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一切都結束了。”蘇瑾見狀連忙安慰安然。

0

可安然見到蘇瑾之後卻好像看見鬼一樣,她連忙後退,想要拉開和蘇瑾的距離,她瑟瑟發抖,這次事件中恐怕厲鬼她都不再畏懼,在她看來蘇瑾纔是最可怕的。

蘇瑾自然知道安然是爲什麼這副模樣,他無奈的解釋道“不必擔心,我不會再對你下手了,這裏是現實世界,我們回到現實了!”

“現實?”安然有些不明白。

蘇瑾嘆了口氣,說實話他覺得自己對安然的救助意義不大,安然相比她的妹妹安寧來說,要差很多,如果是安寧的話肯定會察覺到自己一直被困在夢境之中,但安然就沒有,可以說安然的警覺性和洞察力太差,這樣的宿主在地獄手冊的事件中是很難活久的。

“冷靜一點想一想,剛纔發生的事情是合理的麼?你覺得你會下被我虐殺這麼多次後,依舊完好無損麼?”蘇瑾向安然提問,好在安然還不算笨到無藥可救,被蘇瑾這樣一說也反應了過來。

“剛纔是……厲鬼做的?” 艾在,愛在 安然反問道。

蘇瑾點了點頭,他道“厲鬼把我們都拉入了夢境之中,如果陷入的太深恐怕就再也醒不過來了,我剛纔強行進入你的夢境之中,不過想要將你弄醒只能讓你受到巨大的痛苦,所以我才……!”

“多謝。”安然柔聲向蘇瑾道謝,她知道蘇瑾進入夢境之中救她肯定是冒了很大的危險,如果不是安寧的原因,人家無緣無故,不會這樣冒着危險救自己。

蘇瑾笑了笑,和安然想的一樣,如果不是安寧的原因,他可不會冒險進入別人的夢境之中,在自己的夢境中,自己還能夠通過給自己施加痛苦醒過來,但若是在別人的夢境裏,是不是能夠相同的方法醒來,那就不知道了。

“他們怎麼辦?”安然掃了一眼張洋等人,有些擔心的問道。

蘇瑾搖了搖頭,他道“只能看他們自己了,地獄手冊的事件能夠保住自己就不錯了,看在安寧的面子上,我給你一個忠告……在現實世界中你可以盡情的做好人,但在地獄手冊的事件中……別多管閒事。”

蘇瑾現在的心理變化很大,如果放在以前,這種情況下他有可能會救張洋他們,但是現在不同了,他有更高的目標,他不允許自己死在事件之中,而一旁的安然則茫然的點了點頭。 蘇瑾覺得自己變得冷漠,自私了,他曾經靜下心來思考過這個問題,但最後得出的結論不是自己冷漠自私了,而是在地獄手冊的事件中掙扎,這似乎成了宿主們必備的特點。

而且所謂的冷漠自私看起來更像是宿主們包裹自己的一種手段,他們當中有一部分人在自己的宇宙中並沒有顯現這種特點,只有在地獄手冊的事件進行時,纔會如此。

張洋,錢瑩瑩和徐格都陷入夢境之中無法自拔,蘇瑾看了眼張洋,雖然自己不能進入他的夢境中,但通過精神力給予他一點提示還是可以的。

利用精神力,蘇瑾短暫的連接了張洋的精神,但連接之後蘇瑾臉色一變,他立即斷開了連接,因爲在張洋的情緒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慌,這個傢伙根本就不在夢境中,他已經醒了過來。

“既然醒了,爲什麼還要裝模作樣!?”蘇瑾沉聲問道。

張洋果然睜開了眼睛,他笑嘻嘻的看着蘇瑾道“哦!原來是精神力啊!早知道的話,我就不裝了。”

“現在知道也不晚,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吧!”蘇瑾將安然護在身後,張洋明明醒了卻裝作在夢境中,這樣做他必然是別有用心。

張洋撇了撇嘴,他起身笑道“解釋什麼的,很麻煩!”

“打起來更麻煩。”蘇瑾活動了下拳腳,他隱約覺得張洋並不是被厲鬼附身一類的情況,這傢伙眼睛裏藏不住都是狡黠之色,似乎在爲他做過的什麼事情感到非常得意,那樣子讓蘇瑾……想給他一巴掌。

“好吧好吧!”張洋點了點頭,他正色對蘇瑾和安然道“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張洋,經歷了三十七次事件。”

“資深者!?”蘇瑾一愣,他現在明白張洋的表情是怎麼回事了,原來從一開始這傢伙就在戲耍這次事件的所有人,他分明是個地地道道的老手,卻裝作新手向蘇瑾尋求保護,這傢伙不厚道。

而張洋卻搖了搖頭道“我只是一個老手而已,至於資深者……很可惜,我沒有覺醒靈能,所以不能算作資深者。”

蘇瑾皺眉道“三十七次事件的老手不是資深者,這話說出去你自己信麼?”蘇瑾的質疑是因爲地獄手冊的事件經歷到一定的次數後,宿主都會得到覺醒靈能的機會,而且那機會是每個人都有的。

張洋笑道“有什麼不能相信,我只是選擇進化的路線和普通人不同而已,我捨棄了覺醒靈能的機會,換來了其他的好處。”

蘇瑾眼中銀光一閃,他想要探查一下張洋的思維意識,卻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他驚訝道“你的思維被一種特殊裝置保護着,那東西不是什麼陣法之類的,那是……機器!?”

“說實話,我非常討厭你們這些精神力,仗着自己的能力喜歡窺視別人的思想,說實話我的選擇和你們這些精神力者有關,畢竟這樣的我可以防備你們的窺視。”張洋對蘇瑾撇嘴,一副非常嫌棄的樣子。

而蘇瑾琢磨了一番後忽然道“原來如此,你把自己改造成機械體了,只留下自己的精神,也可以說是靈魂,你的精神被機械裝置保護在一個能夠隔絕精神力的容器中,所以我才探查不到你的思維情況。”

“精神力者中多出智者,看來這話倒是不假,那麼你是否重新介紹一下自己呢?”張洋饒有興致的看着蘇瑾問道。

蘇瑾搖了搖頭“我沒有什麼可以重新介紹的。”

“沒有?唔,那讓我來介紹一下吧!蘇瑾,原剔骨刀小隊隊長,雖然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解散了剔骨刀小隊,但這並不影響你的個人實力,甚至可以說沒有了小隊的牽扯,你更加強大了,最近更是排進了宿主排行榜的第七位,實力之強大,說是深不可測也不過分,更是最近崛起的新興宿主。”張洋緩緩說道。

蘇瑾對張洋知道自己的排名什麼的並不意外,畢竟以張洋經歷的事件數量,說明他在地獄手冊中的排名也不會低,注意到自己也不奇怪,但這傢伙話語間似乎隱隱表述自己是新興宿主這一點。

不等蘇瑾說話,張洋繼續道“放心,我不像你們精神力者都是偷窺狂,我之所以對你這麼瞭解,實際上是因爲我的一位朋友和你有過一面之緣。”

愛の開場白 “一位朋友?”蘇瑾疑問。

“姜離,你的第一次事件就是和他一起吧?他當時回來對你可是稱讚有加,後來你崛起後他也非常關注,因爲他經常在我耳邊囉嗦,所以我就特意注意了一下你,不得不說,那個傢伙的眼光還不錯,你的成長簡直超乎所有人的意料。”張洋緩緩說道。

蘇瑾楞了楞,他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張洋居然和姜離是朋友,說起來姜離,當初在自己第一次事件時,對方在他眼睛裏簡直驚爲天人,敢在鳳溪鎮中和獵人開殺,讓身爲新人的蘇瑾讚歎不已。

“你認識姜離的話……我似乎,也聽說過你。” 一夜強寵:禁慾總裁強制愛 蘇瑾想了一下,當初姜離曾經對蘇瑾說過,蘇瑾和他的一位朋友很像,都是智囊類的宿主,而且他還之言那個傢伙很討人厭,這些特徵對照起來的話,倒是和這個張洋很像嘛。

“哦!那個傢伙誇我了是不是?”張洋很好奇的問道。

“呵呵……他說他有一個朋友很討人厭。”蘇瑾毫不留情,不得不說這個張洋確實讓人有些不喜,對於他來說事件好像是一場遊戲,他好像不在乎生死,不得不說姜離對他這個朋友還是定位很準的。

“切,討厭的傢伙麼?”張洋一副不滿的樣子。

“姜大哥現在怎麼樣了?”蘇瑾問道。

“死了。”張洋毫不猶豫的說道。

蘇瑾一愣,張洋見狀道“很奇怪麼?這是地獄手冊的事件,別說是他,就是你這個排名前十的高手,在事件裏不也經常狼狽不堪麼?比如……這次事件。”

張洋的話說的沒錯,地獄手冊就是這樣,不管你之前是多麼風光強大,但是一進入地獄手冊的事件,那麼就生死不由自己了。

“姜大哥曾經說過,你是一個智囊型的宿主,這一次事件你怎麼看?”蘇瑾調整了下心情,現在他要專注這次事件。

張洋懶散的道“我無所謂啊!以我現在的生理機能來看,靈異類事件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難度,並且這一次的事件是存活類,我只要在這裏活上三天就沒問題了。”

蘇瑾嘴角抽搐,張洋現在是機械體,他的精神又被特殊的裝置保護着,所以正如他自己所說,靈異類的事件對他威脅很低,除非厲鬼實體化進行攻擊。

“好吧!你歇着吧!”蘇瑾實在不太想和現在這個張洋交流,這傢伙的脾氣確實不招人喜歡。

張洋卻不想這樣放過蘇瑾,他湊過來問道“對了,以你現在的實力,再加上你智囊類宿主的身份……你應該已經察覺到地獄手冊的祕密了吧?”

蘇瑾眉頭一挑,他搖頭道“沒有。”

“哦?真的麼?”張洋笑了笑,然後神祕兮兮的道“本來還想交換一下信息的,畢竟我從地獄手冊的事件中發現了一片歷史碑文,從上面解析出了關於地獄手冊的基礎信息,還以爲能和需要的人交流一下呢。”

蘇瑾又看了一眼張洋,他雙眼微微眯了眯,搖頭道“很抱歉,我不相信你!”

“不相信?看來我需要拿出自己的誠意了,地獄手冊的祕密其實從你進入地獄手冊不久後就顯現了一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多重宇宙!”張洋最後四個字幾乎一字一頓的從嘴裏崩了出來。

蘇瑾心中一跳,多重宇宙,這正是蘇瑾在探索地獄手冊背後祕密的方向,既然張洋能夠說出這個關鍵點,那麼他或許是真的知道一些關於地獄手冊的祕密。

神樹領主 就在蘇瑾想要追問的時候,一旁的徐格忽然驚叫一聲,他猛的從地上彈了起來,然後狼狽的摔倒在地上。

“醒了!?”蘇瑾和張洋都有些驚訝,他們兩人其實都不太看好這個徐格,這個人的性格缺陷太大,雖然已經覺醒靈能成爲資深者,但也正因爲如此,在一些以他爲尊的事件中,他自大的一面會被無限放大,而一個宿主如果在事件中驕傲自大,以爲憑藉自己的能力就可以渡過一切,那他離死也就不遠了。

徐格似乎消耗非常大,他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着,蘇瑾和張洋,安然甚至聞到了一股騷味,幾人順着味道看向徐格的下體,這傢伙居然小便失禁了。

“我……我還活着!?”徐格的身體顫顫巍巍,但他臉上還是露出了狂喜之色,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還活着。

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錢瑩瑩也發出一聲哼聲,居然緩緩睜開了眼睛,一臉迷茫的看着幾人。

“居然……都從夢境裏逃脫了?”蘇瑾很是驚訝。 結果讓蘇瑾非常驚訝,除了現在呆滯的宇文闊之外,所有人居然都成功從夢境中逃脫,而切就算是宇文闊,人家根本就沒有陷入夢境。

“結果好的有些……異常啊!”張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也陷入了夢境之中,但是他和別人不一樣,只要他想要甦醒,體內安裝的叫醒功能會立即將他從夢境中喚醒,夢境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危險。

但對於其他人不同,多層夢境極容易讓宿主深陷其中,就算是蘇瑾這樣的精神力者都危險重重,而一旦深陷其中只能依靠自己脫困,蘇瑾雖然幫助了安然,但也是冒了很大的風險。

“現在什麼時間了?”蘇瑾問道。

“恩,已經是晚上了,馬上就要過午夜。”張洋直接說道,他的機械體擁有計時功能,時間對於他來說閉上眼睛就能查詢。

“一夢一天嘛!”蘇瑾長出一口氣,既然馬上就要過午夜了,至少說明他們安全度過了第二天,還有最後一天的時間,大家存活的概率又高了一點。

“蘇先生,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張洋忽然對蘇瑾問道。

蘇瑾看了他一眼後道“什麼問題?”

“第三天如果我們必須進入三樓的話……你確定我們能夠順利進入其中麼?”張洋問道。

蘇瑾皺眉,他知道張洋的意思,進入三樓也許就是一個難關,如果三樓不是主動開放,而是需要他們尋找鑰匙一類的東西,那麼是不是在第三天清晨的時候,會發生和第二天清晨相同的事情,他們無法快速進入三樓,就會有人被厲鬼附身,這樣的話誰敢說不會出現傷亡。

“那張先生的意思呢?”蘇瑾反問道。

“從時間上來說,現在已經進入第三天了,所以我們可以先嚐試一下三樓的門是不是能夠打開,如果打不開,我們也好提前做準備。”張洋說道。

蘇瑾點了點頭,張洋這個人從本質上來說是一個不錯的智囊,不然的話當初姜離也不會專門提起他,所以他的建議非常不錯。

“問題是誰去嘗試?”就在這個時候,徐格忽然開口說道,他見蘇瑾和張洋都看向了他,立即縮了縮脖子道“現在是半夜……誰敢出門,如果遇上厲鬼的話,那不是找死麼?”

徐格的話說的不錯,午夜十分在靈異類事件中單獨行動的話太危險了,所以蘇瑾笑道“我有誰挑一個人去麼?既然一個人怕出事,那就大家一起嘍。”

“我不去,我不去!”徐格立即搖頭,剛纔他能夠從夢境中醒來已經非常僥倖,嚇的都尿褲子了,現在襠下還是冷颼颼的,他可不想出去冒險找死。

蘇瑾無所謂的說道“可以啊!你不去就自己留在這裏吧!我們其他人去,正好你還能在這裏看着宇文闊。”

被蘇瑾這樣一說,徐格的臉色再變,之前被附身的可就是宇文闊,把自己和宇文闊單獨留在這裏,這比出去還要危險啊!

“不不不,既然大家一起的話,那我就沒意見,我們一起去。”徐格掃了眼宇文闊,立即離他遠遠的。

蘇瑾看了看安然和錢瑩瑩道“你們兩個呢?怎麼選擇。”

“我和蘇先生一起去。”安然現在是對蘇瑾無比的信任,特別是蘇瑾在夢境中救了她之後,不過他隱隱也有些懼怕蘇瑾,畢竟夢境之中蘇瑾在她的記憶裏簡直就是地獄的惡魔,用各種方法折磨她。

錢瑩瑩也道“我也去,我可不想和他一起呆在這裏。”錢瑩瑩指了指發呆的宇文闊,他的手被蘇瑾弄斷一隻,現在還從包紮的傷口處往外滲血,可宇文闊完全沒有反應,這情況讓人想想就頭皮發麻。

幾人達成一致,便開門走出了臥室,他們順着之前第一天的路向三樓進發,很快他們就到達了三樓的入口,那是一個斜向上的小門,雖然說是三樓,但實際上應該是一個閣樓一樣的地方。

蘇瑾走在最前面,看到三樓入口的瞬間,他看到一個影子從三樓的門口鑽了進去,這讓蘇瑾心中一頓,難不成午夜真的不能行動?

可是那影子進入三樓後便沒有了其他的動靜,張洋此時走到前面來道“厲鬼很難對我造成傷害,所以我來吧!”

“那就麻煩你了。”俗話說能者多勞,張洋的機械體先天對靈異類的東西抗性就比較強,所以正如他自己所說,由他來查探是最合適的了。

張洋走到門前,他伸手抓住門把手,然後用力拉了幾下,但是那門好像是畫在牆上的一樣,拉它根本沒有任何的動靜。

“你推一下試試。”蘇瑾提醒張洋道。

張洋立即又換了推的姿勢,只見他靠在入口的門上,齜牙咧嘴的推動,可依舊沒有反應,張洋敲了敲門,然後對蘇瑾道“不行,可以確定裏面肯定是中空的,但是我打不開,應該需要特定的鑰匙。”

蘇瑾也走了過去,他看見門上有一個鎖眼,見鎖眼的形狀應該是一把中式的老鎖,他透過鎖眼往散落裏面看,忽然向後退了一步,因爲他看見在鎖眼的另一邊,是一隻血紅色的眼睛在和他對視。

蘇瑾經歷了這麼多,膽子已經被鍛鍊的很大了,按說遇到這樣的情況也沒什麼,但剛纔對視的那一瞬間,他卻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眼神中怨毒之色,那纔是讓他後退的原因。

“張先生說的沒錯,看來我們需要找鑰匙了。”這種情況和張洋預料的相同,他們必須在清晨之前找到鑰匙,不然的話後果堪憂。

“分開找麼?”一旁的安然有些膽怯的問道。

蘇瑾點頭,他道“我們之前被從一樓趕上了二樓,所以一樓應該沒有鑰匙,但光是二樓的話,鑰匙大概會在臥室的某個地方,只不過二樓的臥室有十二個,一個一個找的話太浪費時間了,所以至少也分成兩組。”

“哦,你我各帶一組麼?”張洋會意蘇瑾的意思。

“我這邊帶着安然和錢小姐,你那邊就帶着徐格吧!”蘇瑾說道,他這樣的分配對張洋來說已經非常優待了,兩個女生跟着自己,而另一個資深者則跟着他,怎麼看張洋都不吃虧。

張洋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有問題,他開口道“提前說一下,如果找的話就仔細一點,臥室的抽屜,櫃子,亦或者是牀單下都要仔細查看,如果因爲粗心錯過的話,再來第二次的時間我們肯定是沒有的。”

幾人都點了點頭,然後蘇瑾和張洋分開帶着人向兩邊,蘇瑾帶着人去了一個新臥室,而張洋則帶着人回到了之前的老臥室。

進入新的一個臥室,蘇瑾立即打開燈光,然後開始尋找起來,這個臥室裏的佈置和之前那個有些不同,有許多雜亂的櫃子,找起來會耗費不少的時間。

“都小心一點,如果感覺都有什麼異動的話就叫,儘量快的發出聲音,明白麼?”蘇瑾對安然和錢瑩瑩說道,兩女都點了點頭。

搜索的速度不算快,爲了保證他們搜查的每個房間都沒有問題,就算是想快也快不起來,好在還算順利,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

很快蘇瑾就帶着兩女搜索了五個臥室,屬於他這邊的臥室就剩下最後一個了,進入臥室之中,蘇瑾再次打開燈光,然後兩女也非常熟悉的按照分工所搜不同的傢俱。

“蘇先生,你來看一下。”就在這個時候,安然忽然對蘇瑾說道。

蘇瑾走過去,看見安然停在一個梳妝檯前,她有些畏懼的看着梳妝檯,只見那梳妝檯的鏡子上居然沾滿了鮮血。

蘇瑾小心翼翼的走過去,這個鏡子的鏡面有不少地方被鮮血浸染,他剛要仔細觀察,就聽見錢瑩瑩發出一聲尖叫。

蘇瑾立即向錢瑩瑩看了過去,只見錢瑩瑩雙眼圓睜站在一個衣櫃前,然後身體一顫便癱軟下去。

蘇瑾立即衝過去,他看了眼衣櫃,那裏面空蕩蕩的,並沒有什麼駭人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讓錢瑩瑩嚇成這個樣子。

“沒什麼,剛纔一個老鼠跑過去……嚇了我一跳。”錢瑩瑩臉色發白,不好意思的對蘇瑾說道。

“老鼠?”蘇瑾一愣,這該死的鬼屋怎麼會有老鼠,他搖了搖頭,當他將目光再次看向梳妝檯的時候忽然楞了一下,因爲安然不見了。

“該死!”蘇瑾暗罵一句,他立即走到梳妝檯旁,在周圍找了一圈,並沒有找到安然,而安然絕對不可能離開這個房間。

“安然小姐呢?”錢瑩瑩也是一臉茫然,她拉開梳妝檯的幾個大抽屜尋找,但那抽屜可不像能夠藏人的地方。

“奇怪了,安然小姐她……怎麼不見了。”錢瑩瑩有些着急,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身體忽然撞到梳妝檯,那面鏡子立即從梳妝檯上跌落了下去。

“小心!”就在這個時候,蘇瑾連忙喊了一聲提醒道,同時他的身形向前一竄,伸手抓向正在掉落的鏡子。 蘇瑾的身體素質並沒有在這次事件中被封鎖,所以他的速度奇快無比,鏡子剛剛跌落一點就被他在半空中一把抓住。

“還好。”蘇瑾抓住鏡子後長出一口氣,他總覺得這鏡子有古怪,而且安然就是在這鏡子前消失的,這讓蘇瑾覺得安然的消失或許與鏡子有關係,如果鏡子就這樣被打碎,安然不知道會落得一個什麼樣的下場,所以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對不起,對不起!我差點闖禍。”錢瑩瑩連忙向蘇瑾道歉。

“沒關係,不過在事件中最好小心點,一丁點的馬虎就會要了你的性命。”蘇瑾倒是沒有放在心上,他把玩着鏡子,當他看到鏡子裏的景象時忽然嚇了一跳,原來安然就在他的身後。

“你剛纔藏到什麼地方去了?”蘇瑾回頭看去,卻又是一愣,他背後並沒有安然。

“怎麼回事?”蘇瑾立即回頭再看向鏡子,這一次安然又出現在了鏡子裏,這個時候蘇瑾終於恍然,安然並不在自己的背後,她現在在鏡子裏。

“安然,你能說話麼?”蘇瑾立即對着鏡子裏的安然問道。

安然張嘴說話,但蘇瑾卻一丁點也聽不到,蘇瑾敲了敲自己的鼻樑,安然有這個反應說明他是能夠聽到自己說話的,但自己卻聽不到她說話。

安然着急的在鏡子裏走動,她撞了一下鏡子裏的梳妝檯,那梳妝檯晃動了幾下,而現實臥室裏的梳妝檯也跟着晃動了幾下。

“這是?”蘇瑾腦中閃過一道精光,他走到梳妝檯旁,打開梳妝檯上的抽屜,同時鏡子裏的梳妝檯抽屜也同時被打開,這說明鏡子裏和鏡子外的空間在某種程度上是相同的。

“我們走!”蘇瑾立即對錢瑩瑩說道,兩人走出臥室找到了張洋和徐格。

“你找到什麼了,這是……鑰匙?”張洋用奇怪的表情看着蘇瑾手中的鏡子。

蘇瑾搖了搖頭,他道“不是,不過你看這個。”說完他將鏡子給張洋看去,當張洋看見鏡子裏的安然時也楞了一下。

“安小姐被困在鏡子裏了?”張洋問道。

蘇經點了點頭,他道“鏡子裏的空間和外界空間似乎有聯繫,安然在鏡子裏撞到一個梳妝檯,而鏡子外的梳妝檯也同時晃動了起來。”

張洋聽蘇瑾這樣一說,眼中也閃過一絲亮光,他笑道“有意思,這樣說的話那個東西原來是這樣打開的麼?”

“什麼東西?”蘇瑾問道。

“你們跟我來。”張洋沒有回答蘇瑾,反倒帶着蘇瑾走進了一個臥室,來到我是旁的一個書桌,書桌的抽屜基本都是開着的,唯獨一個是關閉的,張洋作勢去打開,但只見他發力,那抽屜卻紋絲不動。

“原來如此,安然,你試試打開書桌上的這個抽屜。”蘇瑾立即對鏡子裏的安然說道。

安然有些害怕,但還是點了點頭,然後伸手去拉那個抽屜,只見她只是輕輕發力,就將張洋怎麼也打不開的抽屜給拉開了,同時現實臥室裏,這書桌上的抽屜也自己彈開,而在抽屜裏赫然有一把鑰匙。

“鑰匙。”幾人眼神一閃,蘇瑾暗道萬幸,如果不是安然進入了鏡子的世界,那他們恐怕很難想到居然要利用這種方法找到鑰匙。

“夠陰的,這要不是運氣夠好,即使我們知道鑰匙在這裏面,也打不開啊!”張洋嘖嘖稱奇道。

蘇瑾將鑰匙取出,然後道“現在還有一個問題,怎麼把安小姐弄出來。”

“爲什麼要弄出來?”張洋看了眼蘇瑾,他笑道“安小姐不是活着呢麼?在我看來……這個鏡子的世界纔是最安全的,前提是你別把鏡子弄碎了。”

蘇瑾立即,明白了張洋的意思,他道“你的意思是……這是事件給予找到鑰匙的人的一種獎勵?”

“大概吧!當然也有可能等會厲鬼現身的時候,先把鏡子裏的人給殺掉了。”張洋壞笑道,他顯然是故意在嚇唬安然。

安然臉色發白,鏡子裏的世界和外面沒什麼區別,但只有她一個人在,如果厲鬼出現的話,她根本沒有能力反抗。

蘇瑾已經對安然的討人厭有了瞭解,但是對一個女士開這種玩笑,這個張洋還真是有點惡劣。

“哈哈……也不用那麼害怕,反倒我覺得你在鏡子裏應該還會有其他的用處,所以不用着急出來嘛!”張洋沒心沒肺的哈哈笑道。

對於張洋的這個說法蘇瑾倒是有些認同,他也對安然道“稍安勿躁,現在還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把你弄出來,不過我想暫時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這話基本上就是在安慰安然,沒有人知道這面鏡子代表什麼,可這個時候也不能像張洋那樣說些沒心沒肺的話,最多也只有安慰一下安然了。

既然找到了鑰匙,蘇瑾幾人便回到了最初的臥室,所有人都知道清晨到來的時候,他們就要進入第三層鬼屋,那裏有什麼大家並不知道,但蘇瑾僅從他看到的那雙眼睛就能猜測,那裏肯定不是個安全的地方。

至今爲止,鬼屋的第一層還算安全,但也宇文闊也遭遇了被附身的情況,而到了二樓沒多久,大家便集體陷入夢境,雖然最終都從夢境中醒來,可除了張洋以外,恐怕沒有一個人會覺得輕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