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手裏的刀已經換成了一種十分精細的刀刃,那是用來雕琢玉器微刀,想不到陸小瑩竟然隨身帶着這個東西。

0

就像是在做手術一樣,陸小瑩輕輕在毛石表面劃出一刀。

就聽到一聲蛋殼龜裂的聲音,然後就看到一束亮光瞬間從破破裂的地方散出,頓時吸引了衆人的目光。

“我的天!快看那裏!”

衆人不斷地發出驚呼聲,都捨棄了越南仔的翠貓綠,轉身來到了我們這裏。

在賭石界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開石的時候,有光出現的毛石,都會進行第二次估價,因爲出現這種情況,有可能是毛石裏面擁有價值極高的玉石,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其中的玉石價值並不是很好,但比一般玉石好很多。

“我願意出一百萬,這塊毛石賣給我吧。”

“哼,一百萬就想買,太異想天開了吧,我出三百萬。”

“四百萬……”

“五百萬……”

衆人的叫喊聲,在達到五百萬的時候,便停止了,沒有人繼續往上加價。

我皺了皺眉頭,五百萬的話,比起越南仔的七百萬還是差點。

“哥哥,不要賣。”

小青拽着我胳膊,朝我不停地搖頭。

“抱歉了各位,這石頭不賣。”

我一抱拳,示意陸小瑩繼續開石。

衆人也只好作罷,畢竟五百萬的最高價,想要超過越南仔的七百萬還是差了點的。

而且我看小青的態度,明顯對自己挑選出來的東西很有自信,而且我之前的感應也不會出錯,這寶貝一定就在裏面藏着。

陸小瑩深吸一口氣,又提刀下切,這一次,直接由中間開刀,頓時那毛石表面的裂紋愈發增多,再然後,我就看到那包裹在表面的雜質逐漸脫落。

一塊雞蛋大小的石頭也逐漸顯露了出來,那是一種我說不上來的美麗,它時而透明,時而又散發出斑斕的色彩,時而又如宇宙一般浩瀚無垠,這一塊石頭,就像是包羅萬象一樣,自稱一界。

那些看客已經被這塊石頭給驚地說不出話來,而且沒人能夠認出這塊石頭的來歷。

我卻在黃帝內經看到了關於這塊石頭的介紹。

極品小村醫 界石,一種擁有須彌空間的石頭,表面看起來,比世界上任何一種石頭都要美麗,想蘊含了整個宇宙一樣的深邃。

但它真正的作用卻是用在儲物上,據說用界石做成了的戒指,可以產生出至少一立方米的空間,這個空間由戒指的主人掌控。

而我面前這塊界石,全部算成戒指的話,起碼有十個以上。

而被做成的戒指,在道家被稱爲儲物界,一般實力強大的人才會配備。

我忽然記起以前爺爺糊燈籠的時候,手上就帶着這麼一個戒指,我當時還笑他,帶這麼醜的一個戒指,卻沒想到那戒指如此的珍惜。

如果非要用金錢去衡量這塊界石的價位話,應該已經上億了。

但奈何這全場的人,沒一個能夠認出這東西的,就只有劉鐵柱一直緊皺眉頭,在努力的回憶着什麼。

“依我看,這塊石頭雖然賣相不錯,但根本不是越南仔那塊玉石的對手,所以這最後的勝利,還應該是人家越南仔的。”

“你這麼說,我可就不樂意了,要是讓我來,我寧願選擇花七百萬買那塊小石頭,也不去買那麼大的玉石。”

“對對對,我也覺得是這樣,物以稀爲貴麼,何況你看那石頭多美啊!”

面對雙方不同的意見,身爲這裏負責人的劉鐵柱立馬就有了決斷。

“比賽結果由我請的幾位玉石界大亨做裁判。”

而他說的幾位玉石界大亨,竟然一直在人羣裏,看完了我和越南仔的比試。

“接着,幾位頭髮花白的老者加上劉鐵柱,開始圍繞着觀察起來兩塊玉石。”

對越南仔的玉石,他們除了震撼和感嘆以外,並沒有其他表情。

而對於賣相不錯的界石,幾位老人一直圍着它不停打轉,只有劉鐵柱一人臉上做出了肯定的表情來。

“下面我宣佈,此次獲勝者乃是李開先生!”

劉鐵柱話音剛落,第一個站起身來的流逝越南仔。

“喂!你們可不能徇私枉法,他那塊小石頭怎麼就比我的值錢了?”

劉鐵柱嘆了口氣道,“諸位,實不相瞞,在我剛剛接管這個廠房時,這裏開出來一塊鴿子蛋大小的石頭,就跟這個是一個品種。”

“而當時,就有人像我出價五千萬來買那塊石頭,但我覺得這石頭很怪異,沒有答應那人。”

劉鐵柱說道這裏,深吸一口氣,強行讓自己有些激動的心情放鬆下來。

“之後,那個人並沒有放棄,整天圍着我,就是想要那塊石頭,還說這石頭普通人拿着根本沒用,還願意把錢給我加到一個億。”

“我當時雖然已經很心動了。但還是忍不住拒絕了他,直到那天他說可以給我加十年陽壽,來換取那塊石頭。”

“這次,我竟然沒有禁住誘惑,答應了他的提議,十年陽壽的畢竟對人的誘惑力還是太大了。”

劉鐵柱說完,場上的人已經完全的震驚起來。

要真按照他的說法,我面前這雞蛋大小的界石,根本是有價無市,別人想買我還不想賣了呢。

所以最後衆人一直認爲是我贏得了比賽,而那越南仔的臉色極其難看。

“李先生,因爲這東西是您開出來的,所以它所有權歸您所有。”

劉鐵柱並沒有因爲界石的不凡,而強行在收走這塊石頭,我交了相應的本金之後,就擁有了這塊界石。

我手裏握着界石,卻發現越南仔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人羣的後面了,一臉慌張地看着這邊,很擔心自己被發現。

我立刻衝了過去,一把攥住了這傢伙的左臂,“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

這越南仔,竟然想違揹我跟他之間的約定,這怎麼能忍。

而且他手臂上那個東西還沒處理掉麼。

現在當我僅僅抓住它左臂的時候,我直接發動念力,作用在了其中那道陰魂上,就挺難越南仔臉上露出難看的表情來。

而後便是,一道陰翳的聲音,似哭似啼,從越南仔左臂上傳來。 “什麼東西!?”

突兀的怪聲,讓周圍的人頓時將目光匯聚而來。

而他們看到的是越南仔胳膊上,變化的紋身,那道魔影,像是活了過來一樣,臉上露出十分悽楚的表情來,卻又讓人打心底產生一種恐懼。

只見越南仔的臉上便是極爲難看,很顯然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哼!果然出老千,看來那個傳說是真的了,他胳膊上的那就是魔鬼吧。”

人羣之中議論紛紛,卻不知道越南仔胳膊上那東西很危險。

我站在最前,直面越南仔,他臉上的表情由起初的慌亂,竟逐漸被一種陰翳所替代,那一雙眸子在那一刻也變得有些陌生,彷彿他的靈魂在那一刻被換掉了一樣。

我忽然想起,他們的鬼術就是與鬼爲伍,將自己靈魂一點一點的出賣給魔鬼,直到靈魂的一半被出售掉之後,而那時,自己也便不是自己。

就像越南仔現在的情況一樣,他臉上露出邪異的笑容,直接是讓那些看向他的人嚇退了出去。

“桀桀……”

他的嘴裏發出的是類似於鬼叫的空靈聲。

面對這樣子的他,我面露冷色,嗤笑一聲,直接對他便衝了過來。

一個不完整的道術,還想在正宗的道術之下逞威風,我直接是祭出一張符籙來,在他錯愕不及的眼神下,貼在了越南仔的胳膊上。

他之所以變成這樣,無非是因爲我之前的念力驚動了他身上的魔鬼,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厲鬼。

厲鬼擔心自己千辛萬苦快要到手的肉體被我毀掉,自然會暴露出來,這便是中了我的圈套。

“鎮祟符!”

是這種邪物的剋星,所以當我將鎮祟符貼在他胳膊上的時候,越南仔突然跪在地上,一聲淒厲的慘叫發自身體之中。

然後雙手抱頭,跪坐在地上,半天沒有動靜。

而我卻感覺到,他身上那道厲鬼重新鑽進了那道紋身之內,定是懾於符籙的威力,不敢現身。

從而越南仔的靈魂重新主宰了自己的身體。

他臉色蒼白盜汗,宛若經歷了一場大戰一樣,雙手撐地跪坐在那裏。

“田雞多謝先生救命之恩!”

越南仔竟然是朝我一低頭,感激道。

其實他心裏也清楚,就剛纔那種情況,如果不是我出手的話,很可能他的靈魂都不會再出現,而是被自己身上那道厲鬼吞噬,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他這個人。

“各位,這場比試是我輸了,這位先生贏得了比賽。”

田雞出聲喊道,然後慢慢爬起來,來到我身邊,“先生,實不相瞞,我這次過來有任務在身的。”

“什麼任務?”

我冷聲道,忽然想到了一個東西。

“爲了一塊人形毛石。”

果然,越南仔的回答印證了我的猜測,他此行的目的就是爲了那即將抵達的人形毛石。

我默然點頭,看來這塊石頭盯上的人不少啊。

“是什麼人派你來的?”

田雞臉上表情一變,隨即又露出堅定地表情,道:“是我們當地一個玉石家族。”

我隨即明白過來,一定是陸家從越南運石回來的消息,被當地人盯上了,自然是不願意這麼好的東西離開自己國家,於是就派了人來。

“就你一個來了麼?”

田雞點點頭,“這塊毛石不尋常,大長老甚至說過這塊石頭裏,存在着惡魔,存在着可以毀滅世界的魔鬼。”

田雞臉上表情很堅定,似乎對他口中大長老的話深信不疑。

另外一邊,小青拿着那塊界石,一臉的得意洋洋。

“哥哥,這石頭送給你。”

小青跑了過來,把界石遞了過來。

“先生,這是您開出來的,就屬於您了。”

劉鐵柱和陸小瑩也站了過來,他們對這所謂的界石根本沒有任何貪念,因爲這東西放在他們手上,根本就是一塊廢石頭。

想要在界石上做工,最起碼也得有一品之境的實力。

我將界石收起來,準備這件事情忙完,就把這塊界石做成儲物類的東西,戒指最高。

到時候可以送人,也可以自己用。

不過在此之前,我還要面對即將抵達的人形毛石,不知爲何,面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我總有些心事重重的感覺,就好像那東西對我來說十分危險一樣。

田雞選擇了背叛自己的勢力,原來在那個勢力當中,像田雞這樣的手下,從記事的時候,就要被下了降頭,以身養鬼。

這種鬼不是一半的鬼,而是子鬼,在最上面還有鬼母,這個鬼母跟魅二孃不同。

那是越南鬼術中特有的,用鬼母來控制各個子鬼,也就是說被種下子鬼的人,這一輩子都要收命與擁有鬼母的人。

甚至他們每次出賣的靈魂,也會通過子鬼被鬼母收掉。

而他們這種人想要反抗,也只是紙上談兵而已,因爲心裏一旦有反叛的念頭產生,子鬼就會感應到,而鬼母也會通知他口中所謂的大長老,然後他這個人可能就沒了。

我暗暗咂舌,這越南鬼術雖然是從大陸學過去的幾招,但看上去根本就是學的邪惡那一部分。

“你暫時先留在這裏吧,等東西來了,我會出現的。”

雖然田雞嘴上說投靠我,但我豈會輕易相信。

不過他的話倒是提醒了我,照這種情況看來,等到石頭運回來的時候,田雞所在的勢力也一定會派人來的。

我心事重重離開了這裏,想着即將到達的省賽,還有馬上送來的石頭,我就一陣頭大。

趁這不到兩天的時間,我就開始閉關準備起來,到毛石被運回來的那天,難免要有事出現。

而田雞也收到了同夥的通知,告訴了我一聲,就直接趕去匯合了,說是到時候會配合我的行動。

第三天的時候,陸青山打電話告訴我,石頭到了,不過他電話之中的語氣不是很好。

我一問才知道,原來在運送的路上,他的人又無端憑空少了兩。

大家都說是石頭裏面鎖着惡魔,千萬不能打開,他現在只是警告,等到出來的時候,就要大開殺戒了! 我在電話裏穩住了陸青山,而他身爲陸家掌權人,連這麼件事都辦不好,那也沒必要再當下去了。

爲了不引起外界的注意,人形毛石運回來的時間選在了晚上。

當陸青山電話通知我時,我二話沒說就帶着小青,皇后和綠蛋趕了過去。

等到了之後,我看到陸青山,劉鐵柱還有田雞已經站在那裏了。

整個玉石場幾乎除了看守各個倉庫的人員,就只有我們幾個在門口等待着。

看到我來了以後,這羣人臉上才露出放心的表情。

“小開啊,這件事有些棘手,剛纔運送的司機給我打電話,看守的人員有少了一個,他們現在馬不停蹄地朝這裏趕,估計再有半個時辰就到了。”

“又失蹤了麼?”

我皺着眉頭,前前後後這已經有四個人無故失蹤,要說跟那石頭沒關係,我壓根不相信。

電話掛斷之後,我們就站在廠房門前,每個人臉上表情都很凝重。

嘟嘟~

過了才十分鐘,陸青山的手機又響了,這一次不光是他,其餘衆人面色異常難看。

陸青山慢慢地接通電話,那邊頓時就傳來了人驚呼聲,還有像車子爆炸的聲音一樣。

“老……板快……快走……”

電話裏傳來之前那個司機的聲音,不過那聲音卻透露出無限的恐懼,就好像自己正在經歷着什麼恐怖的事情一樣。

司機說完,就聽到一聲怪吼,接着就傳來了盲音。

陸青山臉上掛滿了冷汗,雙手竟然不自然顫抖起來。

“小開,你看這……”

我衝他擺擺手,然後目光看向了很遠的地方,那裏火光沖天,似乎發生了大爆炸一樣。

“運送石頭的有多少人?”

“加上司機有十二個,兩個司機,兩個玉石專家,剩下八個都是我請來的保鏢,各個身手了得。”

“你們在這裏等着,我去看看。”

變故應該是剛發生,現在是深夜,警察得到消息過去的話,應該會很慢。

說完,我就帶着小青直接竄了出去,修習了星辰訣之後,念力方面雖然增長有些緩慢,但我肉體方面卻突飛猛進。

我懷疑現在我身體各項素質已經達到了普通運動員的水平,甚至更高。

所以我就直接朝火光出現的地方衝了過去,小青緊緊掛在我的背上。

沿途上,已經有人注意到火光升起的地方,也有人掏出了電話來,應該是在報警。

見狀,我急忙又加緊了速度,簡直想飛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