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瑤惡狠狠地說著,下一刻,直接將神兵往後拋去,不敢再多作停留。

0

九品都往這邊趕了,她也不敢再和方平糾纏,要不然自己身旁這些八品護衛可保不住自己。

ps:今日更新送達,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

7017k沈貝棠在這一帶圈了很久,最後也沒發現那個可疑的人影,想必是知道自己被發現,所以溜走了。

她想了一圈會是誰派人跟蹤,許芸?還是夏知溪?

不得而知。

她回家見了小萍一面,告訴她自己沒有事情,讓她不要聲張,隨後便散步去了知音闕。

天還沒黑徹底,知音闕里……

《粉墨》第69章亡命之徒 這病治不好,皇帝必定降罪於她,治好了,直接打臉太醫院和玄機門,樹大招風,往後這樣的麻煩只會越來越多。

上官雪晴就是想捧殺她。

上官雲曦惶恐道:「皇上誤會了,臣妾天生愚鈍,碰巧會一點接生分娩的技巧罷了,醫術又怎麼可能比得上人才濟濟的太醫院和聞名天下的玄微道長。」

她咳了兩聲:「再說了,臣妾連自己的風寒都治不好,更別說疑難雜症了,瑞陽公主金枝玉葉,臣妾萬不敢耽擱公主的病情,還請皇上明察。」

上官雪晴道:「楚王妃太謙虛了,你可雪衣夫人的女兒,鬼醫閣的傳人,鬼醫閣是什麼地方,那是與玄機門齊名的,楚王妃的醫術又怎麼可能會差。」

「再說了,只是試一試而已,又無傷大雅,楚王妃急急推辭,莫不是還在記恨那天與瑞陽公主在御花園裏衝撞一事?」

「眼下救命要緊,楚王妃又何必跟一個小孩子計較。」

上官雲曦挑眉,口才還挺好,宮鬥技能不錯嘛。

旁邊那位宮妃冷冷地開口:「瑞陽就是那天與楚王妃在御花園中衝撞,這才發的病,王妃醫術術了得,卻三番四次推辭,莫非楚對瑞陽懷恨在心,不肯救她?」

瑞陽的生母是灧妃,這必就是這位宮妃了。

上官雲曦青白著一張臉,冷笑了下:「並非不肯救,而是沒本事救。」

「再說了,本王妃也是因為瑞陽公主的衝撞,這才受的風寒,你們都沒有關心問候過我的病,憑什麼要我管瑞陽公主的病?」

灧妃衝到她面前,一臉憤怒:「瑞陽金枝玉葉,又豈是你這種賤人……」

她直接撲上來扯上官雲曦袖子。

上官雲曦突然喘着急氣,一點點軟下去,最後突然眼睛一閉,昏厥了過去。

「啊!」灧妃尖叫一聲:「皇上,臣妾什麼也沒做,是她自己暈過去的!」

灧妃嚇壞了,聽說楚王寵妻無度,這人要是沒了,楚王肯定不會放過她和瑞陽的。

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嚇了眾人,

「快,快扶楚王妃到房裏休息。」

有人七手八腳將她抬到內間的床上。

上官雪晴跟了進來,低聲遣退了宮人,這才假惺惺的拉起她的手:「妹妹,你怎麼樣了?怎麼身子骨怎麼差成這樣,說暈就暈。」

上官雲曦雙眼微微徜開一條小縫,看見上官雪晴拉着她的手,眼裏滑過一抹陰狠,鋒利的甲套緩緩援撫上她手腕,有雪色一閃而過。

上官雲曦心裏「咯噔」一聲,媽的,這惡毒玩意兒竟然想趁她昏迷割她手腕?

想將她強行弄醒?還是想放干她的血?

這女人的心腸得多黑,才能做出這種事?

她意念一動,不動聲色的取出一把手術刀。

那甲套越來越近,冰冷鋒利的觸感已經緩緩貼上了她的皮肉,她微微繃緊,做好了反擊的準備。

就在這時,有人走了進來,一道溫潤的聲音緩緩響起:「皇後娘娘,請允許貧道為上官姑娘把個脈。」

上官雪晴眯了眯眼,抓住她手的力道緊了又松,終於壓下了滿腔恨意,恢復了皇后的端莊:「那就有勞道長了。」。 這是世界銀行家協會會員卡,全世界發放了不到100張!

拿着這張卡,只要確定身份,無論哪家銀行都會全力以赴的協助持卡人。

至於透支,李焉知聽過有關於這張卡片的幾個傳說。

歐洲第七次反法聯盟對法戰爭期間,惠靈頓將軍最開始接連戰敗,一名不知名的銀行家使用這張卡片透支了幾十萬英鎊用來購買戰爭債券。

這是1815年的幾十萬英鎊,價值甚至要比現在的幾十億美元還要高。

這筆錢也讓惠靈頓將軍支持下來,一直到滑鐵盧戰役,徹底擊敗了拿破崙。

當時提供貸款的甚至還有法國的銀行。

在銀行家眼裏,這張卡片的意義甚至要比皇帝陛下還要高。

而現在葉凡拿出了這張卡片。

手感冰冷,但李焉知卻失了神一樣,拿着卡片怔怔的看着。

「想什麼呢?」葉凡問道。

「呃……」李焉知怔了下,問道,「葉先生,這是傳說中世界銀行家協會的會員卡么?」

「你也知道?」葉凡反問。

李焉知的心一下子燃燒起來。

周錦程周董事長雖然家產百億,但卻沒有這張卡。如果葉凡想要商戰,光憑着這張卡透支的資金,就可以讓周錦程赤貧如洗。

「只是一張銀行卡,用着方便而已,不用透支。」葉凡笑着說道。

李焉知猶豫了一下,隨後才小聲問道,「葉先生,我能問下這裏面有多少錢么?」

「我師父說他花了很多,裏面只剩三百多億。」葉凡道,「我對掙錢沒什麼興趣。」

只……

剩……

三百多億……

李焉知捻著黑色的銀行卡,像是扛了一座金山。

葉先生就這麼把這筆錢交到自己手上?!

旋即,貪念被壓抑下去,李焉知很鄭重的說道,「葉先生,我用完馬上還給您。」

葉凡抬頭看了一眼李焉知,微笑道,「抓緊時間就行,我忽然有一個奇怪的想法,需要馬上落實。如果那面背後資本不想賣,溢價也無所謂。」

「葉先生,如果對方知道的話,我們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李焉知小心的說道。

「我對錢沒什麼興趣。」葉凡再次重複了這點,「抓緊時間去,我給尤離別打個電話。」

從紅衣主教到尤離別,跳躍簡直太大,李焉知知道葉先生的神奇,雖然想問,但怕他煩。

「尤離別,我,葉凡。」葉凡已經拿起手機,電話打給尤離別。

「葉先生,我這面在追查,您放心,挖地三尺我們也要把……」

「不,是我想到了一件事。」葉凡淡淡一笑,「你來一趟天河。」

「……」

尤離別怔了一下,沉默了幾秒鐘。

「我不知道你們的蠱王是怎麼分級的,但我能批量製造你身體里的那種級別的蠱王。」

「!!!」

無數驚嘆號直接從電話里冒出來。

尤離別之前在天河做手術,天劫已經到了。要不是葉凡給蠱王注射了大量麻醉藥物,怕是尤離別剛出虎穴,就被天劫劈成灰灰。

而尤離別體內的蠱王可以說是南洋蠱術之大成。

南洋蠱術劍走偏鋒,從前是華國十萬大山裏的居民開始煉製,後來下南洋之後帶過去,發揚光大。

這種術法不是正途,最開始練的時候進步很快,但想要白日飛升比登天還難。

尤離別耗費心血養蠱王,他總以為自己就差一點點。其實只有葉凡知道,尤離別距離破碎虛空差了十萬八千里。

而經過葉凡的手術后,尤離別體內蠱蟲已經成為真正的蠱王,強悍莫名。

聽到葉凡說可以批量製造……

尤離別一下子傻了眼。

「幼蟲,你那面應該有很多吧。」葉凡問道。

「有一些,蠱王的培養很難,但消耗少,很少有人敢修鍊蠱王。我手裏有12條,您夠用么?」

「帶過來吧。」葉凡說完,掛斷電話。

從紅衣主教彌留塞的病歷到尤離別的蠱王,葉凡不經意之間打開了一個嶄新的窗口,看到了另外一個神奇的世界。

對於天醫來講,第一代天醫神農冒着生命危險嘗百草,開闢了中醫藥領域。

而在葉凡看來,蠱蟲只是寄生蟲而已,沒多可怕詭異。能把寄生蟲修鍊成蠱王……

葉凡的思緒開始落在治療寄生蟲類的疾病上。

思維不斷跳躍,連葉凡自己都覺得好笑。

很快,李焉知回來,手裏抱着一個PAD。

「葉先生,那家公司背後的大股東是一家風投,股權很散亂。我認為從風投下手比較好,能省很多錢。」

「行,你着手操辦,然後我先要一台……」

葉凡把需要的東西都告訴李焉知。

李焉知一頭露水,但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把這面的事情都解決,葉凡確定了時間,這才下樓回家。

第二天,李焉知就來找葉凡,說他需要的機器已經送來,安裝在天河的一個臨時實驗室里。

葉凡在實驗室里蹲了整整48小時。

出乎李焉知意料的是葉凡對實驗室的熟悉程度遠超出自己的預計。

怎麼看葉凡葉先生都不像是自己想像中的那種「神醫」,而像是一名現代的醫療專家。

李焉知和葉凡接觸的時間越久,便越是搞不清楚葉凡這個人。

很快,紅衣主教彌留塞再次來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