喉看到宋德華和他的衆多老婆,以及宋德華此時低調普通幸福的生活時,馬黃喉從心裏已經喜歡上這個六級鬥士,這個把自己暴打一頓的六級鬥士。

這個人做兄弟不賴,既然自己沒地方去,那麼以後就和他混一起好了。這是馬黃喉此時的想法,所以最後他就說這一番話。

宋德華點頭“有心了,你是客,就是我宋家人,你若是有事情,我也會幫你。”交人交心,這一點宋德華很清楚,所以當馬黃喉說出那“自己人”的話後,宋德華也接着道。

同時宋德華的心裏萬分開心,因爲自己的身邊居然多了個六級鬥士。六級鬥士的實力可不是那麼簡單能修煉到的,而且宋德華的身邊缺少的就是有戰鬥力的人。

“哈哈,好吧,我有事了,有酒喝沒?”馬黃喉果然不客氣,當下就道。他就愛酒,酒好,能讓他有點飄然的感覺。反正在他們星界沒有這個東西,若是到時候回去,馬黃喉還打算帶上幾百瓶回去。

宋德華會意點頭,酒容易解決,當下宋德華就對着住處外的小土哥喊了句,最後直接吩咐小土哥搞定。

一直到忙碌完馬黃喉的事情,宋德華纔回到房間,看在和房子裏的鐵戰國和吳天宇,以及醒來的王嬌蓉。

“丫頭,找死是不?”宋德華一看到那此時見到自己就躲避眼光的王嬌蓉道,帶着生氣的樣子。

王嬌蓉已經知道錯了,當她醒來的時候,俞蓉純把一切都告訴她了。想到自己自不量力,王嬌蓉就後悔,主要最後還是宋德華大哥救了她,更是將那個六級鬥士狠狠的揍了一頓。這感覺讓王嬌蓉很丟臉的樣子。

王嬌蓉就是小孩子,小孩子出去和別人打架打不贏,最後宋德華這個大人來,幫自己挽回面子一樣。

“宋德華大哥……”王嬌蓉想解釋,只是一看到宋德華那威嚴的樣子,王嬌蓉就把話吞回去了。

“好了,宋德華先生,你就不能讓王嬌蓉好好休息?你知道你失蹤的日子裏,他們爲了增強自己的實力才這樣的,而且每天都是超負荷戰鬥,每天都是傷痕累累偷偷摸摸回到住處。”俞蓉純接話,王嬌蓉他們真心不容易,而且要說宋德華身邊最忠心的人,恐怕就是他們三個了。

王嬌蓉和鐵戰國,吳天宇簡直就是宋德華的兒子女兒一般,對宋德華充滿敬意和愛戴,只要是宋德華出什麼事,他們都願意用性命去換取。甚至直接讓他們至於各種痛苦中,只爲了能有朝一日,不是站在宋德華的雙臂下成長,而是和宋德華一起戰鬥。

“包括你。”宋德華知道王嬌蓉他們的心,從宋德華進來的時候宋德華看到他們雙眼的激動就知道。但同時他們卻不敢直視宋德華,只因爲他們沒有達到好的成績,所以他們愧對宋德華一般的開始躲避宋德華的眼睛。

但宋德華想說的是他們已經做的很好了,當初第一次遇見他們的時候他們是站着任星獸攻擊的人呀!現在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裏變的強大,背後沒有汗水和付出,宋德華肯定不相信。

宋德華自己都是從無數死亡中才掙扎到今天的成就,所以宋德華知道他們的心和努力。

“我?”俞蓉純頓時想起剛剛找少婦的一幕。又想起宋德華調戲少婦和少婦那誘人的模樣……一想起俞蓉純的身體就發熱,受不了。

宋德華沒再接話,而是看着俞蓉純,看的俞蓉純低下頭爲止。

“以後多注意,你們掛了,我怎麼辦?”宋德華最後和緩道,知道有鬆有馳,宋德華其實也不是想責怪他們,只是怕自己的身邊少了個人。

“恩。”鐵戰國和吳天宇最後道,而王嬌蓉也點頭。

宋德華能活生生站在他們面前,他們什麼事都會答應宋德華,怕的是這個過去帶着他們長大的宋德華大哥失蹤,這纔是他們不計後果要強大的主要原因。

在確定王嬌蓉沒什麼大礙後,宋德華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鐵戰國,吳天宇,蓉純,你們出來。”宋德華知道如何更快的讓他們成長了,那就是對戰。

如今宋德華手上有王波四人,也有馬黃喉,足夠他們互相吃一壺了。

最後宋德華把想法告訴他們,只見鐵戰國等人頓時眼前一亮,這個辦法好的很!

而且宋德華和馬黃喉都是六級鬥士,這個隊長,讓他們死不去,但卻可以最快的進步。

郊林外,孤山中,最近隨處可見數道身影穿梭在其中,而且還伴隨着激烈的打鬥聲。

只見一穿紅色緊身衣,一身穿白色緊身衣兩夥人不斷戰鬥着。不過實際情況是,白衣只有一個人,還是一個青年,而紅衣的則有九個,除了兩個是女的,其他全是男的。

“宋德華大哥,你怎麼可以這樣!”王嬌蓉有些惱怒道,居然剛剛打鬥的時候宋德華沒有留情,直接一掌將她打飛到百多米外。而且讓王嬌蓉十分狼狽。

“丫頭,這是戰鬥!”宋德華負手而立,戰鬥四個多月,宋德華對自己身上的新力量越來越熟悉,雙白虎,一鐵牛,讓宋德華的攻擊和防禦都高了數倍。

“呼!”

陡然,在宋德華的背後響起一道聲音,卻是俞蓉純潛伏在宋德華的身後直接攻擊過來。

“我拍!”宋德華的身子只是稍微一閃就躲了開去,接着宋德華又是一掌,和王嬌蓉一樣,俞蓉純也被宋德華拍飛出去,嘴角帶血。

“你姑奶奶也敢打!”俞蓉純大怒,她比王嬌蓉還惱怒,怎麼說上一個月她才成爲宋德華的女人。可這一段時間裏宋德華沒有一次留情,每一次都能打的俞蓉純帶血,有這樣做男人的?

“拜託,現在是戰場,不是在玩!”宋德華很認真道。只是宋德華的話剛說完,只見六道身影全部向他疾射過來,而且宋德華還看到馬黃喉的身影瞬間消失。

集體攻擊!

這一點宋德華倒是有些顧忌起來,王波已經成功晉級,成爲藍眼殭屍,實力已經遠遠在自己的三個兒子之上。不過王大虎他們也不差,身手和實力各有提高。

鐵戰國和吳天宇也隱隱有突破的跡象,這一切顯的是那麼美好,而宋德華則有些可憐,成了他們所有人的對戰對象。

“咻!”馬黃喉來了,直接在宋德華的背後。這樣不單可以攻擊,還可以引來宋德華的注意力,讓前面撲擊而來的王波等人可以下手,毫無顧忌的攻擊。

“蓬!”宋德華沒轉身,反手就是一招泰山北斗拳,剛好和馬黃喉的拳頭對上。此時,宋德華笑了,接着宋德華的身子就如被馬黃喉攻擊出去一般,直接飛了出去,撞向王波等人。

“不好!”馬黃喉大驚,孃親的,宋德華這是在借自己的力去攻擊王波等六人呀!

“砰!”

帶著直播去修仙 “砰!”

“砰!”

……

一連六聲,宋德華直接對上鐵戰國等六人,硬是將他們全部打落在地,重重摔在地面上。 馬黃喉的臉色一變,身子準備逃竄。……ziyouge.com……四個月裏,馬黃喉已經對宋德華深深恐懼,同樣是六級鬥士,馬黃喉也不知道爲什麼宋德華就那麼變tai。完全不是有一個等級一般,所以馬黃喉必須逃,不逃就只有……

“轟!”

馬黃喉的身子直接被甩飛出去。是的,沒逃跑的結果就是,被宋德華重重打飛,然後不知道又撞到什麼東西,直到自己全身疼痛並吐血爲止。

“結束了。”宋德華拍拍手,打完,宋德華該回去陪老婆了。

“宋德華大哥,再來!”鐵戰國站了起來,同時還有吳天宇,王波他們。而起還有王嬌蓉和俞蓉純。

宋德華怪異的看着他們,平時這樣就差不多了,今天怎麼那麼齊心?難不成還有什麼絕招宋德華不知道的。

“脫吧。”鐵戰國先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