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青薇在黑暗之中喊道:“你剛纔射出一箭,出現了一個渦旋,現在咱們便在這渦旋之中。”

0

徐默這才明白狀況,火鳳凰之前提醒過他,以他現在的修爲可能會引起無法預知的反噬情形,指的莫非就是這種情況?

賽玲瓏此時想到徐默那驚天一箭,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十分震驚的喊道:“啞巴,你那一箭,難道射向了王庭?”

徐默喊道:“玲瓏,我不瞞你,那一箭正是要殺新王楊闖。”

“可無極崖距離王庭至少有三千里,怎麼可能?”賽玲瓏簡直以爲徐默在做夢,一箭三千里,早已超出了她的認知。

漢元大陸也曾有一位臂力超強的武帝大將用弓箭作爲神兵,當年八百里開外一箭射碎敵方武帝的腦袋,已被所有的武者驚爲天人,直言萬年難得一見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可徐默竟然在三千里之外想狙殺深在王庭的楚王,怎麼可能?

不說他的箭能射出多遠,就說這般遠的距離徐默是怎樣確定楊闖位置的?

賽玲瓏震驚,姚青薇不解,卻聽徐默十分平靜的道:“若是不出什麼意外,楊闖現在已經死了。”

“你爲何要殺楊闖?是爲了幫助須彌宮嗎?”賽玲瓏語氣之中有了些憤怒。

“玲瓏,對不起,我利用了你。”徐默覺得有些愧疚,他雖然爲了賽玲瓏沒有動殺黃老婆子的心思,但殺了楊闖,其實也從另一個側面對琉璃教造成了打擊。

但有的時候,人不得不去做一些權衡,在虛出塵他們與賽玲瓏之間,他選擇了前者,更何況還有一個白狐兒?所以他利用了賽玲瓏,卻只爲殺了楊闖。

但徐默無法去解釋,因爲這對賽玲瓏來說不公平。

“啞巴,我把你當朋友,冒着與師父決裂的風險帶你進鳳凰山,可是你竟然利用我!”對賽玲瓏這樣的一個人來說,被唯一的朋友利用,甚至這個朋友還是她心愛的男人,這種感覺真的很痛苦。

此刻的她十分憤恨,若是現在徐默站在她的面前,她會毫不猶豫的一劍殺了徐默。

“啞巴,我恨你!”賽玲瓏的眼淚不自覺涌了出來,只是身處黑暗,誰也無法看到。

“你憑什麼恨他?琉璃教本來就追殺過他,他爲了你沒有去動琉璃教已經做的足夠好!”姚青薇自是明白徐默的想法與處境,若是換做她,她只會比徐默做的更狠,而且更不會對賽玲瓏有一絲一毫的愧疚。

但賽玲瓏對這種話卻不會聽,她是一個極爲癡狂孤傲的人,否則也不會沒有一個朋友。她會恨徐默,更多的是因爲徐默利用了她的信任,哪怕徐默幫着虛出塵他們直接殺上琉璃教,她可能都不會去憎恨徐默,但是被這樣利用,她卻受不了。

“啞巴,不管怎樣,你我以後都是敵人,我不會再相信你。”

姚青薇聽着刺耳,便又道:“你這個小姑娘怎麼不聽勸解?以啞巴現在的實力,你覺得他殺不了你的師父?這一路上,我都聽着啞巴在勸虛出塵他們不要針對琉璃教,你怎麼不識好人心?實話告訴你,就算啞巴不殺楊闖,楊闖也活不了幾日,因爲大漢密探早已計劃刺殺楊闖,你覺得大漢密探要殺一個人時,他能活得了?”

徐默這時道:“青薇,別再說了,我對不起玲瓏。玲瓏,你以後不管有任何要求,我都會答應你,就算你要殺了我都行!”

徐默知道賽玲瓏的孤獨,也知道賽玲瓏心中的恨,他只想以最平和的方式去化解。

賽玲瓏道:“這可是你說的,不要反悔!”

“絕不反悔!”

“那我一定會殺了你!”

“只要能讓你高興,我怎樣都行!”

賽玲瓏心裏稍稍好過了一些,但怨氣仍是難以消除。

“你們兩個都先別說這些了!”姚青薇在黑暗之中道,“咱們還不知道會不會死這鬼地方?”

徐默這時也反映過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從這種黑暗中解脫出來。

想到此,徐默便又試着與火鳳凰心意相通。

令徐默驚喜的是,他的耳邊終於響起了火鳳凰十分微弱的聲音。 “主人,我很快就到!”火鳳凰那種優雅的聲音配上乖巧的語氣,倒叫人聽得頗爲舒服。

徐默的身體還在旋轉,眼前的漆黑像是讓他沉浸在一場不會醒的夢中,姚青薇與賽玲瓏也暫時沒了聲音,不知在想着什麼。

“目標死了沒有?”徐默又問。

“死了,主人你怎麼樣?”火鳳凰的聲音若有若無,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徐默聽到回答,便長吁了一口氣,楊闖一死,白狐兒便不需要再孤身犯險,雖然他知道白狐兒應是有足夠的能力刺殺楊闖,但徐默還是不想她出現任何意外。

這個世上本就沒有百分百成功的刺殺,就像魏域派一個天境武王來刺殺李嫣然,他們之前定是覺得萬無一失,可結果呢?還是被徐默這個意外攪亂了,那個侏儒武王恐怕到死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和親隊伍的實力跟楚域王庭比起來,還差的很遠,所以難保不會有什麼像他這樣的意外出現。

但現在,一切都安全了。

過了一會,徐默半天沒聽到二女說話,便道:“你們還在嗎?”

賽玲瓏輕哼了一聲,算是回答。

姚青薇卻道:“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爲何咱們都無法運用魂力?”

“我也不知!”徐默道,“這裏就好像什麼都不存在似的。”

姚青薇道:“你的鳳凰呢?”

“還在路上。等它來了再說吧。”

說完這句話,三人又沉默了許久才忽然看見黑漆漆的遠處出現了一個極小的亮點。

“主人,我感應到你的位置了。”火鳳凰的聲音又出現在徐默耳邊。

“你爲何不直接回到孔雀明王弓中,還要這樣往回飛?”徐默很不解,祭出的封靈明明可以直接收回兵器之中,可火鳳凰居然還得往回飛。

“你以爲我想?那是因爲你修爲不夠,強行運用孔雀明王咒造出了可以阻隔一切力量的黑暗縫隙。”

“黑暗縫隙?具體何解?”

“三千里的火焰之箭速度快到了可以穿破虛空,造出黑暗縫隙,除非你修爲足夠,才能運用自身力量將黑暗縫隙堵住,不然的話,便有可能被吸入其中。在黑暗縫隙之中沒有時光,沒有空間,沒有力量,一切在這裏都沒有意義。”

徐默聽得糊糊塗塗,又問:“那怎樣才能出去?”

“很難出去!”

“很難?就是還有辦法?”

“有一些辦法,只是不能確定是否成功!”

“有辦法就好,若是永遠在這裏待下去,不是要被餓死!”

黑暗縫隙之中的那個亮點離徐默越來越近,就連姚青薇與賽玲瓏二人也注意到了。等到了跟前時,徐默纔看清那個亮點居然是一隻發着金光的小麻雀。

“主人,我來了!”小麻雀拍打着翅膀落到了徐默肩上,發出的微弱金光映在徐默的臉上,姚青薇與賽玲瓏這才發現她們二人離徐默都不遠。

徐默看着小麻雀不禁歪笑道:“鳳凰大神鳥,你怎麼變成了一隻小麻雀?”

“黑暗縫隙限制了我的力量,所以我只能成這樣了。”小麻雀在徐默肩頭蹦了兩下,又飛到了孔雀明王弓之上。

“現在我們怎麼辦?”身體還在繼續旋轉的徐默道。

小麻雀道:“你還能不能用任何力量?”


徐默又試了試,五彩魂脈沒有反應,金色隱脈也沒有反應,只嘆了口氣道:“好像不能。”

“那怎麼辦?”金色小麻雀在弓身上來回走了幾步,一對翅膀背在身後,動作像是個小老頭子,“只憑你肉身的力量是無法殺死我的!”

“這是什麼意思?”徐默不解。

小麻雀伸出一隻翅膀摸了摸自己下巴道:“我有一個計劃,想出黑暗縫隙,便需要運用極大的力量去彌補這條縫隙,但現在咱們都沒有足夠的力量去填滿,所以只能利用我不死鳥的特性。”

徐默恍然道:“你的意思是說,利用你重生不斷變強的特性,重新激發你的力量?”

小麻雀老氣橫秋的點點頭:“只能這樣!可你現在的力量根本無法殺死我。”

“等等,我先試一下!”徐默試着捏了捏拳頭,骨骼咔嚓作響,讓他驚喜的是,屬於肉身的窮奇之力還仍然可用,便高興道:“我的窮奇之力還可以用。”

小麻雀用明顯震驚的語氣道:“你這小子,到底在幽冥地宮中撈了多少好處?麒麟火體,鉤蛇的尾巴,這再加上窮奇之力,它們對你可真夠好的。”

徐默歪笑道:“若是他們對我不好,你又怎麼能有一個這麼強大的主人?”


“強大麼?”小麻雀用十分不屑的眼神瞧了瞧徐默。


“快說接下來該怎麼做!”徐默迫不及待道。

小麻雀展開翅膀飛到徐默的一隻手上道:“運用窮奇之力,捏死我!”

“你這麼可愛,我下不去手啊!”徐默不禁道。

“那你就別想出去了。”

“哎!”徐默嘆了口氣道,“我忽然覺得自己很殘忍。”

小麻雀鑽入徐默的手心道:“人類真矛盾,殺人的時候你倒是不眨眼睛,對付一隻小麻雀會下不了手?”


徐默無語。

“使勁點,別讓我太痛。”

“好吧!”

徐默不好意思的閉起眼睛使勁一捏,便聽輕輕嘭了一聲,手中的小麻雀便爆成了一團金色光粒,緊接着,所有的金色光粒都聚集成了一團,飄到了離徐默不遠的地方,漸漸化成了一個金色的小鳥蛋。

不一會,鳥蛋破裂,一隻比剛纔大了一倍的麻雀飛了出來,身上散發出的光芒也比方纔強了許多。

“不錯!”小麻雀叫道,“速度很快,我幾乎沒感到疼痛。”

“那就好。”徐默心內的不適感減輕了不少。

姚青薇與賽玲瓏在一旁看得出奇,也不說話。

小麻雀再次鑽入徐默手心道:“不要耽誤時間,咱們繼續,黑暗縫隙之中呆的久了,會發生許多無法預知的事情。”

“好!”

徐默再次使勁一捏,又聽嘭的一聲,金色光粒再次快速聚集,移動到不遠處的地方化成了比剛纔大了一倍的金色鳥蛋。

然後又見蛋殼碎裂,這次卻飛出了一隻金色的鴿子。

“你怎麼一會麻雀一會鴿子的?”徐默驚奇道。

金色的鴿子拍打着翅膀飛到徐默手上道:“我是百鳥之王,自然可以根據體型大小變成各種鳥類。別那麼多話,繼續吧。”

“好!”

接着徐默又捏死了火鳳凰數次,它所化成的蛋越來越大,變出的鳥類體型也越來越大,從鴿子變成了雞,從雞又變成了小雛鷹,從小雛鷹又變成了老鷹,從老鷹又變成了巨雕……

隨着火鳳凰的不斷變化,徐默也無法總是捏死它,所以火鳳凰的死法也多種多樣,有時候捏脖子死,有時候被徐默夾在胳肢窩裏悶死,還有的時候被徐默一指一指的戳死。

一直到後來,火鳳凰對死亡都有了陰影,它活了不知多少萬年,加起來都沒有這一時半會死的次數多。自從遇上這個主人,它好像就沒過過好日子,封靈時是被無情的虐打,現在又是各種死法。

姚青薇與賽玲瓏二女在一旁更是看得心驚肉跳於心不忍,以至於每次徐默要殺死鳳凰的時候,她們都不自覺閉起了眼睛。

約莫死了幾百次,化出的巨蛋已十分巨大,而且終於有了火光。

“啪!”

巨蛋再次碎裂,一隻燃燒着金色火焰的鳳凰飛了出來,整個黑暗空間也有了些許亮光。


徐默三人也靠着這點光芒看清了各自的處境,他們的身體都像是懸浮在黑暗之中緩慢旋轉,而火光以外,除了黑暗仍是黑暗。

終於麻雀便鳳凰的神鳥暢快的遨遊了一圈,然後停在了孔雀明王弓之上,對着徐默道:“現在我的火焰之力只有正常狀態下的十分之一,但你已經無法殺死我,所以我只能開始破除黑暗縫隙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