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秦巖能研究出新的癌症疫苗,那對於國際醫藥市場,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衝擊了,甚至是能達到壟斷。

0

在國際上,對醫藥產權的保護非常嚴格。

“秦總說的是真的?”史密斯激動地問。

“當然了!”秦巖笑起來,臉上滿是自信。

“這樣的話,那我接受!”史密斯直接一錘定音,接受了秦巖的價格。

之前藥品價格是按照一百倍計算的,那每一種藥的價格就變成了一百九十九。

現在秦巖又在原來的基礎上增加了一百倍,那價格就變成了三百九十八。

雖然三百九十八很貴,但是爲了得到將來的癌症疫苗,史密斯準備拼了。

之前來的時候,環球醫藥公司經過會議研究,說的非常清楚,要把每一種藥的價格都壓低在五十元,而且要拿到全球代理權。

可是現在史密斯什麼都沒有辦到,他回去了肯定要向董事會解釋清楚。

看到史密斯接受了,其他公司的醫藥代表也紛紛表示願意和秦巖合作,甚至於有一家爲了討好秦巖,還將價格故意提高到四百元。

雖然只有兩元的差額,但是這對於一個大公司來說,有可能是上億元的利潤。

不過爲了未來的癌症疫苗,湯姆斯也拼了。

湯姆斯所在的公司在目前所有的公司中屬於墊底,所以湯姆斯纔會這樣,不爲了別的,就是爲了能得到秦巖的關注,爲他在以後的工作中打下基礎。

看到所有的醫藥代表都答應了,夏柏明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因爲這太神奇了,他萬萬想不到事情的結果會是這樣的。

在夏柏明看來,史密斯等人肯定要和秦巖商談價格,並且將價格大力的壓低,可是現在史密斯他們不但沒有壓低價格,甚至還被迫又長了一倍。

不得不說,這一切都是秦巖的功勞。

現在夏柏明真的有些弄不明白了,秦巖到底有什麼魔力,可以讓這麼多叱吒風雲的醫藥大佬甘拜下風。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我作爲回報,我送大家一份大禮!”秦巖笑眯眯地說,眼中滿是神祕。

聽到秦巖的話,所有的人都露出了好奇的眼神看着秦巖,想知道秦巖要送他們什麼大禮。

“天地玄黃,日月交割,上靈三清,下應三魂,因果循環,追魂覓魄!去!”

秦巖一邊念動咒語,一邊向史密斯等人指去。

一道道金光從秦巖的食指和中指上飈射而出,點在史密斯等人的身上。

“啊! 國民老公抱抱我 啊!啊!”

一陣淒厲的尖叫聲從史密斯等人的體內穿出。

史密斯等人愣住了,詫異無比地看着秦巖,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也不明白他們的體內爲什麼會有叫聲。

“出來吧!”秦巖大喝一聲,對着史密斯等人隔空抓去。

一隻只小鬼淒厲地慘叫着,從史密斯等人的體內被揪出來。

他們身上留着一道道疤痕,就像被人用鋒利的刀切割過一樣。

其中兩個小鬼更加可怕,就像蘿蔔被切成了蘿蔔片一樣,身上印着一圈圈刀痕。

這些小鬼齜牙咧嘴地看着秦巖,憤怒地嘶吼着,好像不滿秦巖將他們從史密斯等人的體內揪出來。

“秦總,這是怎麼回事?”史密斯詫異無比地問,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艾瑪、湯姆斯等人也是一臉懵逼,睜大眼睛端詳着這些齜牙咧嘴的小鬼頭。

他們還以爲這些小鬼頭沒有任何危害,其實不然。

這些小鬼頭都是厲鬼,而且是厲鬼中最厲害的。

因爲他們都是一些懷孕婦女流產死掉的孩子,他們的身子被醫生絞成碎末,而且靈智沒有完全開啓,再加上怨氣極大,可謂是厲鬼中的厲鬼。

“你們最近是不是去了什麼特別的地方?爲什麼每個人身上都藏着這樣的小鬼頭?”

像這種小鬼頭,一般都是道士或者是和尚,將他們的冤魂封印在封魂罐中超度。

當超度時間達到一年到五年就可以轉世投胎了。

不過在此期間,千萬不能打翻封魂罐,否則的話就葬送了他們的投胎機會,他們會瘋狂地報復。

“特別的地方?”史密斯一邊說一邊陷入了冥思。

“我想起來了,我們一起去了保市北面的靈域寺,那裏放着很多罈罈罐罐。我們不小心打翻了一些。”湯姆斯大聲說。

原來爲了和秦巖討價還價,在湯姆斯的建議下,他們一起去了靈域寺。

可是他們卻沒有想到,靈域寺的和尚們都不在,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就跑進了寺廟的後院。

在其中一個禪房中,他們發現了封印着棄嬰鬼的罈子和罐子。

秦巖點了點頭說:“這就對了!你知道這些小孩子是從哪裏來的嗎?”

“莫非是從那些罈罈罐罐中出來的?”湯姆斯睜大了眼睛。

“沒錯!你們打碎了他們的住所,他們當然是從那些罈罈罐罐中出來的!如果不是我今天發現了這些棄嬰鬼。 分分合合纔是愛 你們再有三天絕對會暴斃。”

史密斯等人覺得秦巖簡直是胡說八道,他們根本不相信秦巖的話。

“秦總,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 佳期如夢 你爲什麼說他們能要了我們的命。我們當時打破那些罈罈罐罐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這些小孩。”

艾瑪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湯姆斯等人向秦巖望去,想看看秦巖怎麼回答。

秦巖一五一十地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了他們。

聽完秦巖的話,湯姆斯等人對視了一眼,眼中露出了不信和訕笑。

秦巖就知道他們肯定不相信,直接在心中念動咒語。

那些原本被隔空制住的棄嬰鬼一個個頓時瘋狂地嘶吼起來,轉過身向史密斯等人撲去。

史密斯他們不知道厲害,居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而且好奇地看着這些棄嬰鬼。

棄嬰鬼們撲到史密斯等人的身上,張開大嘴分別咬在他們的肩頭上、胳膊上,甚至是臉上。

“啊!啊!啊!”

史密斯等人大聲慘叫起來。 他們紛紛伸出手拍打,或者是摔打咬住他們的棄嬰鬼。

但是他們的手從棄嬰鬼的身上穿過,根本無法傷害到棄嬰鬼。

不過棄嬰鬼咬住史密斯等人,他們卻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疼痛。

那種痛痛入骨髓。

“秦總,快把他們弄開啊!”史密斯大聲叫起來。

秦巖念動咒語,對着這些棄嬰鬼紛紛指去。

棄嬰鬼的身上立即閃現出一條條金色的魂鏈,將他們全部捆綁在一起。

秦巖伸手一拽魂鏈,棄嬰鬼就被拽到了秦巖的腳下。

“這次你們相信了吧?”

剛纔秦巖鬆開棄嬰鬼,就是要讓史密斯他們相信這是真的。

史密斯等人心有餘悸地點了點頭,他們沒有想到會這樣。

“秦總,你是驅魔人?”艾瑪滿眼崇拜地問。

西方人口中的驅魔人其實和國內的道士和尚一樣。

秦巖點了點頭。

“那真是太……嗯?我……”艾瑪想接着往下說,只覺得腦袋一沉,眼前的景物一片模糊。

艾瑪緊接着“噗通”一聲摔倒在地,昏迷不醒了。

其他人都愣住了,詫異無比地看着艾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總,艾瑪這是怎麼了?”史密斯好奇地問。

“哦!她被棄嬰鬼咬了,現在染上了鬼毒,如果不及時救治,我估計艾瑪活不過三天!”

棄嬰鬼的鬼毒非常厲害,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聽到秦巖的話,史密斯腦中靈光一閃,立即想到了自己。

他剛纔也被棄嬰鬼咬了,而且被咬的非常厲害,現在還在流血。

“那我豈不是也有可能中鬼毒?”史密斯心有餘悸地問,

“不是有可能,是你已經中了,還有你們!”秦巖先說史密斯,然後轉過頭向湯姆斯他們望去。

湯姆斯等人都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問:“真的?我們也……”

不等他們說完,一個個“砰砰砰”接連栽到在地,並且昏迷不醒。

看着倒在地上的湯姆斯等人,夏柏明擡起頭向秦巖望去,十分擔憂地問:“秦巖,他們能救過來嗎?”

秦巖點了點頭:“當然了,否則我也不會鬆開這些棄嬰鬼了!”

什麼?這些小鬼都是秦巖放的?

他爲什麼要這樣做?

夏柏明眼中滿是疑惑。

其實秦巖這樣做,有兩個目的。

偏執總裁小嬌妻 一是教訓一下史密斯他們;二是讓他們相信這有這種事情,從而讓他們間接相信秦巖的實力。

“幫我把他們放成一排!”秦巖對夏柏明說。

夏柏明點了點頭,和秦巖將史密斯等人擡起來擺成一排。

秦巖拿出做法的法器,然後將十二根蠟燭放在他們四周,將十八張符紙貼在他們的頭上和腳上。

當一切就緒之後,秦巖念動咒語開始施法: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乾坤問道,陰陽借法,日月精華,寄予三魂。赦!”

一道道黑氣從史密斯他們的身上被抽出來。

這些黑氣就是鬼毒。

不一會兒的功夫,史密斯他們身上的黑氣已經被全部抽走了。

秦巖拿出幾顆丸藥放在夏柏明的手中:“伯父,等他們一會兒醒來,你讓他們一人吃一顆。”

“好的!秦巖,難道你要走?”

夏柏明覺得秦巖現在走有點說不過去,畢竟史密斯等人是秦巖的合作伙伴了。

合作伙伴病倒了,合作人卻離開了,於情於理說不過去。

秦巖猜到了夏柏明的心思:“伯父,你放心吧!他們肯定不會怪罪我的,反而會感謝我!”

說罷,秦巖轉過身離開了。

秦巖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裏。

這些棄嬰鬼需要妥善的安置,一旦將他們全部超度,將獲得大量的陰德。

這也是爲什麼有很多道士願意免費幫人除妖降魔,因爲有陰德可以賺。

陰德和人間社會的社保一樣。

社保可以在你老了之後發退休金,陰德在你死了之後可以抵消你生前所犯下的罪惡。

而幫助這種棄嬰鬼輪迴轉世,要比幫助別人斬妖除魔積攢的陰德更多。

所以秦巖纔會這麼積極。

“對了,他們醒來之後,一定要說這是藥物的療效。要說我已經給他們喝過一次藥了,這是第二顆。”

“我知道了!”夏柏明一下就猜到了秦巖的想法。

秦巖離開古墓醫藥公司後,用金色的魂鏈鎖着棄嬰鬼開車直奔保市北面的靈域寺。

來到靈域寺之後,秦巖嗅出了陰謀的味道。

之前秦巖覺得這些棄嬰是好心的和尚早超度他們。

但是當秦巖看到罈罈罐罐上面的符咒之後,他才發現這不是和尚們在積陰德,做好事,而是在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這些罈罈罐罐居然都是用棄嬰鬼他們母親的骨骼與陶泥燒製的。

原來一幫喪盡天良的道士爲了煉製棄嬰鬼,將懷孕的婦女殺掉。

然後將婦女身上的骨頭拆下來搗碎,與陶土合起來燒製成陶罐。

最後將棄嬰的靈魂拘出來放進陶罐。

這樣的話,棄嬰的靈魂就像回到了母親的懷抱裏,可以讓棄嬰鬼在陶罐裏面心甘情願地被儲藏起來。

因爲棄嬰鬼的怨氣都特別重,用普通的陶罐很難封存起來。

是誰這麼無恥,居然做這種下三濫的事情。

雖然秦巖不知道是誰在做,但是他知道做這種事情的道士人品極差,而且道術詭異,否則不可能想到這種傷天害理的辦法。

不管你們是誰,我今天管定了。

秦巖雙眼中閃過兩道寒芒,眼神犀利無比,就像利箭一樣。

爲了超度這些棄嬰鬼,秦巖非常鄭重地擺下法壇,開始唸咒施法。

“陰陽開,律令起,天清地靈三魂應,善惡分明萬事應!”

隨着咒語唸完,一道道天地靈氣從四面八方向秦巖涌來,到處充滿了祥和的氣息。

就在這時,一聲驚天厲喝從禪房外傳來:“是誰在搗亂?居然敢破壞我的好事!”

聽到這個人的聲音,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

你終於回來了!我等你等了好久了。

在知道施法者使用這麼殘忍的手段對付孕婦之後,秦巖就下決心一定要殺了他,而且是不得好死。 一個年和尚走進了禪房。

他穿着袈裟留着光頭,身材寬大臉色紅潤,一看知道是一個吃肉喝酒的假和尚。

在這個和尚的身邊,跟着一個窈窕美女。

美女算不多漂亮,但是她的打扮特別前衛加暴露。

凡是正常的男人只要看到她肯定會多看一眼。

有些女人吸引人,是因爲美貌出衆;有些女人吸引人,是因爲風情嫵媚;有些女人吸引人,是因爲打扮前衛。

這個美女屬於第三種。

美女挽着和尚的胳膊,身子像水蛇一樣緊接着和尚,而和尚的一隻手則緊緊地拍在美女的屁股。

“你是誰?”和尚擰起眉頭冷冷地問,眼寒芒閃爍恨不能吃了秦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