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我這是…”

0

隨即陳若柯將老婆婆還有小妖喚出來問到。

只聽老婆婆嘆息一聲:“這是個隱患啊,少主,你體內應該有東西隱藏”

“我體內有東西?!”陳若柯一驚。

不過陳若柯相信婆婆說的是實話,因爲剛纔王胖子也說了自己先前的狀況,那確實不是自己。

“隱患…”陳若柯眯起了眼睛。 商女姝色:拐個夫君開染坊 “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啊”王胖子問道。

“當然是壞事了,你是不是傻比啊,陳哥在變成剛纔那個樣子,我們誰都不認識,怎麼能是好事?!”林無敵當即說道。

但是高手還有粉條卻沒有想林無敵那般反應激烈,只是低下頭像是在想什麼事情。

“少主,凡事有利益有弊,你剛纔的情況或許不知道但是通過這小傢伙的描述你應該知道你剛纔所發揮出的實力是多麼的強大,這件事情少主你一定要放在心上,剛纔你那種變化雖然會有巨大的實力但是對你自己的影響應該也是巨大的”老婆婆說道。

“嗯”陳若柯低着頭沉思,聽到老婆婆的話之後輕嗯一聲。

“你剛纔是怎麼有什麼感覺嗎”雲凌萱忽然問道。

陳若柯想了一下說道:“剛纔,剛纔我就是看到胖子還有無敵兩人因爲保護我受到那傢伙的重傷,我心底一着急好像出動了某個東西,然後意識便開始迷糊了起來”

“對了,在他們倆受傷之前我感覺到一種非常純淨的力量在我的體內正在醞釀這什麼”陳若柯接着說道。

“就是那股佛道的力量”老婆說道。

“那佛的力量到底是一種什麼力量?”陳若柯不解的問道。

他這種情況是第一次發生,以前根本沒有這種情況,而且也是在第一顆舍利歸位之後才發生的這種情況:會不會是因爲舍利的事情呢?陳若柯心底想到,但是他現在根本就不敢確定,因爲佛給人的印象一直以來都是非常具有包容善良的一種存在,如果說佛是魔的話,非常令人難以置信,但是剛纔老婆婆就說陳若柯體內的那個東西就是魔。

“少主,你還記得這股佛力你是什麼時候得到的嗎?”小妖突然說道。

“上一次百鬼出現的時候,那時候遇到一尊大佛,大佛碎裂然後我的體內便多了一股力量,以前我並沒有辦法控制這股力量,但是在得到舍利之後我有種感覺就是好像是能夠控制那股佛力了”陳若柯皺着眉說道。

現在陳若柯身體上所發生的變化非常匪夷所思。

雲凌萱體內就有一個潛藏的陰魂,但是現在陳若柯的身體也開始發生變化,到底是什麼東西在陳若柯體內?

“小娃子,我們先進去吧”粉條突然說道。

經過剛纔的大戰,粉條的茅草屋外面已經是一片狼藉,雖然並沒有什麼好東西,但是導出都是散落的雜草,還有無數的坑坑窪窪,剛纔陳若柯所發揮出來的實力已經完全將九道實力的秦老大壓制,兩人雖然交手的次數較少但是造成的威勢卻是異常浩大的,而且也是非常的具有破壞力。

陳若柯點了點頭。

隨後衆人回到粉條的茅草屋之中,兩頭魁拔將秦老大還有半死不活的小豆子也一起帶了進來。

“下去吧”粉條吩咐道。

隨後那兩頭魁拔的身影再次消失在衆人眼前。

“美晴,你問一下他們,看看能不能文出點有用的東西”陳若柯吩咐道。

王美晴點了點頭。

隨後只看到王美晴蓮步輕移,緩緩地走想秦老大。

秦老大看到走出來的竟然是一個小姑娘,看年紀也不太大,秦老大嗤笑一聲:“我承認今天栽了,沒想到你這小子竟然還有這種奇異的力量,不過難道你就想派這麼個小姑娘就像從我的嘴裏得到東西?”

“閉嘴!”林無敵喝道。

王美晴沒有因爲秦老大的話語而有絲毫的情緒變化,更沒有因爲秦老大是九道高手而有什麼恐懼的情緒,王美晴現在已經將自己完完全全的綁在陳若柯這條船上了,還有林無敵也是跟着陳若柯,現在能從秦老大口中得到點東西對自己等人以後的行動也是有着莫大的好處。

“雖然您年紀大了,但是我不會手下留情的”王美晴輕笑一聲說道。

“呵呵,你不會手下留情?”秦老大看着王美晴不屑的說道。

如果不是那小子剛纔那種奇怪的力量將我重傷的話,現在能夠輪得到你們在老子面前指手畫腳?

秦老大罵罵咧咧的說着。

但是就在一剎那,王美晴手中一道黑光射出,正好進入秦老大的口中。

“咳咳咳??????”

頓時秦老大劇烈的咳嗽起來,“你,你以爲給老子吃什麼東西就行了?老子告訴你,到我們這個境界即便是受了重傷也已經達到了百毒不侵的底部,想用毒,根本是沒有作用的”秦老大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

“你們除非將我殺了,否則是什麼都不會得到的”秦老大猖狂的大笑道。

“那就殺了他”陳若柯平靜的說道。

“啊?!”

所有的人全都因爲陳若柯的一句輕飄飄的話而感到震驚。

秦老大也沒有想到陳若柯竟然真的就想這麼殺了自己,但是陳若柯下一刻的動作卻已經證明了他不只是說着玩的,更加不是嚇唬秦老大的。

因爲陳若柯已經握着“一尺青鋒”緩緩地走想秦老大了。

“你認識它嗎?”陳若柯走到秦老大面前笑眯眯的問道。

衆人確定現在的陳若柯還是正常時候的陳若柯,這才放下心來,因爲現在的陳若柯實在是有些不對勁。

“哼”秦老大冷哼一聲,將頭撇向另一邊。

“噗~

“啊~

忽然間,秦老大發出一道吼聲。

只看到陳若柯手中握着的那把“一尺青鋒已經直直的查到了秦老大的大腿之上,就在陳若柯手中這麼自然地落了下去。

鋒利的短劍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插進了秦老大的大腿之中。

一尺青鋒插進秦老大大腿之中的那一刻,秦老大還沒有反應過來,陳若柯這傢伙實在是太果斷了一點,秦老大根本就沒有討價還價的機會就已經被陳若柯插了一刀。

來自未來的神探 “有什麼說什麼,儘量不要將我逼急了,我現在很狂躁”陳若柯直白的說道。

我要從西打到東 “老子是不會說到”秦老大額頭之上有着豆大的汗珠子,惡狠狠地盯着陳若柯咬着牙說道。

雖然他是九道高手,但是他依舊是血肉之軀,他也有疼痛感。

“看着我~”忽然間,一道好像是來自天外的聲音傳到了秦老大的腦海之中。

“看着我~”

這句話一直在重複的出現的秦老大的腦海之中,本來秦老大是在怒視着陳若柯,但是在聽到那道聲音之後,視線不由自主的轉向了站在陳若柯身後的王美晴身上。 秦老大將頭看向王美晴之後,有那麼一瞬間的迷惑之後,雙目再次回覆了清明,看着王美晴罵道:“你他孃的給老子弄了什麼!”

王美晴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看着身前的陳若柯輕輕點了點頭。

陳若柯嘴脣微微抿起,也是一笑並沒有說話。

“嘶~”

忽然間,秦老大體內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

只看到秦老大的皮膚表面開始有着一處一處的地方凸起,就在秦老大的臉上忽然凸了起來,能夠清晰地看到秦老大的臉上有一隻蟲子,一隻只有指甲蓋大小的蟲子。

那隻蟲子正是剛王美晴弄到秦老大口中的,剛纔陳若柯通過一尺青鋒帶給秦老大的痛苦令秦老大暫時失去了理智,在秦老大的意志最爲薄弱的時候,王美晴再使用祕法將剛纔弄進秦老大口中的食心蟲喚醒。

“這是什麼東西!”秦老大緊緊的咬着牙看着王美晴質問道,王美晴沒有說話,臉色平靜的站回到林無敵身旁。

陳若柯笑着走到秦老大身旁蹲下身,雖然臉色還有着一些蒼白,但是在陳若柯回覆正常之後竟然沒有了先前的傷勢,只是有些虛弱罷了,好像剛纔是受傷的並不是陳若柯,而是另一個陳若柯一般。

“這東西叫食心蟲,他會一點一點的將你的心臟吃掉,其實我不是那種非常殘忍的人,但是你既然想要我的命,我就沒有必要放過你,即便沒有辦法從你的口中得到什麼有用的東西,我也要折磨你一下,體驗一下身爲那種人上人,可以隨時掌控他人生死的那種快感”陳若柯咬着牙說道。

雲凌萱看到陳若柯這個樣子着實嚇了一跳。

但是陳若柯轉頭之間忽然衝着雲凌萱露出一個笑容,依舊是那麼的憨厚。

雲凌萱便知道陳若柯現在的樣子只是裝出來的而已。

“我是不會說的”秦老大依舊嘴硬的說道。

“說不說是你的事情,但是等一下聽不聽就是我的事情了”陳若柯說完之後邊站起身走到了粉條弄得幾個茅草垛上面坐下,就相當於是牀了。

其他幾人剛纔也都多多少少的受了傷,但是三女並沒有受到半點傷害,所以陳若柯三人坐在草垛上面,她們三個女人開始忙活,連高手還有粉條也都坐下里休息了,這兩人剛纔受傷是比較嚴重的。

一個小時過去了,秦老大依舊在痛苦的忍耐着。

那隻食心蟲現在應該也已經到了秦老大的心房了,這還是在王美晴的暗中控制下,儘量不讓那隻食心蟲過早的進入秦老大的心房吃掉秦老大的心臟,那樣的話就真的得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了。

王美晴正在和林無敵小聲說着話,只看到陳若柯衝着他點了點頭。

王美晴會意。

隨即只聽到秦老大的聲音闖到了衆人耳朵之中,即便是悽慘這兩個字都不足以形容秦老大剛纔的叫聲,實在是太過淒厲,太過悲慘了,那種痛的吼叫另幾個聽到的人都覺得毛骨悚然,而且剛纔王美晴也和他們說了現在秦老大的情況之後都感覺自己的後背涼颼的,毛骨悚然,真的有一隻小蟲子在自己的體內爬來爬去的話,那種感覺只是想想就覺得不寒而慄。

“我,我說~”

秦老大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陳若柯微微一笑再次衝着王美晴打了個招呼,王美晴便利用祕法令已經寄居在秦老大心房之中的食心蟲停了下來,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到此爲止,秦老大的痛苦纔算是稍稍減輕了一些,如果秦老大還苦苦支撐的話,他的心臟就要被吃掉一半了,按照時間來算的話,現在的秦老大的心臟已經不算是完整的了。

隨即陳若柯站起身再次走到秦老大身旁蹲了下來,平靜的看着秦老大。

“說說吧,你說什麼我聽什麼,但是如果我不滿意的話你就說到我滿意爲止”陳若柯笑着說道,稍顯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但是這個笑容看在秦老大眼中卻是那麼的恐怖。

秦老大看着陳若柯的笑容身體忽然間哆嗦了一下,真乃是一個堂堂的九道高手,但是現在竟然在五道實力的陳若柯面前戰慄,如果說出去的話肯定沒有人會相信,但是這就是事實,秦老大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的,而他面前這個笑意吟吟的青年也就只是一個五道實力的青年,不過這個青年的身上有着無數的祕密。

“我,我是新世界的人,我們主上派我們兩個來殺了你”秦老大哆嗦着說到,臉上佈滿了汗珠,體內的疼痛依舊在持續。

秦老大說完這句話之後看到陳若柯並沒有什麼情緒變化更加沒有想要說話的樣子,隨即繼續說道:“我們新世界之中有着衆多的能人異士,無數高手對於新世界趨之若鶩,而且我們新世界也有着森嚴的等級制度,新世界之中最注重的是輩分還有資歷,並不在乎實力,有實力的人很多,但是有些實力很高的人卻有可能收到一個沒有絲毫實力的人的管制”秦老大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陳若柯問道。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新世界只有一個主上,但是後來主上一共找了六個人,隨後新世界就在這六個人的手中發揚光大了,不過主上是所有新世界中的人的共同信仰,主上之下的六個人稱之爲副主,六個副主都有自己的勢力,但是都完全聽從主上的調遣”

“你剛纔說的,那個資歷輩分什麼的怎麼說?”陳若柯強調了一下。

“新世界之中所有的人都需要有人引薦才能加入,並不是誰想進去就能進去的,而且你進入新世界之後,引薦你進去的人就是你的上司,雖然並沒有太多的特權,但是誰引薦你進去的就只能聽從誰的安排,你可以引薦一個人也可以引薦多個人,你將越多的人拉近新世界,你就能管制更多的人,你就有更大的權利”秦老大解釋道。

“那就是說你拉進去的人也可以往裏面拉人?”陳若柯想了想說道。

“沒錯,而且你拉進去的人,他們再往新世界裏面拉人的話,你拉的人拉進去的人也屬於你的管轄,所以說是個看輩分,而且進入新世界的時間越早,權力越大,因爲現在的新世界已經完全發展起來了,現在就算我們不拉人都會有人爭着搶着加入新世界” “你們不就是往你說說的那個新世界裏面拉人嗎,怎麼還會有人心甘情願的爭着搶着的往裏面進?”陳若柯這就有些疑惑了。

“因爲我們新世界有新夢想”秦老大自豪地說道,說起新夢想這三個字的時候秦老大的連山好像多了一絲色澤,就像是西方耶穌的信徒聽到主會眷顧他的時候臉上露出無限希望的那種樣子,現在的秦老大說道“新世界新夢想”就有種無限希望的樣子。

“臥槽,這不就是傳銷啊”王胖子插嘴說倒。

“傳銷,比傳銷還牛逼”林無敵讚歎道。

“確實是這樣,傳銷只是忽悠人,但是他們這個新世界確實忽悠高手啊,還都是高手,僅僅看這個秦老大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說實話我現在還真想見見他們口中的主上了”陳若柯笑道。

“確實是這樣,能夠將衆多高手忽悠進自己的一個組織確實是有本事的人”王胖子不得不服氣的說道。

“你們的夢想是什麼?”陳若柯好奇地問道。

“我們的夢想就是創造一個新世界”秦老大自豪的說道。

“你們用什麼來創造?”

“我們新世界之中有着無數的能人,我們可以建立一個沒有凡人的新國度,就是我們的新世界,我們的新世界之中沒有人管制,我們都會非常自覺的遵守新世界中的規則”秦老大說道。

“那你們的目的是什麼呢?”陳若柯接着問道。

“我們就是要顛覆這個世界,建立新的世界,我們的新世界”秦老大說起來的時候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種狂熱。

看到秦老大這種表情,陳若柯更加好奇這個所謂的新世界到底是個什麼組織,竟然能夠將這些高手全部洗腦,還能夠讓他們心服口服的甚至於將建立那個所謂的新世界當成自己畢生的事業來對待。

“爲什麼要殺我?”陳若柯問道這個問題。

他實在是搞不明白,他們建立他們的新世界爲什麼要殺掉自己,而且還能夠知道自己就在這裏,竟然還能夠跟蹤自己來到這裏,即便是符宗都沒有能夠跟到這裏來,這個新世界確實是有些能量。

“我們主上能力通天,其實殺你這件事是主上親自吩咐下來的,又有我的上級吩咐給我的”秦老大說道。

“爲什麼要殺我!”陳若柯逼視着秦老大說道。

“你是罪惡之源”秦老大非常堅定的說道“你是我們建立新世界最大的阻礙,你已經出現在了我們主上的預測之中,我們的主上能力通天,能夠知道過去未來,他預測到未來你會是我們建立新世界最大的最阻礙,所以纔要將你扼殺在搖籃之中,我的上級說你的罪惡能量已經覺醒了,所以我們才從趕來這裏要將你除掉”

“罪惡之源?罪惡能量?”陳若柯有些想笑。

自己竟然是罪惡之源,他自己怎麼不知道?

“難不成是指我覺醒的九竅玲瓏心的事情?”陳若柯心中想到。

“你們是從哪裏來的”陳若柯問道。

“不知道,我們來到這裏是坐飛機來的,我們的組織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秦老大說道。

“你們的新世界你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總裁,情深99度 陳若柯有些詫異秦老大的回答。

“我們是生活在一個全新的世界之中,只有當我們有任務的時候我們纔會回到新世界之中接受任務,平時就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生活在這個骯髒的世界上,每天都在吸食這個骯髒的世界的毒氣,被這個世界損耗這我們的生命力量”秦老大這個時候好像變成了一個虔誠的信徒。

他們不喜歡現在的這個世界,他們要建立自己的新世界。

“新世界即便建立不也是建立在現在的世界上?不也是要在這個基礎上在建立?”陳若柯非常疑惑。

“不不不,我們的新世界是一個全新的世界,我們的新世界不會毒害人,不會毒害我們,建立新世界之後那些平常人就能夠有一個全新的生活環境,到時候我們就是新世界的主人,我們就是新世界的神,雖然現在我們在這個骯髒的世界之中也是異於常人,在常人眼中我們也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在新世界之中我們就是神,我們能夠掌握所有人的生死,我們就是新世界中的天!”

“你們根本不是想要什麼新世界,你們只是想要權力”陳若柯總結道。

“不,我們是爲了所有人的人類着想,只有毀滅現在的世界秩序,毀滅現有的世界,我們才能夠再次建立新世界,給所有的人類一個全新的生活,讓所有的人都過上幸福的生活,在我們的庇護之下,不會有天災,更加不會有搶劫殺人的事情”秦老大非常的擁護他口中的新世界。

“新世界新夢想,說的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還有夢想,真不容易”陳若柯笑道,並不認爲他們是什麼真正的爲了什麼人類着想,只是爲了滿足自己的統治慾望罷了。

這個新世界本來和陳若柯並沒有什麼交集,但是現在竟然主動招惹陳若柯,陳若柯並不是那種能夠任人欺負的主,符宗再大,他也能對抗到現在,這個所謂的新世界也不過只是另一個符宗罷了。

“哼哼,就連現在追殺你的符宗之中都有我們新世界之中的人”秦老大說道。

“什麼?”陳若柯不敢置信的看着秦老大。

不過陳若柯很快變平靜了下來。

“這個新世界其實是一個非常神祕的阻組織,國家已經着重的關注這個組織了,這個組織之中確實有着不少的能人異士,而且主要是因爲這個所謂的新世界其實是一個國外的勢力,但是滲透到國內來之後,很多國內的神祕人士,世外高人都紛紛加入這個新世界”齊靈說道。

齊靈以前瞭解過一點關於這個新世界的事情,所以才說道。

“這個新世界其實就是一個用權力用所謂的夢想架空所有人的大腦,讓那些身懷異術的人爲新世界這個組織這個權力的聚集地服務罷了”齊靈說道。

陳若柯點了點頭。 “這件事先放一下吧”陳若柯深呼一口氣說道,經過從秦老大口中所瞭解關於新世界的事情之後,陳若柯頓時感覺到壓力山大,本來一個符宗就足夠陳若柯忙活的了,現在又出來一個新世界,還是莫名其妙的因爲自己是什麼罪惡的根源,還有自己什麼罪惡的能量已經覺醒,就要殺了自己,真是天方夜譚。

不過新世界這時第一次拍出人來殺自己,秦老大還有那個小豆子這一次是折在這了,他們肯定還會派人來的,所以說陳若柯等人只能儘快的進入秦始皇陵,尋找東西。

“把他放了吧”陳若柯忽然說道。

“什麼?!”王胖子還有林無敵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着陳若柯。

只聽到陳若柯長嘆一口氣說道:“他雖然是想殺我,但是他應該也只是一個受害者,被洗腦了的人,這秦老大雖然擁有着非常強大的實力,但是現在應該已經廢了,放了他吧”

王胖子等人雖然不知道陳若柯到底有什麼打算,但是也只能聽陳若柯的安排,將秦老大放了開來。

粉條將秦老大解開之後,就不再管它了。

秦老大神色複雜的看着陳若柯,自己明明是要來殺他的,但是最終失敗了還被陳若柯綁縛起來,現在陳若柯竟然不殺了自己還要放自己走,但是秦老大知道自己完不成任務就這樣回去的話會面臨什麼樣的後果,而且小豆子還死了,自己就這麼回去的話絕對會受到極其嚴厲的懲罰。

新世界雖然是爲了整個人類更加美好的明天在做事情,但是新世界的賞罰制度也是非常嚴明的。

“我只有殺了你我纔會回去”被放開以後的秦老大突然說道,看着陳若柯的目光非常平靜。

“你有沒有殺了我,他們能知道?你回去直接說已經將我殺了就行了”陳若柯無所謂的說道“對了,其實你完全可以直接一走了之,不再回去不也一樣?天下這麼大,你跑到哪不行?”

“不,我是跑不了的,雖然這片天很大,但是主上的力量更加神祕莫測,他的力量可以遮天蔽日,整個天下都逃不過他的法眼,他能夠看到所有的事情,他就是神”秦老大依舊狂熱的說道。

“陳哥,還是把他殺了吧,他這個樣子很明顯就是中毒已深,早已經被哪個新世界洗腦了,根本就已經脫離了正常人的範疇,如果不殺了他的話以後肯定還會在弄出什麼幺蛾子的”王胖子說道。

陳若柯低着頭想了一會兒說道:“放了吧,他愛去哪去哪,以後是不是來殺我那我管不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