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現在在靜海,地下圈子全是蘇家說了算。

0

地上圈子,蘇家也有一半的話語權。

這麼牛逼的家族,林壞是怎麼認識的?

林壞看出他的困惑,解釋道:「哦,是這樣的。」

「之前蘇家家主重病,是我治好的,所以他們就給了我兩張邀請函。」

唐萱兒翻起了白眼。

這個借口,她已經聽林壞說過無數次了。

這傢伙治好的病人還真是天南地北啊。

她就知道林壞不會說真話。

「好吧,那到時候我們得好好感謝人家,給我們這個機會。」唐萱兒認真道。

林壞點點頭,也沒有多說。

這場商業晚會,原本就是為唐氏而舉辦的。

而彼時。

靜海最豪華的商業酒店。

整個酒店都已經被蘇家給包下了。

今晚,就只為舉辦一場晚會,為唐氏而舉辦的晚會。

「我不想再重複今晚有多重要了。」

蘇雯召集所有的高層和保鏢,嚴肅道:「林先生是我們蘇家的救命恩人,只要是救命恩人的事,我們就必須嚴陣以待。」

「並且,要讓那些企業家都明白,唐氏要在靜海發展,是勢在必得的。」

「任何人不許阻攔。」

蘇凡點點頭:「安保方面的工作,我已經交給蘇晨了。」

「他的功夫不錯,安保方面肯定能保證。」

為了今晚的晚會,他和蘇雯可是沒少下功夫。

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林壞更加地看好他們蘇家。

只要讓林壞高興了,林壞才會不留餘力地庇佑他們。

否則的話,將來北方有人來入侵,光憑他們姐弟倆,可是阻擋不了的。

「雯姐,凡哥!」

蘇晨安排好了安保工作,也趕緊跑來開會了。

身為蘇家年輕的一代,蘇晨也經常跟着父親和蘇凡習武,整個人顯得很精神。

自從他父親戰死之後,他在蘇家的地位也水漲船高,現在有不少人都要巴結他。

「蘇晨,你那邊都安排好了吧?」

蘇凡問道。

「都安排好了,請雯姐和凡哥放心。」

蘇晨傲然道:「如今在靜海,什麼我蘇家說了算,我蘇家舉辦的晚會,誰敢來鬧事?」

看到蘇晨這心高氣傲的樣子,蘇雯不由得嘆了口氣。

她叮囑道:「蘇晨,有句話我必須要提醒你。」

「我蘇家能有今天的地位,並不代表我蘇家不可一世。」

「今後不管做人做事,我們都要低調點,太狂了是沒有好結果的,懂么?」

蘇晨點點頭,但心裏很是不在乎。

現在整個地下圈子,都是蘇家說了算,蘇家的人狂一點又怎麼了?

而且這段時間,不管是地下圈子的人,還是地上圈子的一些人物,全都在巴結他,這讓他多少有些膨脹了。

「今晚有個大人物要來,我們要做好一切,給那位大人物,留下一個好印象,懂么?」

「懂了!」

眾人齊聲喊道。

解散后,蘇家姐弟依然沒有懈怠下來。

在林壞和唐萱兒離開晚會之前,他們就不能放鬆。

只是,蘇晨可不會這麼當回事。

在他看來,靜海只有一個龐然大物,那就是蘇家。

誰的面子,比蘇家還大?

他只知道,蘇雯要他把事情做好,那他做好便是。

誰要是敢在晚會上鬧事,那他決不輕饒!

彼時。

酒店的晚會已經熱鬧起來了。

不少客人都陸續而來,而且所來之人,皆是靜海有頭有臉的人物。

而整個酒店的安保,可以說是嚴密到了極點。

就連服務生,都換成了蘇家的保鏢。

只要今晚誰不長眼,敢在這裏鬧事,他們會立刻解決掉鬧事的人。

「都給我打起精神!」

「今天誰也不許犯錯,否則我可不饒他!」

蘇晨趾高氣揚地訓斥着保鏢們。

交代好一切,他便親自去門口迎接客人了。

說是迎接,倒不如說是炫耀,因為那些客人,幾乎全都要客客氣氣地跟蘇晨打招呼。

蘇晨對此,很是享受。

「晨哥!」

忽然又是一道殷勤到極點的聲音傳來。

蘇晨看了一眼,笑道:「小李,是你啊,你今天來得可有些晚了。」

來人,正是李輝。

紫筆文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安兒,你聽我說。」王后語氣急促,「今天去古細辛宮殿打掃衛生的傭人,無意之間發現,她竟然在和黑客聯盟的滅霸聯繫,由於時間太緊張,那個祝笑笑很快就回來了。

傭人也沒有看清全部,只隱隱約約發現,古細辛在和滅霸約定,要攻擊一個項目。」

「安兒,你應該清楚。」王后語氣嚴肅起來,「即便不為了我們報仇,拋棄私怨,只為國家,為了你的理想和抱負,你也應該提防古細辛。

洛安捏著手機,默不作聲,關於滅霸要攻擊他負責的項目一事,他早就調查出來了,是春妃和洛德王子他們搞的鬼。

原本以為只有滅霸一個,想不到細辛竟然也摻合其中。

洛安指尖放在太陽穴上,一下一下地按揉。

他是見識過古細辛的黑客技術的,那天就是她攻擊西元城的網路。

雖然不知道她的黑客技術在什麼層次,但顯而易見,一定不低。

前有勁敵滅霸,再加上古細辛,恐怕難以應對。

「母親。」洛安安撫王后,「您先別急,事情並未清楚,一切皆有可能,也許是傭人看錯了。」

「呵——」王后冷笑,「你還在心軟!」

「母親!」洛安聲音冷厲,眼中閃過暗芒:「請您相信我,我是不會拿西元開玩笑的。」

「好。」王后語氣緩和下來,「安兒,我只有你了,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母親放心。」洛安面無表情。

被母親當作救命稻草的洛安,不是不疲憊的,似乎每時每刻都要提醒自己,要記著身上的責任,要為母親報仇。

這確實是洛安應該做的事情,但不知為何,他對母親總有種虛幻的感覺,似乎自己是活在夢中的人。

只有在面對古細辛的時候,他才感覺自己活在真實的世界。

洛安久久不回,游斯過來尋找,剛開始,游斯以為洛安在洗手間,結果發現,他居然就在走廊。

奢華昏暗的走廊里,一個冷冷清清的身影,斜倚著牆壁,神情淡漠冷然,似乎對眼前的一切都無動於衷。

看著這樣的殿下,游斯心臟一緊,總覺得殿下很陌生,他使勁晃了下頭,走過去:「殿下,古小姐等候您多時了。」

「嗯。」洛安抬頭,手中擺弄著手機,一轉一滑,就進入褲兜,動作乾脆帥氣。

「我不過去了,叫細辛吃完東西就回去吧。」說完轉身向外走去。

游斯一怔,下意識開口:「細辛小姐沒吃東西,她還在等你。」

洛安腳步一頓,臉色不渝。

這丫頭,等他幹什麼,東西涼了就不好吃了。

一時間,洛安陷入了糾結,理智上告訴他現在最好遠離古細辛,只有這樣,他才能理智的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但是情感上,他又擔心她。

怕她難過,擔心她吃涼的東西……

最終,洛安嘆了口氣,還是調轉腳步。

算了,他告訴自己,最後一次,再最後接近她一次,以後一定要避免和她相處。

洛安轉回包廂。

「洛安!」陸細辛驚喜,而後嬌/嗔:「你怎麼才回來啊,我等你很久了。」

洛安冷著臉沒說話,神情冷淡漠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