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事先知道,張誠怎麼都想不到如此生機勃勃的山谷下面,居然隱藏着一座墓穴。

0

他們也不着急,站在山谷裏觀察了一下週圍的情況,直到太陽徹底下山,光線昏暗下來之後,張誠纔將葉小曼招了出來。

時隔五十幾年,再次故地重遊,葉小曼神色有些複雜。

這麼多年過去,當年的小樹苗如今已經長成參天大樹,以前填埋的痕跡也被鬱鬱蔥蔥的青草覆蓋。

葉小曼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憑藉當年的記憶在山谷中來回飄蕩,時而前進幾米,時而又後退一段,有時候還飄在半空中不動。

張誠他們都沒有催促,生怕打擾到葉小曼,幾隻眼睛眨也不眨的盯在她身上。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葉小曼終於停了下來,從半空中落在地上,轉頭看向張誠。

“就是這兒。”

張誠連忙走了過去,低頭一看,沒發現腳下跟其它地方有什麼不一樣。

“你確定?”

葉小曼點了點頭,“當年這裏可死了不少人,爲了怕再出事,所以墓穴埋得很深,入口應該就在下面十幾米的地方。”

“啥?十幾米?”張誠頓時愣住了,“埋這麼深……這得刨到什麼時候啊!”

“你操這些心幹什麼。”王大富撇了撇嘴,“四大山門財大氣粗的,僱幾臺挖掘機不就行了。”

“也是哦……”張誠撓了撓頭,問葉小曼道:“那你能感覺到陰陽八卦鏡的位置嗎?畢竟你現在……如果不行的話,不要勉強。”

葉小曼笑了笑,“放心吧,陰陽八卦鏡早就已經認我爲主,我與它冥冥之中自有連繫,就像你跟阿肥一樣。”

說完葉小曼擡起雙臂,兩道鬼氣從掌間飛出,圍繞四周轉了幾圈,鑽進了地下……

與此同時,錦城酒店三樓會議室裏,侯淨山、無爲子、遺夢法師坐在一起,臉色都不好看。

四大山門的弟子也垂頭喪氣的坐在後面,沒人交談,氣氛凝重得幾乎要滴出水來。

“玄靜真人,你看眼下這事該怎麼辦?”

宋星海一死,四門之中自然以侯淨山爲首,無爲子直接開口問道。

侯淨山沉吟片刻,緩緩說道:“原本我們這次過來,是爲了封印混沌的,但是沒想到出了張誠這麼一檔子事,眼下有公門護着他,我們也不能動手,實在是有些頭疼啊。”

無爲子點了點頭,“我也沒想到張誠居然會是鬼屍,本來咱們聯手他肯定跑不了,但是這傢伙在江城居然有這麼大的勢力,以後誰還敢動他!”

遺夢法師搖搖頭,“罷了,世道變幻、人心不古,這件事我們法華寺決定不再插手了,兩位道友,就此別過。”

見遺夢法師要走,無爲子連忙站了起來,勸道:“大師,現在混沌未除,江城岌岌可危,你可不能離開啊。”

“阿彌陀佛。”遺夢法師苦笑一聲,“老衲倒是有滅魔之心,可惜心有餘力不足,有那張誠在,現在還怎麼對付混沌?”

無爲子沉聲說道:“雖然咱們暫時拿張誠沒辦法,但是他也不敢來主動招惹我們,而且今天宋星海死在他手上,龍陽子肯定會氣得發瘋,咱們只需要靜待幾天,到時候就能看上一場好戲。”

侯淨山冷笑一聲,“我對這場戲可沒什麼興趣,既然公門想保張誠,那之後出了什麼事跟我們也沒幹系,混沌就留給特別事務調查處去操心吧,我已經吩咐了門下弟子,明天一早就啓程回山。”

“這……”無爲子臉色一變,想了想說道:“那墓穴裏的法器……”

“呵呵……”侯淨山冷笑一聲,“區區一件法器而已,我青城山還不放在眼裏,無爲道友如果想要,那你就自己去拿吧……”

遺夢法師也是這般態度,雖然能鎮壓屍王的法器必定不凡,但是眼下江城的局面實在太複雜,他們不想再繼續淌這趟渾水。

侯淨山和遺夢法師起身告辭,轉身朝着門外走去,但是還沒走兩步,突然臉色大變,轉頭看向了南方。

“好強的氣息!”

“器靈?這是器靈的氣息!”

無爲子此時也感覺到了異常,滿臉詫異的看向南方,眼中精光閃爍。

“能生出器靈,必定是九段光的法器!”

侯淨山眉頭緊皺,“江城怎麼可能出現九段光的法器?難道是哪位大山門的高人來了?”

遺夢法師搖搖頭,“應該不是,如果是有主的法器,氣息不會逸散得如此厲害,老衲估計……可能是有異寶出世!”

一聽這話,所有人都神色激動起來,顧不上多說,快步跑出了會議室。 ps:看《詛咒世界》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衆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衆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經過三名高級執行者加上東方小白的努力奮鬥,終於將這波鬼潮給驅除走了。 我真的是演員啊 衆人都是鬆了一口氣,而孟國慶更是驚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或許自己這樣強大的能力應該有所缺陷,卻沒有想到缺陷竟然這樣大!恐怕除了像剛剛那樣必死無疑的情況,否則是絕對不能用了!

這樣的能力一旦沒用好,可能不只是自己一個人,更可能是所有人都要一起遭殃!這種大規模的鬼潮他可是從來沒有經歷過,就算是黑子這樣的資深執行者,也只是在頂級任務中經歷過一些小型鬼潮罷了,否則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要知道,要是在頂級任務中遇到這種規模的鬼潮,就算是頂級執行者都得退避三舍,像孔凡這種資深的高級執行者恐怕都有折戟沉沙的可能!畢竟他雖然有攻擊能力,有防禦能力,恢復能力也很變︶態,但是不能逃走啊!沒有空間詛咒之物,在這種情況下很可能就被鬼潮耗死了!

其實他們能夠這麼簡單就將鬼潮驅除,還是多虧了孔凡的龜殼詛咒之物!這件詛咒之物的防禦力量簡直逆天,上百隻鬼魂共同攻擊,卻是根本沒有打破!這也讓蕭晨他們能專心對付鬼魂。而鬼潮最恐怖的就是其攻擊能力,數十上百隻鬼魂集合在一起的詛咒力量,很少有人能抵擋住!連抵抗都做不到。就更不用說驅除了!

事後,孟國慶立刻向黑子申請借貸。本來他在上次任務中已經借貸了500點詛咒之力。但是任務結束的時候獎勵了400點,再加上逃過鬼魂追殺獎勵的800點以及以前剩下的。早就將貸款還清了,所以還有借貸的資格。

這一次他直接借貸了1000點,畢竟剛剛都透支了400多點了,要是還借500的話恐怕連一次詛咒之物都不夠用就又透支了,雖然透支是可以的,但是卻是很危險的,畢竟一旦透支迴歸,那就會被詛咒世界立即抹殺!這可是規矩,半點不容情的。所以還是多借一點好。

“走。還是到三樓去!”孔凡說道。他剛剛就是從三樓出來的,而蕭晨是在空間傳送的時候出了岔子,所以纔會和他在一起。但是他們兩個和孟國慶不一樣,他們是出現的地方是二樓,所以不清楚一樓是不是像孟國慶的家那樣被挖了,更不清楚602是不是也一樣有根源性詛咒之物。

不過根據孔凡這麼長時間積累下來的經驗看,現在這次任務明顯已經到了高?潮,而這裏和他們來的地方又明顯不是同一個空間,所以根源性詛咒之物在這個空間的可能性很大!他們必須要利用這次機會將根源性詛咒之物找出來。否則可能永遠也沒有來到這個空間的機會了,這些也是孔凡的經驗之談!

一行六人來到了六樓,發現602的門是開着的,這讓他們陷入了矛盾之中。這扇門的情況他們是非常關注的。畢竟每一次進入這扇門都會出問題,但是這扇門並不是詛咒之物。不過想到這次任務中空間詛咒的強大,很可能602就是一個單獨的空間!

黑子首先來到門前。將右手伸出探向602的室內。感應了一會之後,說道:“沒錯了。這個房間就是一個單獨的空間!這個鬼地方實在是太危險了,空間詛咒一層套着一層。說不定那一層中就有着無盡的鬼魂!要是我們遇上了,很可能就出不來了!”

他這個時候是想到了之前在602的時候,貿然用遙控器詛咒之物打開了一個未知的空間,然後空間之中伸出了無數的鬼手!根據目測就不下100,而且還沒有算沒有伸出手的!要是他們遇上那樣的情況,以他們現在的狀況,很可能全部陷在那裏!

要知道,孔凡剛剛用過了龜殼詛咒之物,這件大殺器現在就是廢物,正處於冷卻期,根本不可能動用。而且東方小白也消耗了所有的血符咒,黑子更是將可以增強暗影之手的殭屍左手都用了。可以說他們現在就是一羣殘兵敗將一樣,根本沒有和大規模鬼潮一戰的實力!

孔凡皺着眉頭思考了一會,說道:“不進去不行的!我們現在所處的空間和之前明顯不是一個,這個空間很可能在高位空間的某個地方。別看現在和之前的樓房一模一樣,但是實際上這裏已經是高位空間之中了!高位空間廣闊無邊,其中不知潛藏了多少危險!不要說我,就算是三巨頭都不可能真正知曉高位空間的具體情況。”

蕭晨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他一直以爲樓房只是到了高位空間之中,但是整棟樓實際上還是在現實世界的。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高位空間竟然還會有這樣的地方,看來詛咒世界的神祕他還是瞭解的太少,雖然有高級執行者的實力,但是卻沒有相對應的經驗。而他也知道,孔凡的話主要是對他以及三個中級執行者說的,看黑子的樣子就知道他應該瞭解這些。不過想一想也是,黑子那可是參加過兩次頂級任務的!雖然經驗不及孔凡和陳宏,但是也應該算是經驗豐富。

在高位空間中有多麼危險不用孔凡贅述,他們也都明白。尤其是蕭晨,也曾兩次進入高位空間。雖然只是外層,但是也差點讓他折戟!所以在知曉了這裏其實已經是高位空間之後,對於孔凡的提議當然是沒有意見。就算是他們不進入602房間,也不會安全的。反倒不如放手一搏。

“我先進去吧,就算是有危險還能逃出來!”黑子說道,然後就率先進入了602房間之中。不過黑子是身子先進入,右手卻一直留在外面。他的右手是暗影之手,雖然左右手都能使用空間詛咒,但是右手卻更加強大。他之所以將右手留在外面,就是爲了遇到危險的時候能迅速脫身。

“沒有危險,進來吧。”黑子說道。他的話讓外面的衆人明顯鬆了一口氣。剛剛纔和鬼潮大戰過一場,要是在來一次,恐怕能活下來幾個就不確定了!但是像李澄婉所有詛咒之物都陷入冷卻期的執行者來說絕對是災難。

全世界都想攻略白蓮女配 衆人又一次來到了602號房間。他們中孟國慶和孔凡並沒有真正進入過,現在是第一次來到這個鬼屋中。孔凡馬上說道:“等一下!”

在衆人的意外中,他慢慢的走向了衛生間。然後在衛生間中拎出來一個人!當然蕭晨看到這個人的時候,差點沒有將自己的眼睛瞪出來!那個人他非常熟悉,正是帶他們來這個地方的肖磊!

“他怎麼會在這裏!”李澄婉叫道。她當初和東方小白以及肖磊一起被拉入另外一個空間,然後就和肖磊失去了聯繫,他們可是都以爲肖磊已經死掉了!他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活到現在呢?

不過蕭晨卻有不一樣的感覺!他曾經聽肖磊說過,他以前曾經去過黃家村,而且還是和幾個道士法師一起去的!根據這個世界上出現的東西,可以認定這個世界的道士法師還是有些實力的。甚至就算是有詛咒之物蕭晨都不感到奇怪。

但是黃家村的詛咒非常強大,雖然不如現在這個高級任務,但是那也是因爲封印太強的緣故。可是後來的結局讓蕭晨很是驚訝,那就是所有的道士法師都死了,但是他卻活了下來!

再聯繫這一次下來依舊活了下來,蕭晨斷定,他絕對不是因爲運氣活下來的!要知道,一次可能是運氣,兩次絕對不可能!鬼魂不可能這樣簡單就放過一個人。黃家村還可以說是因爲時間的緣故,但是這次任務中,被拉進一個空間,一定會遇上鬼魂襲擊的,那麼他絕對沒有幸免的可能!

蕭晨走進衛生間接了一點水,然後澆到了肖磊的臉上。經過之前的經驗,他已經學會用自己的詛咒之眼去看一個活人的靈魂了。在他的觀察下,肖磊的靈魂完好無損,也就是說他應該不會出現那兩個裝神弄鬼的傢伙一樣的情況,所以說不定他能給出一些線索。

“嗯。”肖磊醒了過來。面對着蕭晨衆人,他還顯得很迷茫。他此時還不知道自己有多麼幸運,竟然可以活下來。樓中的原住民蕭晨不知道,但是他可以肯定,跟着他一起來的非凡網站的會員,恐怕只有肖磊一個人活下來了!

“怎麼回事?”顯然,他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畢竟也不是普通人了,經歷過生死考驗,馬上回過味來說道,“剛剛怎麼了?我怎麼突然就昏過去了!”

蕭晨一聽就知道完了,指望他給出線索實在是太難了。這個傢伙應該有些祕密,不過顯然,他自己並不知道!只以爲是自己的幸運讓自己一次次活下來!

“先起來吧,我一會在跟你說。”蕭晨說道。(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衆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衆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衆號!) 侯淨山三人快步離開會議室,但是卻沒下樓,而是坐電梯上到了頂層,站在天台上望向南方。

此時天色已經全黑,但是在江城南方的羣山之間,居然隱隱有紅光閃爍,映紅了夜空,看起來如同晚霞一般。

“紅光沖天!真是異寶現世!”無爲子一臉的激動,身體都忍不住一陣發抖。

遺夢法師也是一臉的驚訝,顫聲說道:“九段光……絕對是九段光的法器。”

侯淨山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紅光閃爍的位置,突然轉身就走。

“玄靜真人,你去哪?”遺夢法師連忙問道。

無爲子哼了一聲,“還能去哪?當然是去搶寶貝了,剛纔還口口聲聲說青城山青城山看不上區區一件法器,現在倒是跑得快,不過異寶出世、有德者取之,遺夢法師,恕我先走一步了。”

見侯淨山跟無爲子都急匆匆的離開,遺夢法師咬了咬牙,也跟在了後面。

峨眉山佛門衆多,法華寺的實力只能算是中游,如若得到一見九段光的法器,排名必能上升一大截。

所謂的清心寡慾,那也要看是對什麼東西,在九段光法器面前,所有人都失去了理智,心中只剩下貪慾。

江城南邊的山谷中,張誠咧着嘴呆呆的看着天空。

“這也太吊了吧!就這陣仗,明天肯定上江城頭條!”

華龍也是一臉的驚駭,他們現在就站在墓穴上方,能清晰感覺到地下龐大的靈氣。

他背上的金劍和九陽拂塵在這股氣息之下,開始隱隱震顫,光芒內斂。

而且因爲葉小曼的出現,陰陽八卦鏡散發的氣息中充滿了喜悅的感覺,就像離家多年的遊子突然見到了母親,不停的試圖從地下飛出,周邊的泥土都開始微微隆起。

“差不多行了。”王大富也沒想到陰陽八卦鏡居然如此厲害,要是讓葉小曼繼續下去,估計直接就要破土而出了。

葉小曼聞言,收回了鬼氣,沖天的光芒頓時黯淡下來,縮回了地下。

她俯下身,拍了拍腳下的泥土,輕聲說道:“別急,我很快就會讓你出來的。”

張誠側耳一聽,隱約聽見遠處有引擎轟鳴聲響起,連忙對衆人說道:“快閃,有人來了!”

山谷三面環山,樹叢茂密,到處都能藏身。

張誠先將葉小曼收回壓口錢,免得被人察覺到鬼氣,然後自己也收斂氣息,帶着華龍、王大富鑽進了山谷右邊的小山上,在一片樹叢後面隱藏好,只露出兩隻眼睛,盯着山谷之中。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華龍跟王大富才聽見引擎聲,又過了幾分鐘,三輛越野車先後開進了山谷。

車子剛一停穩,侯淨山等人就急不可耐的跳下了車,在山谷裏四處尋找起來。

“法器的氣息未消,應該就在這附近!”侯淨山仔細感受了一下,肯定的說道。

無爲子走了幾步,突然又停了下來,藉着車燈的光線四處看了看,面露疑惑。

“這地方怎麼有點眼熟?”

遺夢法師一皺眉,“無爲道友以前來過這裏?”

無爲子搖了搖頭,突然想起了什麼,返回車上拿出一個平板,打開一張圖片仔細看了起來。

侯淨山跟遺夢法師一見,也走了過去,發現無爲子打開的正是那張地圖,上面紅圈畫出的幾個地方都是將軍墓可能出現的位置。

之前張誠和華龍已經排除了大多數地方,現在地圖上只剩下爲數不多的幾個紅圈。

無爲子仔細看了看剩下這幾處地方,突然伸手指着下面的一個紅圈說道,“就是這裏!地圖上的位置就是這片山谷。”

遺夢法師臉色一變,“你的意思是說,這件九段光的法器,其實就是鎮壓屍王墓的那件?”

侯淨山皺眉想了想,點頭道:“怪不得,我就說莫名其妙的江城怎麼會出現一件九段光的法器,原來如此。”

“這可就麻煩了……”無爲子沉聲說道:“既然法器在這,那屍王墓肯定也在下面,現在怎麼辦?”

侯淨山跟遺夢法師也是面色猶豫,如果是在之前,他們肯定想都不想就找人來挖掘,但是出了張誠的事情之後,他們心裏都隱隱感覺到一些不安。

見二人猶豫不決,無爲子想了想說道:“二位道友,九段光的法器可遇不可求,這種天賜良機錯過一次可就沒第二次了啊!”

“這個我當然知道……”侯淨山沉吟道:“但是我們能發現,那個張誠肯定也能發現,到時候很可能會有麻煩。”

無爲子笑了笑,與其誠懇的說道:“我們不去找他麻煩,他就已經謝天謝地了,難道還敢來主動招惹我們?”

面對九段光法器,遺夢法師也禁不住誘惑,點頭道:“無爲道友說的不錯,只要我們放下芥蒂,相互聯手,那張誠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不敢搗亂。”

“不錯……”無爲子接過話頭說道:“既然鎮壓屍王的是九段光法器,那我們的把握又大了許多,只要得到法器,必定能滅掉混沌和屍王,我們也可以收穫無量功德,事成之後,再討論法器歸屬問題,如何?”

侯淨山想了想,論實力地位,青城山肯定是強過巍寶山和法華寺的,無爲子的提議不管怎麼看都對自己有利,沒理由不答應。

“好!那咱們三大山門就一起聯手取寶,事成之後再說其他!”侯淨山終於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無爲子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隨即說道:“清風山弟子已經把宋星海的死訊回報山門,龍陽子估計很快就會過來……今日異寶現世,聲勢浩大,那些清風山弟子應該也有所擦覺,咱們必須得儘快動手。”

無爲子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三個人搶總好過四個人搶,而且龍陽子身爲清風山掌門,天師修爲,要是強插一手,他們三個二代弟子可不是對手。

“無爲道友說得不錯,這事必須得儘快。” 上門狂婿 侯淨山深以爲然的點點頭,想了想說道:“不過從氣息上來看,法器肯定深埋地下,要想趕在龍陽子來之前挖出來,只能動用機械,你們在江城有沒有這方面的關係?” 蕭晨他們現在的時間很緊急,在高位空間中每過一秒鐘都是非常危險的,所以必須要加緊速度。哪怕不能找到根源性詛咒之物,也必須要找到回去的路!

所以,蕭晨沒有和肖磊過多的廢話,而是讓肖磊跟在他的身邊,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尋找根源性詛咒之物,同時蕭晨也時刻開啓着自己的詛咒之眼,搜尋可能存在的空間裂縫。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昏迷了多久?”肖磊問道。他現在非常迷茫,只記得當時東方小白大叫一聲“不見了”然後就跑了進去。李澄婉緊隨其後,而自己卻是晚了一步。這也導致了他們三人最終分開,肖磊被傳送到了這裏。

“這裏已經不是人類生存的世界了,而是一個充滿鬼怪的世界!我們很不幸都被拉入了這個世界,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能終結這一次詛咒的法器!當然,就算是找不到法器,也必須先回到我們的世界,否則我們隨時都可能死去!”蕭晨儘量將自己的話壓縮,用短短的幾句話將目前的根本任務交代了下去。

“法器?什麼法器?”肖磊迷茫的問道。

“是一件道袍!在你失蹤的這段時間,我們經過了多方調查,發現這裏曾經是一個萬人坑!理論上來說這種萬人坑的詛咒要比現在強不知多少倍的!不過由於曾經被封印過,所以變弱了很多。但是由於施工的原因。將封印詛咒的法器挖了出來,結果導致封印鬆動。雖然後來又重新將法器埋了回去,但是卻依舊不能完全封印。這纔是鬧鬼的真正原因!而根據我們的判斷,封印詛咒的法器很可能就是一件道袍,所以先幫我們一起找吧,等以後再說其他的。”

“嗯,好。”肖磊愣了一下,沒有想到這個詛咒的背後有這麼深遠的背景,但是他也知道現在最緊要的是什麼。趕緊幫着蕭晨等人一起找了起來。

其實找尋根源性詛咒之物的事主要還是蕭晨,黑子以及孔凡在做。因爲有了血屍的事。他們猜測道袍或許也是一樣,被封在牆壁或者地板之中。所以蕭晨還有孔凡,黑子已經開始挖洞了。

首先是牆壁,只要不是承重牆。都要徹底推倒。而即使是承重牆,也要將中間掏開,只要不倒就行。至於地板,那就更好弄了。宋醫生的兒子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樓房的質量雖然說並沒有什麼大問題,但是這地板的厚度也都是最小的,這樣反倒是方便他們挖掘了。

整整半個小時過去了,他們雖然沒有遇見鬼魂,但是在這間房中倒是也沒有找到根源性的詛咒之物。不過收穫也不能說沒有。孟國慶就非常幸運的找到了一件詛咒之物!

這件詛咒之物只是普通的驅鬼類詛咒之物,但是卻是中級高等的。是他在一個箱子中找到的。雖說這個房間都是裝修好的,傢俱齊全。但是這個箱子也不知道是怎麼出現的。

箱子中並不是空的,而是又一箱衣服。孟國慶懷疑根源性詛咒之物可能在這裏,於是將所有的衣服都倒了出來,雖然沒有找到根源性詛咒之物,但是卻找到了一件染血的上衣,這件上衣正是一件詛咒之物!

這可是將孟國慶高興壞了。他可是隻有一個血統,沒有其他的詛咒之物。而血統經過多次使用之後。詛咒抗性已經將其大幅度削弱了,現在有了一件新的詛咒之物,自然是極爲高興的事情。於是當場就將這件衣服穿在了身上。

“現在怎麼辦?”找了這麼一大圈,幾乎將所有的牆都拆了,所有的地板都掀開了,要是在整下去恐怕樓都被他們弄塌了,但是還是沒有找到根源性詛咒之物!

“難道我們猜錯了?根源性詛咒之物還在一樓?”孔凡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走吧!去一樓,在這裏恐怕也找不到什麼線索了。”還在看了一下被他們拆的亂七八糟的房間說道。其他人也都同意,這個地方確實已經沒有繼續搜尋的必要了。

一行人來到了一樓門前,仍舊是還在上前探路。這個時候也就體現了空間類詛咒之物多麼有用了,不過這種詛咒之物實在是太稀少了,整個詛咒世界中能像黑子這樣擁有三件空間類詛咒之物的,恐怕都屈指可數!

沒多大一會,黑子說道:“這裏也是一個獨立的空間,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像602那種空間中的獨立空間,或許這裏就是出口,通往現實世界的也不一定!”

執行者們都知道黑子在空間詛咒方面屬於大師級別,所以也不會出言反駁什麼。而這一次依舊是黑子先進,孔凡在後面守着斷後。這一次他們並沒有像之前那樣謹慎,因爲大家的詛咒之物都已經冷卻好了,尤其有了孔凡的龜殼詛咒之物,更是讓他們有恃無恐!

“不好,快退!”但是就黑子剛剛進入房間,而衆人都有些鬆懈的時候,黑子的聲音卻是突然傳出!而緊跟着黑子在右手也是一動,在自己的身後撕出一道空間裂縫。

眼看黑子已經出來了大半個身子,但是卻發生了變故!一聲悽慘的哭聲突然傳出,這哭聲就好像是孔凡的嘯聲一樣,都屬於聲音類的詛咒,而這一類的詛咒是最難防禦的,往往都直接作用在靈魂上!

此時,沒有寄生類詛咒之物的李澄婉已經迷糊了,連站都站不穩了!剩下的幾個人由於有寄生類詛咒之物幫忙,所以還比較輕微,不過黑子可就慘了!

衆人聽到的哭聲是從黑子打開的空間裂縫中傳來的,雖然也算是直接傳到耳中的,不過畢竟經過了一層空間的削弱。而黑子就不同了,他可是就在那哭聲詛咒的邊上。

要是放在平時他也不會有多在乎,畢竟他的意志力非常驚人,再加上中級頂等的寄生類詛咒之物,並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但是現在處於非常狀態啊!

黑子此時正處於空間裂縫之中,詛咒之物暗影之手全力發動空間詛咒,而現在卻是被那哭聲所影響,所以,他倒黴了!就像之前蕭晨一樣,空間裂縫被影響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傳送失敗,而還有另外的可能。黑子很不走運,碰到了最悲慘的一種,那就是空間切割!

“啊!!”即使是黑子這樣的真漢子也不免叫出聲來!沒辦法,他遇上了空間切割,其實也就是還沒有傳送回來,兩個地方各有一部分身體,而這個時候空間裂縫突然關閉了!

幸好黑子已經探出了大半個身子,只剩下左胳膊左腿依舊半邊胯骨還在另一面,否則要是兩面各一半的話,他就被直接活批了!現在雖然非常悽慘,但是卻並沒有傷到內臟,也就是說他還是可以苟延殘喘的活下去的!只要回到詛咒之島,那麼就可以恢復!

見到黑子受傷,孔凡連忙走到了最前面,避免黑子身後的鬼魂追過來。而蕭晨則是自動來到最後面殿後,兩人一前一後將衆人護住。

而孟國慶和李澄婉則是上前查看黑子的傷勢。他們兩個都曾經有過天命者爲醫生的經歷,所以對於治療他們兩個是最擅長的。而且孟國慶還擁有嗜血者血統,這個血統不僅可以讓自己的血液化爲詛咒之物,還能控制對方的血液。

只不過孟國慶現在還太弱,不能真正發揮這項功能的威力,但是放到現在用來止血治傷就方便多了。孟國慶趕緊給黑子止了血雖然不能立刻結痂,但是卻也能讓他避免流血過多而死。

李澄婉則是將衣服脫了下來,撕成碎布條,給黑子進行包紮。此時黑子早已經昏迷過去了,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就算是鐵漢,也撐不住了。

不過幸好一樓房間中的鬼魂並沒有追上來,否則他們能不能互助黑子還是兩說,畢竟他們也需要抵抗鬼魂,黑子就無人照看了。

“他怎麼樣?” 暗黑之新紀元 孔凡來到孟國慶和李澄婉兩人的面前說道。黑子可是三十三號島的一號絕強戰力,要是黑子死了,對三十三號島絕對是非常大的削弱。

其實黑子也是倒黴,剛剛的哭聲詛咒幾乎就是他的剋星,要知道,空間詛咒雖然非常強大,但是一旦受到影響造成的傷害也是非常大的!像蕭晨那種傳送出錯還是比較好的,像黑子這樣的才叫一個慘!要不是他的身邊有其他執行者,恐怕光是流血都流死了。

而且剛剛實在是太突然了,黑子根本沒有來得及使用殺手鐗,他要是將那件面具戴上,使得全身都相當於一件空間詛咒之物,那麼也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了。

他如果化身空間,那麼不要說空間閉合,就算是鬼魂的空間能力對他也將近乎於失效!也就是說幾乎沒有鬼魂能夠將他拖入另一個空間之中!可惜他還沒有來得及用這件詛咒之物,就已經變成現在這樣了。 無爲子跟遺夢法師對視一眼,同時搖了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