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超過了一千,基本就是可以一巴掌給他抽死的存在。

0

當然,這得是基於這一千多是她的極限,那就說明,她要動手了。

可是,對於一個這樣的強者,一千多的怒氣值顯然還不是她的極限,起碼小說裏的怒髮衝冠這種畫面還沒出現……


嗯,既然這樣,這老太婆應該還在忍,先不急,穩住觀察情況。

影視劇出現了太多的橋段,反派一般都是死於話多,江北也不明白他是正派還是反派。

不過這麼欺負那些正派弟子,再加上自己修煉魔功的本質,要說是反派也不爲過。

還是穩穩,不能多說話。

“姑娘,你是在逼老身嗎?”那大長老一臉冰冷的問道。

“大長老誤會了,小女子何德何能能成爲您的親傳弟子,更何況我已經有了宗門,恕不能在此陪伴。”

來自梅紅的怒氣值+1999

別說了,煙嵐,她一會兒真要弄我了。

江北的心都麻木了,被這老女人的小眼神嚇得一愣一愣的,但是他也明白,今天他想慫也慫不了!

他女朋友,他必須要帶走!

“是因爲他!對嗎!”大長老一臉怒意的問道,說着,直接指向一旁的江北,對着侯煙嵐露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侯煙嵐輕抿着嘴角,潸然一笑,輕輕搖了搖頭,又緩緩點了點頭。

“俗話說嫁夫隨夫,我自當要和我相公在一起。”侯煙嵐一臉認真的答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一個嫁夫隨夫!那他死了,你是不是也要跟着去死!”大長老大笑了出來。


下一刻,猛然轉頭看向江北。

來自梅紅的怒氣值+2666

江北的心猛然一緊,不好,這老太婆是要弄了爸爸,咋整?

“大長老!還望手下留情!”

聲音落下,只見林沐雪一步踏出,直接擋在了江北的身前。


說實話,有人罩着的感覺,很好,但是被一個女人罩着……眼下江北除了以後他媽能罩着他之外還真沒想到過會有別的女人。

“林沐雪,真以爲本座不敢動你嗎!”大長老也瞬間怒了,這是被本門弟子挑釁威嚴!

伸出手,落在林沐雪的肩膀上,輕輕一扒拉。

上後面待着去,本尊就是再慫,還不至於怕了事!

倒是林沐雪微微一愣,朝着江北露出一個你放心的表情。

江北不知道她有什麼打算,但是那大長老說的話,還有她的怒氣值都說明了一切!

雖說得猥瑣發育,不能浪。

但是事情逼到這一步,他實在是沉穩不下去了,就算林沐雪有什麼底牌,他也不能把希望放在她的身上!

把子都沒拜過呢,憑啥這麼幫他?

“我已經說過了,她哪都不去,作爲堂堂冰寒閣的大長老,何苦還在這自討沒趣?”

江北笑着說道,臉上掛起輕蔑的笑容。

“哦對了,我不知道你聽沒聽說過,我爹叫滅門。”

大長老的臉色更陰沉了,這明擺着是在威脅自己!


“滅門?就算是他叫滅天下又如何!本座還不信他真能滅了我冰寒閣滿門!”

江北微微一愣,這老婆子隨口就能起出來這麼有氣勢的名字?果然是文化水平很高。

本尊佩服。

“不如何,但是我爹能滅了你。”江北沉聲說道。

“今天你不放人……”

“梅師姐,何苦在此和小輩動怒呢?”門外,突然傳來一道聲音,打斷了江北正要威脅人家的話。

果斷轉過頭去,看向正堂的門口。

只見一個身穿着淡黃色長袍的女子步伐輕盈的走了進來,約莫二十七八歲,當然,江北是不信這個的,天知道這羣女人到底是多大了?

而且上來就叫這大長老梅師姐?看起來也是個身份崇高之人,惹不起惹不起。

至於她的年齡,也只是看起來而已,身穿的衣服倒也是和林沐雪有幾分相像。

走進來之後,便直接朝着林沐雪走去,淡淡的看了一眼江北,面帶笑意,不過這笑容卻變得冷若冰霜。

擦,真是一個宗門的鐵憨憨,面對本尊這種相貌還能如此淡然?

“師傅,您來了。”林沐雪也趕緊行禮。

得,江北懂了,是人家林沐雪把她師傅也給叫來了。

怪不得先前還會給自己那般小眼神,只是不知道又來一個長老會是什麼下場。

下一刻,還未等林沐雪說話,只見她師傅的雙眼突然睜大,面露震驚之色。

“這,這是水元素之體!甚至已經融合了水元珠!”

江北心神頓時一顫,完了!你這幫忙幫成倒忙了!

“不錯!師妹好眼力!”那梅紅也同樣笑了出來。

“如此天賦,加上如此機遇,簡直是生平僅見啊!沒想到竟然被我冰寒閣遇到了,如果宗主出關,定然大喜!”

與此同時,林沐雪的臉色也一陣尷尬,朝着江北無語的搖了搖頭。

“師傅,這位是滅霸公子的妻子,本不想加入冰寒閣,但是大長老硬要拿人。”林沐雪咬着嘴脣,上前一步。

天知道這種大逆不道的話她是如何說出來的!但是既然幫人,那就得幫到底!

與此同時,秦墨白也走了出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盡全力!

“二位冰寒閣的長老,小生乃造化門秦墨白,此女乃是我造化門之人,還望各位行個方便。”

林沐雪的師傅淡然一笑,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經過,倒是再不出聲,卻也不爲江北等人說話。

可是孰料,她的這番作態,更是讓本性驕傲的梅紅打定了主意要把這侯煙嵐強行留下!

一個是大長老,一個是二長老,今天偏偏就要壓住你一頭!

讓你知道知道,你,永遠在我後面,就算是你弟子強又如何!

從明天開始,這水屬性之體的女子就是本座的親傳弟子! “此事再無商量,她留也得留,不留也得留!”梅紅冷哼一聲,一臉淡漠的說道。

“至於你等,要麼速速離開,要麼,哼!”

江北一顆心徹底冷了下來,這特麼是在威脅老子!

“離開?是不可能離開的。”江北沉聲說道,自己的女人還在這!他憑什麼走!

“冰寒閣的大長老,造化門的弟子還不至於被如此強行搶走吧。”秦墨白也是一步上前,朗聲問道。

江北的心說不暖是假的,起碼今天他也認清了秦墨白這人。

靠譜,當然具體如何還得看日後再說,江北的心可沒那麼軟。

“不走?”梅紅的臉色當時就冷了下來。

體內靈力噴薄而出,作勢是要動手!

“梅師姐,你可考慮好了?”另一旁,林沐雪的師傅也疑聲問道。

“自然考慮好了,此事無需再議!”梅紅冷笑着說道。

林沐雪師徒二人對視一眼,皆是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今天的事已經不是她們能控制的了。

“姑娘,今日你留也得留,不留也得留!你這弟子,本座收了!”梅紅冷笑一聲。

隨後大手一揮!

下一刻,只見周圍寒風鼓動,配合如同暴風雪一般的陣仗,直接將江北三人推出!

殺了江北他們,她自然是不敢的,就算她是冰寒閣的大長老也不敢如此亂來,但是將他們驅逐出去,還是可以的。

不過多時。

“砰!砰!砰!”

三道脆響,頓時在冰寒閣門前發出,正是這三人齊齊落地。

着陸並不完美,江北和江南屁股着地,至於秦墨白,更是有些可惜……直接就大臉朝下,來了個平拍。

無所謂了,反正人已經長這樣了,着陸一下也沒什麼大礙。

江北緩緩爬了起來,握緊了拳頭,看着冰寒閣的宗門,面色沉重。

今天的事,是他無能,是他無能!

“噗!”

下一刻,江北怒上心頭,一口血水吐了出來,直接灑在冰寒閣的門口。

饒是先前那已經見過江北等人的守門弟子也是震驚了,多大的火氣啊這得。

“弟弟!”江南也趕緊走了過來,一臉的陰沉。

弟妹就這麼被搶走了,哦不,是強行被留下,可是這被搶走,有什麼區別!

此時的江南和江北也只有一個念頭,衝進去,幹了他們!殺一個不虧,殺兩個賺一個,可是……

“他們掌門據說是閉關了。”江北沉聲說道。

“弟弟,你是說!”江南頓時雙目瞪圓,滿臉吃驚。

江北吐了口血痰,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一臉陰沉的點了點頭。

“就算是得罪了一個冰寒閣,又如何!”

突然,轉頭朝向身旁的秦墨白說道,“秦兄,今日多謝你了。”

秦墨白一臉尷尬的撓了撓頭,滿臉的歉意,“滅霸兄弟,今日是我秦墨白自作主張,對不起你,以後如有吩咐,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

江北微微點了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