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目的光亮讓我睜不開眼睛,此刻,銅塔的身子忽然飛了起來,他的雙腳猛的蹬着地面,那身子直接向上竄了出去,金光似的身子直接在高空向下猛衝,如果不是仔細看,還以爲是天上掉了流星下來,他正對着我的腦袋呼嘯而來!

0

“臭小子!我把你砸成肉餅!”銅塔一聲怒吼,他的身子直接從上到下猛的落了下來,那巨大的身子冒着火光,如同一個隕石直接向我的頭頂砸了過來。

呼嘯的聲音幾乎劃破了天際,雷鳴般的爆破聲從頭頂傳了出來,我趕緊閃躲,身子一竄跳到了一旁,那碩大的隕石直接砸到了地面上,等他的身子在地上出現,火光減弱了不少,我又看見了他的身形。

銅塔猙獰的臉正看着我,他的表情卻不嚴肅,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那笑容似乎是在嘲笑我的閃躲。

“小子!你竟然能躲開我的攻擊?真是太過分了,讓我看看你的速度到底有多快!”銅塔說道。

“人棍合一!”

銅塔一聲怒吼,他的雙手抱着豎起來的木棍,兩條腿也把木棍緊緊夾在了一起,他的身子如同一個趴在棍子上的猴子,這不是猴子,而確切的說更像是一個黑背大猩猩!

銅塔的身子繼續燃燒,火焰直接衝到了天上,他的身子又是猛的一抖,直接從地面飛了起來,同樣的動作繼續向我的身上砸了過來,可是這次卻有所不同,這次的攻擊竟然如此巨大,他的身子變成了磨盤大小,那圓圓的火球比剛纔打了不知道多少倍,一股強大能量的威壓直接把我的身子壓在了地上,我雙手緊緊攥着黑皇劍,只覺得自己的雙腳已經陷入了地面之中。

不好!這火球的能量太大,我催動了全身的陽氣卻只能勉強站直了身子,我雙手緊緊攥着黑皇劍用力向上頂着,可是我發現,我儘管用力全身的力氣也只能勉強支撐自己的脖子,我的手卻幾乎舉不起來了。

“哈哈!臭小子!我可是有上百年道行的,就憑你一個初出茅廬的臭小子,你能把我怎麼樣?”

呼嘯而下的火球已經到了頭頂,那巨大的威能幾乎讓我的丹田震碎,我凝聚丹田的陽氣,慢慢催動到了黑黃劍上,我突然發現,黑皇劍果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剛纔寶劍上的裂痕現在變得更加清晰可見,金光又一次冒了出來……隨着金光漸漸迸發,我突然覺得一股無比強大的陽氣從胸口的銅錢爆發了出來,兩道陽氣順着胳膊流動到了寶劍之上,我的胳膊突然變得強壯有力,兩隻胳膊也變成了金黃色,陽氣凝結成了炙熱的威能直接頂了上去。

砰的一下!就在我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到黑皇劍上的時候,那火球已經砸了過來,它直接打到了黑皇劍上,我只覺得渾身劇烈的顫動,兩隻胳膊幾乎要斷掉,雙腿繼續向下塌陷了下去,我的丹田也跟着猛烈的晃悠了兩下,幾乎要震碎了。

我想睜開眼睛看看頭頂的火光,可是卻根本睜不開,那強大的衝級波直接把我的麪皮撐開,我的臉皮幾乎都變了形狀……噗嗤……我的嗓子眼忽然辣了一下,緊接着一陣酸爽的甜味從嘴裏冒了出來,我低頭一看……自己已經吐血了。

“哈哈哈!吐血了?小子,第一次攻擊就讓你這樣難受了?還不趕緊給我跪下? 你現在要是跪在地上給我叫聲爺爺,我或許能放了你,如果你不敢叫爺爺,那我就直接叫你乖孫子了,呵呵。”

銅塔的身子被黑皇劍反彈了過去,可是他的身子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他穩穩的落到了我的對面,雙眼冒着金光,獰笑着看着我。

我回頭看了看苗素素,她現在也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李末心的符咒飛鏢接連不斷的向苗素素身上丟過去,說來也是奇怪,這些飛鏢我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飛過來的,她的飛鏢幾乎是無數。可是我仔細看了看才發現,她的飛鏢並不是無數的,而是能夠自從回到自己的手中!

黃色的符咒飛鏢把苗素素包裹的緊緊的,如果稍有差池就能中標,這些符咒飛鏢非同小可,如果打到苗素素身上一定會讓她爆血而死!

好一個太極門!我咬緊了牙關,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只覺得自己的肚子一陣翻騰,這次翻騰起來的卻不單單是丹田,而是整個肚子裏的內臟,我屏住了呼吸強撐着,一陣溫熱的血液差點從喉嚨裏噴出來。

“你要殺了我?”我厲聲說道,我並不怕他,只是要問問這太極門爲什麼老是跟着我?爲什麼要幾次三番要我的好看。

銅塔甕聲甕氣的說道:“你小子真是無藥可救,夜明珠定死了是我們太極門的東西,你還不滾開?如果你現在能滾開,並且叫我一聲爺爺,我現在就能放了你走,你還不趕緊跪下叫爺爺?”

真是豈有此理?夜明珠是我志在必得的東西,如果這地洞當中有夜明珠,爲什麼不是我的?我已經費勁了千辛萬苦,豈能就此罷手?現在這廝更是風言風語,狂傲至極,我吳一雖然是個初級降魔師怎麼能受此欺凌?

“銅塔!你別在這裏囂張好嗎?我知道你的道行比我高,不然我早就殺了你,現在夜明珠就是我的!你除非殺了我,否則……別想拿到!”

我怒了,眼前這個禿頭讓我怒火攻心,我雖然修爲和道法不如他的高,但是身爲初級降魔師,身爲一個男人,我怎麼能在苗素素面前丟人現眼?我了自己的尊嚴,我決定跟他拼個你死我活!

銅塔發出了狂傲的笑聲,他的眼睛更是直接發出了兩道金光,炙熱的金光直接打到了我的眼睛上,那兩道如同探照燈的光線刺着我的眼睛,我趕緊閃躲,他的身子立刻變成了紅色的狀態,炙熱的火光直接從天而降!

我真是無語了!我本來是個降魔師,以降妖除魔爲己任,本來是來消滅要妖魔鬼怪,可是現在卻要跟他們拼命,這些無厘頭的傢伙真是讓我懊惱。

聚集了全身的力量,黑皇劍又一次發出了炙熱的金光,那金光變得越來越強大,沒到片刻的功夫,金光就把我的身體全都包圍了起來,我的雙手用力一抖,強勁的陽氣直接對着禿頭打了過去。

黑皇劍自從開了裂紋十分奇熱,那金光竟然能把我的道法放大了許多倍,我的攻擊中夾雜着電光,炙熱的電光 直接打到了禿頭的腦袋上,他死命的支撐着,卻全然不怕我的攻擊。

苗素素還在跟李末心惡鬥,兩個人打的部分你我,周文浩早就藏到了蛇妖的石頭堆裏,他正摟着蛇妖的半截身子藏在了下面。

蛇妖雖然被我砍斷了身子,變得七零八落,他卻對着周文浩發笑。

“呵呵,你這個懦夫!人家都在那邊拼死拼活,你卻在這裏躲着。我真是看不上你,你就是個娘們兒!”蛇妖說道。

周文浩一臉怒氣,他抓起了一個半截的身子,拿着石頭就要砸。

“你這個傢伙說話客氣點,俗話說的好,那叫什麼了?生不逢時!我現在生不逢時,我哪裏敢去跟那些會道法的去鬥?你現在不也是,遇到了我?你要再敢多嘴小心我現在就把你的肉砸爛。”周文浩瞪着眼睛說道。

蛇妖怕了,他哆嗦着說道:“別砸!別砸,你愛幹嘛就幹嘛我纔不理會你呢,你是大王行了吧?”

周文浩滿意的坐在蛇妖的腦袋上,小青和那兩個殭屍也小心翼翼的藏了起來,只有紅瀟瀟在我身後不停的轉悠着,她伺機幫我,但是卻始終找不到任何機會。

我長吁了一口,看來只有紅瀟瀟能幫我了,可是……我現在該怎麼辦呢?

我有些頭痛,紅瀟瀟是個女鬼,她雖然道法有些,但是畢竟有限,尤其面對太極門這種邪門的道法,紅瀟瀟卻根本上不了前,她是個女鬼怎麼能跟會道法的鬥呢?

銅塔的攻擊又過來了,我屏住呼吸,用全身的力量支撐着身體,希望這次能找到銅塔的破綻,可是他的身體跟棍子結合在一起,我根本找不到任何破解的方法。

黑暗中,衆人的身子交織在一起,幾個人的身子穿插着,無數道電光在黑暗中閃爍着,爭鬥還在繼續,可是我隱約感覺到一陣詫異,周圍的天空剛纔還是晴朗,可是現在怎麼變成了黑雲?頭上的烏雲黑壓壓的籠罩着地面,一陣強烈的陰煞直接從頭頂猛撲了過來。

一個陰冷無比的聲音從空中傳了出來,那聲音中夾雜着寒風,呼嘯着吹到了眼前。

“吼吼吼……真是一場好戲,看來這夜明珠是我的了!”

衆人全都停住了手,我也停住了,銅塔和苗素素也不打了,全都看着頭頂的烏雲。 身邊的烏雲變得十分濃密,寒風在我們的頭頂繼續徘徊着,烏雲壓在頭頂,中間竟然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影十分高大,他的身高能有一米九多,一身黑色的衣服,那巨大的斗篷把他的身子蓋住了,結實的斗篷十分巨大,那帽子把他的臉完全擋住不見一點表情。

烏雲漸漸散露出來,在那個高個子的腳下站着密密麻麻的人影,我定睛一看,這哪裏是人影,分明是上百個惡鬼!

好強大的陰煞,這個鬼到底是誰?他難道是無臉鬼?

高個子大鬼從烏雲上飛了下來,他的身體竟然包裹着強大的綠色陰靈,那陰靈發出來的光線十分刺眼,我幾乎只能用黑皇劍才能擋住。

“大王萬歲……大王萬歲……大王萬歲……”

黑壓壓的鬼跑到了我們的面前,他們竟然直接把我們全都包圍了起來,這些惡鬼竟然同時高聲的呼喊了起來……高個子大鬼立刻哈哈大笑,他抓着自己頭上的帽子直接撕開了,我定睛一看,這傢伙真的是無臉鬼!

無臉鬼的脖子上只有一團黑色的煙氣,那一團東西像是個腦袋的形狀,可是並不是腦袋,上面的五官也根本看不清楚,只是一些淡淡的模糊的輪廓。

“你們怎麼停下了,繼續打呀?看來是我來早了?”無臉鬼冷冷的說道,旁邊的幾個小鬼也躍躍欲試,他們的身子竄來竄去,像是在給無臉鬼助陣。

無臉鬼揮了揮手,這些小鬼立刻老實了起來,他們圍在無臉鬼身邊眼巴巴的看着他,像是狗在看着自己主人。

李末心和銅塔當然不是傻子,他們見到了強勁的敵人自然警覺了不少,他們兩個直接跳出了雕像附近,遠遠的落在了樹枝上,那個位置正好能進能退。

苗素素飛到了我身邊,說道:“吳一!現在形勢變得好快,現在多了無臉鬼,我們該怎麼辦?現在到底去不去那個洞穴?”

我說道:“現在先別動手,看看情況再說,無臉鬼是來找夜明珠,他們也是來找夜明珠,我們要保存實力,小心再說。”

苗素素當然不傻,她藏到了我身後,周文浩和小青也從我身邊跑了過來,紅瀟瀟和劉二毛也躲在我的背後,我們幾個人顯然也不少,形成了一個小分隊。

無臉鬼看到了李末心,他的眼睛忽然冒出了慘綠色的光芒,那光芒十分瘮人,看上去幾乎跟惡魔沒什麼區別。

“真是有點意思,太極門的人也來了?你們不是在深山老林裏面修煉,你們竟然也來搶奪夜明珠?不過我告訴你們,這夜明珠我志在必得,你們趕緊滾開,不然的話,我可不客氣了。”無臉鬼說道。

無臉鬼還沒說完話,幾個小鬼立刻從無臉鬼身後跑了出來,他們圍着無臉鬼的身子不停的轉圈,幾個小鬼立刻跑到了李末心腳下。

一個小鬼說道:“大王,不如小的先試試那個女人,我給這個女人抓住獻給大王,大王也好享受一番。”

無臉鬼笑着說道:“好!真是太好了,不愧我養了你一場,現在你試試吧,你要是死了我給你超度,轉世投胎。”

那小鬼說來也是奇怪,他並不害怕李末心,不過我能看得出來,這個小鬼是自尋死路,他分明就是個剛死了幾天的新鬼,並沒有什麼道行,看來這無臉鬼是要用這個小鬼試試李末心的本事了!

我小心翼翼的在旁邊看着,此時那個小鬼已經到了李末心的樹下,他身子一竄直接飛了起來,兩隻手就要去抓李末心的褲腿……這一招十分的齷齪,如果李末心被抓住,她的褲子就會被撕開!

李末心冷笑了一聲,她根本就沒有閃躲的意思,右手直接一抖,一道黃色的光亮直接飛了出來正是那符咒飛鏢。黃色飛鏢對着小鬼的身子射了過去,嗖嗖兩下,兩道符咒直接把小鬼的身子刺穿了,那小鬼的身子立刻露出了兩個碩大的窟窿,說來也是奇怪,那窟窿竟然冒出了火光,炙熱的火光直接燃燒了起來……

啊……好熱乎……好疼……大王你快救救我……

小鬼中了符咒飛鏢,那飛鏢直接在他的身上燃燒了起來,小鬼的身子劇烈的燃燒了起來,他的身子直接變成了白色的煙霧,任憑他怎麼掙扎都無濟於事了。

“你是無臉鬼王?好厲害的陰煞,難道你也是來搶奪夜明珠的?”李末心說道。

銅塔也十分警覺,他的棍子抗在自己的肩膀上顯得十分怪異,我有些吃驚,他肩膀上的棍子幾乎比他腳下的樹幹還要巨大了許多,他到底是怎麼抗上去的?

無臉鬼見識了李末心的本事,他立刻屏住了呼吸小心了許多,要知道……剛纔李末心的攻擊只不過是隨手一擊,並沒有用全力,而且她的身子幾乎都不動一下,似乎根本就不怕這個小鬼。

“我就是無臉鬼王!想不到你們太極門的人也來要夜明珠?不過我奉勸你們,還是老老實實的離開,這夜明珠非我莫屬了。”無臉鬼說道,他身後的衆多惡鬼立刻圍了過來,給他壯聲勢。

無臉鬼的身後鬼氣沖天,強烈的陰煞把地面上的冷風吹了起來,那陣濃烈的煙霧幾乎讓人透不過氣,無臉鬼見到了李末心,他的眼神卻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無臉鬼說道:“不如這樣,我們兩個聯手殺了那個降魔師怎麼樣?他們的人數也不少,我看我們絕對能取勝,要是我們聯手得到了夜明珠,然後我們在平分秋色,如何?”

李末心忽然哈哈大笑,她手裏拿着幾道黃紙飛鏢,滿臉的嬌媚之色。

“你這個老鬼想的可真是太美了,如果我們殺了降魔師,你和我就要爭奪下去,只怕我打降魔師的時候,你又要在我的背後偷襲,我看還是算了,你這種鬼話連篇的人我怎麼能輕易地相信你呢?”李末心說道。

無臉鬼冷笑着說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我是無臉鬼,我說的話就是釘子一樣的結實,絕對不會說廢話,也不會反悔的。”

李末心抱着肩膀不說話,她正偷偷的看着我,這時候一個小鬼又從無臉鬼的身後跳了出來,他圍着李末心的身子轉了轉圈子,滿臉的狂笑。

“大王不如讓我試試,這個女人的本事如何?”小鬼說道。

無臉鬼沒說話,他卻暗暗點頭,那小鬼得到了承諾,他也沒客氣,身子一閃直接飛了上去,李末心自然要反擊,她的飛鏢果然打到了小鬼的身子上可是那小鬼竟然躲開了,銅塔飛身用巨的棍子直接砸到了地上,那小鬼竟然直接被砸死了,綠色的身子直接碎裂開了,陰靈順着地面流了出來。

無臉鬼怒了,他的身上立刻冒出了一層陰煞。

“你們太極門的人不要太囂張,我的小鬼只是去跟你比試,你幹嘛殺了他?教訓一下不就完了?”無臉鬼憤憤的說道。

李末心說道:“呵呵,教訓一下?我知道這些小鬼都是你的手下,但是我也不知道你的小鬼是來跟我跳舞,還是要來給我按摩,只不過我也沒那麼好心,你還跟我扯淡?”

無臉鬼氣壞了,他的臉發出了綠光,那慘綠色的光芒幾乎讓任何人看到了都會害怕。

“吳一,現在該怎麼辦?我們總不能這樣子耗下去吧?如果他們兩夥真的聯合到了一起,那我們不就完了嗎?”苗素素說道。

這我當然清楚,可是現在也只能在這裏等待時機了,怎麼能出去爭鬥?我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只能回頭看了看紅瀟瀟。

紅瀟瀟看到了我的眼神,她卻靈機一動拉着劉二毛的手走到了我身邊。

紅瀟瀟是個厲害的女鬼,她的道行有上百年,她會一種傳音的辦法,那聲音能通過意識交流卻不被別人發現。

“主人我有辦法了!這個辦法一定能行。”紅瀟瀟說道。

我有些詫異,就連我都沒想到是什麼辦法,她怎麼能想到呢?

紅瀟瀟說道:“主人,這件事你就交給我去辦,你們在這裏等着,沒有我的消息千萬不能動手。”

紅瀟瀟又跟劉二毛嘀咕了什麼,劉二毛卻暗暗的笑了起來,兩個鬼的身子突然消失不見了……我和苗素素有些發矇,兩個人看着對面的平地,忽然發現,紅瀟瀟和劉二毛竟然出現在了無臉鬼身後,他們竟然直接混入到了無臉鬼的隊伍裏。

我立刻明白了!兩個傢伙也是惡鬼,無臉鬼雖然是個厲鬼,但是都是鬼,同類的味道當然嗅探不出來,他們混進去也真是太靠譜了。

三方正圍着洞口僵持不下,誰都不肯先動手,這時候,劉二毛忽然站了起來,他跳了起來,指着李末心就罵。

“你這個臭娘們兒,你剛纔殺了我的哥哥,我跟你拼了!”劉二毛說道。

李末心冷笑一聲說道:“好啊,你來啊!我就在這裏等着,看看你能不能殺了我,毛賊!” 劉二毛忽然出現在無臉鬼的陣營,可是無臉鬼卻毫無察覺,他只是愣了一下,回頭看着劉二毛。

“等一下!你這傢伙我怎麼我見過你?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無臉鬼有些疑惑的看着劉二毛,他還是覺得劉二毛有些眼生。

劉二毛笑嘻嘻的湊到了無臉鬼面前,他仰着脖子,畢恭畢敬的看着無臉鬼。

“大王!剛纔我的兄弟死了,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傷心,您是不是不認識小的?這說起來也難怪,小得法力不高,道行也不高,但是爲了大王,我寧可跟這些傢伙拼了!”劉二毛說道。

無臉鬼暗暗點頭,他好像贊許劉二毛說的話。

“嗯……不錯,跟我混就得這個樣子,不怕犧牲才行,好吧既然這樣你就趕緊過去,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無臉鬼說道。

劉二毛身子一竄直接飛到了李末心面前,他卻不着急攻擊,指着李末心就開始痛罵了起來,劉二毛雙手叉腰,那臉上更是掛着不屑的神色。

“你這個娘們也來跟我們無臉鬼大王爭鬥?我們無臉鬼大王是什麼人?他可是陰陽兩界無所不能的大王,識相的就趕緊過來跪下,我們大王或許能饒你不死!”劉二毛笑着說道。

李末心和銅塔相視一笑,李末心手裏早就拿出了幾道黃色符咒,那符咒飛鏢已經在她的手裏閃閃發亮了。

“小鬼!你說的是什麼話?就憑你也來跟我叫囂?真是豈有此理!”李末心被劉二毛激怒了,她手裏的符咒飛鏢同時向劉二毛的身上打了過去,劉二毛嚇了一跳,這符咒飛鏢的速度非同小可,兩道金光直接對着劉二毛的腦袋刺着,劉二毛趕緊閃躲,可是沒有任何機會活命了。

就在此時,一道紅光直接抓住了劉二毛的腳丫子,兩道紅光包裹着劉二毛的腿,用力一拉,劉二毛的身子直接被拉了回去,劉二毛回頭一看,拉着自己雙腳的正是紅瀟瀟。

紅瀟瀟拉着劉二毛一直向無臉鬼的腳下跑了過去,劉二毛當然看到了紅瀟瀟的意圖,他趕緊飛身跳到了紅瀟瀟身後,幾道符咒飛鏢對着劉二毛的腦袋打了過來,劉二毛此時到了無臉鬼腳下,紅瀟瀟猛的拉了劉二毛的腿,那幾道飛鏢沒打中劉二毛,直接對着無臉鬼的腳底板打了過去。

符咒飛鏢如同幾道金光,無臉鬼剛纔正盯着我看,他卻沒料到那符咒飛鏢已經被引到了他的腳底下。

噗嗤一下,一道符咒飛鏢直接刺到了無臉鬼的腳背上,他痛的哆嗦一嚇,定睛看了一下,那黃色的飛鏢已經對這自己的腳面刺了過來,正在此時,無臉鬼才真的發怒了。

符咒飛鏢在無臉鬼的腳面上灼燒着,要是換做別的小鬼早就被這飛鏢打死了,可是無臉鬼畢竟是個鬼王,他的腳猛的一抖,直接把腳脖子弄斷了,整個腳丫子掉在了地上,那斷裂的腳丫子立刻變成了一團黑煙消散不見了……只見無臉鬼的右腳猛的一抖,他的腳脖上竟然又長出了一個新的腳!

“呵呵,真是笑話,就憑你們兩個也要偷襲我?看來你們說的聯合,只不過是狗放屁!讓我來教訓你們一下。”

劉二毛成功了,他把兩夥人的仇恨拉了起來,無臉鬼果然怒了,他的大嘴猛的一張,一道黑煙直接從他的嘴裏噴發了出來,那濃重的黑煙夾雜着一陣寒風,在寒風之中,幾道黑色的骷髏頭直接飛了出去,碩大的骷髏頭如同臉盤大小,十多個骷髏頭直接對着李末心的腦袋打了過去。

李末心趕緊拿出了符咒飛鏢去打,可是幾道飛鏢過去,那幾個黑色骷髏竟然沒有被灼燒,反而變得越拉越大了。

“呵呵,真是好笑,我的骷髏可不是陰煞,這可是怨靈!我倒要看看你們太極門的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無臉鬼說道。

無臉鬼的骷髏果然厲害,巨大的骷髏直接打到了李末心的面前,倘若不去格擋立刻就能打到她的胸口,正在此時,銅塔忽然大喝一聲,他手裏抱着玄鐵木棍,身子猛的一轉把李末心抓在了右手之中,那碩大的玄鐵棍子對着骷髏猛的砸了過去,砰砰幾下,黑色骷髏全都被玄鐵木棍打散了……

二人雙雙跳到了別的樹上,氣喘吁吁的看着無臉鬼。

“老鬼!看來你是不想好了?難道真的要分個你死我活?”銅塔氣橫橫的說道。

無臉鬼狂笑了兩聲,他捂着自己的肚子,滿臉的驕橫。

“怎麼着?你方纔砍掉了我的腳掌?別說你是不故意的,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小的們,給我上!”

無臉鬼一聲令下,上百個惡鬼立刻向李末心衝了過去,一陣陰風吹過鋪天蓋地,我發現,這黑色的陰煞十分厲害,我竟然睜不開眼睛,看不到前面的情形了。

我正慢慢向後退着,黑色的洞穴已經在我腳下了,走到了洞穴邊緣,兩道光卻從對面飛了過來到了近前我才發現,原來是紅瀟瀟和劉二毛。

“主人!我剛纔的辦法厲害吧?看看現在?”劉二毛得意的說道。

我說道:“做的不錯,不愧是個機靈鬼,現在我們趕緊下去吧。”

我的身後狂沙漫天,無臉鬼和李末心果然打在了一起,符咒飛鏢、玄鐵棍子和無臉鬼的骷髏交織在了一起,陰煞和金光閃爍着……根本停不下來了。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我真高興自己是那個漁翁,我早就迫不及待了,身子一竄直接從黑洞外面跳了進去,小青也緊跟着往裏面跳,不到片刻這黑壓壓的洞口就被我們的人給擠滿了。我走了好半天終於摸到了前面。

溼漉漉的洞穴中不見一點光亮,幸虧周文浩帶了手電筒,手電筒的光亮猶如兩道光柱,白色的光柱對着黑暗照了過去,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鐵門,那鐵門上還掛着一個鏽跡斑斑的鐵索。

看來這雕像就是爲了掩飾地下的洞穴,這地下洞穴中一定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在裏面,不然怎麼會如此隱蔽?

我摸了摸黑色的鐵門,那鐵門冰冰涼,直涼骨頭,上面一層白色的冰霜,等我的手拿走之後,鐵門上的白霜立刻恢復到了之前的狀態,我定睛一看,那鐵門裏面竟然還冒出了冰霜慢慢從門縫裏面鑽了出來。

“黑皇劍!烈焰決”我催動了黑皇劍,寶劍上的裂痕又一次出現了,金色的裂痕在寶劍上豎着裂開了,一道金光直接從裂痕中冒了出來,隨着金光越來越刺眼,黑皇劍已經灼燒成了紅色!

我雙手抓着黑皇劍猛的用力向下劈,強勁的力道直接把鐵門上的鎖頭砍斷了,那鎖頭咕嚕一下掉了下來,卻傳來了一聲嚎叫……叫喊着的人正是周文浩,我回頭一看,周文浩正在捂着自己的腳丫子,原來那鎖頭砸到了他的腳上。

“你們能不能看着點?我的腳丫子掉了!”

周文浩沒好氣的看着我,我卻也忍不住了,猛的推開了大鐵門,一陣白色的陰煞直接撲面而來。

嗚嗚作響的的寒風吹在臉上,我定睛一看,這黑咕隆咯的洞穴中竟然透着一股淡淡的綠色,這綠色的氣息正是陰煞的味道。

手電筒照亮了這地洞,一個白色的人形卻矗立在地面中央,這人形幾乎一動不動的站着,他渾身都是白色冰晶,如同冰人,但是我能嗅探到裏面有陰靈,裏邊不是個鬼就是個殭屍。

“五行之道!烈火印!”我一聲大吼,右手直接打出了兩道符咒,符咒對着白色冰人直接打了過去,那冰人果然中招了,他身上立刻被火焰包裹了起來,隨着白色冰晶不斷的融化,一個黑色的人形終於出現了。

黑色人形剛一出現就消失不見了,四周的空間卻只留下一陣陰風,緊接着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半空中傳了出來。

“哈哈!我就知道,你們能來找到我,想不到這一天終於來了!”蒼老的聲音說道。

我有些狐疑,這老鬼明顯是隱藏了身形,可是我怎麼就察覺不到?難道是我的陰陽眼失效了?我看了半天也沒發現鬼影,越發覺得奇怪了。

“吳一,你難道看不見他?我怎麼也看不見?真是怪了,如果是鬼魂我一定能發現的纔對。”苗素素說道。

我說道:“我想也是,這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怎麼能看不見呢?”

不單是我,就連紅瀟瀟這個厲鬼也看不見他,那老東西的身子彷彿從空中完全消失了。

緊接着……那蒼老的聲音又傳了出來,這次不是咳嗽,那聲音就在我的耳邊響着。

“小夥子,你們不用找我了,我是個殘魂,我已經魂飛魄散了,我用這冰塊凍住了自己的殘魂爲的就是能見到命中有緣人,現在我終於見到了,你就是我命中的有緣人,看來這夜明珠也飛你莫屬了!”蒼老的聲音說道。 這頭頂的殘魂難道就是李恩澤了?我越想越覺得高興,想不到還是我最後找到了這個老鬼,可是現在他已經稱不上是個鬼了,只是幾個魂魄在這裏遊走……

“你就是李恩澤?快說出夜明珠的下落,我怎麼才能找到它?”我焦急的說道。

人的身體有三魂六魄,如果變成了殘魂就說不定殘留多少了,說不定只剩下一點,如果耽擱的時間長了,他的魂魄會不會直接消散掉,到時候我們就找不到任何線索了?

那蒼老的聲音又開始迴盪着……

“小夥子,這是我最後的話了……你一定要記下……生就是死、死就是生、置之死地而後生……這鑰匙就是你的了!”

蒼老的聲音果然不見了,緊接着,一道冷風從我身後吹了過來,隨着白色的冷風,中間竟然夾雜着一個閃閃發光的東西,我右手向前抓了過去,一個冰涼的東西就在我手心裏了,我定睛一看,果然是個鑰匙……綠色的鑰匙全都是陰靈,裏面卻是金色的,看來陰靈已經把金色鑰匙包裹了起來。

我把鑰匙拿在手中,可是卻蒙了,現在單單有個鑰匙,這鑰匙到底是幹嘛用的呢?

周文浩第一個跑了過來,他身子一竄,兩隻手一下子把鑰匙搶走了,他瞪着金色鑰匙,張開了大嘴,口水也從嘴裏流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