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會是在男生的宿舍里,也想不到奪走自己第一次的人是張北羽,而且還是在醉酒的狀態。

0

過了七八分鐘,張北羽感覺越來越順暢,萬里的疼痛也減去不少,甚至開始配合他的動作。因為疼痛的而發出的喊叫也沒了,反而是鼻子里發出微微的嬌喘。

雖說疼痛減輕了不少,但還是疼。張北羽沒動一下,她就疼得要命。此時萬里只希望快點結束。可她不知道,男人在喝了酒之後,都會格外勇猛。

張北羽可能也是心疼萬里,就一直趴在她身上保持這一個動作。半個小時之後,張北羽終於爆發,一聲低吼之後,徹底癱在了萬里的身上。

萬里的眼淚早已哭干,獃獃的看著天花板,陣陣疼痛從身體傳到大腦。

……

迷迷糊糊里,張北羽感覺有人推動自己,好像還在撕扯床單,接著就是衛生間里傳來嘩嘩的水聲。

由於頭疼,張北羽一直沒有睡實,總是醒醒睡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再次有些清醒的睜開眼睛時,發現屋子裡的等已經關了。但是桌上的電腦屏幕還發出陣陣亮光,電腦前坐著的人是萬里。

他剛剛並沒有完全失去意識,馬上就回想起晚上發生的事情。自己跟萬里……

萬里屈膝踩在椅子上,穿了一件張北羽的T恤,衣服很大,把腿都包起來了。

「幾點了?」張北羽小聲問了一句。萬里嚇了一跳,回頭淡淡說了一句,「兩點半。」張北羽聽她的聲音感覺有些不對勁,好像沙啞了很多。

後來他知道,之所以萬里的聲音變成這樣,是因為第一次的時候過力哭喊造成的。

「我…想喝水。」 強娶豪奪 張北羽喉嚨里乾的冒煙,只想喝杯涼水。萬里哦了一聲,接了杯水走到床邊坐下,喂他喝水。

張北羽咕咚咕咚的喝,萬里就靜靜的看著她,一言不發。喝水的時候,張北羽無意間瞄了一眼,萬里穿著自己的T恤坐在床上,修長的雙腿一覽無餘。

喝完水之後,張北羽仗著還沒過去的酒勁,再次把萬里拉到床上,脫掉T恤…

這一次,他清醒了不少。清清楚楚的看見躺在自己床上的人是萬里,這種興奮讓他很快有了狀態。

萬里躺在床上幽怨的嘆了一聲,輕輕開口到:「輕一點。」張北羽嗯了一聲,開始發起攻勢。

一陣纏綿過後,萬里經不住張北羽的挑逗,開始慢慢配合。主動摟著他的脖子,輕輕在他耳垂上一吻。

張北羽身體一個激靈,像過電一樣。沒想到萬里輕輕笑了一聲。「你還挺囂張的?」張北羽在她耳邊輕輕說了一句。

萬里哦了一聲,冷下聲音道:「那又怎樣!」張北羽嘿嘿一笑,抱起了她的雙腿,挺進。

交戰異常激烈,小小的房間里春色四溢,甚至有些**的氣氛。張北羽突然想起了上次qq群里那個小屌絲說的話。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這麼快就扛著萬里的雙腿…

這一次,萬里的疼痛逐漸減少,終於感到那麼一點點閨蜜說的「舒服」。

完事之後,張北羽呼呼大踹,趴在床上又睡了過去。

上一次結束之後,萬里將浸透血跡的床單拿去洗了,自己又洗了個澡。忙活半天之後發現已經過了十二點,那時候自己的宿舍也回不去了,她就索性坐著玩電腦。

這次之後,她實在是太累了,而且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沒什麼好遮掩的了。萬里鑽進了張北羽的被子里,扭頭睡了過去。

……

張北羽睡了沒多少時間,就迷迷糊糊的醒過來。外面的天色已經慢慢放亮,從窗帘的縫隙透進來,抓起手機看了一眼,已經6點多。再一轉頭,看見了萬里雪白光滑的背脊。

萬里發現他醒了,坐了起來。回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問了一句:「還要麼?」她的語氣冰冰冷,這句話說得好像跟自己毫無關係一樣。

張北羽徹底清醒。醉酒的狀態他可以放得很開,但現在卻不好意思了。他支支吾吾的說:「呃…不,不要了。」

「我去洗澡了。」萬里說了一聲,抓過昨晚穿的那件T恤穿上,起身走向衛生間。

農妻是個狠角色 張北羽瞪大眼睛,看著她那雙誘人的美腿,一步一步走進衛生間。男人嘛,早上醒來都會有個狀態,再加上剛睡醒有點朦朧。他喉嚨里發出「呃」的一聲,咽了口口水,然後躡手躡腳的掀開被子,悄悄跟進了衛生間…

五分鐘后,衛生間里傳出萬里的陣陣嬌喘。

「你…你不是說…不要了么!」

「我…我忍不住…」 藏在石頭後面,不會被發現。

這一衝出來,自然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不好,有人來了!」

「是那個鍊氣境的小子!」

「卧槽,他怎麼還沒死!」

「壞了,那四個傢伙鐵定是出事兒了!」

「小心,這傢伙想搗亂!」

挺聰明的,猜到了喬拉丹想搗亂。

然而。

猜到了也沒用啊。

為了維持十二都天陣,這些修士幾乎拼到了彈盡糧絕,那陣外策應的幾個人,還都坐在地上回氣呢,就算看見喬拉丹沖了過來,卻也無力阻擋。

這不。

其中一人,虛弱的控制著搖搖晃晃的飛劍,想要阻擋喬拉丹。

鐺!

一聲脆響,飛劍應聲被砍成兩截。

飛劍一斷,本就虛弱的修士,心神受到波及,一口老血噴出,當場暈了過去。

又有修士,施展術法,大地之上,竄出無數地刺,若是平時,這地刺,少說也得一米多長,此刻,虛弱之中施放,卻只有尺許長而已。

若是普通人,這尺許長的地刺雖然殺不死,卻也會刺傷腿腳,減緩速度。

可是。

只見喬拉丹只是隨手一揮,一道由荊棘環繞而成的護盾,出現在周身,那地刺,一遇到這些荊棘,便土崩瓦解。

木克土,沒得商量。

甭管是什麼術法,五行齊聚的喬拉丹,都能找到克制的辦法,再加上,在一層吞噬了那麼多靈珠,每種術法都已聚齊十種,要攻有攻,要守有守,那叫一個全面,更是無懼這些術法了。

沖!

些許騷擾,甚至都沒辦法減緩喬拉丹的速度。

就那麼直直的、快速的,向著大師兄沖了過去。

汗毛都炸起來了。

「保護我,快保護我!」

手中的結丹境符咒,正在瘋狂的吞噬靈氣,讓這大師兄根本就無法抵抗,甚至都無法躲閃。

中斷?

一旦中斷,符咒之內的狂雷之力反噬,絕逼會把施法者給炸成飛灰。

只能將所有希望寄托在同門身上,大師兄拼盡全力,靈氣激蕩,加速激活符咒。

「成了!」

搗亂者,還遠在數丈之外。

符咒,已經激活了。

烏雲,猛地一個翻滾。

轟轟轟……

狂雷,咆哮,向著十二都天陣內的金魔虎轟了過去。

「只要殺死金魔虎,其餘之人便能解放出來。」

「到時候,這麼多人一擁而上,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這傢伙給淹死!」

想法很不錯。

可是。

噗!

卻就在那符咒剛剛激活,就在那狂雷從天而降的剎那,喬拉丹,發動了致命的一擊,金劍,脫手甩出,劃破虛空,將這大師兄給扎了個透心涼。

轟!

炸了!

不是大師兄炸了。

而是那半空中的烏雲,炸了。

符咒,激活了,烏雲狂雷已成型,卻偏偏失去了控制,這一失控,哪還會集中攻擊金魔虎,那是電蛇狂舞,席捲大地。

「不好,快閃!」

「卧槽,要死!」

「混蛋,混蛋!」

「啊啊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完了……」

這可是結丹境的符咒。

就算是這些築基境修士處於全盛狀態,都未必能扛得住,更別說他們此刻還處於精疲力盡的虛弱期了。

那狂雷一降,死傷一片。

喬拉丹?

這廝機靈啊。

金劍遙遙的往大師兄身上一甩,自己個兒是掉頭就跑,跑的那叫一個快,在引火乘風的加持下,化作一道閃電,瞬間便衝出了老遠。

就算是這樣,卻也沒躲過狂雷的攻擊。

一道細若小蛇的雷電,轟在了喬拉丹身上。

就是這小小的一道閃電,連那狂雷千分之一的力道都沒有,卻把喬拉丹給轟的狂吐鮮血,明顯是受了重傷。

「卧槽,還好小爺我跑的快,再慢上一步,肯定是交代在這裡了。」

又跑了數丈,徹底跑出烏雲籠罩的範圍,一邊兒用木靈之愈治療身上的傷勢,喬拉丹一邊兒轉頭,回望戰場。

這一瞅,樂了。

「哈,焦了!」

結丹境的狂雷啊,處於雷暴中心的人,自然是逃不脫被電焦的下場。

這不。

十二都天陣上的修士,全都化作了一團團焦炭。

至於外面那六個策應的修士,雖然沒處於雷暴中心,沒有被電焦,卻也是只有出的氣兒,沒有進的氣兒了。

一張符咒,秒殺十八人,喬拉丹可算是見識到了結丹境符咒的威力。

不由得。

暗自捏了一下儲物袋。

那裡面,也有一張結丹境符咒,是當初在一層的時候從別人手裡搶的,火系的,大殺器啊!

「就算是厲無涯那種狠人,挨上這麼一記,估計也是個死吧。」

「可惜了……」

可惜用不了。

結丹境的符咒,可不是想激活就能激活的,至少得築基境的修士,才有可能將之激活,鍊氣境修士,體內靈氣根本就不夠,一旦激活中斷,妥妥是個被反噬炸死的命。

所以。

這符咒,只能爛在儲物袋裡了。

烏雲,已經散盡。

狂雷,業已消失。

返身,喬拉丹撿起金劍,而後,向著那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金魔虎奔去。

「金靈珠,哇哈哈哈,金靈珠!」

卻不料。

「卧槽,不好!」

高興的太早了。

那渾身焦黑、看上去已經死的透透了的金魔虎,竟猛地一掙,又站了起來。

狼性總裁強索歡 幸虧喬拉丹見機的早,止住了前沖,若不然,就一頭撞上這金魔虎了。

跟四階金魔虎肉搏?

作死也沒這麼個作法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