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甚至都分不清這裏究竟是虛無的幻境,還是真實的世界。

0

伸手摸了摸積雪,然後洋洋灑灑的落下,看着它們一點點的落在地上,與更多的積雪融合,不分彼此。

指尖傳來的是冰涼的觸感。

她站在原地未動,呆呆地站立了許久,才又揚起了手,望着天空,慢慢的豎起了一箇中指。

………………

大周天陰陽五行幻神陣,在宋子陽與程凡的激戰之中開啓,整個星月七十二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世事就是如此的玄妙。

無數進來星月七十二洞的修士,或小心翼翼或大張旗鼓或仇敵相遇分外眼紅一場激戰,但還從未有人進入到那一處狹小的溶洞內,將那一尊恰是陣眼的石像擊毀。

自行運轉無數年的大周天陰陽五行幻神陣,在荒獸石像被毀之後,徹底激活。

星月七十二洞中所有的修士,都被強行拉入了神祕的小世界內,各自所看到的景象,也迥然不同。

最重要的是,所有的修士進入之地,都好像隨機安排的,沒有固定的地點。


原本兩個在一起手挽着手的人,被拉入小世界之後,或許近在咫尺,也或許天各一方。

在茫然與不解之中,所有人都開始探索。

之前所有關於大周天陰陽五行幻神陣的研究,在如今都成了無用功。

世界已經不同,那些舊有的經驗,又有何用?

這一切,墜龍之地外,沒有絲毫異象顯露。

依舊還是那般模樣。

星月七十二洞的入口也還都在,只不過所有新進來的修士,所看到的,都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新來的修士在驚慌失措之中,想要退出去,卻爲時已晚,原來的入口已經沒有了,無法返回。

沒了回頭路,只能探索,尋覓出口。

而墜龍之地深處龍穴已經出世的消息,也在聖寶樓有意無意的推動下,猶如春雨滋潤大地一般,傳遍了青州的每一個角落。

大量的修士涌來,通過星月七十二洞的入口進入,然後消失無蹤。

這神祕的小世界與中土世界,本就是兩個世界,一切都被隔絕。

命運線、因果、天命、緣法均是與過往斷絕,任憑再強大的陰陽術士,都再無法推斷陷入小世界內修士的下落,以及其他種種。

所有的占卜,盡皆失敗。

外界一片譁然,於是,更多的修士前來探查,然後再度消失。

衆多神祕小世界內,隨着大量修士的涌入,突然熱鬧了起來。

但隨着所有進入其中的修士,悄無聲息的失蹤,後續的人,開始對這未知產生疑慮,不敢再踏入。

未知使人恐懼!

這其中包括了諸多家族由家主帶隊的強者,比如陰符門秋家、張家、李家,比如海城高陽家,比如曹城周家,比如春秋門,比如金烏門。

青州最頂尖的強者,幾乎全來了,帶着各自的勢力,浩浩蕩蕩。

但卻沒有人敢再進去。

這幾乎是家族或全部的力量,若是葬送在裏面,那也就意味着這個家族或門派,將會從青州除名。

代價太大了,令他們躊躇不前。

隨後,這些家族與宗門,彼此相商之後,各自派出了最後一支精悍隊伍,接着竟然直接霸道的封了山。

禁制所有的修士進去。

來的晚的散修以及小門派、小家族的修士,紛紛被攔截。

但卻敢怒不敢言,只得守在一旁等機會。

州牧府也來了強者,但青州州牧卻沒有前來。

他身居高位,要處理整個青州的事物,自然不適合以身犯險。

墜龍之地,就這麼處於了一種詭異而又默契的平衡中。

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的一天之內。

………………

宋子陽帶着李少白他們登上了山峯的峯頂。

站在山巔,環視一圈,四周盡皆是一望無垠的原野,在目光的盡頭,有佈局稀疏的密林。

從這裏望過去,可以看到那成片成片的密林,像是都帶着一頂紫色的帽子。

宋子陽知曉那是樹頂綻放的紫色花朵。

這如同灌木叢被放大了無數倍的樹木,奇詭無比,紫色的花朵開在樹頂不說,還散發出濃郁的、腥臊的惡臭味道,令人聞之慾嘔。

在那密林的下面,是不知道落了多少年的腐葉層,裏面是種種毒蟲的安樂窩。

這座山沒有什麼特殊的,光禿禿一片,某些地方有苔蘚生長,顏色青黑,上面無數不規則的條紋,像是無數的屍蟞匯聚在一起,乍一看讓人會莫名的生出一股心悸。

這是唯一有生命跡象的東西。

若非是之前還有一隻荒古兇獸兇猛咆哮,他都會以爲這裏是一片絕地。

那麼問題來了,在自己這些人將它殺死之前的無數年裏,山上的那隻荒古兇獸,是怎麼生存下來的?以什麼爲食?

總不能吸食日月精華爲生吧!

或者,前去周圍的密林之中尋找食物?


稍稍向前走了一段距離,宋子陽找到了答案。

一個他不想要知道的答案。 這座山峯另一面,像是被人用刀劍一劍削平了一般,陡峭無比。

宋子陽走到了邊緣處,探頭向下望去,然後便看到了一個個狹窄的縫隙,似是山洞,通往山腹伸出。

他有些好奇,想要運轉身法,向山縫內探路,尋覓下一個小世界的入口,或是返回東土大陸的出口。

但他還未來得及行動,便看到一隻模樣熟悉的動物從縫隙內爬了出來。

老鼠?

他愣了一下,臉上現出狐疑之色,有這麼大的老鼠嗎?

這從山峯峭壁的縫隙內爬出來的,赫然就是老鼠,只不過比尋常所見的老鼠,至少大了十倍有餘!

這老鼠不算尾巴通體將近一尺半,算上尾巴的話,足有三尺多長,體型壯碩,身上的灰色毛髮根根豎起,猶如尖刺,即便是閉着嘴,也有四顆尖銳的牙齒從口中探出來,爲其平添了無盡兇狠。

而它的目光,隱約泛着血色的光芒,無比的兇厲,似是要擇人而噬。

這樣的老鼠,已經不是普通的老鼠了,而是妖獸。

顯然,它們就是那荒古兇獸的食物。

宋子陽神識掃過,探查到它不過是妖獸第一境,覺醒,也沒怎麼在意。

再兇猛,也不過是覺醒境的老鼠而已,以他如今的實力,輕輕鬆鬆可以做到一擊必殺。

但是在下一刻,他的臉色就猛地變了。

只見從山的縫隙之中,開始向外爬出來無數的老鼠。

密密麻麻,佔據了整個山崖峭壁。

所有的老鼠都泛着血紅的眼眸,盯着他。

並且那峭壁縫隙之中,還不停的有老鼠向外爬,似乎無窮無盡一般。


“嗷!”

“嗷嗷嗷嗷……”

然後不知道是哪一隻先叫了一聲,竟然發出嗷嗚的猛獸聲,接着叫聲便此起彼伏。

呼!呼!呼!


緊隨其後的,是衝鋒!

這些老鼠,瘋狂的沿着山峯,向着宋子陽他們衝了過來,嘴巴大開,露出鋒利的牙齒。

這樣的妖獸,一隻兩隻不算什麼,但是數量一旦多起來,就會形成質變。

宋子陽雖然沒有看到那蟻潮的恐怖,但是從之前的談話中,他也能夠感受到李少白他們所經歷的驚心動魄。

這樣數量多到無窮盡的鼠羣,其所爆發出來的恐怖,怕是要比那蟻潮還要驚人!

因爲論起單體攻擊,這進化成妖獸的老鼠,不知道要比那飛蟻強大了多少倍。

“逃!”

他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

事實上,不用他招呼。

包括李少白在內的李家族人,都早已被飛蟻羣嚇破了膽子,此刻看到這密密麻麻的兇悍老鼠,只覺得頭皮發麻,心態瞬間就炸了,幾乎是沒有任何的思考和猶豫,下意識的直接就亡命逃躥。

嗷!嗷!嗷!嗷!……

鼠羣中傳來尖銳高亢的叫聲,連成一片,猶如潮水一般,向着他們瘋狂的蔓延。

宋子陽直接拍出兩張疾行符,到自己的雙腿上,速度暴增,追上並且反超了大部分的李家族人。

但隨後他猶豫了一下,故意放慢了速度,落在李家族人後面,準備在鼠羣追上來之後攔截。

他要獨自殿後!

除了他之外,落在最後面的是李馮侖。

李馮侖由於傷勢太重的原因,此時的爆發力連實力最差的族人都趕不上,未跑多遠,便氣喘吁吁,並且速度越來越慢。

他頓時一臉的絕望。

但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在這個只能自顧自逃命的時刻,宋子陽竟然故意拖後,留下來保護自己。

這一刻,他內心之中涌起的,是深深地感動。

同時,是濃濃的羞慚。

這樣的一個人,當初自己竟然有殺他奪寶的想法,簡直是羞恥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