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的眼睛一亮,突然想起了二青。

0

「奇人?什麼奇人?」

姜鶴聞言一愣,詫異的問道。

「一個化勁巔峰,即將進入先天的大高手。」

姜辰的嘴角上揚,露出一抹輕笑。

二青雖然只是化勁巔峰,但是他是實打實從基礎開始練出來的,是個練了幾十年的老怪物。

雖然姜辰說起來,算是比他高一個級別,但是姜辰知道自己干不過二青。

「化勁巔峰!」姜鶴的臉上露出一絲愕然,「這確實是個奇人。不,應該是大師才對。」

姜鶴嘖嘖稱奇,雖然說他的兩個逆子都是先天境界,但是姜鶴知道這兩個逆子都有些水分,並沒有真正的先天高手那麼厲害。

姜辰所說的這個化勁巔峰的人,在姜鶴看來,定要比自己的兩個逆子強一些。

「你就是跟著他學武的嗎?你現在是什麼程度了,離化勁還有多遠?」

姜鶴看向自己眼前的這個小兒子,臉上帶著一絲探究。

在宴會廳的時候,姜辰跟姜天豪對了一手,讓姜鶴十分吃驚。後來仔細的想了下,從姜辰處於下風判斷出,姜辰大概身處暗勁這個層次。

「嗯…額,不遠了,快了。」

姜辰支支吾吾的說道,他實在是沒臉說自己其實已經算是先天高手了,因為他這個先天高手,水分實在是太大。

「老爸,你說如果讓我說的這個奇人,來坐鎮姜家,能不能擋住曾家和與他合作的那個變異人組織?」

姜辰果斷的轉移了話題,不欲在自己的實力上多談。

「化勁巔峰的人……」姜鶴聞言皺起眉頭,「應該可以吧,如果他的技巧不弱,那麼就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姜鶴保守的判斷到,畢竟他對二青的實力不了解,對於這個所謂的變異人組織的實力,也不太了解。

「技巧的話,他絕對牛逼,這點你放心。」

姜辰回想起二青乾脆利落的解決大蛇的事情。那條毒蟒,姜辰明白自己現在也解決不了。

「那麼問題不大。」姜鶴輕輕頷首,「怎麼,你打算讓你師傅來幫我嗎?」

姜鶴一臉驚訝的看向自己的兒子。

「師傅……我可沒有這麼憨批的師傅。」

見姜鶴誤會了自己跟二青的關係,姜辰有些無語,暗暗腹誹。

有心想解釋一下,但是又怕說出來姜鶴又要追問,他就熄了解釋的心思。

「嗯,對。我讓他過來。」

姜辰的臉色有些不自然,要是讓二青知道自己默認了他是自己的師傅,姜辰能夠想象二青會得意成什麼樣子。

「如果你師傅過來的話,那你那邊怎麼辦?你師傅應該救了你很多次吧,他不在就沒人能夠保護你了。」

姜鶴的眉頭緊皺,不是很同意姜辰的辦法。

「救我……要是你知道他最開始就是來殺我的,你會不會直接跟他拚命。」

姜辰看著自己的父親,心裡止不住的吐槽。

「老爸你不用擔心,我還有個師姐,她也是化勁的,能夠保護我的安全。」

為了讓自己父親放心,楚雪就這麼地成為了他的師姐。

「這樣啊。」姜鶴聞言眉頭一松。

「對了,老爸,我想問下關於我九重人格的事情。」

姜辰的臉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怎麼?有人格蘇醒了嗎?」

姜鶴聞言臉色也是一肅,皺著眉問道。

「嗯。」姜辰點了點頭。

「不對啊,當初你母親所說,那些葯一直吃的話,那些人格一個都不會蘇醒的啊。難不成,你沒有吃我給你的葯?」

姜鶴沉思了片刻,又抬起頭看向姜辰。

「我吃了,但是沒什麼作用。」

姜辰這倒是沒有撒謊,他當初確實一直在吃,但是遭遇生死危機的時候,人格還是覺醒了。

「這就怪了,難道葯過期了?」姜鶴皺眉沉思,「不對啊,這才十幾年,應該還不會過期吧。」

聽到姜鶴的嘀咕聲,姜辰不由得嘴角一抽。

「十幾年的葯……」姜辰突然感覺到深深的惡意。

「合著我這便宜老爸,還真不怕把我給吃死了。」

姜辰的額頭不由得布滿了黑線。

「咳!老爸,我就是想問問,我小時候是人格都覺醒過嗎?你怎麼知道我是有九重人格的?」

姜辰有些不解,如果自己小時候跟常人沒有兩樣,那麼自己的父親,是怎麼知道自己有九重人格的。

畢竟姜辰到現在為止也才覺醒了四重,他自己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重人格。

「這個是你老媽告訴我的,她當初用一塊玉,放在你的額頭,然後一臉驚愕的說你有九重人格。」

姜鶴仔細的回想了下,對姜辰說道。

「玉?那塊玉還在嗎?」

姜辰聞言眉頭一皺,連忙追問起來。

「沒有,你老媽當初就留下了那瓶葯,說是讓你成年以後吃。」

姜鶴搖了搖頭,確定並沒有什麼遺漏。

「你確定老媽她說的我是多重人格?不是其他的?」

姜辰的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希望能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

「這個,我想想啊。」姜鶴皺起了眉頭,「當初你老媽說,你這個就相當於是多重人格症,一共有九個人格。」

「相當於……」姜辰聞言一愣,繼而沉思起來。

「也就是說,我這個其實並不算是多重人格,而是另有說法。」

姜辰越想越覺得在理。

「我老媽她是什麼身份?她的家族是什麼來歷?我的這多重人格是她遺傳給我的嗎?」

姜辰一連問出好幾個問題,問的姜鶴都是一懵。

「嗯,你老媽她是從一個古老的隱藏家族出來的,至於這個家族,我並不了解,查找過,但是並沒有蹤跡。你的多重人格的話,可能是遺傳吧。因為你的母親她也有三重人格。」

姜鶴認真的回答道,但是並沒有說出多少有用的信息。 聽到姜鶴的話后,姜辰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老媽她也是多重人格,有三重。」

這個是姜鶴這一番話里,唯一有用的信息。

「看來,我要知道我這多重人格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還得找到母親才知道。」

姜辰暗暗打定了主意,解決了曾家,解決了姜家的危機以後,便要想辦法找到自己的母親。

不光是他多重人格的真相,讓自己的父母相聚,這也是姜辰的主要目的。

「不過現在,就先把這放到一邊,我還是先想辦法對付曾家,以及找到今天刺殺我的人,到底是誰派來的再說。」

姜辰平復了情緒,不再糾結自己的多重人格。

「對了,老爸。姜天策他們兩個,是怎麼步入先天的?」

姜鶴聞言頓時一愣,不知道姜辰的問題怎麼突然又從自己的母親這邊,直接跳到了姜天策這裡來了。

他還在仔細回想,當初姜辰母親的點滴,想回想起一些細節。

「他們兩個啊,是學了我們姜家世代流傳的那本邪術。」

姜鶴的眉頭緊皺,顯然對於這兩個逆子,他的心情非常的複雜。

「邪術?德叔他當初不是說,這個是仙術嗎?」

姜辰聞言一愣,不免有些疑惑。

「我當初也以為家族傳下來的是仙術,但是天策他們兩個練了以後,我才發覺,這並不是什麼仙術。」

姜鶴的眉頭緊皺,眼裡充滿了凝重之色。

「只有邪術,才能讓人這麼快步入先天。這種邪術造出來的先天高手,根基都是不穩的,註定沒多厲害。」

姜鶴對邪術還是頗為不屑的,在他看來,這邪術雖然能讓人快速步入先天,但是卻是走了捷徑,根本比不上真正的先天高手。

姜辰聞言卻有些不同的見解,在他看來,這所謂的邪術,可能一篇鍊氣的功法。

「至於他們兩個,是怎麼在這個靈氣貧瘠的年代,還能像我一樣踏入練氣境,這就很值得讓人深思了。」

姜辰暗暗沉吟,猜到自己這兩兄長可能是有什麼奇遇。

「老爸,你能讓我看看這所謂的,額……邪術嗎?」

姜辰想了想后,還是提出了這個請求。

「你要看那個?」

姜鶴聞言眉頭一皺,一臉肅然的看著姜辰。

「沒錯,我想看看。」

姜辰認真的點了點頭,既然打定了主意,那就要堅持下去。

「這邪術,可不是好練的,天策他們兩個性格大變,很大可能就跟這個有關。不行,我不能給你。」

姜鶴認真的想了想,然後果斷的拒絕了姜辰。

「老爸你放心,我肯定是不會練的,我現在的古武也算是練到登堂入室了,怎麼可能會自毀長城去練那玩意兒呢,我只是看一下。」

姜辰認真的解釋起來,見姜鶴的神情似乎略有鬆動,他立馬趁熱打鐵。

「你看,這什麼邪術,在姜家也傳了幾百年了吧,但是卻一直沒人練成,說明這也是需要天賦的。姜天策他們兩個剛好就有這天賦,我又不一定有這天賦,所以你不必擔心。」

姜辰不停的說著,想要說服姜鶴。

姜鶴聽完姜辰的話后,並沒有說話,而是陷入了沉思當中。

「好吧,我去拿給你。」

良久,姜鶴沒在繼續堅持,答應了姜辰的請求。

「嘿,好的,謝謝老爸。我肯定不練,你放心。」

姜辰咧嘴一笑,給姜鶴露出一個笑容。

「哎,你在這兒等著。」

姜鶴輕嘆一口氣,沒有多說什麼,直接轉身離開偏廳。

「我倒要看看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希望真的是鍊氣的修鍊法吧。」

姜辰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靜待著姜鶴把那所謂的邪術拿出來。

沒等多久,姜鶴便捧著一個漆黑的木頭盒子走了出來。

「這就是那東西嗎?」

姜辰的眼睛一亮,欲要直接上手。

「誒!等等!」

姜鶴把手一抬,避過了姜辰伸過來的雙手。

「你要答應我,不管這東西你能不能練,你都別練。不然,我不會把它給你的。」

姜鶴的臉色異常嚴肅,靜等著姜辰的答覆。

「這……」姜辰聞言眉頭一皺,「好吧,我答應你。」

想了想,姜辰還是答應了姜鶴的話。

當然姜辰並不是死腦筋,他知道姜鶴是在擔心什麼。如果這裡面真是鍊氣的修行方法,姜辰是必然會練的。

當然,如果這裡面真有什麼邪術法門,姜辰是絕對不會去碰就是了。

「給,拿去吧。」

見姜辰應下,姜鶴這才把手上的木頭盒子遞給姜辰。

姜辰伸手接過,看著手上漆黑的盒子,姜辰不免有些緊張。輕呼一口氣,姜辰打開了盒子。

盒子裡面是一張泛黃的皮革,很薄,但是很大,攤開得有一米左右的長寬。

皮革上面寫滿了文字,還有小人圖形,看起來正是一篇修行功法沒得跑了。

只是這字,姜辰並不認識,看不懂。所以並不知道這個是不是鍊氣士的修行功法。

「老爸,這玩意兒,就沒有譯本嗎?流傳了這麼久了,難不成你們都沒翻譯過嗎?」

姜辰的眉頭緊皺,心裡激動的直痒痒,但是奈何看不懂。

「譯本,有啊。」

姜辰聞言一喜。

可惜,姜鶴緊接著說道:「不過讓天策他們兩個帶走了。」

聽到這話以後,姜辰的臉色頓時一僵。

「那這個能不能讓我先暫時保管一下,我看完了還給你。」

無奈之下,姜辰只好提出這個要求。

姜鶴聞言眉頭緊皺,陷入了沉思。

「好吧,只要你答應我,不去練就行了。」

姜鶴想了想,還是答應了姜辰的請求。

「得嘞,你放心,我絕對不練。」

姜辰咧嘴一笑,直接把皮革摺疊起來,揣進了褲兜。

姜鶴見狀不由得嘴角一抽,雖然這玩意兒是邪術,但是好歹也是傳了幾百年的東西。

姜鶴這都一直妥善保管著,姜辰這樣子隨意的舉動,實在是讓姜鶴的額頭上不由得出現幾縷黑線。

姜辰對此卻是渾然不覺,把皮革收下以後,心情頓時愉悅了不少,開始跟姜鶴聊起家常來了。

另一邊的黎胖子兩人早已停止了爭吵,但是見姜辰父子倆在談話,他們也就不好過去,於是兩個人就各自玩起來了。 一夜無話,在跟父親姜鶴好好的吃了一頓團圓飯以後,姜辰便早早的進入夢鄉。

豎日,曾家別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