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獻殷勤過頭了那就是做作了,趙鑫自然不會這樣,適可而止。

0

趙鑫見到宋陽自然高興,他要好好表現一番,這樣一來獲得好處的機會就大大增加了,他可不會浪費任何一個機會。

跟着趙鑫來到徐倩的辦公室,後者正埋頭在辦公桌上面記錄着什麼,聽到敲門聲淡淡道:“請

進。”

“趙經理,有什麼事麼?”徐倩淡淡問道,徐倩沒有擡頭,因爲他知道能夠到這裏來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自己的哥哥徐強,另一個則是趙鑫。

徐強進來根本不會敲門,所以來到一定就是趙鑫。

“倩妹妹,我回來了。”

徐倩繼續在寫,忽然之間,宋陽那熟悉的聲音陡然傳入耳中,她那拿着筆的手猛地一顫,嬌軀都是微微顫抖,緩緩擡起頭,淚水奪眶而出。

“宋陽!”

徐倩一下子撲了過來,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抱住了宋陽,哭的梨花帶雨,粉拳不斷捶打着宋陽,楚楚可憐道:“你這傢伙,離開的時候也不知道過來一趟,害得人家爲你擔心。”

異界爭霸之最強召喚 徐倩雖然冷酷,但畢竟也是一個少女啊,在這方面都是一樣的,一見到宋陽就發現在所有的委屈都跑了出來,攔也攔不住。

心疼的抱着徐倩,宋陽溫柔的在對方的小額頭上親吻了一下 ,隨即將她抱起來,向着外面走去,對着趙鑫道:“今天你負責一下。”

對於宋陽的命令,趙鑫自然點頭答應,送在一干員工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將害羞的徐倩直接抱着走出去,上了車離去。

一天的時間,宋陽帶着徐倩在西海各處都玩了一遍,吃飯看電影啥的全都做了一遍,這一天的時間宋陽跟徐倩就是名符其實的情侶,一起牽手一起接吻,去情侶該去的地方。

宋陽見到徐倩滿臉幸福的樣子,不由感嘆,雖然徐倩在這段時間之內越來越像是女強人了,但是一見到宋陽所有僞裝都消除了。

玩了一整天,宋陽將徐倩直接送回了家裏,並沒有停留下來坐坐,而是直接開車回去了,因爲他已經花掉了整整一天的時間了,回去陪一下林萱萱等人去。

柯南之又一個名偵探 目送宋陽離開,徐倩狹長的眸子中閃爍着莫名之色,喃喃自語:“我一定會成爲能夠幫得上你的讓你,一定……”

宋陽回到家,林萱萱倒是沒有多過問什麼,因爲今天是週日,所以林萱萱他們全部都在,一進門就看到師穎坐在沙發上一邊嗑瓜子一邊看電視,睡袍開叉處露出一大片雪白。

宋陽走了進來,林萱萱歡天喜地的給宋陽遞上毛巾,十分乖巧,這些天宋陽不在,林萱萱的確是轉變了許多,越發的溫柔起來了。

不過宋陽還沒來得及擦汗,燕黛不着調從哪裏冒了出來,上身是緊身束胸,將飽滿的胸脯緊緊地包裹着,下身則是一條黑色褲子,一把將宋陽攔住,認真道:“宋陽,我們是該事件切磋切磋了。”

聞言,宋陽不禁感到頭大,這妮子好像沒完沒了了,一天找着自己打架,要不是自己今天一早就出去了,估計要被煩死。

“燕大隊長,你就放過我吧,高手那麼多,你幹嘛非要找上我這種無名小卒?”

宋陽頗爲無奈的說道,他甚至見到燕黛就有種不祥的預感。

“不要,我更相信你的實力,因爲你是西海軍區總教官!”燕黛認真道,看樣子還就不依不撓了。

(本章完) 對於燕黛,宋陽是實在沒辦法啊,這丫頭要是固執起來簡直比林萱萱發飆的時候還要可怕,哪怕宋陽再三解釋了,這丫頭依舊不打算放過他,無奈之下宋陽直接求饒了,認輸,這還不行麼?

“宋陽,你是因爲我是女孩子就不肯出手麼,怕傷到我?不用擔心,你不必將我當女孩子來看,你就當我是你的對手就行了,放馬過來吧!”

燕黛一臉認真的說道,讓宋陽白眼直翻,心道誰將你當做女孩子了,你壓根就不是女人,準確來說你就不是一個人!

再說了,宋陽是什麼人,一旦出手還會沒有個分寸?絕對不會傷到她的,但是宋陽現在卻有一種衝動,那就是將燕黛狠狠的揍一頓,將她的小屁股打的通紅才行,否則難解心頭之恨。

“燕隊長,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我是真的不想跟你打,不是看不起你,也不是怕誤傷了你,而是沒有興趣。”宋陽不耐煩的說道,這妮子還沒完沒了了,死活不肯放過他。

“真的不打?”忽然,燕黛眉頭一皺。十分認真的說道,讓宋陽感到有種不妙的感覺。

“額……你要幹什麼?”宋陽經提到,這個女人太虎了,要是惹毛了天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情來,說不準直接闖進自己的浴室都有可能啊!

聞言,燕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幹什麼,我就這麼一直等着,一直等到你同意跟我打爲止,否則據對不會放過你的。”

聞言,宋陽頭皮發麻,這個女人的固執絕對可怕,死活都要跟自己交手,不依不饒,讓他直接無語了。

“那你慢慢等吧!”宋陽無奈的說道,轉身離去。

原本宋陽想着,大不了將燕黛晾幾天,她也就失去耐心了,不再糾纏自己。不過宋陽還是低估了燕黛的耐心,一連五天的時間,只要宋陽出現了,燕黛必然會第一時間衝出來要跟宋陽“切磋”。

宋陽洗完澡,身上還披着浴巾,燕黛風風火火的衝過來,一臉認真道:“宋陽,跟我切磋切磋吧,我然我今晚會睡不着的。”

宋陽無語,低着頭直接離去,一見到林萱萱兩人頓時笑嘻嘻的過去了,燕黛咬咬牙繼續跟過去,兩女都是目光錯愕,無奈的看着宋陽。

這幾天燕黛一直跟着宋陽,屋子裏的女人可都是看得見的,對於燕黛的執着誰也不會懷疑,別說五天了,恐怕就算是五個月都不會放棄!

“臭無賴,你就答應小黛吧,人家一個女孩子一直跟着你,總不是個辦法啊,跟她切磋一下,也好早點如了她的願望了。”林萱萱勸解道,實際上燕黛總是纏着宋陽,讓她都有點納悶了,想跟宋陽親熱一下都覺得有疙瘩。

林冰也是認真的點頭,淡淡道:“作爲一個紳士應該大方一點,總是讓一個女孩子這樣跟着不是一個紳士應該做的,宋陽,去吧!”

秋雨燕這小妮子也難得開口說道:“老公,萱萱姐跟冰冰姐說的對。”

聞言,宋陽無語,這哪是答應了就結束的問題啊,他對燕黛這種虎妞最瞭解不過了,只要答應了跟她切磋一下,放水的話燕黛自然不會放

過自己,一直糾纏,甚至變本加厲。

如果宋陽不放水,那就根本是碾壓啊,宋陽是古武修煉者,而燕黛只是普通人,根本不在一個層次,宋陽有把握一招就讓對方沒有反抗的能力。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燕黛必然會不斷挑戰他,直到勝出,算算這種可能性宋陽就覺得無比頭大,如果燕黛不是古武修煉者,那麼就算是挑戰一百年兩者也不在一個層次啊。

相比起來,宋陽覺得後者更加麻煩,所以纔會一直拒絕,如果等到燕黛放棄了那就算是完事了,萬事大吉。

可是現在連林冰三人都幫着燕黛說話,宋陽頗感頭大,燕黛一聽也是露出楚楚可憐之色,期盼的看着宋陽。

深吸了一口氣,宋陽無奈的苦笑,咬牙道:“答應你可以,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如果你不答應,就算你一直跟着我也沒用,怎麼樣?”

聞言,燕黛眼前一亮,小腦袋點的跟小雞吃米一樣,滿口答應道:“嗯嗯嗯,我答應,只要你同意跟我切磋就行,什麼我都答應!”

“好,那待會如果你輸了不許不斷的挑戰我,你能答應?”

聞言,燕黛一呆,她原本就是這樣打算的,現在宋陽這麼一說,直接被宋陽給堵死了,不過咬咬牙,燕黛還是答應了。

見到燕黛答應下來,宋陽無奈的聳聳肩,讓林萱萱三女先進去房間,自己則跟着燕黛走進了她的香閨。

一進去宋陽便是一呆,雖然不是第一次來了,但是上次燕黛也纔剛剛搬進來,什麼都還沒弄好,現在倒是什麼都搬出來了。

跑步機、握力器等等鍛鍊身體的器材應有盡有,最惹眼的就是那個一米多高的沙包了,直接掛在房間裏,讓宋陽看着都眼皮直跳,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女孩子這麼誇張的,對武術的熱衷超過大多數男人!

“我們開始吧,宋教官,讓我看看你真正的實力吧!”

燕黛神采奕奕,興奮的說道,說完擺出了格鬥的專用姿勢,扎着馬步謹慎的看着宋陽。

宋陽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燕黛的姿勢絕對標準,如果是一般的散打過着跆拳道修煉者還真沒什麼辦法,除非是達到了古武的層次,但是這種人實在是太少了。

對於燕黛的姿勢,宋陽看都不看一眼,搖頭笑道:“你要看到我的全部實力是不可能了,因爲這場戰鬥很快就會結束。”

聽着宋陽赤裸裸的輕視,燕黛眉毛一挑,她雖然是女人,但是連同爲隊長的男人都直接被她揍得滿地找牙,甚至在警局裏面被公認爲第一高手,但是宋陽字裏行間卻透出不屑。

“是不是試試就知道了,放馬過來吧!”燕黛豪氣道,結果剛剛說完,宋陽一步邁出,身形猛地一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向了她。

由於是別墅,房間倒也還是比較大的,再加上燕黛的房間除了這些器材並沒有其他的東西,顯得很是寬敞,宋陽一動,燕黛就本能的做出招架的姿勢。

但是讓她驚駭的是,甚至連宋陽怎麼出手的都沒有看清楚,她就發現自己重心一個不穩,踉蹌向後倒退而去,被一

股柔和的力量推到了牀上!

“你!”

燕黛驚怒,面紅耳赤,剛纔還放言不會輸的那麼輕鬆,至少要看到宋陽的真實實力,但是現在連對方怎麼出手的都不知道就已經落敗了!

實際上宋陽單純的使用速度,一隻腳在燕黛的腳下輕輕一絆,輕輕一推就將她的重心給偏移了,雖然燕黛是隊長,但也畢竟是女孩子啊,宋陽還真不好意思下狠手,所以讓她跌倒在牀上,躺在軟綿綿的被子上。

燕黛掙扎的爬起來,走到宋陽面前,俏臉紅紅的,磨着牙不甘的看着宋陽,咬牙切齒。

“我說了會很快的,你偏偏不信!”宋陽淡淡道,無奈的攤開手,說完轉身就要離去,結果燕黛一把將他拉住,柳眉倒豎,咬牙切齒。

“剛纔不算,我還沒有準備好!”

燕黛不甘道,不依不饒,讓宋陽眉毛一挑,看到對方眼睛裏面的那股執拗,無奈的嘆口氣,戲謔道:“還要來?待會弄疼了可別怪我啊!”

“來吧!”

結果燕黛話剛剛說完,再一次被宋陽給丟在了大牀之上,頭髮一下子散亂開來,面紅耳赤。

“你偷襲,不算!”

燕黛再次爬起來,嚷嚷着不算,要再次挑戰,讓宋陽不禁頭大,最怕的事情還是來了。

“沒看清,不算!”

“太可惡了,還是沒有準備好,不算!”

“宋陽,再來再來,剛纔不算!”

…………

接下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燕黛不斷的向宋陽挑戰,結果每一次都是同一個結局,連對方的動作都沒有看清就被丟到了牀上去了。

不過也還好是柔軟的被子,如果是地面上,被丟了這麼多次怕是都要骨折了!

宋陽也是被挑戰的雙目噴火,咬牙切齒,這還有完沒完了,憤怒的將燕黛擒住,惡狠狠道:“你還有完沒完了,說好了輸掉的人不行重複挑戰,你怎麼這麼會耍無賴?”

“人家哪有耍無賴啊,明明就是沒有準備好,不行不行,再來再來,剛纔不算!”燕黛理直氣壯的說道,臉不紅心不跳,連宋陽都懷疑這妮子的臉皮是不是比自己還要厚,就算是劉備的臉皮也沒有這麼厚吧?

“你這妮子,這麼胡攪蠻纏以後誰敢娶你?” 中尉,立正稍息! 宋陽雙目噴火道,惡狠狠的瞪着對方,自己還等着跟林萱萱三女去溫存一下呢,好好的溫柔鄉就這麼被燕黛給破壞了。

“沒人嫁就讓你娶,反正老孃可是以你的女人名義住進來的,誰怕誰啊,大不了就那麼一層膜,你要就給你,反正今天不陪老孃切磋就是不行了!”燕黛也被宋陽說的火大起來了,仰起臉氣呼呼道。

“你!”

宋陽眼珠一瞪,咬咬牙,氣的渾身發抖,眼神一橫,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宋陽一把將燕黛擒住,惡狠狠的丟到了牀上,然後將她揹着按過去,對着那穿着黑色彈性短褲的翹臀一掌拍下去。

啪!

清脆的聲響在房間迴盪,燕黛一滯,陡然間,那精緻的雙頰爬上了兩朵紅霞……

(本章完) 宋陽不是沒見過會耍無賴的女人,林萱萱這妮子就時常跟他撒嬌加耍無賴,宋陽反倒覺得對方可愛至極,但是燕黛耍無賴還這麼理直氣壯,不斷找上宋陽切磋,壓根就不在一個層次偏偏不斷挑戰,讓宋陽頭都大了,這還沒完沒了了。

一怒之下,宋陽直接將燕黛按在牀上,在那挺翹彈性的臀部之上狠狠一拍,“啪”的一聲顯示着那驚人的彈性,宋陽感覺自己的手好像排在了海綿上一次,手感實在是太棒了!

“嘖嘖,這手感真是沒的說……”

宋陽下意識的自言自語,錯愕的看着自己的手,似乎還在回味剛在那輕輕的一拍是多麼的有手感,心裏美滋滋的,一看就是色狼的模樣。

“你……這個流氓!”

燕黛俏臉緋紅,臉上的驚愕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潮紅,氣憤的恨不得殺了宋陽,咬牙切齒。

燕黛在警察局做大隊長,生平最討厭的就是淫賊,比如慕容楓這種,一見到慕容楓就免不了讓對方吃苦頭,所以慕容楓看見燕黛就繞着走。

緋聞纏身,不可活! 雖然說燕黛耍無賴的時候嚷嚷着嫁不出去就嫁給宋陽,還說做那種事就是一層膜而已,皮囊之慾,到那時最恨的就是別人垂涎她的美色,在警察局的時候有個隊長對她死纏爛打,直接被她揍得差點半身不遂。

現在宋陽這樣對她讓她抓狂不已,要不是被宋陽按着早就找他拼命了!

“你這麼兇,以後誰敢要你?這脾氣得治一治,女人還是溫柔一點的招人喜歡,我這是爲你好,你應該感謝我纔是。”宋陽厚着臉皮說道,他現在意識到不妙了,剛纔一時激動就懲罰了燕黛一下,沒想到對方會這麼大的動靜。

“老孃有沒有人要關你什麼事,你快放開我,我要殺了你!”燕黛咬牙切齒道,雙目噴火,要找宋陽拼命。

“你剛纔不是說要從了我麼,一層膜而已,既然你不在意那我就笑納了,現在怎麼改口了,哎,難道你當警察當的連做人要手信都不知道?”宋陽臉不紅心不跳道,咧開嘴露出一口白牙。

“再說了,你這要找我拼命,我哪敢放開你啊!”

“你,你這無賴,虧你還是教官,竟然對一個女孩子這麼粗魯,到底是不是男人,我要去告訴曦月姐,就說你欺負我!”

燕黛俏臉漲紅,磨着牙怒道,不斷掙扎,但是宋陽偏偏不放過他,再說了宋陽一提起剛纔的話,她就啞火了,畢竟是自己先那麼說的。

“我是不是男人要不要感受一下?嗯,反正你剛纔都說了不在乎那層膜了,我就勉爲其難的調教你一下吧,你應該感謝我!”宋陽心一橫,死就死了怕什麼,反正也就那樣。

說完,宋陽還厚着臉皮在燕黛的小屁屁上再次拍了一把,感受着那驚人的彈性,不愧是長期鍛鍊的,手感就是不一樣,緊繃繃的。都說了長期聯繫瑜伽的女人在牀上想擺什麼姿勢就擺什麼姿勢,共度巫山的時候最有感覺,以前宋陽還有點懷疑,現在看來是鐵定的了!

“嗯,手感不錯,調教你也不算虧本了,放鬆放鬆,消消氣,氣大傷身氣壞了多不划算?”宋陽厚着臉皮道,讓燕黛咬牙切齒,語言着實可惡,氣的燕黛嬌軀顫抖,磨牙聲清晰入耳。

“你這個臭男人,快放開我,再敢對老孃動手動腳就打斷你的手腳!”燕黛磨着牙怒道,結果宋陽嬉皮笑臉的看着她,完全無動於衷。

“不放不放

,這是原則問題,絕對不放!”

“快放開我,否則老孃決不饒你,你可以試一試!”

“不放不放,堅決不放,放開了你要找我拼命,你當我傻啊,在將你調教好之前絕對不放開你!”

“……你真不放?”

“不放!”

“……宋陽,求求你了,你就放開人家麼,人家已經很乖了,調教好了,可以放開人家了啦!”

燕黛忽然面色一變,大眼眨巴眨巴,淚水在眼眶中打着轉,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貝齒輕咬着嘴脣,柔柔弱弱,向宋陽求饒,但是宋陽依舊看到了後者眼中那隱藏的怒火,雖然含着淚,但是火光都快燒到他眉毛了!

宋陽頭皮瑪法,這小妞要來真的了,這麼一個剽悍的女人要是火力全開宋陽可不敢保證自己能夠全身而退,現在宋陽正在考慮要不要將燕黛打暈,否則今天就別想踏出這道門了!

燕黛畢竟是當警察的,在僞裝這門藝術上還是有着天賦的,要是別人還真被她騙了,可惜她遇到了宋陽。

宋陽眉毛一挑,眼珠微微一轉,目光戲謔,咧嘴道:“我也看出來你很乖了,算不是已經決定要從了我了?”

“你做夢!”燕黛下意識的吼道,雙目噴火,吼完就意識道不對勁了,他現在可是要服軟的,這樣豈不是露陷了?

面色微微一變,燕黛再次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猶如委屈的小貓咪一樣,大眼眨巴眨巴,弱弱道:“人家不是那個意思,人家的意思是……人家真的很乖,真的,不信你把我放了試試,絕對已經調教的很好了,什麼都從了你……”

不得不說燕黛本身還是很有誘惑力的,就是這身功夫還有那脾氣實在是不敢恭維,現在露出柔弱的樣子還真讓宋陽某個地方一陣衝動,邪惡的想着一個女警花的角色扮演,那可是相當的有成就感啊!

不過宋陽纔不會被這種障眼法給迷惑,要是相信了燕黛的話那就是白癡了,不過此時他嘴角微微掀起一抹邪惡的弧度,戲謔的盯着後者,本能的讓燕黛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頭皮感到一陣涼意。

宋陽嘴角露出邪笑,給人一種壞壞的感覺,眉毛一動,咧嘴道:“既然這樣,你都從了我了我就更加沒有理由不笑納了,那就先來一次角色扮演吧,平時你當警察當久了,那就讓你繼續扮演警察,一個被歹徒抓住的警花,這個歹徒恰巧還是個好色之徒,你說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我倒是很期待了!”

宋陽十分邪惡,竟然說出這種話來,燕黛本就漂亮,只是脾氣有點暴躁而已,如果是這麼漂亮的一個女警花被好色的歹徒給抓到,用腳想也知道對方會做出什麼事來,那場面便是相當的刺激火爆,比島國電影還要刺激啊!

這種事情想想都覺得十分刺激,一個漂亮的女警花,孤立無助的被歹徒抓到,剩下來的事情就耐人尋味了。

看到宋陽足交那邪惡的笑容,燕黛感到頭皮發麻,偏偏宋陽這個惡徒實力還高超,讓她根本沒有辦法,本能的感到一陣惡寒,心知道宋陽在想什麼邪惡的東西。

不過燕黛也是想象力豐富,本能的覺得宋陽要在這裏將自己“就地正法”,雖然她嘴上說的對自己那層膜根本不在意,宋陽想要隨時可以拿過去,但是她一想到有個男人將自己扒光了做那事,就忍不住顫抖起來。

也不怪燕黛這麼想宋陽,那是因爲燕黛上次去抓人就正好將宋

陽給逮住了,而且對方還正跟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做着那事,她本能的覺得宋陽就是一個好色之徒,一個淫棍!

哪怕宋陽跟韓麒麟將軍都存在交集,而且是西海軍區總教官,她還是覺得宋陽就是禽獸,跟那些無恥的男人沒什麼區別,只是身份不同而已。

現在宋陽以這樣做她就怕了,這傢伙太無恥了,要是真的將自己那啥了她就真的欲哭無淚了!

“宋……宋教官,你可是西海軍區總教官啊,你不能這麼對我,這種事要是說出去就不光彩了!”燕黛怕了,一下子屈服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要想脫離宋陽的魔爪只能先服軟。

聞言,宋陽眉毛一挑,淡淡開口:“哦?這樣啊,可是你之前讓我來的啊,這是你自願的,你情我願,郎情妾意一點不影響啊,誰會說什麼閒話?”

不得不說宋陽實在是太無恥了,根本不怕燕黛的威脅,依舊淡淡道,嚇得燕黛直哆嗦,更多的則是氣的。

“再說了,我現在已經不是西海軍區總教官了,我離開西海軍區的時候已經被辭掉了!”

宋陽笑着說道,他這話可是不假,因爲韓衛國任命他爲燕京軍區總教官,楊開光只能乾瞪眼,宋陽肯定是要辭掉現在的職務,依照老土匪的性子直接將他給辭掉了。

聞言,燕黛也是傻眼了,一下子啞火,不知道該說什麼。

當然,她根本不知道宋陽這傢伙根本就是升官了,燕京軍區總教官,等於就是華夏的總教官啊,這個頭銜可是大的嚇人。

“那你也不能這樣對我!”燕黛鼓着嘴說道,俏臉漲紅,如果怒火有溫度的話,現在宋陽已經被燒成灰燼了!

看到燕黛的樣子,宋陽覺得好氣又好笑,能將威風凜凜的燕大隊長氣成這個樣子還是很有趣的。

搖搖頭,宋陽放開對方,笑着道:“算了,陽哥我這個人比較懶,而且很忙,沒有時間調教你,還是放了你算了。”

說完,宋陽下意識的又加了一句:“不過那手感真的很不錯!”

燕黛一滯,嬌軀顫抖,惡狠狠的瞪了宋陽一眼,但是卻沒有動手,她現在算是怕了宋陽了,要是對方再將自己擒住,被惹毛了將自己那啥了,她也只能乾瞪眼,無計可施。

“別來招惹我啊,否則……我不介意當一次好色、兇殘而又無恥下流的歹徒!”宋陽得意道,緩緩轉身,這下子算是擺平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