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睿宇扔給她一疊資料。

0

葉靈接過,點頭,可是心裡已經在計算能否準時下班了。

估計是不可以了。

等葉靈退出房門,裡面的姜睿宇被肖越取笑:「姜總還懂憐香惜玉的嘛……」

憐香惜玉?

她蠻香的,為什麼連正常下班都不給呀,剛才還差點把她定刑……

憐香惜玉什麼的,都是分人的吧。

一一一

葉靈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完文件,堪堪在下班之後處理完,正想送進去,可是人家總裁已經從裡面出來。

葉靈說資料已經處理好了。

「放著吧,明天拿給我。」

然後隨手關門離開。

可以明天給?!葉靈看著人的背影咬牙切齒,卻看見姜睿宇經過副總經理辦公室的時候,停了下腳步,往裡看了一眼,隨即一副淡定的離開。

葉靈低頭,不想知道這樣的信息。

收拾下班,買菜回家做飯。

母親看見她回來,像是盼了好久終於見到的心情,可是就一剎,已經變成平靜的樣子。

「可可回來了。」

再大,也是母親眼中的可可。

「媽,今天給您買了好吃的,你先吃點水果,我去做飯。」葉靈表示,她要先緩緩再與母親對焦,免得出什麼紕漏。

母親看著她進了廚房,不由自主的說了句:「都是媽沒有……」

雖然沒有太態龍鍾,可是女兒這麼辛苦的工作回來,她連頓飯都做不了,是多麼愧疚的事啊。

「媽,你是給女兒機會孝順你,別說傻話哦。」葉靈從廚房放完東西出來安慰體弱的母親。

「可可,媽媽……」本來還可以照顧你的呀。

「媽,你已經把我養大了,現在到我報答你,你不要嫌棄我哦,可能做得不是那麼好,不像媽媽什麼都關心到……」葉靈撇撇嘴,這話還真不是安慰母親的話,她從一開始的手忙腳亂,到慢慢的明白母親的需要,也是花了一段時間。

「媽的乖孩子……」母親眼中帶淚,似乎又是想起了什麼。

葉靈陪著母親坐了一會,然後匆匆準備晚餐去了。

吃飯的時候母親問她在公司與人相處得怎麼樣。

雖然講過好多遍,可是葉靈還是耐心的給母親講外面的事情。

本來想把今天的事告訴母親,可是說了應該也是徒增煩惱,還是靜靜看著就好吧。

「媽,你有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越是年歲增加的人,身體機能就越會下降,她不知道她的世界用什麼方法解決這種問題,但是在她記憶中,四五十歲應該還是非常健康的年紀。

壽命都短,是為什麼呢?

葉靈邊吃邊思考這個問題,有些問題,你不去面對的時候,你會發覺離你很遠,可是某一天就發生在你,或許你在意的人身上,你就會去想,為什麼會發生?

就如某天在路上被香蕉皮滑倒摔了一跤,你才會明白,原來亂扔香蕉皮真是一件不好的事。

「感覺好多了,辛苦可可了。」本來母女就相依為命,現在卻把重擔都落在了女兒身上。

「那媽媽要多休息,家裡的事等我下班回家再做就好,你別累著。」看著家裡整齊的擺放,一定是收拾過了,可是母親現在的身體承受不起操勞。

「我沒事。」母親偷瞄了一下女兒的臉色,斟酌一番還是說,「可可,明天我來做飯吧,我出去買菜……」 葉靈二話不說就拒絕了母親。

她們現在住的老房子可是沒有電梯的,讓母親爬個樓梯?

難道忘了每次去複診都差不多是她背下去的嗎?每次複診完都是她最想買電梯房的時候,可想想還沒還的貸款,才死了心。

母親眼裡的失落很明顯,可葉靈還是拒絕。

保護好自己就是分擔。

可這話她不能直接說,母親已經覺得自己是女兒的負擔,再說那樣的話,母親會更難過。

心裡想是一回事,即使大家都知道的事,但直白的說出來就是明晃晃的傷害了。

她為什麼要讓母親傷上加傷?

「媽,這樣吧,你就先幫我下個米,到時我回來把菜一炒就好了。而且我買菜順路,不必你專門跑一趟,我們分工合作哦。」

母親看著女兒,臉上有了一絲笑容,輕聲說好。

葉靈想著各樣能讓母親開心的話題,還陪母親看了一集電視,然後照顧母親躺下。

「媽,明天我發工資了哦。」

「可可真能幹。」

母親看著葉靈,眼裡是欣慰。

「媽,你想要什麼,明天給你買!」

眼神過暖,葉靈一不小心就許了個諾言。

「媽沒什麼缺的,倒是你,春天到了,買套新衣服吧?」

「我衣服多著呢。」三套以上的工作制服,本來發兩套的,她還多買了一套替換,而且天天上班,不穿制服穿什麼。

「女孩子,買兩條花裙子好看。每天穿這麼黑色……」母親明顯想說不好,又怕她傷心的樣子。

「這樣才成熟啊,女兒現在在大公司,職位好多人羨慕著呢,我要鎮得住人家。」葉靈一抬下巴,驕傲的樣子。

「嗯,可可可厲害了。」母親笑顏逐開。

葉靈安頓好母親,才自己回了房間。

房間只放了一個衣櫃和一張一米二的床,從小住到大沒有換過。櫃門上還貼著卡通貼紙。

這二房一廳還是父親在的時候買下的,不到五十平方,母親生病的時候差點賣掉,只是母親一直不肯。

母親的一場病,死死堅持了兩件事,一不準賣房子,二不准她休學。

她說她寧願死,也不願女兒露宿街頭。

葉靈知道這份愛很重,是原主死都無法放下的。

如果能有一條更好的出路,誰也不會在危險的地方徘徊,如果可以離開不安全的地方,還是儘早離開的好,因為自己不只是自己。

想到這,葉靈瀏覽同城,如果有一份其他的工作可以代替現在的,那她馬上就換。

一一一

葉靈領了工資,喜孜孜的一下班就去給母親挑禮物,即使她嘴上說不要,可是誰不喜歡收到禮物呢,對吧,不管大小。

葉靈走在街上,看著滿街的人,這樣的情景,母親應該也想看看吧,因為生病,她都三年多沒有出來逛街過了……

「我知道買什麼了!」

只是進店一問,好點的都是四位數,這就尷尬了啊,雖然領了工資也不少,可是五分之三都是固定支出,她能活動的資金三位數已經是極限了。

可還是想買個智能手機給母親!

「想便宜,去買個二手的唄。」

店員不屑的目光里給葉靈指了條明路。

葉靈就去了二手市場。

以她的經驗,還怕挑不到……

「你欺負人!」

一把熟悉的聲音,一副熟悉的委屈表情。

「你這小姑娘,好好說話呀,我哪裡欺負你了,你自己買的本來就是個山寨貨,來我這裡修還怨我換你的,我正機都有,換你山寨貨有意思嗎我?」

「我,我這手機……」林小美咬著粉嫩的紅唇,一張小圓臉儘是委屈,讓周圍的人小圍了一圈——看熱鬧。

「我的手機之前明明還好好的,就是聲音有點不清楚……你……」林小美似是膽小,然後看了兩眼四周,可能周圍的人給了她勇氣般,勇敢的說出來:「你修了之後,它就不行了,不是你……」

不是你做了手腳?

周圍的人都聽懂了,看店主的目光有譴責的,有微笑的,有起鬨的。

店主一副有口難言:「小姑娘,我給你修的是擴音,其它沒動你的……」

「你說沒動,可它就是壞了呀……」

小姑娘!你手機是山寨的,壞了還能要他包賠嗎?又不是他賣的!店主心裡郁了一口氣,又不知如何抒緩,只能憋著!

葉靈搖搖頭離開,這些事還是別摻和的好,原主的教訓可夠夠的了。

找了自己想要的牌子,葉靈逛了好幾家店,跟店主砍了好久的價才成交。

「姐你可真是高手!這款我可沒賺你的。」店主都服氣了。

「賺多賺少,交個朋友嘛。」葉靈得了想要的,嘴自然甜。

「下次有什麼需要再過來,只要你想要的貨,都給你掏。」

「你這不是賣手機的么?」當然配件也有。

看著葉靈戲謔的眼神,店主罕見的不好意思了一下,口的確誇得有點大,於是又改正:「只要是電子產品都OK。」

「行,有需要就找你。」

臨出門,店主還專門遞了名片。

葉靈看了看,笑著點頭,然後放進包里放好。

店主笑臉送她出門。

然後一同看見剛才看熱鬧的地方還沒散。

店主感嘆的說了句:「就怕遇上那種拎不清的,倒霉。」

葉靈瞟了瞟人群,有點認同店主的話。

當葉靈走過去的時候,人群中還傳出聲音:「我這機子一千多買的,換你的舊機還要補償你三百,你是在詐騙嗎?」

小姐,詐騙有這麼光明正大的么?

「遇上你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拿去!」

「不收我錢了?可我的手機里還有卡和資料……」

委委屈屈。

店主啪的一聲,讓走過去的葉靈都回了頭,已經散開大半的人群剛好給她留了個縫,看見裡面的情景,那位小白兔一樣的灰姑娘,正以一副受了驚嚇並且驚呆的表情縮成半團抱著自己的包,像遇到要施暴的土匪一般,一副保護著自己的姿勢。

而那位店主怒目相對,像是要把人吃了一般瞪著她。

這個時候,如果有一位王子從天而降,救灰姑娘於水深火熱之中,一切應該就水到渠成了吧?……。 ……

再者,聽蘇國偉所說,京城重地,是決不允許林逸使用大規模重火器的,這可謂是個好機會,可以借這個機會擊殺了林逸。

要是以前,袁世平是肯定有這個信心的,可是林逸把中華閣夷為了平地,一時之間讓中華閣人人自危,包括袁世平都變成了驚弓之鳥,現在被蘇國偉這麼一提醒,立刻反應過來,單純論身手,林逸絕不是他們中華閣這些人的對手。

「蘇秘書,如果我們擊殺了林逸,會不會引來麻煩?」袁世平趕忙問道。

「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蘇國偉輕輕的搖了搖頭:「不過我可以保證,到時候暢春園肯定會站在你們這一邊!」

「多謝蘇秘書!」袁世平的嘴角掛上了笑容,心中也算有底了。

龍老爺子雖然沒有說幫袁世平,可袁世平能從蘇國偉的話中聽出來,龍老爺子還是想幫他們的,想到了這裡,袁世平的心才算安定了下來,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林逸啊林逸,你的末日到了,我要報中華閣一役之仇!

蘇國偉離開了,袁世平送蘇國偉出了門,表情當中儘是獻媚。

以往的中華閣眾位高層,俱是自視清高之人,對蘇秘書這種小小的秘書根本不屑一顧,可是現在中華閣正處在危難之中,中華閣眾人好像一下子明白什麼是人事情故了,不得不說,人心冷暖,如是而已。

京城帝豪大酒店,一個靠近櫥窗的位置。

一位大美女正坐在這個位置上面,雙手捧著小腦袋,表情當中儘是笑意。

唇紅齒白,秋波風情,顧盼之際儘是暖意。

這個美女不是別人,正是水家大小姐水吟月,現在的水吟月和以前大不相同,以前的水吟月也有些自視甚高,覺得天下沒有男人能配得上她,可是自從進攻林氏財團失敗了以後,她才看清了自己,水家不是萬能的,她水吟月更不是。

女人都一樣,都喜歡優秀的男人,在水吟月的眼中,林逸就是一個優秀的男人,為了水家把自己委身給林逸,她願意。

林逸來了,坐在了水吟月的對面,望著水吟月,微微一笑道:「水大小姐可是很有興緻啊,這個地方很不錯。」

水吟月笑著道:「沒錯,這裡和華海的黃浦大酒店一樣,除了釣魚台國賓館以外,這裡是京城最奢華的酒店。」

望著頭頂上那個價值不菲的水晶吊燈,林逸點了點頭:「我看出來了。」

「這一次你闖了大禍,你不知道嗎?」水吟月輕輕的攪拌著面前的咖啡道。

「你說的是中華閣那群人嗎?哼哼,他們的總部都已經被我夷為平地了,他們還能翻起什麼大浪來?」林逸不屑道。

水吟月則是有些無奈道:「林逸,你萬萬莫小看了中華閣,中華閣這些人自小就開始研究拳腳,拳腳非常厲害,誠然,你在中華閣總部的時候利用重火器佔據了優勢,可是你總不能天天派大部隊真槍實彈的來保護你吧!」

「那就讓他們來吧!」林逸的表情當中仍舊是不屑。

水吟月不好再說什麼了,只好道:「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我可不希望我的男人一不留神離開了這個世界!」

說完這番話,水吟月那粉嫩的臉頰之上儘是羞紅,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這番話來,著實不易,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

林逸也是不由得一愣,有些無奈道:「水大小姐,當初只是為了懲罰一下你,我並沒有限制你的自由,你儘管去尋找你喜歡的男人吧,我林逸已經有了女朋友。」

「有了女朋友又怎樣?我不在乎!」水吟月抿著嘴唇道。

望著水吟月,林逸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水吟月輕輕的拉著林逸的胳膊,掛著笑容道:「林逸,我已經認定了,你就是我水吟月的男人,我知道你身邊還有很多很多女人,那些我都不在乎,我只希望你知道,在京城這個地盤上面還有一個女人挂念著你!」

聽著水吟月的話,林逸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深吸一口氣,使勁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不過我還是希望你會考慮考慮。」

「我已經考慮過了。」水吟月得意道:「不然我不會對你說這些話。」

林逸只好應了一聲,不再說什麼了。

用餐完畢之後,林逸就送水吟月回到了林氏財團在京城的分公司,打量著京城分公司,林逸也是忍不住點了點頭,水吟月還是有些能耐的,能把整個京城的分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條,連曾經的敵人林若煙都很放心的把林氏財團在京城的分公司交給了水吟月。

就在林逸準備離開的時候,瞥到了外面有一位文質彬彬的翩翩少年,此時手中捧著一束鮮花,正往裡面走,不由得一愣,這男子是什麼人?

待男子上了樓之後,林逸一把拉過了一名保安問道:「那是什麼人?」

「林先生,那是京城應家的少公子。」保安趕忙道。

林氏財團在京城的分公司,大家雖然知道林若煙,可是在水吟月的灌輸下,大部分人都還以為林逸才是林氏財團的掌舵人,畢竟他們都是最底層,沒有高層消息來源,再者,林逸也姓林,很容易讓大家誤會。

「京城應家?」林逸愣了一下:「他來幹什麼?」

「再明顯不過了,林先生,他是來追求我們總經理水吟月的。」保安如實道。

林逸輕輕的點了點頭,放開了那名保安,眉頭緊鎖了起來,高層無人不知水吟月是他林逸的女人,這應家少爺居然還敢來追求他林逸的女人,真是膽大啊。

別看林逸嘴上說讓水吟月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可是真當這個時候來臨,心裡頭還是有些不好受,不過應家這個名頭林逸還從來沒有聽說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