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說重點……嗯,嗯,這……”小胖子偷偷的看了眼唐萱那邊,只見那邊戰況焦灼,雖然羣妖傷害不到師姐,但是被師姐砍死的貓妖轉瞬就被最外圍的貓妖復活,就這麼打死又被複活,復活了又被打死。心道師姐你快點解決戰鬥過來幫我啊,一時着急間對着師姐喊道:“師姐,先把最外層的那些只破貓宰了,你這麼打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啊。”說完之後馬上後悔了,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惜已經晚了。

0

“閉嘴……”

唐萱和丸爺異口同聲。

唐萱那邊被困在中間,那些貓妖也都是在奮起攻擊,三層合圍,第一層是近身攻擊,第二層是各種術法飛揚,第三層則不斷的青光浮現,飛向第一層妖羣,彷彿是在不斷的滋養着第一層的戰士。唐萱雖說相對妖羣來講是實力超羣,無奈此陣法甚是奧妙,只要不能想辦法突破前排解決掉外圍的醫療貓,最後只能被耗死在這裏,可瞬間秒殺所有貓妖何其困難啊,小胖子說的倒是容易。

丸爺這個氣啊,突然間有了明悟,盛怒道:“狡猾的人類,你剛纔實在拖延時間……哼,暴露了吧?還愛貓人士,繼續編,你想宰了我的部下,做夢!!你會付出代價的。”說罷貓爪一揮,剛纔停步不前的妖羣帶着勁風撲了過去。

小胖子哪裏見過此等陣仗啊,嚇得拔腿就跑。

可就在妖羣靠近小胖子一丈距離的時候,小胖子身上散發出了淡淡的光芒,妖羣在接觸到光芒的一霎那,全部倒飛了出去,同時響起了陣陣的鐘鳴之聲,但凡觸碰到他的貓妖,輕者吐血,重者直接昏迷不醒。

原來是唐萱剛纔給小胖子施展的金鐘護罩自動激活了, 這些一級貓妖雖然數量上佔優,但是一級畢竟是一級,對於煉氣五級所施展的防禦之術是無可奈何的,反而被反噬到。

丸爺的神情不再是充滿不屑了,身形猛然間發動了,快如一道閃電,彷彿瞬移般來到了小胖子的身前,貓爪憑空長出三尺,如一把吧利刃般,夾雜着毀滅之勢就要轟擊在了金鐘護罩之上,狠狠地說道:“給我……破!” 丸爺沒有使用任何的術法,單憑妖獸強悍的肉身之力攻了過來。

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小胖子肉眼可見的時候丸爺已經出現在了近前,他有些懷疑護罩能否抵禦丸爺如此陣勢的攻擊,急道:“住手!”

“喵了個咪的,你讓本座住手本座就住手?”丸爺雖然這麼說,但還是停了下來,它也不清楚爲什麼會停下來,也沒有感到有任何的違和感,“有什麼遺言,快說。”

小胖子剛纔只是情急之下,太害怕了,下意識說出來的。

他知道這裏最多重傷,不會死亡的,他哪裏有什麼遺言啊,既然丸爺讓他說了,就又給他拖延的時間了,正中下懷,想了想道:“我有一事不明,能否……”

“哼,說。”丸爺很不耐煩的說道。

“我想知道現在是什麼等級的試練?怎麼這麼多貓妖分身,而且爲什麼沒有等我們選擇難度就開啓了?”

“哇哈哈哈哈!!問的好,那本座就給你解答一下,也好讓你死個明白。”丸爺聽出小胖子話語中對自己困仙陣的恐懼,甚是得意的說道:“難度嘛,原本是專家級的。另外,本座的出現是額外奉送的,這就是你們激怒本座的結果,你們要付出代價的……能死在本座親自爲你們開啓的超專家級試練之下,是你們的榮幸。”

“另外告訴你一件事情。”丸爺是越說越是得意,“你們以爲在鎮魔塔試練是不會死亡,只會重傷嗎?錯了,大錯特錯,如果單單是貓妖分身的話,確實如你們瞭解,是不會對你們造成致命傷害,不過本座嘛,是個例外。”

“什麼?會……會死?”小胖子聽到這個消息,震驚了,繼續問道:“還有,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鎮魔塔內明明只有被鎮壓魔物的分身供大家試練,本體被塔靈所鎮壓,根本不可能現身。”

“這個不能告訴你。”

“那你是什麼等級?我怎麼探測不到?鎮魔塔內不是有等級壓制的嗎?你不是一級妖獸?”做爲一個修士,能感知到和自己層次差不多或者低於自己實力對手的修爲,可小胖子卻無法感知到丸爺的修爲。

“你的問題太多了,十萬個爲什麼嗎?本座的耐心是有限的。”貓類的智商實在有限,問題太多腦子根本就轉不過彎來了,若是小胖子問題一個一個的問,它還是會繼續回答下去的。

“四級魔獸而已!”正在另一邊打鬥的唐萱淡淡的說道。

“什麼?四級魔獸?”小胖子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了。

小胖子拔腿向着唐萱那邊跑了過去。

丸爺哪會這麼輕易就放過他啊,要是讓一個二級煉氣修士從它手上溜走,那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丸爺故技重施,招式甚是單一,簡單粗暴,又是撲了過去一爪拍了上來,這一爪,如鋼刃般的貓爪尖和金鐘護罩觸碰在了一起,發出了尖銳的吱吱聲,就像小刀劃過玻璃一樣的刺耳,同時震的金鐘護罩發出了陣陣嗡鳴。

不愧是丸爺,並沒有如同那些貓妖分身一般被震傷,別說震傷了,連身形都沒有後退一步。可小胖子就慘了,被震的耳朵嗡嗡直響,更是身體直接被震飛了出去,落在了困仙陣的外圍。

金鐘護罩也是咔嚓的一聲,裂出了一道肉眼可見的傷痕,彷彿再受到一次攻擊就會完全破碎一般。

“還能抵擋一次攻擊,怎麼辦。”小胖子心裏暗暗盤算着,他果斷的咬了一下舌尖,噴出一口精血,將修爲提升到了極限,在精血加持之下, 勉強使出了三級煉氣修士才能施展的術法。

“葉舞術……”

小胖子在落地的瞬間對着身邊的治療貓發動了他唯一的攻擊術法,但見狂風四起,數百道殘葉如刀刃般直奔妖羣而去。

丸爺暗道失策,若是讓小胖子得手,本來天衣無縫的困仙陣就會出現破綻。剛纔那一擊雖然表面上它佔了優勢,其實也震的它渾身發麻,貓爪更是彷彿脫力了一般,已經沒有能力在這一瞬趕過去救援了。

“看來還是小瞧了五級法術的威力,不對,這絕不是普通的五級法術……”丸爺神識運轉,十餘隻剛纔被震傷的貓妖分身出現在了困仙陣外圍與葉舞術之間,企圖能夠儘量消耗一下,減少對陣法外圍貓妖分身的傷害。

十餘隻受傷的貓妖分身踉蹌的站在那裏,彷彿能夠站起來已經很勉強了。

在唐萱的瘋狂攻擊下,第一道防線內的貓妖分身死傷嚴重,外圍的治療貓一刻不停的持續復活着被唐萱擊殺的近戰貓,也達到了某種平衡,這也是爲什麼唐萱煉氣五級修爲爲何一直無法突破陣法的原因。

但是小胖子的攻擊,打破了這種平衡,數百道殘葉刀刃轟在在十餘隻重傷貓妖分身上,每一隻貓妖分身都被數十道刀刃穿過,貓妖分身全部消散。漫天殘葉沒有半刻停留,沒有被阻止半分。

治療貓們正在全神貫注的吟唱着復活術,讓小胖子殺了個措手不及,原本幾乎單隻能和小胖子匹敵的貓妖分身,一下子被葉舞術滅殺了十五六隻之多,可見小胖子強行催動的三級術法的強悍。

別小看這十五六隻貓妖分身被滅,唐萱修爲全開的狀態下,是可以秒殺九十九隻貓妖分身的,可就是因爲這外圍的九十九隻會復活法術的貓妖分身,讓她遲遲不能突破陣法,彷彿是給她量身定做的一般,而且持續的被第一二道防線的貓妖不斷的轟殺,也是小有損傷的。

小胖子一擊得逞,正要繼續攻擊,忽然感覺背後一陣發麻。

丸爺憤怒的一擊實實的拍在了小胖子身上,此時的丸爺雙目紅的可怕,嘴裏發出彷彿虎嘯一般的聲音吼道:“你找死!”

小胖子身體倒飛出去十幾丈遠,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看了看唐萱那邊,要想馬上破陣過來救他不太現實。看着一步步逼近的丸爺,他心裏萬分慌亂,唯一可以倚仗的護罩在剛纔丸爺憤怒一擊之下已然在崩潰的邊緣,無法指望着再抵擋一次攻擊了。 小胖子思緒間,丸爺正一步步的走向他,每邁出的一步都似有萬斤之重,青石地板在丸爺的腳下紛紛碎裂開來。


丸爺每逼近一步,小胖子就不由自主的退後一步,腳下抖得厲害,四級魔獸的威壓可真不是蓋的。

“受死吧。”丸爺擡起了鋒利的右爪,爪尖上閃起了一點寒芒,彷彿帶着戲虐般緩緩的落下。

小胖子心臟噗通、噗通的跳着,這一瞬間,彷彿經過了幾個世紀一般的煎熬,頭上的汗珠已經打溼了他的長髮,顫顫巍巍的說道:“貓大哥……住手!”

“咦?喵了個咪的,怎麼回事兒?”丸爺的貓爪忽然停了下來,奇道: “你說住手就住手啊?你當本座是誰呢?”可是說歸說,任它怎麼發力爪子都落不下去了,丸爺心中翻江倒海的,心道這是怎麼回事兒,太蹊蹺了,太詭異了。

小胖子心中也覺得很奇怪,這是怎麼回事兒?丸爺這麼好說話?也沒時間去細想了,繼續道:“貓大哥,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你看看咱們能不能坐下來好好談談啊。”

“談你妹啊!”說話間丸爺又一爪攻了過來。

“咦?它怎麼不講道理呢?剛纔還以爲它好說話,這是要出其不意嗎?”小胖子有些搞不懂了,心道,要說丸爺的實力不用耍這點小花招啊。

眼看着這一爪就要躲不過去了,下意識的喊了一句,“住手!”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小胖子眼見丸爺的爪子又沒有落下,又停了下來,莫非我無意中掌握了什麼咒語?那我豈不是無敵了?想到這裏,小胖子心裏這個美啊。

丸爺收回爪子,重新發動攻勢。

“住手!”小胖子嘗試着喊道。

丸爺又收回爪子,再次發動攻勢。

“住手!”丸爺的攻勢又被阻止了,真是屢試不爽啊,小胖子別提多得意了,此刻都想着是不是能夠逆轉了,真要是這樣,丸爺也算是史上最憋屈的魔獸了,被一個低於自己兩級的修士給虐了,想着想着,都樂出聲了,“哈哈哈哈!”

“喵了個咪的,哎呀我去,簡直太邪門了,這是怎麼回事兒?”丸爺一臉黑線,這事情有蹊蹺啊……爲毛一聽到住手,這個身體就一定會停下來,無法發動攻勢?眼看着困仙陣無法再拖延多久了,自己的實力也就和唐萱五五開,再加上這個莫名其妙能阻止自己攻勢的奇怪小胖子,拖下去對自己不妙啊。忽然靈光一現,本座有好多術法來着。

神識在識海中搜索着,唉,法術太多了。

哦,有了,就它了。

“靜音術!”

一道灰色聲波將小胖子籠罩了起來。

小胖子暗叫,不好,嘗試着張了張嘴巴,已然無法發出聲音了,正焦急中,腦海中傳來了唐萱的傳音,“再堅持……十息!”

丸爺嘗試着伸了一下爪子,佯作攻擊狀,嗯,沒有被阻止的跡象,看來法術是起作用了,伸展了一下身軀,一掃剛纔的憋屈苦悶,後腿猛地一蹬,撲向小胖子的頭部。

小胖子嚇得腿都軟了,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直接跪在了地上,也巧了,就這麼一跪剛好躲過了丸爺撲向他頭部的致命一擊。

“擦!”丸爺一擊之下落空,罵了一聲,“慫貨。”

沒想到這小胖子如此膽小,對戰中居然被自己的氣勢給嚇跪了,還真是可笑至極。算了,不陪他玩了,一個二級煉氣修士而已,速戰速決吧。

“金錐箭!”

一隻一丈有餘的金色光箭破空而出,直接鎖定了小胖子。

金錐箭在碰撞到小胖子那殘破的金鐘護罩之後,並沒有迸發出金鐵轟鳴之聲,防護罩也沒有碎裂,只是發出了悅耳的鐘鳴之聲,在空氣中迴盪着。只見護罩上的裂痕吸收着金錐箭的光芒,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着,瞬息間,已經變成了一個完整的,比唐萱施展的更爲璀璨,更是大了一圈的金鐘,而且顏色也不再是淡淡的了,更深了一層。

“喵了個咪的,這是怎麼回事兒?”丸爺很是不解。

原來唐萱的金鐘護罩不是普通的術法,是幾年前在思過洞密道中機緣巧合得到的一個成長性法術,而且有個特性,非但同屬性法術攻擊無效,反而會成爲它的養料,進而增強它的強度。此刻的金鐘護罩比剛纔強悍了何止數倍,隱隱的有了六級法術的程度。

時間已經過了三息。

丸爺看着增強的護罩,一臉凝重,這是什麼妖孽,先是說話就能阻止我進攻,這回又這樣。這護罩的強度不比剛纔了,自己用常規攻擊怕是一時半會兒無法攻破了。

其實丸爺本身實力超強,而且有很多手段,可惜它戰鬥經驗不足,雖說只是倚仗着修爲高出小胖子兩階才能一直做到壓制,若是換做他人,擡手間就能把小胖子滅殺。而且它智商有限,根本不懂得術法相剋,不知道是因爲自己愚蠢的使用了同屬性的金錐箭,又很倒黴的碰到了唐萱所施展的妖孽般的術法,它還以爲小胖子身上有古怪,能夠吸收它的攻擊術法呢。

於是乎,它放棄了繼續使用強大的術法。

可是如果單憑肉身攻擊,以剛纔的經驗,一時半會兒根本就打不破護罩,又看了看那邊搖搖欲墜的困仙陣,心裏那個着急啊。

撲過去一口氣打出了十八爪,果然收效甚微,看着小胖子面帶戲虐的笑臉,丸爺覺得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拼了,只能提升肉身力量了,貓爪在虛空中一探,憑空多出了一個藥瓶,情急之下連瓶帶藥全部塞進嘴裏,鋼牙一咬,連藥丸帶瓶子碎渣全部吞進了口中。

…………

本章結束了嗎?

唐萱對着作者使用了一個火球術,喊道:“作者,我抗議!!!到底我是主角還是小胖子是主角?怎麼他的戲份這麼多啊?”

作者頭髮焦黑,口中吐出一口黑氣道:“別急,日後你就知道了。作爲補償,不久之後就讓你虐一虐小胖子。” 吞下了藥丸的丸爺渾身充滿了狂暴之力,身形暴漲了一丈有餘,貓爪也是長了半寸多,氣勢正在不斷的上升中,一直圍繞着它的黑霧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的散了開來,丸爺的身形全部暴露了出來。

小胖子一驚之下,先是下意識的想說住手,可無奈靜音術的效果還沒有解除,張不開嘴,強打起精神,一狠心又是一口精血噴出。

“葉舞術!!”心中暗吼。

此術在他第二次強行催動之下,威力已經大不如前了,百餘片殘葉飛向了修爲和肉身還在持續攀升的丸爺。

“雕蟲小技!”丸爺只憑肉身之力就震開了剛纔這能秒殺十餘隻貓妖分身的術法,隨後撲向小胖子,雙爪攜帶着勁風轟在了小胖子身上。

一陣金鐵交鳴之下,小胖子不斷被轟退,丸爺頻頻攻擊,金鐘護罩已經充滿了細紋,彷彿隨時可能爆開一樣。雖然有護罩保護,但在丸爺的猛烈攻擊下,小胖子還是被震得氣血沸騰,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從包裹中抓出了一把藥草,拼命的往嘴裏塞去。

雖然名義上他是門派唯一的丹師,可那實在是門派實力不濟,人才凋零,讓他去摸索,真是趕鴨子上架,連個藥鼎都沒有,嘗試煉丹都是拿炒菜的大鍋,那個慘啊,結果可想而知,一次都沒有成功過。

時間也已經熬到了七息。

丸爺也在不斷的進攻中積累着戰鬥經驗,它覺得這麼進攻效果實在有限,於是乎將全身的力量全部聚集在了右爪之上,右爪青筋爆出,爪毛豎起,無風自動。



“給我……死!!!”丸爺這一擊使出了十二成功力,貓爪夾雜着風雷之聲轟在了小胖子的左肩之上。

咔嚓一聲,護罩崩裂,右爪直接抓在了小胖子左肩之上。

小胖子左肩血肉模糊,破了一個寸許寬的洞,距離心臟只有一拳的距離,鮮血不斷的從傷口中涌出,將半邊青衫染成了鮮紅之色,小胖子咬牙強忍着劇痛,抓出一把藥草,塞在了被洞穿的左肩傷口之處。

第九息……

“螻蟻,受死吧。”丸爺又是一爪攻出。

“住……住手!”小胖子一着急,隱隱的快要衝破靜音術的封鎖。


丸爺攻出去的爪子再次停在了半空中,“靜音術!”它想都沒想,又施展了靜音術。

它這個氣啊,心道這小妖胖子,如此詭異。一定要除掉他,萬一一會兒和唐萱對決的時候,關鍵時刻被他這麼一干擾,對自己可是不妙啊。

可還沒等它下殺手。

十息……到!

唐萱已經擋在了小胖子的身前,小胖子強打起精神看了一眼唐萱,喃喃道: “師姐,我堅持住了,十息!這算是美女救英雄嗎?”


“好吧,我承認我是美女。”唐萱用手撩了一下長髮,看向重傷的小胖子安慰道:“你嘛,剛纔的表現馬馬虎虎,和英雄根本搭不上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