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直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卻逼着自己去做那些或許她自己也不喜歡做的事情。但是顯然,如果章楠不是這樣一個女子,又怎麼能收穫盤山鷹和汪陽這樣的人的忠心呢?

0

“好了,你也別自責了,去休息吧,保持好狀態,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章柏勸慰了我一句,和她聊了好久,已經過了凌晨了,我們該說的話也都說完了,章柏叫我回去休息,我便起身打算告辭了。章柏卻訝異地道:“你幹嘛?”

“我回去啊?”

我有些不解,那裏做錯了嗎?

“別把時間浪費在趕路上,就在這休息吧!”

聞言,我看了一眼沙發,這個沙發只有一米多一點點長,寬度也不夠,這怎麼睡?

作者寄語:ps:更新時間一般會在中午12點和下午6點,如有特殊情況,會有變更,一般每日兩更,有情況會提前告知 “別看沙發了,沒打算讓你睡沙發,裏面不是有牀麼?”

章柏指了指章楠的房間,我再次目瞪口呆,章楠的這個表姐,作風也太奔放了吧!

我呆愣的表情還是引得章柏有些不快,她不屑地道:“章楠現在渾身僵硬,我就不信你能這麼喪心病狂。”

我:“……”

章柏的話真的是簡單粗暴有內涵,不過她說的也對,雖然有些怪怪的,但沒什麼毛病。

奔波了一天,我也確實有些累了,在章柏有些促狹的目光中,我渾身不自在地走進了章楠的房間……

雖然章楠現在沒有了感覺,但是我爬上牀的時候,還是離她很遠,深怕碰到了她,章楠也緊張得不行,我看到她的眼皮跳動了幾下,但是她還是閉着眼的,明顯是在裝睡,這說明她的內心也在害怕吧!

這樣的章楠,比起她平日英姿煞爽的模樣,產生的反差越發讓她顯得可愛至極!

只是,一想到她只有這些地方還能靈活地反應,我又是一陣心酸。終於,我還是靠近了章楠,把她冰冷又僵硬的身體抱在了懷中。

她終於睜開了眼,看着我,眼裏滿是羞澀,羞澀中深斂着一抹柔情。

她是知道無法再勸說我放棄了,所以纔不再掩飾自己的感情了。

“睡吧。”

我輕聲地道,然後關掉了牀頭的燈。深夜中,只有我和章楠的呼吸聲此起彼伏,最終同步成了一個節奏。

第二天,我是被章柏叫醒的,我聽到她用誇張的聲音道:“嘖嘖嘖,沒想到你真的有這麼喪心病狂啊!”

我睜開眼,章楠的面容近在咫尺,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醒了,聽到章柏調笑的話,臉頰便瞬間染上了紅暈,害羞地一把把我推開。

我剛睡醒,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便被這一推給推下了牀,房間裏頓時安靜了,都被這一個場景驚到了,接着便是章柏那激動的聲音道:“楠楠你怎麼可以動了?”

被她這麼一說,我顧不得被章楠推倒在地上的尷尬,猛地站起身,激動地抓住了章楠的手,是溫熱的!

我幾近喜極而泣,這驚喜來的太突然了!

“爲什麼會這樣?”

章楠也十分困惑,又動了動手指,在我手心撓了兩下,這真的不是在做夢!

“難不成,你就是她的解藥?”

章柏用探究的目光把我從上到下看了幾遍,自語道:“也沒有看出什麼特別的來啊,難道說,男人的滋潤,還有這種作用?”

“姐你胡說什麼呢!”

章楠的臉更紅了,我這時候才反應過來章柏剛纔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這姑娘太污了吧?

還有,她該不會以爲我昨晚會對章楠做什麼吧?

不過,一大早我是抱着章楠的,她會誤會,似乎也可以理解,但是,這種奇葩的想法還是趁早打住吧!

“你是說你只是抱着她睡了一晚,什麼也沒幹?”

在我的再三解釋下,章柏還是有些不信,我只得反問道:“我像是那麼飢渴的人麼?”

“那也說不好。”

我:“……”

我該說什麼?

雖然章柏的話有些讓人頭疼,但是,在章楠恢復了知覺的好消息的衝擊下,我根本不在意她的調侃。

然而,我們還是高興的太早了。

當章楠試圖自己站起來時,我們才知道,她只恢復了上半身的知覺,下半身依然是沒有感覺的。

我心裏也有些沮喪,但章楠看出了我的心思,安慰道:“能恢復一點,我已經很開心了,你不要再難過了。”

她這麼善解人意,我怎麼好意思再讓她勞心,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道:“我沒事的。”

原本,我們計劃的是去找百鬼道人,然後通過百鬼道人去尋找秦始皇,但是,章楠的突然恢復打破了我們這個計劃。

我們不得不開始研究,章楠爲什麼會突然恢復呢?

章楠和章柏同時把目光鎖定在了我身上,確實,是我的出現才讓章楠發生了變化,但是,我不敢高興的太早,萬一,並不是我的原因,章楠的恢復也是偶然的呢?

總之,我不可能在章楠沒有徹底恢復的情況下掉以輕心。

而聽說我只是抱着章楠睡了一夜就有這樣的效果,章柏立刻對我下達了命令。

“你去抱着楠楠!”

我:“……”

昨天章楠沒有感覺,我抱着她她都害羞到不行,現在她上半身有了知覺,她還能接受麼?

我看向章楠,她果然已經羞紅了臉,看到我的注視,便慌亂地躲開了目光。章柏在旁邊攛掇道:“你們什麼都做了,抱一抱有什麼關係,李善水,你還是不是男人了,難不成要我抱着楠楠丟到你懷裏?”

無奈之下,我只好聽從章柏的了,確實,她是想試試效果,而不是想要捉弄我和章楠。

因爲我和章楠已經是不好意思繼續躺牀上了,我便抱着她坐在沙發上,這個姿勢,其實挺尷尬的,有有些香豔,章楠拒絕不了,只好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不敢去看章柏。

章柏嘖嘖怪笑道:“唉,看着你們真的好甜蜜的樣子,這狗.糧我吃了,你們繼續。”

章柏的話讓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也就沒有接這個話茬,章柏自己討了個沒趣,便對我交代道:“你好好抱着楠楠,我去給你們準備吃的吧!”

說着,章柏便提着手提包出門了,當房間裏面只剩下我和章楠兩人的時候,氣氛徒然變得曖昧了許多,我覺得這氣氛挺尷尬的,特別是我們兩人都不說話的時候。

我想要打破這個僵局,便開口道:“章……楠楠,你現在有感覺了嗎?”

我忽然覺得再叫她章楠,似乎有些生疏了,所以又改了稱呼,學着章柏的叫法,章楠聲如蚊吟地嗯了一聲,我驚喜地把手放在她的小腿處,按壓了幾下,感覺還是沒有多少彈性。

“你不是說有感覺了麼?”

我有些失望,章楠愣愣地看着我,我們對視了幾秒,我纔想到,或許剛纔她是理解錯了。她的這個有感覺,是什麼感覺呢,我不禁有些心亂了。

章楠又把頭靠在我的肩膀,現在是爲了躲着我,我忽然生出了些惡趣味,想要看看她嬌羞的樣子,便把她從我懷裏推開了一點點,不多,剛好夠我能看到她的模樣。

她看着我,水靈靈的眼睛左轉右轉,就是不看我。

這樣子的她,真是可愛極了。我沒能忍住,嘴脣吻上去,含住了她的櫻桃小嘴。

她似乎沒有想到我會忽然襲擊,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震驚的樣子,直到我的舌頭突破她的牙尖,她才閉上了眼睛,微微喘息着,迴應着我。

“李善水你喜歡吃什麼?我剛纔忘了問了。”

在我和章楠忘情的時候,章柏的聲音突兀地響了起來,接着,房間裏再次陷入了詭異的安靜。

“砰。”

是門又被關上的聲音,章柏的聲音從門後傳來過來:“年輕人要節制啊,我隨便買點吃的回來吧。”

章柏雖然是走了,但是她去而復返剛好撞到了我和章楠……

總之,章楠現在已經不敢看我了,我想動一動,她都抱的我緊緊的,似乎很擔心我又把她推開再啃她一口。

她害羞成這樣,最後我們也沒能說上什麼話,不過,我們兩人依偎着,

就算是不說話,也格外的溫馨。

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溫馨能持續多久。如果章楠的腿部還是不能恢復知覺,或者是她的病根不能除盡,那我們始終是要去冒一次險的。

不過,就算不是爲了章楠,我們遲早也是要和秦始皇對上的,因爲我們放出了秦始皇這樣的存在,所以這個問題,也必須要由我們去解決,至少,我們不能因爲對手可怕,就逃避責任。

章楠能恢復一部分是一個好消息,至少,我們可以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徐福了。

大概只有徐福的不死藥能徹底根治章楠了,不過,章柏說原因可能是我,也是有可能的,我和別人有什麼不同?

我忽然想到了,我體內似乎有陰陽血,還有,自從在崑崙仙宮之中,和章楠結合之後,我身上也發生了變化,力氣變大是最爲直觀的展現,或許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變化。但這已經足夠證明了,和章楠結合之後,我肯定是得到了什麼。

那麼,是不是我得到的就剛好是章楠失去的呢?要不然,爲什麼章楠和風影都是曾經昏迷又醒了過來,風影沒事,章楠卻面臨着這種情況?

章楠和風影之前有做過什麼不同的事情?

我回想到這裏,忽然有了答案!

是色鬼!

章楠被色鬼附身了,在之後,我和章楠結合,色鬼離開,又忽然死了,而我力量大增。

一切的癥結,可能都是在那裏!

所以,造成章楠癱瘓的原因,可能不是秦始皇的死氣入侵,而是因爲她遇到了色鬼附身,又和我做了那樣的事情!

可惜,色鬼已經死了,他臨死的時候,還說自己也是被算計了,這裏面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 我也不能確定,但我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我掏出小刀,將自己的中指割破,傷口雖然不深,但很快滲出了鮮血,我把手指伸到了章楠的嘴邊。

“含住它!”

章楠聽到我的話,雖然有些莫名其妙,卻還是照做了,將我的手指含在嘴裏,吮吸起來,我感覺到自己的手指被溫熱包圍了,還觸碰到了章楠的小舌頭,心中升騰起一種別樣的感覺。

然而,出去購買食物的章柏又回來了,剛好便看到了我的手指放在章楠嘴裏的情景。

“李善水,你真的有這麼飢渴的嗎?怎麼能這麼欺負楠楠呢?”

可是,她有看到一臉認真的章楠,哀嘆了一聲,便拿着東西到廚房去了,我這才發覺,我和章楠的這個動作,確實有些……

只能說清者自清,污者見污吧。

只是,這一次被章柏撞破了,章楠卻沒有害羞地退開,她依舊抓着我的那個手指吮吸着,彷彿癡迷於鮮血的味道,這樣反常的舉動讓我一驚,再看章楠,眼中隱有紅色閃現,彷彿已經迷失了心智。

“章楠!”

www▲ тt kдn▲ ℃ O

我搖了搖章楠的肩膀,她眼中的紅色頓時消散,她有些迷糊地看着我,然後鬆開了嘴。

此時我的傷口處已經成了白色,這次不知被章楠吸了多少血。章楠困惑地道:“怎麼了?”

“沒什麼。”

我可以確信,我剛纔看到的不是幻覺,又想到了當初章楠醒來的時候,眼中那驚鴻一瞥的紅芒,或許,從那時候開始,章楠身上就有些不對勁了吧!

看她現在對剛纔的事情毫無印象的樣子,我也就只好把這件事情隱藏在了心裏,沒打算對章楠說,以免造成她的心理負擔。

吸了我的血,章楠的變化是很明顯的,我很清楚地感受得到,她緊緻的臀部已經變得充滿 彈性,在她的小腿處按了一下,果然也是一樣的。

“現在有感覺了吧!”

章楠聞言,又羞紅了臉,慌忙從我身上站了起來,嗔道:“流氓!”

我對這個指責一臉茫然,直到感覺到小李的異動,才苦笑不已。

這種事情絕非我本意,而是身體的本能而已。我和章楠雖然已經有了親密接觸,但是,發生了這種尷尬的事情,不光是章楠覺得害羞,我也覺得不好意思。

好在有章柏在,我們之前的氣氛也沒有那麼曖昧了,章柏也沒有看到我和章楠之間的小祕密,她看到章楠自己站了起來,頓時高興得哭出了聲,將章楠緊緊地抱在了懷中。

我從未想過,章柏這麼一個毒舌又腹黑的御姐,也會哭的這麼稀里嘩啦,章楠抱着她哄了半天,才叫她停了下來。

隨後她又整頓好精神去做飯了,走路都彷彿是在跳躍的。

把章楠身上的怪異之處暫且壓下,她的恢復確實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中午的時候,汪陽也過來了,我和他簡單地打了個招呼,隨後,我們有開始討論起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既然楠楠已經沒事了,那這裏的事情,李善水,你也別攙和太深,沒有必要,別去送死,我可不想楠楠守寡。”

聽章柏這意思是,章楠恢復了正常,秦始皇的事情,他們就不打算管了。

我充分理解她的想法,因爲我們心裏都清楚,就憑我們這些人,去找秦始皇的麻煩,等同於找死,但是,人,有所爲,有所不爲。

章柏不願意去找秦始皇了,我是沒有意見的,這事兒是我弄出來的,沒有必要拉着章柏一起去送死,之所以我一個人來到陝北,沒有叫上我在東北的那些老哥們,也是因爲我知道,跟我來的,多半會有死無生。

自從崑崙仙宮之中,大金牙他們徹底埋葬在那裏,我的心裏就有了陰雲,心中所想,都是不願讓他們再出什麼事了。

或許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特別小,正如趙玫紅當時所說的,招陰人沒有了那些兄弟,其實什麼都不是。但是,之前的事情,我都有把握帶着我的兄弟們活下去,但這次不行。

連自家兄弟都不帶,也沒有理由叫着章柏一起。我點點頭道:“你們放心,我不會亂來的。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借用一下黑貓無常,幫我來找一下百鬼道人的所在。”

“喲,你是打算當孤膽英雄和秦始皇死磕,還是打算回去叫着你那養鬼的小丫頭一起做一對同命鴛鴦啊!說起來,你們一個東北招陰人,一個西北牧魂人,倒是般配的很呢!”

我沒有想到章柏會有這麼劇烈的反應,又忽然扯到了趙玫紅的身上,在我看來,這已經有幾分胡攪蠻纏了。

我只不過是借用她的黑貓幫個忙而已,不幫也無所謂,大不了我們多花點時間,讓我灰溜溜地離開咸陽,卻是不可能的。

不過說起來,如果不是章柏提醒我,我都快忘了趙玫紅了!

也不知道那姑娘一個人在家裏發現我不在之後會是什麼反應,還好我留了她的電話,只是,掏出手機來,我纔看到,我手機已經是關機狀態了。

顧不得和章柏爭論,我便將手機充上電,開機之後直接給趙玫紅打了個電話過去。只是那頭也沒有人接,一直是忙音,打了好幾個之後,我才作罷。

“怎麼着,擔心那個小姑娘了?”

章柏對趙玫紅的敵意還是很濃,我搖搖頭,解釋道:“她爺爺託我照顧她,總不能失信於人。”

說着,我看了章楠一眼,又對着章柏鄭重道:“章楠就先交給你照顧了,如果有什麼變化及時聯繫我。”

我走到了門口,穿上了自己的鞋子,便和他們揮手告別了。章楠沒有說挽留我的話,章柏想要說什麼,卻被章楠止住了。

我心中當然是着急的,我昨天晚上出來的時候也沒有和趙玫紅交代過,來到這裏又因爲章楠的事情,心裏 太亂,以至於都忘了趙玫紅。

也不知道趙玫紅那邊怎麼樣了,我們現在可還是被血妖惦記着的,雖說血妖是在晚上出沒,可誰也不知道,他白天到底會不會出現。

反正被盯着的我和趙玫紅,都是很危險的。我心中只能寄希望於趙玫紅的小鬼能有用處吧!

匆匆來到趙玫紅的酒吧,這裏因爲昨夜的戰鬥,已經是一片狼藉,上了樓,趙玫紅果然已經不在了。

她去哪裏了?

我想, 我大概是需要雷鳴的幫助了。

根據雷鳴給我的聯繫方式,我找到了他們的臨時作戰指揮部,沒想到,趙玫紅就在這裏。

看到我,趙玫紅氣鼓鼓地哼了一聲,又馬上轉過頭去不看我,儼然一副絕交的姿態,我看到她沒事我就放心了,對雷鳴道:“怎麼樣?有沒有線索?”

攻擊過血妖手下的,就只有我和趙玫紅,所以倒不用擔心雷鳴的安全,再說雷鳴好歹是個軍人,身在指揮部,想必那血妖膽子再大也不敢造次。

所以我開門見山地問起了案情進展,趙玫紅見我完全沒有哄她的意思,氣的重重地哼了一聲。可是,我還是沒有如她所願。

雷鳴笑了笑,道:“線索還沒有,不過,通過調取幾個關鍵路口的監控錄像,我們發現,那些兵馬俑最後都去了一個方向。”

“哦?去了哪裏?”

我覺得我是小看了現代化的偵查技術了,纔會完全寄希望於找到百鬼道人,雷鳴的話就給了我一個驚喜了。

那些兵馬俑的行走軌跡,都被城市中遍佈的監控拍到了,也許,順着那些兵馬俑,我們就能找到幕後主使的大本營了。

“你不要高興太早,在市郊有些地方,監控系統並不完善,不過,我們搜索的範圍可以大幅度減小了。”

雷鳴解釋着,又道:“若不是要等你,我也早就去搜尋了,現在正好,事不宜遲,出發吧!”

雷鳴都沒有說出目的地就直接叫上車出發了,我也跟着上了軍車,趙玫紅雖然在賭氣,卻也亦步亦趨地跟着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