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師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神神秘秘要做什麼?

0

「要不去我的辦公室談?」她問道。

樂天馬上點點頭。

女老師在前面帶路,樂天跟在後面,他看著這個女老師走路的姿態,居然有點看入神了……

「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徐……」女老師將樂天帶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她關上了門。

「哦,徐老師好,我叫樂天。」樂天點點頭。

徐老師給樂天倒了杯水。

「我一會還有課,時間不是很多,你有什麼話可以直接和我說……」她看著樂天。

「那我就直說了。」樂天接過水。

徐老師看著樂天,她的性子脾氣還屬於比較柔和的,平時在學校里的人緣也是比較好的。

「我在你的身上聞到了一種奇怪的味道!」樂天說道。

徐老師一愣,她抬起自己的手臂嗅了嗅。

「味道?是我的化妝品嗎?」

樂天搖搖頭。

他的目光居然緩緩的落到了徐老師的裙子上!

徐老師微微一愣,她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你是什麼意思?」她微微皺眉。

「我就是提醒您,現在去醫院做個婦科檢查……別等到徹底爆發之後,再想治就有點麻煩了。」樂天慢慢的說道。

徐老師的臉色沉了下來。

「我不明白你說的什麼東西!我要上課了……不好意思。」她冷聲說道。

「哎……」

樂天伸手想攔著人家。

沒想到這個徐老師也不是省油的燈,依稀也是練過的,她伸手抓住了樂天的胳膊,然後輕鬆地將樂天甩了出去。

「轟……」

樂天直接將一張辦公桌給撞翻了。

這一下可是撞得不輕,樂天頭暈眼花的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徐老師哼了一聲,拿起自己的書轉身離開!

脾氣好不意味著好欺負。

她一邊走一邊拿出手機,將這件事告訴了學校的保安部,幾個保安飛快的趕了過來。

「這……這是什麼情況?」

一個保安看著趴在地上的樂天奇怪的問。

「估計是被徐老師打的吧?這貨是不是傻?難道在動手之前不知道先調查一下?徐老師可以兼任跆拳道社的教練的……」另一個保安看著一動不動的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幾個人直接把樂天當成了一個笑話。

「小子……你不是學校里的吧?」一個保安問樂天。

樂天艱難的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證件,幾個保安一看,齊齊的愣住了。

「警察?」

幾個人吸了口氣。

也就是說……他們的徐老師,剛剛襲警了?

這件事馬上傳到了校長的耳朵里,校長直接愣住了。

「人呢?」校長問。

「在徐老師的辦公室……看起來被打的動不了了。」保安回答。

「胡鬧!馬上將徐晴給我叫到我的辦公室!把樂天警官也扶過來……」校長呵斥。

幾個保安急忙照辦,一個人去喊徐老師,另兩個扶起樂天,慢慢的走向校長室。

徐晴奇怪的看著保安。

「我要上課呢?」她說了一句。

「校長讓您過去的……這節課先暫停吧。」保安說道。

徐晴也沒辦法,她只好讓學生自習,她跟著保安走了出來。

「什麼事啊?」她奇怪的問保安。

「徐老師……您襲警了您知道嗎?那個被您打的起不來的男人,他是個警察!」保安小聲地說道。

徐晴一愣,警察?

可是他沒說啊……

她這邊比樂天走的還快,徐晴自己走進了校長室,保安就沒有進去。

另一邊的顧小冷的測試還在進行中,看得出來幾位參與測試的老師臉上滿是驚訝。

帝少的心尖啞妻 「校長……」徐晴喊了一聲。

校長抬頭看了看徐晴。

「徐老師……為什麼要毆打警察?你這是襲警啊……」他沉聲問道。

徐晴眨了眨眼。

「是他先對我無理的……他想對我動手動腳!」她辯駁道。

「是嗎?樂天警官我還是了解的,以前我們接觸過……這個人還是蠻穩重的!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無論怎麼樣?一會樂天警官來了,你要先道歉!」校長說道。

「不!」徐晴直接拒絕了。

校長一愣,奇怪的看了看徐晴。

此男有&病& 「是他先對我無理的!憑什麼要我對他道歉!校長你也不能是非不分吧?警察就能為所欲為嗎?」徐晴看起來理直氣壯。

「啪!」

校長拍了一下桌子。

「你喊什麼喊?現在是你把人家打的起不來了,我問你……他碰到你了嗎?你被打了還是被罵了?」他皺眉看著徐晴。 徐晴張了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樂天來了,他看到徐晴也在居然嚇得連連後退,校長看了看,也是無語了……

「樂天警官,這真的是一個誤會啊……」他解釋道。

「誤會?誤會個屁……我的腰都斷了!」

樂天還在不斷的揉著自己的腰,至於他到底腰疼到什麼地步,除了樂天自己,誰也不知道。

「你……你惡人先告狀!明明是你先騷擾我的!」徐晴憤怒的看著樂天。

「我告什麼狀了?」樂天奇怪的問。

徐晴一愣。

好像……先告狀的是自己!

「你……是你先騷擾我的!」徐晴又換了一個攻擊方向。

「騷擾你?我摸你手了?還是摸你屁股了?你現在去申請全身指紋鑒定……只要你的身上有我一個指紋,我就承認是我騷擾的你!鑒定費我全出了!」樂天瞪著眼珠子。

這個女人……

自己好心好意的提醒她一下,沒想到到頭來反倒是自己落了個埋怨!

徐晴啞口無言,樂天的確是沒有碰自己,他伸手的那一下還被自己擋住了呢。

幾個在另一邊對顧小冷測試的老師過來了,他們驚喜的看著校長。

「怎麼樣?」校長問。

「天才啊!真的是天才……智商估計有200左右!」一個老師激動得渾身發抖。

一個老師如果可以教導一位天才,那可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因為這樣的天才將來必定不會是默默無聞的人,到時候自己可是天才的引路人……

這樣的榮譽對於一位教育工作者來說簡直是無法抵抗的。

徐晴也是驚訝的看著這幾個同事,智商二百的天才?在哪?

顧小冷笑呵呵的跑了進來,她來到樂天的面前,奇怪的看著樂天。

「你怎麼啦?」她奇怪的問。

校長看到這一幕,心一沉,馬上覺得要壞事!

「這學校不能呆啊……老師都是有暴力傾向的,你還這麼小,我不能把你放在這裡!」樂天馬上說道。

顧小冷看著這個傢伙一直對自己擠眉弄眼,她又看了看另一邊的徐晴。

「誰打你了?你有沒有受傷啊?」她第一時間就進入角色。

樂天看著眼淚都出來的顧小冷,他指了指自己的腰。

「我腰都要斷了……」

顧小冷氣憤的站起身,她怒視著校長。

「你為什麼要打我哥!他做錯了什麼?」小丫頭質問。

校長吸了口氣,這讓他怎麼回答?

「誤會,都是誤會啊……這位小同學,你聽我解釋!」他趕緊站起身。

這樣的天才絕對不能放走啊,即使是清華北大這樣的一級名校為了一個天才那都能打起來,更別提他們只是一所不是太有名的經濟大學了!

顧小冷看著他,明顯等著解釋呢。

校長看了看徐晴,眼神中帶著嚴厲。

徐晴無奈了,怎麼這件事說來說去變成了自己沒理了?明明是這個傢伙對自己無禮在先……

「是我不小心把你哥哥撞倒了……對不起。」她小聲地說道。

心裡委屈的要命,但是現在這個情況明顯不是她談委屈的時候,校長以後肯定會找自己談心的,但是現在的首要任務無疑是要將這個小天才留下來。

樂天看著許晴。

「不小心?」他哼了一聲。

「我真的是不小心……要不等一會中午放學我請你吃飯賠不是,行不行?」徐晴無奈的看著樂天。

這估計是她第一次說這麼口是心非的話了。

校長明顯對於徐晴的識時務很滿意,他點了點頭。

「小冷同學!你看……這只是一個誤會,學校對你的情況是很滿意的,到時候會給你安排一個單人宿舍,學費也給你免了!如果你能得到獎學金……你甚至還能有一筆不小的私房錢!你覺得怎麼樣?」他馬上抓住機會對顧小冷說道。

「還不錯!不過我要問問我哥哥……」顧小冷想了想說道。

「樂天警官……您覺得怎麼樣?」校長馬上看著樂天。

樂天扶著腰站了起來。

「免學費?」他問。

「是的,一切的學費和學雜費全免!」校長肯定地說道。

「那……有沒有補貼啊?我家裡比較的窮……你看,這麼小的孩子連初中都上不起……」樂天看著校長。

顧小冷直勾勾的看著樂天,這傢伙這麼無恥的嗎?

校長還有幾個老師也驚了,幾個人都看著樂天,這傢伙……這是在趁火打劫嗎?

「怎麼了?沒有嗎?那我們還是去旁邊的科技大學看看……」

樂天對顧小冷招了招手,顧小冷走到他身邊拉著他的手。

「等等……」校長急忙喊道。

樂天回過頭。

「這樣……每個學期我們學校會給顧小冷同學發放五千塊的助學金!您覺得怎麼樣?」校長几乎是咬著牙說道。

樂天想了想。

「五千夠你花的了吧?」他看著顧小冷。

顧小冷無語,你這是一分錢也不想給我啊……想把我扔到學校自生自滅嗎?

「是先給錢還是上半學期之後再給錢?」樂天問。

「先給錢!只要顧小冷同學辦理好入學手續,正式入學的當天這個助學金就當天發放!」校長說道。

樂天想了想。

所有人都緊張地看著他。

「那好吧……什麼時候辦入學?」樂天問。

「下午就辦!到時候需要孩子的戶口本之類的證件你還是要準備一下!」校長馬上說道。

樂天點點頭。

他看了看一旁的徐晴。

「你不是說要請客吃飯?這都中午了……」他一點也不客氣的問。

徐晴看著樂天,這到底是個什麼傢伙?

這臉上全是臉皮吧……

厚的簡直是沒邊了!

校長看著徐晴帶著樂天和顧小冷離開,他鬆了口氣。

「通知辦公室馬上開始準備顧小冷的入學手續,一切從簡……上報教育局,就說我們發現了一位智商二百的超級天才!」他按下了內線電話。

這樣的天才可遠遠不是一個考試能考全市第一的考試機器可以比擬的,這是智商上的天塹!

「我到現在才發現你居然是這麼無恥的一個人!」顧小冷小聲的嘟囔。

「無恥犯法嗎?」樂天反問。

他看著前面的徐晴,這女人估計是亞麻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吧?

想想也覺得蠻有趣的。 方大師的話和表情,也讓我有些緊張。趕緊朝着他問道:“是誰?”

“林萌。”方大師朝着我說道。

聽到這個名字,我也是有些不可思議。要知道那四周可都是被警察給緊緊圍住。根本不讓任何人進去,我們幾個進來還是那個大領導開口放行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