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也許最先遇到她的就是自己了.可是,那又有什麼用了?黎姿喜歡的是狄澈,而不是他張遠揚。

0

有時候,他真的很嫉妒狄澈,爲什麼他能得到這樣一個好的女孩,能夠得到她的愛。

但是,張遠揚是恨他的,恨狄澈不懂愛情的真諦,將黎姿的一顆真心浪費了。

想到此,張遠揚睜開了眼睛,看着窗外,緩緩沉思起來。

這幾天,黎姿將張遠揚的事情拋到了腦後,一心一意準備起去法國的東西來。

“這個還是帶着吧,要是他用不慣酒店裏的怎麼辦。”

黎姿自言自語的在房間裏整理着箱子,說是整理她的東西,但是箱子裏滿滿的都是狄澈的東西。

以至於出發那天,她收拾了整整兩箱東西,這還不說,還有三個包,背上揹着,手提着。

當她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狄澈的面前時,狄澈只覺得額頭上青筋暴起,滿臉的黑線,這個女人,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做什麼!

“這都是些什麼東西?”狄澈忍住怒火,看着大大小小的箱子,問道。

“哦,都是你的東西啊!我怕你用不慣酒店的,所以.”

“放回去。”

狄澈不等黎姿說完,立馬打斷了她的話。

黎姿咬着嘴脣,低聲說道:“可是,這些都是你要用的東西啊!”

從誅仙開始做皇帝 “我再說一遍,放回去!不然,你就在家裏,不用跟我去了。”

狄澈覺得帶着黎姿是一個十分錯誤的決定。

黎姿看着他的表情,抿了抿嘴,還是將這些箱子放回了家裏,只拿了一個小包包裏面裝的是幾件換洗的衣服和現金。

看着黎姿委屈的表情,狄澈什麼也沒說:“上車!”

跟着狄澈上了車,黎姿突然覺得這不是開往飛機場的路,不禁一愣,問道:“狄澈,我們這是去哪?”

“去接明姿。”

“.。”

黎姿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她也要跟我們一起去法國嗎?”

“嗯。”

黎姿見他點了點頭,將視線轉向窗外,她知道了,她依舊發揮了她擋箭牌的功效,他實際上是想和緱明姿出去玩,但是怕被人看到,於是就有了她。

“澈,姿。”

緱明姿微微一笑,對着兩人打了一聲招呼,黎姿連忙下車,走到了後面,緱明姿挑了挑眉頭,並沒有說什麼,理所當然的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狄澈也只是挑了挑眉頭,看着她說道:“你要去法國尋找一個老師?要我幫忙嗎?”

“不用了,我已經知道了他的地址,對了,你準備在法國呆多久。”

“一個星期。”

“這樣啊,那我忙完了去找你。”

“好。”

狄澈應了下來,隨即問道,“那老師傅雕刻的十分的厲害?”

“嗯,是的,我也是慕名而去.”

聽着兩人聊着感興趣的話題,而她卻什麼都不懂,只能裝成隱形人坐在後面,靜靜的聽着。

看着狄澈時不時勾起的嘴角,黎姿十分的羨慕緱明姿居然這麼容易就能將他逗笑,若是換成自己,他肯定一句話都不想跟自己多說。

黎姿嘆了一口氣,本來還以爲是他們兩個去法國,卻沒有想到多了一個,看着緱明姿那美麗的面容,黎姿皺了皺眉頭,雖然自己有了法律的保護,是正牌的原配,可是怎麼看都覺得還是小三。

此時此刻,黎姿已經沒有了前幾天的興奮,若是她知道他們之間還有一個緱明姿,她.

或許還是會來吧,至少能看到狄澈。

黎姿嘟了嘟嘴,自己真是沒出息!

飛機上,黎姿強迫自己將視線移到別處,但是還是敵不過自己的眼睛,再次將望向了他們。

幸福私家菜 本來,黎姿是坐在狄澈的旁邊的,也就是靠裏面的位置上,而緱明姿坐在後面靠邊的位置上。

但是緱明姿說她想睡覺,在邊上很吵,於是,黎姿就好心的跟她換了位置。

黎姿的眼睛一直注視着兩人,聽着兩人聊天,然後就看到緱明姿將自己的腦袋放在了狄澈的肩膀上,而狄澈則是自然的將手臂放在了她的頭下,將她抱在了懷裏,讓她睡的更舒服些。

看到這一幕,黎姿的心都在流血,她嫉妒,她恨,爲什麼旁邊的那個人不是她!

衣角已經被她絞的皺巴巴的,直到下飛機兩人才分開,不,不能算分開,因爲兩人一直在一起聊着什麼,而她卻只能跟在後面,就猶如一個小跟班一樣。

“只剩兩間房了,對不起。”

下了飛機,黎姿驚喜不已,看着這些外國人,傻呵呵的笑着,狄澈只覺得頭疼,好不容易將她弄到了酒店,卻聽到服務員說只有兩間房了。

黎姿也聽到了,皺了皺眉頭。

“我跟姿一間吧。”

緱明姿笑着說道。

狄澈揚了揚眉頭,說道:“我跟她一間,說着,立馬開了兩間房,將鑰匙給了緱明姿。”

緱明姿一愣,看着手裏的房卡,想說什麼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立場,不是嗎?黎姿是他的妻子,住一起並沒有什麼不是嗎?

黎姿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見到狄澈已經進入了電梯,這纔跟了過去。

看着他的背影,黎姿癡癡的笑了起來,對於這個結果她很滿意,真的很滿意!

“好漂亮啊!”

黎姿推開房門,看着裏面的東西,兩眼直冒精光,而一旁的狄澈已經開始脫起了衣服。

黎姿一愣,連忙抱住了自己的胸:“狄澈,現在,現在還是大白天!而且,緱小姐會過來.”

狄澈一怔,看着黎姿臉紅的臉龐,還有那略帶羞意的眼眸立馬明白過來,挑了挑眉頭,說道:“脫光了躺牀上去。”

“啊?”黎姿愣住了,他怎麼那麼性急啊!說着,撇了撇嘴,還是依言開始脫起了衣服。

深宮魅影之賢后難當 黎姿不知道的是,狄澈本來只是想洗澡的,但是聽到她這麼說,很好的挑起了他的yuhuo,自然是將錯就錯了。

黎姿慢吞吞的動作讓狄澈皺了皺眉頭,一把將她的衣衫拉開,兩隻柔軟跳了出來,狄澈毫不猶豫的咬住了那兩點殷紅,牙齒的輕咬讓黎姿的身體瞬間倒在了狄澈的懷裏。

狄澈正準備再進一步的時候,想起了敲門聲。

黎姿一愣,連忙整理好了衣服,靜靜的呆在一邊,低着紅的可以滴出血的臉。

狄澈圍着浴巾走了出去,打開門,看到門口的人,說道:“明姿,你等一會兒,我要洗個澡。”

“這樣啊.那姿呢?”緱明姿朝裏面探了探,問道。

“我去叫她。”

說着,走了進去,看着這種表情的黎姿,不禁勾起了脣角,“你陪明姿去吃點東西。”

“哦。”

黎姿連忙跑了出去,看到緱明姿,緊張的叫了一聲,“緱小姐。”

似乎她和緱明姿的男人偷情,剛好被她抓了個現成一樣。

緱明姿笑了笑,說道:“走吧,你也餓了吧。”

忠犬受的養成攻略 “嗯。”

黎姿侷促不已,只能附和着她。

“姿,你說,只要我願意,你就會答應澈離婚,是真的嗎?”緱明姿笑着看着黎姿,緩緩問道。

黎姿一愣,黯淡了眼神,但是還是點了點頭:“是真的。”

“那就好。”

緱明姿鬆了一口氣,她不怕狄澈的心意有變,但是她怕黎姿死纏爛打。

“姿,你是個好女人,遲早會碰到喜歡你的人的,我想,應該有不少的人追你吧?”緱明姿溫和的開起了玩笑。

黎姿勉強的笑了起來,說道:“哪有,我又長得不漂亮,放在人羣里根本就不起眼,沒有人會喜歡我的。”

說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額前的頭髮。

緱明笑了:“你不能這樣貶低自己,其實你很好,總有一個出色的男人會發現你的好。”

黎姿不說話了,在她的心底,最希望喜歡她的人就是她名義上的老公,狄澈!

兩人來到了餐廳,吃了點東西,又跟狄澈帶了不少,纔上去,而此時的狄澈已經坐在電腦前開始工作起來。

“澈,吃了再工作。”

緱明姿皺了皺眉頭,走到狄澈面前,將電腦蓋了下來,“先吃飯!”

黎姿一愣,羨慕的看着緱明姿,也只有她才能這樣做,若是自己,狄澈估計會罵死自己。

黎姿知道,她要是再在這,會被他們甜蜜的動作刺的體無完膚,所以走進了裏面打開了電視,努力的忽視着兩人的笑聲。

“姿,我們要出去逛逛,你要去嗎?”

黎姿擡頭,看着緱明姿挽着狄澈的樣子,搖了搖頭:“我累了,先睡了。”

“行,那你先休息。”

說着,兩人就離開了。

至始至終,狄澈看也沒有看她一眼。

黎姿看着兩人的背影了,抿了抿嘴,坐在沙發上,眼淚就這樣一滴一滴的掉了下來。

看到他們的樣子,她會心痛,是不是她的心太大了,總想要的更多.

明明知道自己只是個擋箭牌卻妄想能得到他的喜歡,明明知道他愛的是緱明姿,卻期望他能突然愛上自己.

黎姿看着房間裏的啤酒,打開一罐,一口氣喝了進去,醉了就不會想了,然後看到上面的零食,又全部拿了下來,一個勁的往自己嘴裏扔着。

很快,房間裏便滿是垃圾,啤酒罐子扔了一地,打着酒嗝的黎姿滿足的睡了過去,

當狄澈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黎姿倒在沙發上,而周圍全部都是垃圾,忍着怒火走到她的身邊,正要將她搖醒的時候,突然聽到她迷迷糊糊說話的聲音。

“狄澈,我的心好痛,它在流血.”

雪域兵王 “狄澈,怎麼辦,我發現我越來越愛你了,你可不可以不要離開我.”

“對不起,狄澈,我發現我的心越來越大了.”

狄澈聽此,皺了皺眉頭,正要離開,卻見她又開始嘀咕起來。

“狄澈,你是一個北極熊!”

“哈哈,狄澈,你是個超級大壞蛋!”

看着她眼角的眼淚,狄澈皺了皺眉頭,北極熊?大壞蛋?不屑的笑了一聲,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挑了挑眉頭。

“啊!”

黎姿的驚呼聲驚到了狄澈,看着倒在地上的黎姿,忍着笑意走了過去,卻見她迷迷糊糊的摸着自己的屁股,翻了一個身,睡了過去。

果真是黎姿!也只有她能做出的事情了!

狄澈無奈的將黎姿抱了起來,而懷裏的人兒卻像是得了躁動症似得,全身都亂動着。

“不許動!”狄澈皺了皺眉頭,狄聲說道。

“啪!”

耳光的聲音響了起來,狄澈嘴角抽了抽,一雙手緊緊的嵌在了黎姿的屁股裏。

“好痛.”黎姿動了動,想要將自己的屁股從狄澈的手裏移開,但是顯然是做的無用功。

狄澈臉上清晰的五個手指印讓他想將黎姿扔下去,但是理智還是佔了上風,將她抱到了牀上,一個勁的在心裏告訴自己,不跟酒鬼一般見識!

躺在牀上的黎姿,翻了一個身,呈大字形趴在了牀上,一張雙人牀,硬生生的佔了三分之二。

狄澈的臉已經黑了不能再黑了,黎姿身上的酒氣一陣一陣的傳來,讓他皺了皺眉頭。

狄澈將黎姿的衣服解開,可是手剛碰到她的衣服,黎姿就叫了起來,睜開了朦朧的雙眼,抓住他的大手,怒道:“你是誰?爲什麼要脫我衣服?我告訴你,我老公可是大名鼎鼎的狄澈,狄氏集團的總裁,他一個手指就能撂倒你,趕緊放了我!不然.”

狄澈峯眉向上揚了揚,他倒是要看看黎姿還能說出什麼來,可是,後者十分的不配合,又歪着頭呼呼大睡起來。

狄澈怒了,他一個高高在上的人怎麼能忍受得了黎姿三番兩次的挑釁,一把將她衣服扒了,就騎了上來。

睡夢中的黎姿緩緩的掙開眼睛,想要翻身,可是怎麼也翻不動。

“啊!嗚嗚嗚.”

酒醉的黎姿格外的柔弱,想也不想的大哭起來,倒是讓狄澈一怔,畢竟跟她在一起,見到黎姿的除了笑容還是笑容。

那眼淚從眼角流了出來,可是雙眼卻緊閉着,狄澈敢打賭這丫頭還沒清醒過來。

無奈的搖了搖頭,睡到了一邊,而哭聲也小了起來。

半夜,黎姿皺了皺眉頭,睜開了眼睛,突然發現自己睡在牀上,一轉頭,就看到了狄澈那俊朗的睡容。

黎姿一愣,害羞的低下了頭,心裏甜蜜不已,是他將自己抱在牀上來的吧。

可惜,還沒高興一會兒,突然想到了狄氏家規,不禁哆嗦一下,悄悄的離狄澈遠了一點,然後皺了皺頭,又近了一點。

努力的嗅着只屬於他的味道,小貓似得蜷縮在一團,這是第一次半夜醒來的時候,狄澈面對着她,讓她怎麼能不開心?

要罵就罵吧,她已經做好準備了,反正已經不是第一次違背狄氏家規了。

黎姿自我安慰的想着,然後吐了吐舌頭,閉上了眼睛,嘴角帶着笑容,滿意的睡了過去,漸漸的,就發起了均勻的呼吸聲。

當第一縷陽光照在房間裏的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黎姿打了一個呵欠,翻了一個身,腿壓在了狄澈的身上,一隻手搭在他的腰間,只是,那腿所在的地方,正式男性標緻那裏,硬硬的,黎姿一愣,睜大眼睛,剛好與狄澈的眼神碰撞在了一起。

嚥了咽口水,突然衝口說道:“狄澈,你晨勃了.”剛說完,黎姿就後悔了,連忙讓自己的身子離開狄澈的,迅速的躲在被子裏,自我催眠着,“他沒聽到,他沒聽到.”

黎姿的話,狄澈可謂是一字不漏的聽了進去,而外面的敲門聲一陣又一陣的,起身走了出去,打開門,不是緱明姿又是誰?“澈,你起來了?我想跟你說今天我就去找老師。”

緱明姿笑着說道。

“好。”

狄澈淡淡的應了一聲,“路上小心。”

緱明姿點了點頭,拖着箱子離去了,看着她的背影,狄澈關上了門,走了進來。

黎姿一聽到他的腳步聲,就縮了縮脖子,而狄澈則是將她蓋在頭上的被子拉了下來,俯身上去。

看着他突然爬到自己的身上,黎姿臉一紅,眼神閃爍起來,不知道看哪裏。

狄澈挑了挑眉毛,伸手將她的下巴擡正,毫不猶豫的吻了下去。

“狄澈,我還沒刷牙.”

可惜,狄澈依舊是不管不顧,慾望來了,哪裏還管得了這些.

扒開她的雙腿,那男性的雄偉出現在了黎姿的眼睛,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感受着自己心跳加速,下面已經流出了****。

狄澈勾脣一笑,直刺而入,兩人均發出了滿足的聲音,看着黎姿那享受的表情,突然一個翻身,將黎姿移到了上方。

黎姿坐在狄澈的胯間,一動都不敢動,一雙眼睛可憐兮兮的望着身下的男人,小手放在他的肚子上,嚥了咽口水:“狄澈.”

“讓人上來收拾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