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耀天也識相的退回自己的位置上,心裏已經明白了皓月皇的想法。

0

慶祝時辰一到,在掌膳官的帶領下,宮女穿梭往來,將美酒,佳餚,流水般的送進慶國殿。

蘇齊看着各種美食端到自己的面前,一雙大眼不停的轉來轉去,等宮女一轉身,他就立刻動手開吃。

打了一天的架,可把他累壞了,餓壞了。

沐鈺楓看着他的讒樣,笑着給他扯下一隻雞腿。

蘇齊瞬間笑得大眼眯成了一條縫,爺爺也懂他的心思。

奢華的宮殿裏,觥籌交錯,臺上歌舞昇平,皓月皇面露微笑的看着眼下的一切,剛纔的事情彷彿沒有發生過一樣。

皓月皇揮了揮,在淳于青華的帶領下,有兩名侍衛擡着一個用紅布蓋着的錦盒走進大殿裏。

沐雲軒一看,低聲在蘇紫陌耳邊說道:“陌兒,他是皓月皇身邊的謀士,淳于青華。”

“淳于青華?”蘇紫陌輕聲念出,仔細看了看淳于青華,她曾經聽過一些傳言,此人異常聰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生得皓月皇的喜愛,而他的身份也很特殊,在朝中沒有任何官職,但皓月皇在很多時候,都會聽取他的意見來治理朝中事情,皇后背後實力雄厚,卻也不敢在皓月皇面前放肆,其原因,沒有任何人知道。

“淳于青華參見吾皇!”

淳于青華並未跪在地上,而是拱手參拜。

衆人不用猜,也知道此人身份尊貴,而且還被赦免了跪拜之禮,可見他在皓月皇心裏的地位非同一般。

“青華免禮。”皓月皇擡了擡手,示意淳于青華把紅布打開。

當錦盒被打開時,一道霞光從錦盒裏射出,登時將慶國典照的更加明亮,此物正是那顆代表這四國和平的金靈珠,它如一盤蓮花,一分爲四,堪稱稀世之寶珠!

淳于青華輕輕轉動其中一顆珠子,又一道五彩斑斕的射線熠熠生輝,頓時,慶國殿中的其他物件黯然失色!

下坐的人們發出驚訝的聲音,皓月皇的眼眸也亮了起來。

蘇紫陌驚訝的看着這一切,太神奇了,這金靈寶珠居然能發出兩種顏色的光芒來,真是奇異之極。

每國都會有一件異寶,用來帶表着四國之間的和平盛世,而每一件異寶,都帶着靈性,忠誠者注入玄力之後,就如宣誓言一般。

“各國每年的慶國典,各國代表的人真誠之心可感動天地,請各國代表上臺,伸出你們代表和平的手,把你們最真誠的玄氣注入具有靈性的金靈寶珠中,讓我們四國永享太平盛世。”

慶國典,最關鍵的就是這一個環節,在把玄氣注入金靈寶珠時,如果注入的人心生異心,那麼金靈寶珠就會發出紅褐色的光芒。

上臺代表和平的人,心裏必須抱着赤誠之心。

隨即,慕容邵峯,顏平安,納蘭文昊,君少辰,依次從四方往臺上走去。

與此同時,在城外的風景如畫的官道上,十匹馬飛奔着,後面揚起了一道塵煙。

行至城門口,十人順序下馬,把馬拴在兩邊的樹上,留下一個人看守馬屁,其餘九個如鬼魅一樣,潛入城中。

“砰!”帶有明月字樣的商鋪被人闖入,讓購買商品的人驚慌失措的逃走。

赫雲霆所在的明月成衣行裏,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聽到響聲和客人的尖叫聲,赫雲霆快速的出了後院。

看到兩名玄氣高手正在砸東西。

赫雲霆眼眸一寒,快速的出手。

並且吩咐隨他一起來的鴻翔和吳江趕往其他店鋪查看。

天門,在皓月國東面一百里處的伏魔山裏,此處環境優美,地勢詭異。

楊清清因爲早年受到感情的傷害,從此便隱居伏魔山,多年來了,這地被她建造了一座龐大的地下宮殿。

楊清清的房間裏,其擺設雅緻,裝飾皆以大紅色爲主。

梳妝檯前,一張美麗而冷漠的臉獨對着銅鏡,沒有絲毫的感情,她慢慢擡起手,將紅色的面巾用珠花插在耳後,頓時,美麗的臉上只露出一雙冷酷的眼眸。

一名身穿白色衣裙的女人走了進來,看女子從容自若的眼神,在天門地位應該不凡,站定後,恭恭敬敬的說道:“門主,宮護法他們早已經出發,此時應該已經淺入城中。”

楊清清面紗下,揚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蘇紫陌,我們同是女人,自然要較量一番纔是……。

慶國殿裏,此時金光四色,耀眼得讓人爭不來眼睛。

只見四人把赤誠心意注入金靈寶珠之後,光芒更勝,皓月皇看着金靈寶珠射出的光芒,微笑着不停的點頭,金光的顏色,代表着他們的誠心,皓月皇自己高興。

四人慢慢撤手,看着對方,四人笑了笑。

“吾皇萬歲! 女人,我不愛你了 萬歲!萬萬歲!”

地下的臣子們又跪地高聲喊道。

“好!好!好!”皓月皇一連說了三個好字。

“貴國都擁有赤誠之心,此乃順應天人,誠可敬也,此乃天下百姓之辛。”

皓月皇起身,龍顏大悅。 直到深夜,慶國典才依然沒有結束。

皓月皇早已經疲憊,酒過三巡,大臣們也變得不在拘束,而是自娛自樂。

蘇紫陌無聊得快要睡着了。

蘇齊吃飽後,早已經在沐鈺楓的懷中呼呼大睡。

而君臨天今天計劃失敗,一整晚心情都不好!

慕容澤禹也一樣,因爲在這樣的場合裏,他說的話沒有任何的分量,只能賠笑,這也是他爲什麼一定要得到皇位的原因,他想受萬人矚目,受萬人追捧。

“吾皇,聽聞吾皇還有另一公主,悅容公主,怎麼沒有到場。”

顏平安突然出聲問道,打破了大殿裏的氣氛。

皇后一聽悅容公主四個字,瞬間神經緊繃着,陰沉的看了一眼顏平安,不知這紫桑國的太子怎麼會突然提起悅容來。

“殿下,蓉兒體弱多病,一直在清心殿裏修養。”

皓月皇眼眸裏閃過一抹心痛,蓉兒從來不出寢宮,他都快忘了自己還有這麼一個女兒了,蓉兒是他和他最愛的女人所生,只可惜……。

“皓月皇,本宮兩年前曾經見過悅容公主一次,對悅容公主一直戀戀不忘,本宮懇請皓月皇,將悅容公主賜婚給本宮爲太子妃。”

顏平安跪下,一臉的真誠。

頓時,場內在坐的人一片譁然。

“本宮不同意。”誰知,皇后不由自主的大喊了一聲。

衆人奇怪的看着皇后,不知道她爲何會有這樣強力的反應。

“皇后,你這是何意?”

皓月皇偏頭,他覺得皇后很奇怪,每次一提及悅容,她的反應都很強烈。

“吾皇……!”皇后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吾皇,今天是慶國典,就是要賜婚於紫桑國太子,也是日後的事情,而且給蓉兒賜婚乃是大事,且能如此草率。”

皇后心裏緊張,連說出來的理由讓她自己都無法信服。

“皇后是怎麼想的,既然是慶國典這麼重要的日子,就應該讓人大快人心。”

皓月皇心裏疑惑重重,轉頭看向顏平安。

“既然殿下有此意,那朕現在就下旨賜婚,將悅容公主賜婚於紫桑國作爲太子殿下的太子妃。”

皓月皇當機立斷,也許容兒換一個環境,心情會好一些,這麼多年了,她不願意見自己,把她強留在自己的身邊,只會讓蓉兒慢慢的枯萎,不如讓她去開始一段全新的生活。

“多謝吾皇!”顏平安一聽,高興的有些不知所措。

蘇紫陌蹙眉,小聲問沐雲軒。

“怎麼回事?皇上還有一個不爲人知的公主?”

“是有一個叫悅容的公主,是舅舅和他的摯愛李曼琦所生,可是李琦在皇后進宮後死了,悅容公主因爲對她母妃的死一直耿耿於懷,對舅舅愛理不理的,而且身體也不好,常年不出寢宮一步。”

“原來是這樣?”蘇紫陌晃了晃頭,自古後宮紅顏多薄命。

清心殿,宏偉壯麗,幾顆開得正盛的櫻花在燭光下看起來更加的擁簇,在晚風輕撫下,花瓣紛紛揚揚的飄落。

一名穿着粉紅色宮裝的丫鬟,急步走了進來。

書桌旁邊,一個身形瘦弱卻很美麗的女子,正在看書,漂亮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那雙美眸裏,沒有絲毫的情緒,甚至有些空洞無物。

“公主,聖旨下,將公主賜婚於紫桑國楊安平太子殿下爲太子妃。”

君悅容方下手中的書,撫摸着自己胸前柔軟的秀髮,漂亮的脣角鬼譎一笑。

“看來,本宮兩年前的計劃成功了。”

丫鬟擡眸,輕輕看了一眼笑得詭異的公主一眼。

“公主,接下來我們有什麼計劃?”

“自然是同意賜婚,你明天一早過去告訴父皇,就說本宮要出宮購置一些東西。”

“是,公主。”

深夜時分,皓月國的街道上已經空無一人,春風拂過,依然帶着絲絲涼意。

宮外,宮宴散,傳來一陣陣馬車軲轆滾動的聲音。

沐雲軒和蘇紫陌兩人手中抱着已經睡着了的蘇櫟和蘇齊。

一家四人同坐一輛馬車。

蘇紫陌卻蹙眉,想着今天發生的事情,起先,櫟兒說是鬼宮的人時,她心裏還不在意,現在想想,姬芮怎麼會請得動鬼宮的人呢?那突然冒出來的鬼宮的人又是怎麼回事?

青楓說,他看到姬芮和另一名女子在一起,可是在慶國典上,那名女子又沒有任何行動,那又會是誰?

“陌兒,在想什麼?”

沐雲軒看着她不說話,便出聲問道。

“沒事,是在想今天的事情。”蘇紫陌看了她一眼,便沒有在說話。

突然,馬車停了下來。

“陌陌。”

“雲霆,怎麼回事?”

一聽赫雲霆急切的聲音,蘇紫陌皺了皺眉頭。

“陌陌,今天我們八家鋪面遇襲,遭到很大的破壞。”

“什麼?”蘇紫陌一臉驚訝!

“是誰幹的?”

“看穿着,應該是天門的人。”

“先回明月山莊。”

蘇紫陌冷冷地道。

馬車軲轆再次想了起來。

沐雲軒一臉陰沉,這個該死的楊清清,越來越過分了,能經常出入皓月國京城,那天門應該離京城不遠,不行,他一定要快一點找出天門的位置,將天門的人一網打盡,否則,陌兒一定會再次受到傷害的。

回到明月山莊,蘇紫陌把蘇櫟兩兄弟放在牀榻上睡下以後,纔回到大廳,聽赫雲霆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而所有的人聽說出事了,都聚在大廳裏。

“陌陌,依我看,天門的人是盯上我們明月山莊了。”

赫雲霆一臉惱怒,恨自己不能分身,要不然他今天會把那些搗亂的人通通殺掉。

“青蓮。”蘇紫陌看了青蓮一眼。

“莊主。”青蓮上前一步。

“青蓮,你最擅長跟蹤和易容,我要你在半個月之內,查出天門的位置。”

蘇紫陌可不是一個被動的人,人家都找上門來了,她自然不能坐以待斃。

“莊主放心,青蓮盡力完成任務。”

青蓮一臉的自信,她好久沒有出過任務了,莊主總算是想起她來了。

“陌兒,這皓月皇是是非之地,慶國典已過,你們兄妹三人隨父王回黎夏國去吧!”

納蘭文昊見女兒如此辛苦,總在被別人算計,她的心裏既心疼又擔心,不把她們接回自己的身邊,他心裏不安心。

沐雲軒看了一眼納蘭文昊,又看了一眼蘇紫陌,生怕蘇紫陌會決定回黎夏國,她可是他的妻子。

“絕兒,念兒,陌兒,黎夏國纔是你們的家,在黎夏國,在也不會有人爲難你們了。”

司徒若嫣也是和納蘭文昊一樣的心思。

蘇紫陌思索了一會,回答道:“爹爹,孃親,陌陌的生意大部分在皓月國,只怕不能跟你們一起回去了,至於哥哥和姐姐,就看哥哥和姐姐的決定。”

“不行,陌兒,就算你不想永遠的住在黎夏國,父王也不會阻止你,你們的身份已經公諸於世,必須先回黎夏國舉行冊封儀式,絕兒回黎夏國以後就是太子,必須留在黎夏國和父王分擔朝政裏的事情。”

納蘭文昊心裏知道她放心不下沐雲軒,可是,作爲納蘭家的人,他們必須回去認祖歸宗。

至於沐雲軒,納蘭文昊看了他一眼,僅憑一段冥婚就想讓他的女兒成爲他的妻子,這一點還不夠,沐雲軒必須八擡大轎把陌兒從黎夏國擡回雲城。

蘇清絕眉峯動了動,說道:“絕兒聽從爹爹的安排。”

衆人把目光移向蘇紫念,只見蘇紫念心事重重的。

蘇紫陌一看,心知姐姐在爲了什麼事情煩惱。

“既然這樣,那陌兒便和哥哥和姐姐回一趟黎夏國,冊封過後,在回皓月國。”

“陌兒這樣想就對了。”

納蘭文昊一臉的欣慰。

“既然這樣,那本座也隨陌兒一同前往黎夏國。”

沐雲軒也立即表態道。

“不行。”蘇紫陌快速的拒絕。

“我爲什麼不能去?”沐雲軒瞬間不悅的看着她,她明明知道他離不開她……。

“雲軒,眼下你必須留在皓月國,雲霆一個人始終忙不過來,天門的人對明月山莊虎視眈眈,要是我們都離開了皓月國,那不是讓天門的人有了可乘之機。”

“這……。”沐雲軒一臉的不甘心,真想快點把那該死的天門給滅了。

“就這樣說定了,等馨兒回來以後,我們就回黎夏國。”

蘇紫陌本來不去,但是轉念一想,心裏已經有了計劃。

“陌陌,恭喜你!”

慕容邵峯笑看着她,心裏真心爲她高興。

“恭喜我搖身一變成公主了嗎?”

蘇紫陌看着他玩笑的說道。 “那是別人變不出來的。”

看着她笑靨如花,他的心裏也很開心,現在就是回星月國,他也不用太擔心了,她的身邊已經有了能保護她的人了。

看到他們最近形影不離,他的心裏雖然痛,那也閉把她一個人留下來面對這些困難的好,陌陌雖然很能幹,可她畢竟是一個女人,她也需要愛人的呵護,這一點,他做不到,可是沐雲軒能做到,就算是自己苦,他也不要看着她一個人身處險境。

“夜深了,大家都休息吧!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說。”

大家起身,一天下來,大家都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