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陳寧就是大都督!

0

但她搞不明白,國家為什麼既嘉獎陳寧,又懲罰陳寧?

難不成上頭是在敲打陳寧嗎?

她擔憂的詢問陳寧怎麼回事?

陳寧沒有藏著掖著,直接把外國人抗議,國主這是敷衍外國人,還有肯定他之前做的貢獻呢。

宋娉婷聽完陳寧的解釋,這才疑慮盡消,咯咯的笑道:「原來如此。」 「確定不關我事?」蕭蕭睜大眼睛問道,她是真擔心是不是自己的問題。

「真不關你事,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宋子默無聲的嘆息。

「那我就不擔心了。」蕭蕭眼珠子轉了轉,而後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驚喜的問道「要不,我幫你去勸勸?」

「不,不用了。」宋子默略覺驚悚,他感覺這個蕭蕭不太靠譜,只怕會越勸越離譜。

「沒事,交給我嘛,我經常哄那些追阿奇的小迷妹的,保證沒問題。」蕭蕭一副我很厲害的樣子。

「蕭蕭,你還是別搗亂了,他們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好了。」吳華出言勸阻。

蕭蕭的行事風格太過暴力,到時候別人沒勸和,把人暴力一頓,那就麻煩大了。

「那行吧,要是有什麼搞不定的就找我,沒啥是我搞不定的。」蕭蕭說的神氣。

吳華在心底默默補上了一句確實,沒什麼是暴力搞不定的。

《喜劇之王》因為女主角的事情遲遲沒有落實,吳華被請到校長室談話,校長擔心贊助商那邊有意見,對吳華施加了壓力,讓吳華三天內確定好男女主角的人選,而後在學校公開招募其他角色,以求做到宣傳最大化。

吳華也在犯愁,沒有梁怡珊,這部劇的女主角就要重新找,在自己接觸的女性學生中,除了梁怡珊,還真沒想到有誰適合出演這個角色的。但問題是子默與梁怡珊正處敏感時期,子默反對梁怡珊出演這個角色,他總不能跟子默對着干吧?所以這會他是愁沒主角又不敢去求主角。

煩的很!

從校長室出來,吳華便直接回了文學社,最近稿件有點多,雖然今天把審稿的事情交給子默了,但還是去看看的好,畢竟人家剛失戀,女朋友還沒追回來,說不準需要時間去哄。

這麼想着,吳華就回到了文學社。

「子默,你快去追珊珊,稿子交給我。」吳華人還沒到,就隔着門義氣的嚷嚷了。

此刻的宋子默正裝模作樣的改著稿子,旁側還坐着個等吳華已久的梁怡珊,此刻聽吳華這麼一豪言,屋內兩人都深覺尷尬,宋子默則是有些丟人的感覺。

當吳華走進門的那一剎那,就看到了梁怡珊投來那意味不明的目光,吳華這才覺得尷尬,真想找一地洞鑽下去。

「珊珊來了。」吳華不愧是個厚臉皮的,還能笑的出來。

「挺熱心的,平時怎麼沒看出來。」梁怡珊意有所指的說道,語氣冷淡。

「好男人都是要細細品味的,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看出來的。哈哈,你說是吧,子默。」吳華有意幫宋子默說話。

宋子默卻不敢搭話,梁怡珊今天的態度太冷淡了,無欲無求的,對自己感覺就像陌生人一樣。

「這麼有興緻,正好。」梁怡珊遞上一份申請報告,說道「這是我的申退報告,我申請退出文學社。」

「什麼情況?」吳華接過申退報告,只覺事情有些嚴重。

宋子默卻是心漏了一拍,真的沒有挽留的餘地了嗎?連文學社都要退出?

看完梁怡珊的申退報告,吳華深覺問題的嚴重性,看着一旁的宋子默依舊無動於衷,他都替他着急著。

「社長,最近任務比較重,退社這事要緩一段時間吧?」吳華朝宋子默使了使眼色。

吳華是真替宋子默着急,這個木頭腦袋,平時這麼機靈,這會人都要退社了,怎麼還這麼淡定?

「我來不是要申得你們的同意,只是走個流程而已。」不等宋子默有所表示,梁怡珊已經說出了自己的決定,「下周我就要出國了,如果能批就批吧,不能批也無關緊要了。」

「什麼?你要出國了?」吳華詫異的看着梁怡珊,這決定不會是玩真的吧?

宋子默此事腦袋一片空白,梁怡珊要出國了,是不是代表他們之間再無可能了?

他很想站起身挽留梁怡珊,可是以他們現在的關係,自己又有什麼資格挽留她?

「吳華,感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也謝謝你讓我感受到了舞台的真實性,我不會忘了大家的,有機會出國玩,記得聯繫我。」梁怡珊真誠的說道。

其實她很喜歡這種學習氛圍,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她想她會在這裏畢業,然後畢業那一天,與大家一起暢談人生。

但是說什麼都沒意義了。

「不是珊珊,你真的不考慮一下了嗎?《喜劇之王》就要開拍了,我還等着你做我的女主角呢。」吳華不知道怎麼來挽留梁怡珊,只能搬出《喜劇之王》。

梁怡珊眼中並不波瀾,既然決定了離開,就是已經深思熟慮后的決定,即便她真的很想出演這個角色,但是現在,已經都不重要了。

「不了,祝你成功,加油吧,我看好你。」梁怡珊說。

「不是,你不是一直想當演員嗎?錯過這次機會以後要遇上就難了。「吳華儘力挽留。

今天的梁怡珊變得有些奇怪,哪裏奇怪吳華又說不出,但是他想留下樑怡珊,不管是為新劇也好,為宋子默也好。

也不知道宋子默怎麼想的,他一個局外人都這麼賣力挽留了,他還坐着跟個大爺似的無動於衷,簡直找揍。

「荷里活的機會不是更多嗎?」梁怡珊笑說。

梁怡珊道出了事實,這讓吳華一時不知怎麼反駁,確實,憑梁怡珊的背景和實力,荷里活發展,妥妥的沒問題,但是吳華也不希望她走,於是又換着法兒挽留。

「荷里活是好,但《喜劇之王》是我的作品,你總得捧一下場吧。」吳華使出感情牌。

「捧場是必須的,放心,到時候我會貢獻幾張票房的。」梁怡珊拍拍吳華的肩膀。

「這哪跟哪啊。」吳華被說的有些語塞了。

「好,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申退的事就麻煩你了。」不等吳華阻止,梁怡珊說完便直接離開了,期間連看都沒看宋子默一眼。

「這回真是鐵了心了。」吳華看着梁怡珊的背影低嘆,而後又看向宋子默,費解的問道「子默,你搞什麼?人家都要出國了,你還不追?」

「追就有用了嗎?」宋子默只覺無奈。

吳華簡直要被宋子默氣瘋了,看這節奏,這位大爺是一點都不了解女孩子,居然不知道女孩子是要哄的?

「你要是真喜歡,你就去追回來,你要覺得沒所謂,那隨便你,總之,幸福就掌握在你手裏,你愛追不追。」吳華也是服了,除了這忠告,他真的不知道怎麼跟宋子默說了。

吳華離開了文學社,就剩宋子默一個人,對着稿子發獃。

腦海中,卻不禁浮現了自己與梁怡珊的點滴過往……

「宋子默,要是以後我們吵架了怎麼辦,你會不會讓着我?」梁怡珊問。

「我們不會吵架。」宋子默說。

「我是說假如,假如你懂不懂。」梁怡珊暗嘆宋子默是個木頭腦袋。

「沒有假如。」宋子默說的極其認真。

「好好,真是服了你了。那我再問你,假如有一天我要跟你分手了,你會不會難過?」梁怡珊又問。

「都說沒有假如了。」宋子默不解風情的說着。

「好,不說假如。」梁怡珊無語了,只能換種比喻,「那我現在跟你分手,你怎麼辦?」

宋子默直接上前撲倒梁怡珊,「還能怎麼辦,就地正法。」

梁怡珊大喊,「宋子默,你真霸道。」

「不霸道怎麼做你男朋友。」

……

往事歷歷在目,一樣的情景,不一樣的心情,宋子默不敢奢望,倘若自己能像之前那般堅定這份感情,是不是就可以霸道的將梁怡珊圈在身邊?現在梁怡珊要走了,自己卻拿不出勇氣去爭取了。

隨緣吧!

宋子默起身,收拾了桌上的稿件,他不想呆在這裏了,這些稿件,他準備拿回住處去審。

梁怡珊走在校園的長廊里,回憶起這所學校給她帶來的種種歡欣與成長,每一個角落,都有自己曾經的印記,也有自己與宋子默走過的痕迹。

宋子默並沒有跟來,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這份愛本來就不平衡,宋子默於她是全世界,而她於宋子默,或許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吧。

雖然已經看淡了,但心底還是有些許的難受。宋子默是自己第一個喜歡的人,也許不是最後一個,但是宋子默給自己的印記,卻可能是最深刻的。或許自己會在不久后的將來遇上或喜歡上另外一個人,但是梁怡珊相信,自己這輩子,是註定忘不了宋子默了。

有人說,初戀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戀,即便以後不愛了,也不會忘記初戀時的美好。

一點都沒錯!

雖然自己已經下定決心不再去想了,但是腦海中浮現的,總是兩人在一起時的甜蜜時光,她甚至無法挑出宋子默任何的不好來,滿腦子都是宋子默對自己的貼心與關愛。

梁怡珊想,也許這就是初戀帶來的後遺症吧。

她不是個矯情的人,就算分手了,她也不會刻意去做些什麼,即便她還是喜歡著宋子默。 「真相,只有一個!」小鳳得意洋洋地指向一口廢井,「死者的屍體,就在這裡!」

「趕緊撈屍!」

府衙的捕頭一聲令下,幾個衙役果然從井中撈出一堆骨頭。一件五年前的舊案就此告破,兇手這回再怎麼嘴硬,在證據面前也再無法辯駁。府衙的人對小鳳和燕祁雲十分感激,非要留他們吃了一頓晚飯,待他們離開蘇州府時,天色已暗。

小鳳坐在燕祁雲的背後拍他的肩:「快點快點,還是有希望在宵禁之前回城的!」

「別催啦大小姐,我這匹馬是縣衙的,年紀有點大,跑不快啊!」

官道上「嗒嗒」馬蹄響連成一片,奈何距離木瀆縣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

他們這一日是被請到蘇州府協助辦案的,準確來說,蘇州府衙請的是小鳳。因路家老宅的變故,作為戶主的她是個陰陽眼的事情傳出了木瀆縣,恰好蘇州府正為一件陳年老案而頭痛,這便找來了。畢竟她答應過荀大人衙門需要幫忙可以隨時找她,君子一言九鼎,當荀大人為上頭的請求來找她時,她沒有拒絕。而燕祁雲不過是她指定陪同的保鏢。

這位兢兢業業的保鏢已盡了他最大的努力,奈何路途行了一半,天上開始飄毛毛雨,又過了一陣,毛毛雨變成了豆子大的一顆顆,兩個人無奈之下只能先行避雨,躲進了一間廢棄的茅屋。

「哇,荒郊野嶺有間茅屋,莫不是……」小鳳抖落一身雨水,以審視的目光檢查這破屋裡是不是藏了什麼屍體。

「你想多了,附近有農戶,這是人家看瓜的瓜棚!」燕祁雲搖頭道,「唉,這雨下得真不是時候,看起來得是長腳雨,要落一晚上……」

茅草搭的瓜棚小得很,只夠兩個人擠擠坐在一起,聆聽屋外雨聲。她伸出手接屋頂滑落的雨滴,感受秋夜的一絲冰涼,但她並不冷,因為就在她身旁,燕祁雲的身體很溫暖。

「這麼說來,我們一晚上都會被困在這裡了?」她突然興奮地說,「孤男寡女共處一瓜棚,故事裡都是這麼寫的,接下來我們就會情不自禁,然後[嗶——]。」

燕祁雲忍不住敲她毛栗子:「嗶你個頭啊!你個小姑娘怎麼滿腦子都是那種事情……」

「那也沒辦法,這事都怪你。」

「怎麼又怪我了?!」

「誰讓你自作主張答應府衙的章大人吃晚飯,你看吧,這一頓飯就讓我們晚了半個時辰,幸好你還沒喝酒,不然我都不敢讓你帶我騎馬!」

說到這裡,燕祁雲便拖起了長調:「這嘛,你就不懂了,你真以為請你過來就只是為破案子?這是你我代表縣衙來向府衙示好,為上司解決問題,解決完了雙方就要聯絡感情,這聯絡感情的方式就是吃頓飯。這是漢人的傳統文化……」

她不屑道:「什麼傳統文化,不就是官場上那一套,你以為我不知道嗎?繁文縟節,浪費時間!」

「你還好意思說,要離開的時候若不是你在戲台那邊磨磨蹭蹭好一陣,我們早就出城,早就跑完這段路了。」

他們離開蘇州府前,聽聞名伶曲紅當晚就要在蘇州府的大戲台唱曲,這吸引了小鳳,本打算拉著燕祁雲買票進去聽一場,待明早再走,誰知跟那些曲迷鬧了不愉快,便又吵著要回程了。

仔細一想,這一段確實有自己的過失。不過小鳳是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的。

「這……這個嘛,我從小喜歡聽戲,京城的北派戲曲我都聽膩了,想聽聽崑曲嘛!」她果然找了個理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