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魔法是一種技術的話,這種來自泰坦的技術,只有在資源(元素潮汐)充沛的時候纔會生效,所以必須要正視一個的不同。那就是人口對神靈管轄下的勢力並不重要,人口參與勞動對黎明共和國來說就是資源增加,大量受教育的人口可以轉爲工業鏈上科技研發的工作崗位。人口對於黎明共和國來說,就是攀科技的速度。

0

但是對於神來說恢復這個世界強大魔法戰力的要素只有這個世界的魔法元素濃度。元素濃度不夠,半神體的能量消耗就入不敷出,無法保持半神體刀槍不入感知非凡的強大。如果魔法濃度不夠,半神的身軀就逃不出碳基生物的範疇。

至於人口什麼的,海族平民屌絲死的再多,對神靈在元淼至高戰力的培養,無太大關係。海神艾琳對羅敏特的支持還是一如既往。艾琳沒有把這次戰鬥的失敗丟到羅敏特身上,作爲神,這點氣度還是有的。不會把凡間的代言者擋成替罪羊。當然艾琳作爲海神也無必要對元淼的海族解釋。

海族中上演了一場非常漂亮的戲碼。此次海族戰敗後,海族中各方長老,隱隱組成了一個聯盟,準備聯合逼宮將海皇羅敏特從海族的至高權利上逼下來,將海族的整體重新變成長老議會制度。

這些海族長老,氣焰囂張到極點的時候,海族降下了新的神器,神聖的光芒選中了羅敏特。在一衆元老來不及合攏嘴的場景中,羅敏特面露虔誠的接過了海神神器的選召。

君權神授,海皇現在依舊在神的眷中,一切意圖反抗海皇的存在宛如跳樑小醜一般。在神聖的藍光中,巨大的反轉重新將羅敏特的權利鞏固了。然而前來逼宮海族,正好成了權威奠定後的警醒。

十二個家族家長被判處了瀆神的罪名,被斬殺。殺人立威的效果非常好。而這場殺人立威,其實是艾琳安排給羅敏特的。因爲只要海神降下神諭,這十二個家族的族長根本不可能發動逼宮。

然而就是在十二個家族的族長髮動逼宮,羅敏特的地位搖搖欲墜的時候,海神如同雪中送炭一般,降下令羅敏特感動的支持。這種簡單的帝王心術,旁觀者仔細思考後是可以看的很清楚的,但是整個海族對於海神有着濃厚的信仰,已經習慣不揣測海神,所以智商劇降。

鞏固了在海族地位的羅敏特,緊接着下來了新的神諭,海神要求羅敏特開始試煉。

同樣的場景發生在神聖元素,從羽族地盤長途跋涉的,曾經英俊的臉上,佈滿了滄桑,在聖光的照耀下,接受神的賜福。

羽族首都,巨木的最頂端樹梢,一位羽族雙手合緊,大量的綠點從巨木上析出,環繞在這位羽族身體周圍。

北邊獸人族,思維已經完全半神化,主人格已經完全轉化爲神器的戰神意志的獸人,在朔風中,對着南方,狂吼道:“戰,戰,戰!”

四位半神同時得到了神諭,將要尋找其他三位同伴。爲同一個使命組成一個團隊。元淼上似乎新的史詩傳說篇章正在翻開。諸神的榮耀,四位被宣召的英雄,相互感覺到了懷着相同使命的同伴。

泰坦上的神沒有多餘的話,然而面對黎明共和國的態度再一次變差了,如果說陸地上的海族死掉,神並不在乎,但是這些本該死掉的海族,選擇了背叛自己理念,這就有點罪大惡極了。對於黎明共和國這一個動作,神是看在眼裏。

與諸神對弈,想要站住上風,時時刻刻都要記住自己希望看到的未來。 一片潔白乾淨的實驗室中,一位位身穿白色隔離服裝的工作人員正在勞動着,任迪和王龍正在實驗室外隔着白色玻璃看着這個實驗室。王龍說道:“這場任務真的很辛苦。”

隨後強調了一下:“特別辛苦,比上校任務要辛苦的多。”

聽到王龍自言自語,任迪慢慢地說道:“這個任務的難點是神嗎。”

王龍說道:“這種在能量級別超過我們數倍的存在,你怎麼看。”

任迪仔細思考了一下說道:“我們和神靈都是智慧,智慧都有着自己的意志,都希望在這個世界保留自己的意志,但是我們的碳基生物很難上百年的在世界上保留自己的承載思維意志的軀體,所以膽小畏懼是我們意志展現的缺點。而泰坦上的神靈我想他們太容易承載自己的思維,但是我想,他們糾結於尋找思維中的自己。所以偏執應該是他們在世界上意志展現的缺點。”

王龍歪了歪腦袋似乎對任迪這句話非常感興趣的樣子問道:“缺點嗎?爲什麼不是優點呢?堅定的品格,被冠以神格的特稱,與人格區分。”

任迪看着王龍說道:“膽小畏懼也可以說成謹慎。同一種事情按照不同人評判的標準,可好可壞。”

王龍說道:“你給這個世界的神定的評判標準是什麼樣子的?”

任迪說道:“我定的標準嗎?”

王龍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就是想看看你的標準!”

任迪笑了笑,說道:“我的標準就是生存,能在未來活下來,思考過多,三思而後行,就是謹慎,在未來遭遇危險卻已經無嘗試的機會了。就是膽小。同樣能在未來堅持自己,最後成功的在未來屬於自己的活着,那就是執着堅定,然而最終沒有活下來,活着這種活着的方式無人證明可行,那就是偏執。”

王龍愣了愣,然後心有領會的笑了笑說道:“真實在,不過,挺有道理的。”

這個世界的神,雖然看起來壽命比人類長,但是也有隕落的時候,如果單純比較神壽命,看不出神的缺點。但是世間不存在完美總是有缺點的。堅持自己的理念,但是到了最後只在乎自己的理念,越來越不願以尊重事實。他人在世界中存在的事實,結果主神相互之前走向了戰爭。當然智慧生命存在於元淼的事實,在過去也從未引起泰坦諸神尊重。世間無絕對完美的存在,也沒有絕對一無是處的存在。

任何生命在某一環境下長久進化,均是用生命在實踐,現在任迪和王龍面前玻璃裏面的實驗室正在試圖掌控視覺,在實驗室中實驗成員正在試驗給動物的眼球摘掉,然後嘗試用視覺儀器連接被摘除眼球后的神經,讓動物可以通過儀器感覺到視力。一旦成功連接視覺神經,將信息通過視覺神經直接傳遞到大腦。那麼初步的人腦直接獲取信息的技術也就成功了。

第一步實驗只是用動物實驗,然後逐漸用猿猴實驗。根據凱洛特晶話神經元的一系列實驗數據,這個實驗室正在展開實驗。但是即使有了前人研究的數據,想要真正的把握住視覺神經還是很困難的。哪怕是最簡單的眼睛結構,也是億萬年進化的成果。

人類雖然爲萬物靈長,但是現在需要敬畏的東西更多了。

鏡頭切換爲地下世界。

元素歷58年,隨着黎明共和國在地表的戰鬥轉爲工業勢力消耗農業勢力的消耗戰,戰事變得膠着起來。黎明共和國在周邊投入一點精力,就已經將其他勢力舉國上下拖得精疲力竭。

在這種拖延中黎明共和國的力量並沒有削弱,相反還有所增強。首先是海族,當海族在黎明共和國西海岸大陸架上定居,並且依照黎明共和國灌輸的價值生存的時候,來自海洋的威脅已經大大削弱了。元素歷57年的天文大潮,海族根本沒有踏入黎明共和國的沿海勢力範圍,56年在陸地上的慘痛記憶,尚未消失。所以當天文大潮到來的時候,僅僅是陸地上的河流發生氾濫。一個月後氾濫結束。大水流入地下世界,陸地的生產照舊。在泛濫前被拖往高地倉庫的機器再一次在黎明共和國西邊工作,如同春運一樣在大水氾濫期間回到城市的工人在泛濫結束後再次工作起來。

地表世界一切平靜,然而地下世界的戰爭愈演愈烈了。黎明共和國工業機器現在全開,對地下世界的革命事業,盡全力援助。地表世界的巨大的鑽井朝着地下世界鑽探,上帝騎士團控制的地底穴居矮人,是從這些鑽井出來,然後從地表路過到達另一個鑽井,進入地下區域。

地下聯盟現在的戰術很有一番流氓的風格,一個地下空腔區域遭到了攻擊,所有的人員從地表撤離。到達其他安全的空腔區域,然後迅速從其他空區域走地表道路快速調集優勢兵力。黎明共和國和地下聯盟的礦產交易幾乎是隨着地下聯盟的軍事勝利,逐步做大的。一臺臺開採機器送入地下世界,大量的在地表非常珍惜的礦產被開採出來,同時大量先進的武裝設備,被送到地下。

整個上帝騎士團現在就是爲天子盟攀科技打工的。因爲他們控制的勢力所面臨的戰爭,讓他們不得不竭盡全力的追求勝利。

在複雜的地下室空間中,拖着長長金屬槍管的戰鬥機器設備,在地下世界爬行,原本刷了黑漆的槍管在和岩石摩擦的過程中。一些些明亮的金屬劃痕在這些槍管上出現。

這是粗短槍管如林的鋼鐵軍團。黎明共和國的機甲製造技術完全應用到了地下世界。整個設計遵循着,產量成本和機械實用的設計。完全捕捉肌肉運動的高級機甲是非常優異的機甲,但是現階段科技條件下,製造這種優異的機甲,遠不如量產,低成本的機甲。

現在地下世界這樣的機械軍團就可以迅速的擴張起來,基本上找到穴居人居住點,然後趕到兵營工廠中訓練。至於軍隊組織訓練,用不着非常先進有理想有信念的軍隊,只要組織度比對面先進就可以了。

也就是賞罰分明,敢於戰鬥在軍隊中提拔出來,給予更好的物資配給。怯戰,甚至逃跑的,直接處死,處死的花樣還很多,有直接活活焚化的,也有直接電死的。

黎明共和國建立的時候是平民往貴族身上剛踹一腳,然而地下世界這個文明度更不高的地帶,變革的手段是更加簡單暴力。用恐懼將軍隊士兵規範起來,用獎賞激勵戰鬥的士氣,在地下世界中以膽怯一盤散沙聞名的穴居人,加載了戰鬥機甲,和各種榴彈發射器,機步槍武器後,基本上是把地下世界那些爪牙鋒利的領主戰兵打的節節後退。

在兵力集中速度上有了戰略優勢,在組織上有了軍團優勢,在單兵上由熱武器加持,彌補了單兵優勢。同時在工業上整個地下聯盟的礦產經濟和地表黎明共和國有了經濟上的聯繫,所以地下聯盟還有了後勤優勢。

所以在得到黎明共和國的支持後,原本龜縮在大陸南邊一角的地下勢力,這兩年來,在多點擴張,燎原的星星之火,擴張的地下空間總面積翻了二十倍,經濟上,也就是可供組建武裝軍隊裝備,以及生產開採開礦的經濟。這些經濟雖然不完整依附於黎明共和國,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他們創造的價值是在增加的。整個地下聯盟的經濟實力翻了150倍。

這個情況意味着地下聯盟的軍團彈藥火力遠比過去厲害了無數倍。在地下,最大規模的一場戰役,正在爆發。三個地下世界的領主,現在擁有的地下空間,其左右上下,八個大小不一的地下空腔已經被地下聯盟的裝甲部隊給攻佔。

這十方地下空間已經對目標區域展開了包圍姿態,源源不斷的兵力開始從空間中的縫隙通道中向着地下領主的軍團發動進攻。 馴養親親老婆:豪門交易aa制 這一戰結束後,大陸南邊五百公里範圍內的地下世界,將不會受到攻擊。地下聯盟將有一個穩固的大後方,對大陸的其他地下空間發動戰爭。

然而此時唾手可得的勝利也激發了地下聯盟的一個個軍團的士氣,地下聯盟的一個裝甲軍團是一百二十五個機甲,約五千位攜帶步兵武裝的地下矮人組成。對地下聯盟的軍隊只有矮人。因爲地下世界從事生產,這個活也就是穴居矮人才敢,其他有智慧的種族,基本上是數量稀少,專職戰鬥。而地下領主的士兵,通常都是在平時休眠的冷血食肉種族。在清醒的時候,是嗜血兇殘的,讓這些種族生產?它們的性格不適合生產,不把農具砸了就算好的了。黑暗之神當初在改造這些生物兵器的時候,給這些生物兵器的性格是不怕疼,遇到血興奮的性格。根本不是爲了自我生存而進化的種族。

所以地下聯盟地下穴居人組成的政權,對於自己地盤上的曾經的上位種族,採用的是屠殺殆盡的治理模式。嗯,地表種族是殺不乾淨的,但是地下這些文明程度較低,並非爲生存而進化的種族,想殺是可以殺乾淨的。因爲這些種族根本沒有膽小這個詞,因爲不膽小,所以很瘋狂。被逼迫到窘境的時候,不會選擇龜縮忍耐,也不會爲生存而堅持在這個世界上呆着,而是選擇瘋狂一把。這種瘋狂如果是沒有解決問題手段的瘋狂,是對敵人一點殺傷作用都沒有的。

比如說這些被圍住的嗜血種族,面對機槍榴彈發射器組成火力網時,都是瘋狂的用看似轟轟烈烈,其實不動腦子的肉彈衝鋒解決問題,結果全部被收割了。地下聯盟的軍隊幾乎是用最少的彈藥完成了對這些瘋狂嗜血戰鬥兵器的收割。

鋼芯子彈,將這些善於製造修羅場的修羅種族,打成了一截截的斷裂屍身體,用修羅到達屍身在昏暗的地下環境中製造了修羅地獄。 黎明共和國與地下世界新崛起的地下聯盟達成戰略合作關係,地表上生活的人類是知道的,國家是由一個個人組成的,國家戰略只有公開明確,才能達到最大效果,因爲國與國之間的合作最終是經濟合作。然而國家政府和國家政府之間做生意是很低效的,國家是制定規則管理的,銖錙必較的精力只有一個個追逐利益的商人才有功夫去費心思。

所以戰略合作,不是什麼陰謀家想象的兩國領導人密約什麼什麼?而是直接制定兩國商業交流的經濟合作規則,然後兩國下面各個工商業按照各自耳朵產品需求相互交流。

這場交流沒有什麼地下世界和地表世界仇恨隔閡的,黎明共和國的官方媒體宣傳下,地下世界地下聯盟的這場戰爭是穴居人爲了爭奪獨立自主的生存權利正義的戰爭,革命的火焰,必將對瀰漫在地下世界百萬年的邪惡犁庭掃穴。

就這樣手握大量礦業開採經濟的地下聯盟將礦物在黎明共和國這裏換成了黎明共和國的貨幣,然後手握鈔票的地下聯盟對地表世界的各個生產企業,進行挑挑揀揀的採購。大量的工業支援糧食物資,就這樣流入了地下世界,整個地表世界的工業部門在原材料狂降的時候,開始繁榮。在錢面前誰都不會,嫌棄買主是地下世界的異族。至於戰爭是發生在地下世界,黎明共和國並沒有派一兵一卒進入地下世界,所以沒有人鹹吃蘿蔔淡操心,操心黎明共和國和邪惡的地下世界團結。這時候,有着道德潔癖對地下世界全盤否認的人,估計剛剛發言,就被當成智商餘額不足。

至於怎麼爭奪地下世界財主們的訂單,這就是要本着服務僱主的心思了。這裏就可以看得出資本的逐利性,雖然黎明共和國沒有對地下世界派遣一兵一卒,但是在地下聯盟的交戰火線上還是可以看到人類的身影。這些不是國際主義精神爆表的無產階級鬥士,而是這個時代的冒險者。

隆特,深深的吸了一口氧氣面罩的氧氣,這位來自地表世界的年輕人,如果要給地下世界,給一個評論的話,簡直就是糟透了。溼度大,而且溫度高達三十多度。在地下世界不能穿很整齊的衣服。如果衣服非常整齊的話,一會就潮溼溼的,所以地下世界中女性可能是這個世界穿着最性感服裝了,絕對的比基尼式着裝。至於男性,估計就是腰間圍着一層布。

據說地下世界雖然是悶熱潮溼的空氣,但是最近兩年是特別潮溼,至於原因嘛,黎明共和國是絕對不會承認,在大陸西側的夏工程對整個地下世界的氣候有顯着影響的。

隆特喘了喘氣,作爲一個自稱冒險者世家的人,隆特只能說古代吟遊詩人傳唱神祕遍地是黃金的地下城,根本不是人帶的地方。隆自稱冒險者世家,大概五十年前,黎明共和國還沒有成立的時候,這個世界的冒險者是拿着刀槍以及各種各樣的武器,到危險的叢林中獲取魔獸晶核,以及各種各樣珍惜的材料,從掌握大量金幣的魔法師羣體中獲取財務。

這個行當自從黎明共和國將地表世界的大片大片魔獸聚集的區域給平了,給普通人提供大量安穩的工作後,冒險者這個職業銷聲匿跡了。不過現在呢?隆特被老闆重金聘用,到地下世界來開拓業務。

任何產品無論在產品應用的技術何等高端,但是如果不根據實際情況的設計,總是會出問題的,比如說用最高端的碳纖維做炒菜鍋這就荒謬了。地下世界的環境和地表世界決然不同,所以必須是有人到達的地下世界,觀察產品的應用,然後收集數據,製造更好的產品,至於地下聯盟的意見,能解決就解決。至於地表世界的公司爲什麼這麼積極的解決問題呢?當然是因爲訂單,由於地下世界的產品需求,地表世界的公司差不多都是打破腦袋了,朝着地下世界推銷自己的產品。

至於地下世界呢?隆特再次吸了一口氧氣面罩的氧氣,可以說地下世界的戰爭殘酷性已經到達了地表世界的人難以想象的程度。巨大的閃光衝擊波在前方炸過之後,隆特身邊矮小的穴居人用潛望鏡小心翼翼的觀察着戰場,在現在這個巨大地下空腔所容納的交戰空間中,所有的生長植被都已經削平了,各種細小砂石和潮溼水汽混在地下。然而在這個潮溼的空間中,氧氣卻變得彌足珍貴。

在觀察過後,地下聯盟的士兵,在坑道中樹立起一個個粗大的薄壁炮管。半身人將這些一個個煤氣罐的炮彈塞炮管中。“嘭”的一連串猛響,巨大厚重的爆炸聲音,在狹小不過幾百米高的地下空間中劇烈動盪着。劇烈一朵朵火團,發出的衝擊波帶着無數碎石掃蕩四周,整個地面上大量的碎石從中心筆直的朝着外面擴散,形成了中心向外輻射的形態。也就是爆炸正下方的大地所有的石子碎片全部被衝擊波震成粉末狀態,形成碗形凹陷。然後較大一點的石子在衝擊波的推動下,在地面上帶出了一條條細長的刻痕。

在這樣的爆炸力下,一顆炸彈爆炸範圍兩百米內沒有任何活着的生物,隆特雖然已經塞住了耳朵,但是在巨響之下,仍感覺腦袋如同遭受重拳般的耳鳴。

然而這時候,一個個地下聯盟的士兵,帶上了氧氣面罩,在裝甲機械爲先導下,朝着地面發動衝鋒,激烈的子彈開火的聲音充斥着戰場。在地下大規模空氣燃料炸彈洗地的效果就是大大的消耗了地下世界的氧氣。整個戰場的環境變得無比的惡劣,但是也爲地下聯盟的勝利提供了保障,在安全的觀察地帶,隆特看到了,穴居人士兵拿着連發槍械對着攀爬的地下戰兵進行打擊,這些地下戰兵,隆特在實驗室見過,強大的肌肉可以掰彎人小臂粗細的鋼鐵牢籠,在地表上爬行速度極快無比。和鱷魚潛伏水下突然出擊的速度有的一拼。

見識到,地下世界這種長着尖牙戰兵生物,隆特就充分的感覺到黎明共和國對地下聯盟支持的正確性,平時休眠醒來就是嗜血,這些爲殺而殺的生物,如果要涌上地表。簡直是對地表世界的災難。相反,地下聯盟對好生活有着嚮往的種族,還是可以打交道。這場戰爭必須在地下世界發生。

當然現在這些兇猛的戰兵,到沒有地表實驗室中的生龍活虎,而是被冒着火花的子彈糊臉後笨拙的揮舞着爪子,尖利的爪子在地下聯盟士兵翻滾躲避下,頻頻落空。

再強大的肌肉如果沒有足夠的氧氣,運動起來是無氧呼吸,肌肉中會出現大量的乳酸。肌肉會變得痠痛。這些戰兵現在的表現是缺氧的表現。大量的空氣炸彈在這個密閉的空間爆炸,已經將氧氣消耗成了一個低值。現在地下聯盟的佔領區域,均有地上的豎井對地下世界進行通風。然而現在這個地下空間是密閉的。

強大的地下戰兵,現在就是在這個密閉的環境下和聯盟的穴居人士兵戰鬥。結果這些天生適宜戰鬥的種族,現在悲催的要緊。成片的在區域中爬出來,卻無法兇悍的對火力網絡進行突擊。

鏗鏘的戰鬥機甲,旋轉的機槍,朝着周圍噴射着子彈,哪地方黑黝黝的爬出來一批地下戰兵,幾個戰鬥機甲旋轉的機槍塔就朝着那裏掃過去,鋼鐵的錐足插在了在了一個地下惡魔的屍體中,插在了屍體下的岩石上。整個機甲牢牢的立在了這個陣地上。整個陣地所有的高地均被地下聯盟的火力點控制。

這片地下區域基本上已經易主了。聯盟的軍團再一次的收緊了包圍網絡,這片被拿下的空間只是地下網絡的一部分,在其上方是被惡魔們盤踞的空間,不過現在惡魔們盤踞的空間,四面八方的地下空腔世界已經落入了聯盟的手中。一片片空曠的地下空間就這樣被一場場陣地戰擠壓,整個大陸南方地下世界惡魔領主們的末日即將到來了。

至於隆特正在計算着,隨着氧氣指標消耗程度,空氣炸彈的性能變化。隆特將這些參數記下來,彙報給上面的軍火生產部門。軍火廠家會根據這些參數修改。當然隆特不僅僅是爲軍工企業工作,地下世界的聯盟的氧氣罩是在戰鬥中使用的。所以在使用的細節上,隆特正在從地底人士兵這裏收集反饋使用的資料。這些資料會給僱傭隆特的廠家。

現在真在交戰的地下空間已經堆滿了死屍,雙方的鏖戰。是火力與肌肉的較量,但是同場只要地下聯盟的士兵用火力守住了節點,隨着時間的拉長,大量的戰兵在缺氧環境下戰鬥力大減,就是這些空手能掰彎鋼鐵的怪獸的滅亡之日。三個月的消耗戰,大約五十萬地下惡魔戰兵被消耗。

在南方奢華的地下城中,一位位惡魔領主現在已經惶恐不安的等待着末日。這些自命不凡的領主從未想過,現在竟然是被穴居人組成的軍隊,寸寸的平推過來。 在地下世界最核心的戰鬥正在進入尾聲,南方世界最大的地下空腔世界,多層面,總面積達到一百二十外平方公里扭曲空間夾層。有十五個地下空腔並聯而成。高低起伏猶如山巒。當然這裏真正的山巒部分連接着上下,行走的時候不僅僅要攀爬還要繞過這些巨大連接上下長達幾十公里的岩石障礙。當然現在這場戰爭已經定下了勝負。

巨大的探照燈發射的強光打在了上方岩層上,將一切隱藏都明明白白暴露在光明之中。從地下世界上方反射的光,將整個地下世界照的非常明亮。爲什麼強光要往地下世界的天花板打呢?因爲發生過惡魔軍團在地下空腔的上方,敲碎岩石大量製造岩石雨坑殺地下聯盟的士兵。這個情況一被發現,黎明共和國的廠家立刻拿出了晃瞎狗眼系列。

也就是用着強光對這些天花板上前進,所有的惡魔軍隊在地下世界生活的習慣了。一雙雙眼睛是絕對承受不了如此強光的照射的。當然有的惡魔是直接靠聽覺,這也沒關係,黎明共和國製造的聲波放射器也同樣是對着遠方製造高頻率噪音。所以在天花板上爬,這些惡魔如果要看下方,眼睛是一大片大片瞎了眼的光斑。再怎麼敏捷的惡魔眼睛看不到,耳朵聽不清,在天花板上低頭爬,那就是幾十個管子串着一串串彈鏈幾十個槍管子噴射的靶子。

地下世界的軍隊對大型飛行器不是很需要,因爲這不是天高任鳥飛的戰場,但是對懸空部隊還是很需要的。現在在材料科技上得到三位上校援助的黎明共和國,設計了一款單人飛行器,一個圓柱體的一人高的設備兩側是八十釐米粗圓筒狀的風扇筒,摩托發動機通過汽車風扇皮帶驅動兩個扇形螺旋槳,這是一款單人飛行器,造價大概是六十萬。相當於一輛高檔汽車的價格。這東西的武器價值在地表並不是非常高,首先採用的是烷烴類燃料(汽油燃料)所以在空中逗留的時間只有三十分鐘,第二由於不是流線型而是靠着兩個風扇筒反推空氣。所以面對直升機的盤旋,是直接被秒的節奏。

然而在地下世界,墮天使煽動這翅膀看着地下衆多的機甲前進,而周圍一個個懸浮的飛行器以各個角度將槍口對準自己。墮天使領主有一種插翅難逃的感覺。墮天使飛行速度是很快的,但是再快,上方是岩層。在天空中嗡嗡氣流的推進聲音中,天空中的交火出現了。熾熱的魔法箭將數十個飛行器打下來。碳纖維材料組成的單兵飛行器在空中燃起了火焰碎裂了。

走着S形在天空中靈巧躲避的墮天使戰士,躲過了一條條子彈組成的火鏈,(正常子彈不發光,但是機槍每五發子彈又一發是曳光彈)但是終究逃不過層出不窮的武器,墮天使面帶邪意的面孔逐步衝向了一個在浮空中戰士時,突然一發子彈從爆裂成了一大片火星,這些高熱的火點在子彈動能下繼續噴射這畫出了無數火線。

淬不及防的墮天使戰士原本以爲接近後可以一劍斬殺這個依靠機器笨拙飛行的矮人,卻一頭栽入火點中。龍息彈一種填充鋯顆粒的散彈。當它發射出去時這些鋯顆粒會在空氣中燃燒,非常顯眼。戰爭沒有什麼人道,燃燒的細小顆粒如此密集甚至直接噴射到墮天使的眼珠中,至於墮天使的正面已經被嵌入了這些高溫顆粒。非常痛苦的栽倒了地面上。成爲地面上衆多屍體中的一員,無論生來多麼自命不凡,死後就是一團碳水化合物。

大決戰就這樣落下了帷幕,半空中飛行的士兵地面上的機甲,涌入了各個戰略要地,一組組地穴矮人,拿着槍械衝入了宮殿中,對曾經的貴族開始了血腥屠戮。

當戰爭大局已定後,天子盟的陳鑫對湯姆說道:“恭喜你們,統一了地下區域。”

湯姆看了看陳鑫說道:“應該恭喜你們。”陳鑫笑了笑。

湯姆的話中帶着一點酸味。一種眼睜睜看着天子盟軍團在這個世界大撈科技的酸味。陳鑫這位天子盟的軍官現在敢這麼光明正大的到上帝騎士團的演變軍官面前。雙方的合作已經到達了新高度。要是過去,兩個勢力的演變軍官任務中相互見面,絕對會第一時間斬首。至於現在,上帝騎士團不敢動。現在可是演變定義的作戰任務。

當然陳鑫這麼到地下世界一看,基本上都放心了,一項項科技設備出口障礙全部取消,大量的工業設備準備往地下世界送。連帶準備將大陸通用語編寫的課程教材,也送到地下世界去。

這些文明的種子在一百年後會對地下聯盟強筋健骨。至於地下世界會不會科技研發上面與地表世界競爭,這個可能絕對是有的,不過現在呢,低端生產科技全部都是黎明共和國的標準,地下世界穴居人的文盲率奇高無比,沿着黎明共和國這些最基礎的工業設備,按照黎明共和國的工業標準來科研,上帝騎士團這幫演變軍官,在這個任務世界也只能得到自己工業標準已有的科技。地下世界沒有普及教育的人口根本不適合在這個任務時間段內,爲上校提供有用的科技。

沒錯,只要上帝騎士團拿不到科技,王龍任迪他們根本不在乎現在基礎科技流失到地下世界去。這個任務時間段,演變軍官的使命就是反泰坦神靈。只要反泰坦生靈的力量壯大就行了,王龍,任迪他們可沒有爲這個世界的人類全身心的服務的意思,至於地下世界可能和黎明共和國的競爭。天子盟的演變軍官只能說,這是一百年後黎明共和國的人類需要解決的問題。演變軍官不會控制世界,離開的時候會將一切決定這個世界權利交給本位面的智慧生命,但是同樣也會將責任交給本位面的智慧生命。

天子盟在這個異界想要打壓的也只有上帝騎士團。想要科技,想要用自己的工業標準在自己的科技樹上提高?——沒門,天子盟直接把佈置地下世界穴居人發展規劃的權利搶過來。從技術標準上,上帝騎士團的工業標準,和天子盟的工業標準無高下之分,但是天子盟的工業標準是現在世界唯一工業國使用的。對追逐勝利的地下聯盟來說,現成的物資設備生產供給,遠比上帝騎士團白手起家要划來。

然而現在將地下聯盟綁在自己的經濟鏈條上,一個個大型火箭朝着天空中飛過去。密集的衛星網正在佈置。雖然航天科技對上帝騎士團開放,上帝騎士團可以看得到,但是航天科技的發展方向時由任迪主持。

現在馬歇爾等人覺得自己這邊缺一個預備役,任迪這個不管不管政治,軍事,全身心投入工業體系運營的預備役,是一天二十個小時的工作,這是什麼概念呢?必須要有一個人一天十六個小時高效率的跟着任迪方向。如果跟不上,只要一天斷下來,科技設計研發工作中間就留下了巨大的漏洞,只能抄數據,至於數據函數怎麼來的,這個函數意義在各個線段的文字解釋。都斷下來的。

就算上帝騎士團要航天技術所有數據,任迪只會給數據,至於數據實驗過程中的解釋,任迪不會好心的附上去的。當然如果上帝騎士團,有着自己的實驗室,可以及時驗證數據,還是可以發現這些工業數據中一個個需要注意的東西的,但是現在天子盟現在沒有配套的實驗室。任迪就給這些數據,數據的解釋非常少,現在突飛猛進的航天技術發展,全部都是任迪工業標準來的,當然任迪的工業標準就是趙衛國的工業標準。(趙衛國是最大贏家。)也就是說如果幾個上帝騎士團拿到數據,要到下一個世界驗證,還必須用趙衛國的工業標準來驗證一篇才能拿到核心知識。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這就是核心技術上面卡關。想要拿到現在黎明共和國的核心技術,就必須時時刻刻派一個同樣總攬工業全局發展的演變軍官盯着任迪的工作步驟。完完整整的經歷下來。要麼就是任迪好心,在研究後完完整整的對這個演變軍官解釋數據背後所有的東西。現在這不是不透明的問題,而是跟不上任迪工作節奏的問題。

預備役?如果不是確定任迪就是演變預備役,上帝騎士團的三個上校,以爲任迪就是一個演變隱藏任務獲取的超級徵召兵。這精力,這記憶力運算力代表的智力,這敏銳的感知,加上這超級敬業的程度。

愛麗絲和湯姆都很怨念的嘟嚷:“爲什麼這傢伙是預備役。這那場新手任務弄出來的預備役。”嗯馬歇爾在新手任務中做手腳的時候,兩位上校還沒有入場。不過馬歇爾就是滿臉黑線的看着,三個老對手天子盟上校,正在躺贏。早知道是這個結果,馬歇爾是絕對不會動用命運羅盤,把一個正式軍官弄成天子盟的專屬外掛。

地下世界戰爭,開採資源,節節勝利,而地表世界,巨大的運載火箭,將空間站運送到了太空。新的目標已經鎖定,安靜躺在元淼星球太空環帶中的天空之城在魔法大潮的逐漸到來下,每個月週期性三在元淼大陸上空,散發出可以觀測到的電磁波輻射。

當黎明共和國科技向天看的時候,地下世界仍舊不安寧。除了地下聯盟外,另一股勢力也在地下世界崛起。 元淼星球上的地下空間分佈是有規律的,凡是平原,有着大量湖泊存在的地表,無大型地下空間,只有一個個積滿水的細小地下暗河。而地表隆起的山脈,下方的泡沫空層就有着被擠壓成一層一層的較大的地下世界。在大陸西海岸的地帶,夏工程,找到都是丘陵小山,這些地下空間一般埋藏非常深,而且狹長。大水流入地底後,被地熱加熱弄得整個大陸的地下世界溼度溫度大增。

潮溼的洞穴中滴答滴答的順着懸掛的石筍向下滴水,黑色黏糊糊的地下苔類植物,將這個地下隧道弄得和溼滑的口腔一樣,又溼又熱又滑。但是一個帶着吸盤的大腳,如魚得水在這個隧道中攀爬着。

這隻壁虎吸盤的大腳主人,如果算上尾巴的話應當有五米長,全身鱗片細長的身軀,尖銳的,醜陋的尖牙,看樣子就不是什麼善物。這就是一個地下世界的戰兵,剛剛從身後幽暗的暗河中爬出來。全身滴着水。嗅了一下這片空間主要領主生物專屬的氣味,然後堅定不移的在通道中穿行,很快就只留下了逐漸微弱的回聲。

一天後這個地下戰兵逐漸遇到了三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生物組成的小隊,如同螞蟻接觸是腦袋上的觸角碰了一樣,這個生物和麪前的同類伸出了細長的舌頭,在半空中碰了一下纏繞了一下,呃,非常噁心。然後就迅速的跟着這個小隊回去了,一路上通過各種各樣的洞穴遇到的戰兵越來越多,這些戰兵組成的巡邏隊列,如同螞蟻在洞穴中巡視一樣穿行。

在碰到了這個來自跋涉的惡魔戰兵時,每個重要的巡邏小隊,分派了一個惡魔跟隨這個探查惡魔的隊伍,這隻惡魔隊伍很快進入了這個地下世界核心。

一個巨大的地下空腔。和常人想象的決然不同的是這個醜陋的惡魔守護的巢穴並不是陰暗潮溼的,而是一個個通明蜂巢結構。沒錯就是蜂巢結構,邊長兩米到四米不等的六邊形,組成的一個個蜂巢,組成這個蜂巢的材料,主要是玻璃。一個個多足形態的惡魔,如同蜘蛛吐絲一樣先結成了韌性非常強的網,然後,另一張嘴突出了強酸玻璃溶劑,死亡組成的蜂巢逐漸在溶劑的噴塗下逐漸便成了通明的玻璃牆。

如果建造蜂巢的惡魔是農民的話。下面就是一種女皇級別地下而惡魔登場了,這個女皇級別惡魔就像一個多觸手怪一樣在蜂巢上爬行,一個個觸手伸入通明蜂巢的一個個格子中注入大量的有機液體和巨大無比的卵,晶瑩剔透的蜂巢內,一個個卵正在孵化着。然而另一處通明的蜂巢內部,已經是一個個逐漸開始成型的惡魔了這時候這種女皇級別觸手怪物還會在上面爬行,對一個培養倉中注入了土黃色的營養物質。供給這些稚嫩的惡魔進行第一二次發育。

晶瑩剔透的惡魔巢穴中,孕育這各種各樣的惡魔。如同流水線生產一樣,每隔十幾天,一批新生的惡魔就咬破了培養倉的封層帶着溼漉漉的身軀到在這個地下世界蹦跳。

蠱巢——一千多年前衆神大戰時期,黑暗之神在地下世界暴兵的東西。現在是艾麗塔所掌控,確切的說是黑暗之神在地下世界分人格與艾麗塔的交易。

現在的艾麗塔是什麼情況呢?差不多是天雲空間在這個世界安排的劇情人物了。天雲對艾麗塔新安排的任務是掌控蠱巢掀起戰爭,但是同時,對艾麗塔還下達了一個命令。那就是對新來的小隊不得暴露自己就是來自天雲空間,而是要以位面本土生物的身份,對天雲新投放的輪迴者下達命令。

也就是說現在的輪迴者到達的時候,艾麗塔是默認對這些輪迴者說:“我的戰士很高興你們加入我軍團。”而這些新進入的輪迴者,也不知道艾麗塔其實來自天雲空間,看到艾麗塔歡迎自己這些戰士加入她的麾下,基本上是默認,天雲已經處理好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身份。

沒錯天雲是可以處理身份的,一般是在那些完全掌控劇情的位面,可以隨意安排輪迴者在那個陣營中效力,同時不被所在陣營輪迴者懷疑。不過現在呢,這個位面天雲無法控制,所以,天雲耍了這個手段。

天雲和演變在這個位面戰爭吸取一個教訓,那就是所有輪迴者一盤散沙,互相拆臺的無法形成合力的教訓。所以必須要給新的輪迴者安排一個頭。這個頭職位無法空降,輪迴者一個個傲氣十足。如果要明白一個輪迴者是自己頭,那麼心思就會活泛,試圖把原來演變安排的頭,利用自己“無雙的智謀”令天雲都無可奈何的智鬥,完成自己當頭的領導隊伍的事實。

好吧,天雲現在直接斷了新來的輪迴者這個念想。直接沒說艾麗塔是輪迴者,直接發佈任務,要求所有輪迴者加入荊棘寶石公主的陣營。在隱瞞了艾麗塔的信息後,輪迴者被天雲坑了。這些輪迴者全部把艾麗塔當成NPC。對待主角NPC,輪迴者通常只有一種態度,那就是影響,提高友好度,讓NPC爲自己所用。

嗯,幾個自認爲自己魅力值過高的輪迴者小隊,(天雲中的加點是有魅力值的,能自動對劇情人物感知屏蔽惡感語氣表情和語氣。聽起來非常高端,但是很簡單,也就是輪迴者眼睛中不自覺對NPC流露出高高在上的眼光時,輪迴者身邊的葉子會動一下,或者水閃一下光,恰好轉移了劇情人物的注意力。)已經這麼上了。對艾麗塔發動魅力攻勢。

當然了,艾麗莎心裏早有準備,對這些表忠誠的輪迴者的好意全部承認。然而心裏面卻給這些輪迴者按照利用價值,暗暗排了一個序列。

那些對艾麗莎不屑一顧的強大輪迴者。艾麗莎也心裏記住,至於這些強大輪迴者想要算計艾麗莎,那麼絕對討不了好處。輪迴空間中滿滿的都是算計。

在蠱巢的重型,一個個巨大如菠蘿的東西豎立在地下空間中,最其頂端頂着三百米高的地下空間頂端,這個菠蘿狀態的龐然大物,上面的斑紋如果仔細看,是一個個一收一縮長滿如菊花巨口。

這就是蠱巢的運算核心,整個蠱巢是有思維的,這個巨大的生化生產基地是一種非常科學的方式運營。所有的有機物收集,各個生產型惡魔,和戰鬥惡魔的製造比例,都是有這個巨大的菠蘿思考,然後交給控制者。

五個月前,蠱巢基地的控制者,艾麗塔,向着各方地下空間派遣了一隻只探查惡魔,三軍未動情報先行。然而在南方地下聯盟發動的大戰中,有一隻惡魔隊伍及時的朝着北方地下空間反饋情報。

結果呢,艾麗塔對南方交戰的區域連續派了十幾只百單位的小隊。收集了大量有用的信息。十分鐘後一個個飛蟲從菠蘿的口中飛了出來。這些飛蟲穿過無數地下隧道,最終會到達別的巢穴,同歸口器將蘊含信息的液體,注入其他基地,巨大菠蘿中。

至於艾麗莎,此時坐在的蠱巢王座上頗有一份恐怖女王的風範。此時她的雙手,是被兩兩個肉套包裹。一個個神經元與她食指上的神經元連接,不僅僅如此,艾麗塔的全身都被一個巨大肉團裹住。

本位面的蠱巢生產,遠沒有到達星際爭霸蟲族那麼高端,星際爭霸世界的蟲族是有幽能力量的,信息傳輸是量子傳輸的,本位面的蠱巢是化學信號以及電磁波傳遞信號。

艾麗塔睜開了眼睛,在這個肉壁組成的大廳中,三十位輪迴者在這裏等待,艾麗塔對輪迴者說道:“這個世界的瘟疫已經從地表擴散到了地下。南方的地下空間,低矮的穴居賤民已經開始造反了,是火藥武器。”

其中的一位面貌清秀男孩輪迴者帶着陽光的笑容說道:“女皇,既然穴居人現在有可能是不穩定因素了,那麼現在就將我們範圍的穴居人變成,您軍隊的養料吧。”

這位輪迴者看起來非常和善,但是嘴中卻風輕雲淡的吐出瞭如此話語。方澤濤,進入天雲空間前是一位中學生。當然天雲教出來的穿越者從來不指望他們能學好。不過智力上卻是非常明確,方澤濤這位輪迴者可以說三觀還沒有養成的時候,對什麼都是無所謂的。爲了達到目的可以說是不擇手段。孩子是天真的,不過天真的有時候不懂得什麼叫做殘忍,如果在殘忍的環境下長大,所作所爲是令人不寒而慄的。

艾麗塔採納這位輪迴者的建議,在採納的時候,對這些穿越者分發了任務——對北方地下世界穴居人屠殺的任務。 抱緊顧總大腿 同時也是利用地下蠱巢基地全面攻擊的任務。

當所有的輪迴者都被分配任務後,艾麗塔開始了對黑暗之神的交流。在蠱巢中的意識交流。對於艾麗塔來說,現在的輪迴者同行也只是復仇的工具。地位不及黑暗之神。當然黑暗之神的地位在艾麗塔的心中是不及天雲的。

艾麗塔說道:“地表武器的威力,你看到了吧。”

黑暗之神說道:“威力到是意料之中,但是沒想到卻能如此頻繁的在各處戰場中使用。看來這個世界變得有趣了。”

艾麗塔說道:“蠱巢的戰兵在這樣的戰爭中能發揮作用嗎。”

黑暗之神說道:“蠱巢的軍隊,需要稍作修改,便可適應這種有趣的戰爭。” 艾麗塔將輪迴者派遣出去屠殺穴居人。把新來的輪迴者推到了的與演變軍官對抗的火線上。艾麗塔親身經歷過任迪和雲辰和在荊棘寶石帝國瘋狂擴張的階段。對於演變軍官的秉性是有所瞭解的。艾麗塔斷定,當南邊地下世界的戰事結束後,這場由穴居人掀起的地下世界下位褻瀆上位的成功經驗必將擴張到所有可以擴張的區域。

黑色的奇異怪獸,在地下世界中奔跑着,在各種各樣的洞穴中鑽着。將一個個洞穴中的小矮人用尖爪掏出來,然後殘忍的用鋼釺插成一串。這種殺戮原本在地下世界中非常常見,地下世界就是你殺我我殺你的叢林世界,但是這樣的殺戮如此高效卻是非常罕見了,不光光是穴居人被殺戮,就連別的種族也遭到了這些奇怪的黑鱗片惡魔戰兵的攻擊。

一塊塊巨大的石頭被這些黑色的生物拖動,搭建了一個環狀的巨石陣,蠱巢這種碳基生物兵器製造場所就像如人類體一樣需要骨骼來支撐,當然期望於碳基生物運送鈣質來形成支撐巨大蠱巢的骨太慢了,所以精挑細選的大塊巨石,就被這些惡魔們壘了起來。

地球上山區中的胡峯巢穴是喜歡在巨大朽壞的樹洞中修建的,因爲胡峯巢穴太大,如果沒有外部支撐的話,極容易變形。而現在的培養戰鬥惡魔的蠱巢也是如此,一個個含有蛋白絲的玻璃層組成的六邊形蜂巢狀的培養倉就在巨石陣中一層的出現,遠遠地看就像一個巨大的石籠子中充滿了通明的肥皂泡沫。然而這些肥皂泡中不透明起來。因爲巨大觸手女皇已經在其中注入了卵。被屠殺的血肉被送到了這個生產基地中。

更多惡魔正在孕育,一千年前,人類世界也遭遇了這樣的屠殺,作爲魔族的前置軍事基地。曾廣泛的出現在地表,當然現在也能看到這巨大的巨石陣在地表數豎立,局勢內部曾經的玻璃在時間的摧殘下已經沁化(中國古代玉器出土表層不復光澤,而是表層充斥白色的粉層,這種風化就叫沁化)。只留下,巨石骨架殘骸驗證着地表的戰爭遺址。

黑暗之神遺留下的蠱巢,在元淼上展現了恐怖的暴兵能力。一排排惡魔軍團從基地中走出來後,按照控制者的指令列隊。生化兵器雖然不怕死有強大的突擊力量,但是惡魔族的戰鬥同樣是需要統帥的,在一千年前的戰鬥中,惡魔族有着巨大的兵力優勢,但是軍事指揮可以說是畜生級別的。被各種埋伏,以鬆散的整形被集團重騎兵衝散。所以就有了智力較高的高等魔族。

現階段大部分統帥是輪迴者發動指揮的。當然也不全是,亞濤(輪迴者)感到非常噁心的看着面前的儀式,一個身材壯碩的惡魔被被按在了觸手母皇面前,這個惡魔貴族頭上的尖角被幾個蠱巢中出來的戰兵充滿肌肉的臂膀死死鉗住,不得動憚,母皇伸出來血紅色的觸手,在惡魔恐懼的目光中,逐漸貼住了惡魔的額頭,吸盤緊緊地貼住了惡魔額頭。吸盤中的尖刺直接插入了惡魔的腦袋一個個細小的如細菌大小的蟲子進入了惡魔的腦袋,惡魔的身體在這個過程中從劇烈扭曲到抽搐,眼睛中劇烈恐慌,到茫然。然後惡魔平靜了下來。這個惡魔已經被腦控了。

在蠱巢這一方,已經有了很多地下勢力的舊貴族,在黑暗的隊伍中非常好分辨這些加入者,身穿厚重鎧甲的蜥蜴人,亦或者是身上有着金銀絲編織的服裝。高智力生命如果想要長久的存在,肯定是要要對生活有一定眷念的,能在沒有戰事的時候作爲種族延續。爲戰而生,與種族延續是矛盾的。

艾麗塔的勢力就是一這種方式飛快的擴大。作爲艾麗塔麾下的輪迴者,亞濤雖然是完成這個團體SSS級任務,不得不加入這個陣營,但是不代表亞濤對這個陣營沒有意見,因爲這個陣營太喪心病狂了。越瘋狂的勢力,如果這個勢力的實力沒有佔據壓倒性優勢的話,那麼這個勢力越瘋狂,就距離滅亡的速度越快。

這是一個SSS級別任務,亞濤不認爲艾麗塔這麼橫衝直撞,能夠順風順水的碾壓這個世界。當亞濤低頭思考的時候,一頭長長頭髮的女輪迴者——柏思娜,柏思娜對亞濤問道:“怎麼,你看不慣?”

亞濤說道:“沒什麼,我只是覺得這個SSS任務,佈置得有點蹊蹺。”

柏思娜聽聞如此,輕咦道:“你是在找這個任務的難點嗎?”

亞濤點頭說道:“天雲給我們佈置這個任務是擊敗其他輪迴空間的穿越者。這是一場特殊的團戰。”

他輕笑了一聲說道:“這種任務很特殊。”

柏思娜說道:“和非天雲空間的輪迴者交戰,這個也不是沒有過。”

亞濤說道:“你說的是多個空間在一個任務中搶奪固定道具的交戰任務。那種任務的氣氛,和這個任務的氣氛不一樣。”

看着柏思娜困惑的眼光,亞濤雙手抱住柏思娜的肩膀,後者習慣性想躲避,但是還是沒有躲避。亞濤認真的看着柏思娜說道:“我要到上面看一看。”

柏思娜說道:“你這麼做的話很可能偏離主線任務了。”

亞濤說道:“我總感覺,就這麼留在這裏,危險就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悄悄逼近。”

柏思娜似乎下了決心說道:“我和你一起去。”

鏡頭切換。

元素歷59年,這個任務世界已經過去了七年,黎民共和國現在如火如荼的發展着,一個個太空飛行器,發射到空中。吸取了上一次飛來隕石的教訓,黎民共和國痛定思痛,在太空上建造的大型望遠鏡。元淼上黎民共和國沒有另一個超級大國競爭,但是五個天文單位外的泰坦存在,比任何鞭策都有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