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聽完李不忘的話,心裏瞬間明白了,果然啊,自己的主人還是惦記自己,偏向自己的,他是不捨得讓自己去冒險,所以纔會這樣的。

0

想到這些,這隻女鬼心裏又開心了一些,這忠心的程度,自然也是要提升一些了。

李不忘看着女鬼臉抑制不住的歡喜,心裏也跟着開心。

只是,他開心的不是因爲女鬼多麼的開心,他是開心是因爲在他看來,女鬼更加忠心了,辦起事情來,肯定也會更加盡心盡力的。

之前李不忘想過這個事兒了,將軍籠絡這些厲鬼,是用壓制的辦法,再是互相牽制,時不時的還要用一些威脅的手段。

這些辦法表面看起來很有用,那些鬼全都聽命於他,但是私底下,李不忘是再知道不過了,那些厲鬼才不會真的爲將軍着想。

所以了,要是真的想籠絡這些鬼來幫忙,最好的辦法不是要控制他們,是要利用他們心裏的那些感情,讓他們心甘情願的依附在自己周圍。

這樣,他們纔會更加忠心,更加賣力的爲自己做事兒。

李不忘心裏是這麼想的,但是並不真的打算說出來。

這隻女鬼的確是自己最寶貝的那隻,但是要是真的跟自己的計劃較起來,自己肯定還是會選擇自己的計劃的。

無非是一隻女鬼,自己回頭計劃成功了,想要多少這樣的厲鬼沒有?

到時候別說是雙胞胎了,算是三胞胎,四胞胎,自己也一樣可以有。

“你先回去藏好了,千萬不要被發現了。”李不忘看着那隻女鬼,吩咐道。

這會兒,這隻女鬼在這裏是不安全的,要是真的被外面的那些厲鬼發現了,回頭不僅僅自己要被將軍處罰,回頭這隻女鬼也要被將軍徵用,那自己真的是得不償失了。

女鬼也知道這個狀況,聽到李不忘這麼說,也急匆匆的離開了,甚至離開的速度,來這裏的速度還要快許多。

想來,算計着時間,三叔這會兒也已經差不多了,畢竟這是鬼,肯定要人的速度快許多。

所以說,這會兒那隻厲鬼也快要看到正主了,等到一會兒看到了,他回來彙報了,自己也可以出發了。

心裏默默盤算着,也不知道三叔這次要找來誰了,希望他不要找來太厲害的,不然,自己還真的搞不定了!

實際,三叔還真的很想找個厲害一點的,這次是在將軍面前露臉的大事兒,但是三叔又很擔心,那個較厲害的傢伙會不會來幫助自己?

這要是真的想要幫忙也是了,但是要是來搗亂的,那自己回頭帶回去了,不僅僅是給將軍找麻煩,也是給自己找麻煩。

想來想去,三叔也有了辦法了,找一隻以前跟自己關係較好的,有什麼事情也好溝通一些的,這樣的傢伙,到時候應該是問題不大的。

但是三叔不知道的是,想要那些傢伙幫一些小忙簡單,要是真的讓他們來幫助將軍,做那些對他們來說相當不合適的事兒,有些爲難了。

三叔前後找了幾個,全都被拒絕了。

在三叔十分糾結的時候,一轉身,正好看到了那隻尾隨着的厲鬼了!

好傢伙,這後面還真的有一隻啊!

三叔心裏咯噔了一聲,想知道這是誰派來的,剛纔那隻鬼躲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所以,也根笨沒看清楚那張臉。

想來,能監視自己的,要麼是將軍,要麼,只有李不忘那個傢伙了!

爲了看清楚是誰,三叔開始裝作沒看出來的樣子,繼續該幹什麼幹什麼,但是趁着後面那隻鬼不注意的時候,三叔終於看清楚那隻厲鬼的樣子了!

那隻厲鬼自己是見過的,從前也是將軍手底下的,只是,後來這隻鬼變成李不忘的了。

所以,現在這隻鬼跟着自己,肯定是得了李不忘的命令了。

三叔搞清楚了後面的厲鬼是誰,也大概能猜到李不忘的目的了。

他肯定是想看看自己找了誰來,然後再研究怎麼在將軍面前壓制住自己,這個傢伙,看來這心眼兒還真的是沒少用啊!

只是,自己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得逞了,不然,自己這次的計劃算是白費了!

三叔原本還是急匆匆的想要去找幫手的,但是現在情況變成這樣了,三叔也不那麼着急了。

左右看了看,三叔找了個臨時可以休息的地方,默默的靠坐在那裏,開始思考現在的對策了。

後面的那隻厲鬼眼看着三叔不動了,心裏開始犯嘀咕了。

難不成,是三叔發現了自己的存在嗎?

想到這個可能性,厲鬼心裏開始着急了。

自己這次出來,本來是要小心謹慎,讓三叔不能發現自己的,這要是真被三叔發現了,自己要怎麼辦?

要是三叔真的不去辦事兒了,那字這個事兒又要怎麼交代?

越想厲鬼心裏越着急,尤其是看着三叔在那裏一動不動了,根本沒有要繼續前進的意思了,厲鬼心裏更加着急了。

可這着急是着急,厲鬼也真的是沒什麼辦法,總也不能直接衝去跟三叔說,讓他趕緊去找啊!

沒辦法,厲鬼只能默默的繼續站在那裏,心裏着急,但是無計可施。

三叔能想象出那隻鬼的着急,但是他越是着急,三叔也越是不想這麼起來前進!

反正之前將軍說過了,這個事兒也不是十分的着急,再者說來,算是真的着急了,也不在這一時半會兒的,自己多拖延一會兒,也能想到更好的辦法對付李不忘!

這小子還真的是狡猾啊,竟然對自己還來這招!

可自己現在還能怎麼辦呢?自己只有自己,他倒是有幫手呢!

不過,身後的這隻厲鬼最開始是跟自己達成的協議,後來才變成李不忘的,也許,自己也可以和這隻厲鬼好好聊聊,看看有沒有會變成是自己的?

三叔在心裏合計着,但是有個事兒他還是沒忘記的,是這個傢伙死心眼兒的,非要報答什麼李不忘。

李不忘那個傢伙,沒利益的事兒他是不會做的,這是在利用這隻厲鬼啊!

衡量了一下,三叔覺得,自己說服這隻厲鬼的可能性不是很多,所以,既然不能爲自己所用,那沒必要繼續留着這隻厲鬼了!

朝着前面的方向又看了兩眼,三叔漸漸的有了想法了。

自己的那些朋友啊,雖然不會真的來幫助自己,幫助將軍,但是讓他們吃掉一隻厲鬼,問題還是不大的,尤其是其還有最喜歡吃厲鬼的傢伙了,在他們看來,這些厲鬼是食物,吃了,總是要好很多的。

雖然自己現在也算是厲鬼,也是不太好接近他們,但是,要是能讓他們把後面的那隻厲鬼吃掉了,這不也是很好的嗎?

想到這個,三叔心裏覺得痛快,自己不能對付那個李不忘,還不能對付一隻厲鬼了嗎?

雖然這個傢伙跟李不忘的時間很短,但是現在他是李不忘的爪牙,自己真的很有必要除掉了這個傢伙!

心裏是這麼想的,三叔又擡頭看了前面一眼,想着這遠的不用找了,前面有個喜歡吃厲鬼的傢伙。

只是,那傢伙的脾氣不是很好,自己還要多加小心才行,不然的話,自己真的容易被一併吃掉了。

想明白之後,三叔慢悠悠的從地站起來,繼續朝着那邊的方向走。

那隻厲鬼眼看着三叔又開始行動了,也不敢耽擱,急匆匆的也跟了去,想看看三叔這到底是要去哪兒了。

可沒走出去多遠呢,厲鬼感覺到不對了。

原本這個地方應該是山清水秀的,雖然人跡罕至,但是也真的是因爲人跡罕至,所以風景格外的美好。

但是這會兒,周圍植物是沒什麼變化了,但是這些蟲鳥之類的,已經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可不正常了!

也是說,這附近一定是有什麼東西,嚇的那些鳥蟲都不敢靠近了,換句話說,這個傢伙真的是很厲害的,自己也要小心謹慎一些了!

厲鬼十分小心,可還是被這個地方的“主人”發現了,不等這隻厲鬼回過神來呢,已經被抓走,吃掉了。 總裁大人,體力好! 第228章你抱抱我,好不好?

「司寒,小心!」

對突如其來的一幕,任何人都沒有防備,姜南初將手中的裝備通通扔在了地上,大步的朝著陸司寒跑過去。

「砰!」

陸司寒被一股大力推到了一旁,隨後就是汽車撞到人的聲音。

陸司寒麻木的轉頭往後看,陸薰茵已經倒在血泊之中了。

「薰茵,薰茵,你怎麼樣了?」

陸司寒驚慌失措的跑到陸薰茵的面前死死握著她的手說。

「司……司寒哥,我救了你,我好開心。」

「不要說話了,我送你去醫院,你會沒事的。」

陸司寒說完,直接打橫抱起陸薰茵上車。

姜南初平復下心情也坐上副駕駛,她很感謝陸薰茵救了陸司寒,但想到她對陸司寒的感情只覺得膈應。

車後座,陸薰茵身上流下來的血都快染濕座椅。

陸司寒雙目通紅,這是他親眼看著長大的妹妹,陸家這麼多人,他只和她的關係略微好一點,她還是為了救自己才受的傷,想到這裡,陸司寒更加內疚起來。

「司寒哥,我身上好冷,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陸薰茵斷斷續續的說。

「別說傻話,有我在,我會找最好的醫生救你,你會沒事的。」

「司寒哥,你抱抱我好不好?」

「好。」

姜南初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心裡酸到不行,她已經不斷的在告訴自己,陸司寒只是把陸薰茵當做妹妹,但還是會難受。

十分鐘之後,汽車抵達帝都醫院,陸司寒親自抱著陸薰茵進入急診室,他微微顫抖的手可以看出有多麼緊張。

姜南初拿出手機撥打了電話給陸丞。

陸家老宅,陸丞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司寒與薰茵過來。

「司寒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生日宴居然都會遲到,眼中還有父親嗎?」

「夠了,你不要說話,我想他們是有事情耽誤了。」

陸丞抿了一口香檳說道,心裡卻總是泛起不安的情緒。

於梅以在角落,勾起了一抹微笑,只怕陸司寒是沒有機會再來參加老爺子的生日宴了。

他也別怪她心狠手辣,只怪他的存在嚴重威脅到了自己兒子的地位,於梅以必須將他除掉!

陸丞話音剛剛落下,手機鈴聲響了起來,看到是姜南初的電話,陸丞鬆了一口氣。

「我就知道他們是有事情耽誤了,現在南初打電話過來解釋了。」陸丞說著接通電話。

「你說什麼?怎麼會這樣?」

聽到電話那頭的內容,陸丞整個人都快站立不住。

「老爺,怎麼了?」

「立刻送我去醫院,薰茵出車禍了!」

陸丞根本來不及去管宴會上的賓客。

於梅以挑了挑眉,怎麼會是陸薰茵呢,不該是陸司寒嗎?

「你的表情怎麼這麼怪異?」

陸泰看了眼於梅以問道,車禍這件事情該不會和她有關吧?

「我只是吃驚,想不到薰茵運氣這麼差。」

於梅以眼神飄忽不定的說,陸泰也就不在多問。

當陸丞趕到醫院的時候,手術還在進行。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麼會出車禍?」

陸丞擔心的問,陸薰茵是她最小的女兒,自然從小得到的寵愛會多幾分。

陸司寒沉著臉色,讓人覺得可怕。

「爸爸,你別擔心,薰茵福大命大,我想一定會是沒事的。」

姜南初強撐著一個微笑說。

雖然她討厭陸薰茵,但這個時候她希望陸薰茵好好的,只有這樣陸司寒的內疚才能夠輕一些。

足足五個小時,陸薰茵被推出手術室。

「醫生,我女兒她怎麼樣了?」

「再晚送來十分鐘就沒救了,目前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明天中午之前會醒,她受傷最嚴重的部位是腿部,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做好心理準備是什麼意思,你這個庸醫,我妹妹的腿不能有事!」

陸司寒一把握住醫生的衣領喊道。

「司寒,你不要衝動了行不行,我想醫生一定會盡全力救薰茵的。」

姜南初擋在醫生面前說,他這時候發脾氣根本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陸司寒頹廢的將雙手鬆開,轉身去病房看陸薰茵的情況。

陸薰茵渾身插滿管子安靜的躺在床上。

這一幕姜南初都不忍看,更不要說一起長大的陸司寒了。

「時間已經不早,你明天還要上課,不如讓管家先送你和父親回去,我在這邊守著。」

陸司寒摸了摸姜南初的臉頰,輕聲的說。

「陸司寒,你這是在說什麼混賬話,父親年紀大了他先走,但是我不走,我要在這邊陪著你。」

姜南初扁著嘴,抱住陸司寒的手臂說,她知道這時候的他一定很害怕。

從前兩人不認識,很多事情都是陸司寒一個人面對,但是如今兩人是一體的,姜南初願意為陸司寒分擔所有苦難。

陸司寒苦笑,隨後一把將姜南初摟入懷中。

「我的未婚妻懂事的讓我心疼,謝謝你。」

「管家,先送父親回去吧。」

「是。」

管家與陸丞離開之後,病房外只剩下姜南初與陸司寒。

兩人坐在病房外冰冷的椅子上,陸司寒將肩膀借了出去,讓姜南初可以依靠。

「我只知道你和薰茵的關係很好,從沒有聽你說過小時候的事情呢。」

「火災之後,所有人都以為我容貌被毀,沒人願意和一個醜八怪在一起,只有陸薰茵她願意待在我身邊,她是父親最受寵的小女兒,有她在沒人敢欺負我,之後我一步一步創建D.E集團也有她的功勞,她的夢想是成為一名畫家,但知道我的野心毅然將大學專業選擇了金融系。」

「你老公是不是很沒用,還需要一個比我小的女孩子保護。」

陸司寒打趣道。

「以後我也會保護你的。」

姜南初抱著陸司寒的力氣更大了一點。

陸薰茵在陸司寒心目中的地位比她想的遠遠更加堅固。

她應該慶幸,這兩人是親兄妹,不然她拿什麼和陸薰茵爭呢?

「對了,司寒,你覺得這場車禍真的是意外嗎?」

姜南初當時所站位置將車禍發生到結束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那輛汽車明明一開始很慢,等陸司寒下車,車速才突然提高,絕對是沖著陸司寒來的。 眼看着那隻厲鬼被吃掉,三叔開心壞了。

真好!這就是當李不忘爪牙的下場了!這事兒要是被李不忘手底下其他那些小鬼知道了,還不知道作何感想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