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了!咱們的霸天神尊晉升了!”青龍一族看向對方的眼神裏充滿了希望,此戰必贏!

0

“龍傲天!百萬年前你便鬥不過我青龍一族,百萬年後,竟然還敢來自討沒趣!本尊不介意讓你們青龍一族,再統統死一次!”那隻巨龍開口說了一句話,只不過一句話,讓除了龍傲天和龍司夜之外的黑龍丹龍族人都吐了一口血出來。 “那鬥鬥看!”龍傲天的骨子裏是不服輸的性子,他現在的階品雖然不是他的對手,架不住他的身邊還有一個老友相助。兩個神尊對戰一個天尊還是有一半的勝率的。

話音落下,龍司夜跟龍傲天並肩,衝向了對方。

一條青龍跟一條黑龍和一條丹龍這樣交戰在了一起。整個天族,算是徹底的亂了。

伴隨着大戰的深入,地已經疊滿了三大龍族的族人屍體。而那一大天尊和兩個神尊也是交戰的如火如荼根本無暇顧及下面的形式如何了。

龍戰已經殺紅了眼,本有狂戰神之稱的龍戰在身裹了一層金色的血液之後,更像是一個瘋狂的戰鬥瘋子,死在他手下的青龍族人沒有十幾個也有幾十個了。畢竟龍戰的戰鬥力非凡,還有着越級戰鬥的本事。甚至連一些仙尊巔峯的青龍族人都不是龍戰的對手。

哀嚎聲,慘叫聲,喊殺聲,喊大聲交織成了一團。

本以爲這場戰爭會漫無止境,伴隨着一個身影的加入,戰局在瞬間得到了停歇。而霸天天尊也是一臉難色的看向來者,眼底滿是敬畏之色,“緋笑天尊。”

這老小子是什麼時候來的,他的修爲已經到了連過來都已經讓人感覺不到的地步了嗎?

“你們三族百年的恩怨應該已經夠了吧!看看下面死去的族人,這真的是你們想要看到的場景嗎?”緋笑指着地下那密密麻麻的屍體,才發現低等階的人都已匯聚過來跟着本族的大能跟地方交戰到了一起。所以死亡人數也在極具攀升。地佈滿了三族族人的屍體,龍傲天等人低頭一看,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的確,這是他們想要看到的情景嗎?

“若是你們再不停下,殃及了其他的天人,那莫怪本尊出手幫你們停止這場戰爭!”緋笑開口,此話的重量自然是有的。

誰都不希望他出面干涉,龍傲天三人皆沉默了,唯有霸天天尊還有些不甘。

“我們三族的仇恨不共戴天!若是想要我們和平共處是不可能的!除非由您做主,將他們驅逐到閻羅修煉場內。日後,天界是我的青龍一族的,閻羅修煉場是他們兩族的!如果能夠做到如此,我便算了。”天界是他們青龍一族花了近百萬年的時間纔打下的江山,豈能拱手讓人。

“這話有趣!讓我們族人在那鳥不拉屎雞不下蛋的地方!怎麼不是你們青龍一族的去?”龍傲天跟龍司夜自然不願,有誰願意放棄天族這麼好的環境去那麼惡劣的環境下待着呢?

“你們的意思是不同意嘍?”霸天天尊睨了龍傲天一眼,這老小子,怎麼那麼多年性情一直都是這副死樣沒有任何的改變!

“不同意!”這場談判,顯然沒有談攏。

兩方的對話直接惹惱了緋笑,本身緋笑也不是什麼有耐心的人。

他身形一晃,變成了一隻驚天巨獸火麒麟,隨後,兩隻爪子伸出,一隻爪子抓住了一隻,將一青一丹兩隻龍給捏在了爪子。隨即,重重的衝下,將他們牢牢的砸在了地。

“這樣呢?到底還同不同意!”緋笑天尊的話有着強烈的威脅意味。

龍霸天跟龍傲天皆大吃一驚,沒想到這隻老神獸竟然已經達到了此種修爲,讓他們根本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強者爲尊!日後我種族願意跟青龍一族和平共處,但是,天族的資源也要共享!”龍傲天彆扭的開口,要他服軟,這還是頭一次。

“你呢?同意嗎?”龍傲天算是識相,不過這龍霸天沒有那麼識相了。滿臉的不甘心的瞪着緋笑,緋笑笑眯眯的看着他問道,語氣裏盡是威脅的意味。

“同意。”技不如人還能如何,若是說不同意,這老神獸怕是要一巴掌弄死自己也不一定。想想自家的兄長被硬生生的打掉了一個修爲,他明白,這老小子絕對不是那麼好招惹的。而他剛剛晉升天尊,修爲不穩,自然不是他的對手。

“很好!早這麼說不完事了嗎!何苦一定要我動手呢?”緋笑鬆開了他們,一副滿意的樣子,“不過口頭的承諾不算承諾,來,在這裏留下你們的龍爪印,合約生效的那一刻,是你們能夠在天界和平共處的時刻。”不知從哪兒弄了一塊巨石屹立在了他們的面前,緋笑開口跟他們提了一個要求。

饒是他們兩人再不情願,但是架不住對方的威勢,只能妥協。

三龍分別在巨石留下了印記,緋笑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你們三隻老不休可切記了,這石頭名叫誓石,不是咱們這裏的東西,若是你們違背了誓言,這誓石會發揮它的功效。 重活在影視 屆時不管你們的修爲有多少,都得交代在這面。因爲在你們在這塊石頭留下龍爪印的一刻,便等於你們承認了自己許下的誓言。違背誓言之後,是被這誓石的靈力反噬,身歸混沌的。”緋笑的一番話讓三龍臉色丕變,要論陰險,誰能得過這百萬年都長不大的壞小子!

“事情圓滿解決了,大家都散了,將這些天人的屍體都埋了吧!”緋笑一臉悲憫的看着這一地的屍體,搖了搖頭,開口說道。

“不好!林寒!”龍傲天忽然想起了爲自己擋槍深受重創的林寒,臉色丕變,連忙回到了那個地下室內。

才進入其,被眼前的出現的場景給嚇了一跳,裏頭空無一物,人早跑的沒影了。只有那個煉丹爐內還在煉丹,而林寒也不知去向。

“人呢!”龍傲天暴怒,現在完了,他將林寒給弄丟了……

“這是太老君的那徒弟吧!”太白跟另一個煉丹聯盟的長老偷偷摸摸的從地下室逃出之後,太白的背還揹着一個身影。那個身影赫然是已經暈過去的林寒。

“那老小子運氣好,招到了一個這麼厲害的徒弟,不過我也不是吃素的,這徒弟,以後是我的。”太白奸笑一聲,一切盡在不言。 “好端端的人,怎麼會不見了呢……”一場硝煙瀰漫的戰爭這樣在緋笑天尊的干涉下被平息了下來。 從此天界隔開了楚河漢界,一半的天島歸青龍一族所有,另一半則歸丹龍和黑龍一族所有。丹龍一族爭取了百萬年的公平公道也得以實現了,但是有的人,卻好似憑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沒有出現過。

白妖妖已經好幾天不眠不休了,深濃的眼袋配呆滯的眼神讓她看起來整個精神狀態都不太好。她的嘴裏反覆的念着這句話,心裏也是完全沒有了主意。

“她這樣多久了?”龍傲天問了一下專門委派給白妖妖照顧白妖妖的仙婢開口問了一句。

“那日大戰停歇之後這樣了。”仙婢如實回答,那樣不吵不鬧的坐在窗邊,傻傻的看着窗外,整個人都呈現了一種萎靡不振的模樣。

“下去吧!”龍傲天長嘆了一口氣,走了進去。

果然,剛剛進入,看到消瘦了一圈的白妖妖臉掛着還未被風乾的淚痕,一副虛弱的快要暈倒的模樣。

“妖妖,我會將林寒找回來的!你放心!”林寒失蹤,都怨自己,那日在那裏的人卻說沒有過林寒的消息。這讓龍傲天也無可奈何了。那兩個煉丹公會的老傢伙也在大戰過後不知所蹤了,他派出了一半丹龍一族的族人去尋找他的下落,可結果都是枉然,沒有任何關於林寒的消息。

白妖妖宛若未聞,那樣傻傻的坐着,龍傲天看到她的這幅模樣,只能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此處。

——分界線——

“可曾醒了嗎?”那日天界大戰,太白趁亂跟另一位煉丹公會的長老將林寒偷渡下了天界。待在了凡間的一處山定居了下來。

林寒從那日到今日足足昏睡了百日之久,但是一直沒有醒來的跡象。

“沒那麼簡單,要知道他被青龍老祖重傷了,能活下來都算是跡了。”太白金星對林寒的身體瞭解一分,便多了一分興趣。要不然他也不會爲了一個林寒拋棄了天界的繁榮下了天來到了凡間。

不得不說,這凡間是越來越精彩了,竟枯燥的天宮來的有趣多了。這人竟然可以輕輕鬆鬆的天入地,簡直神到了極致啊!在救好了林寒之後,太白想好了帶着林寒出去遊歷一番凡間此時的美好景象。

“也是,可是咱們真的不迴天界去了嗎?”那長老還是有些不捨天界的生活,畢竟起凡人,他們是高高在的神,有着他們想要都無法企及的生命時間。

在凡間太久,沾染了凡塵俗世的氣息,對修仙之人可不是什麼好事。

“天界再好,我也看不了,還是留在凡間舒服!這小子吃了我這麼多的丹藥,若是還醒過不來太浪費我給他喂下去的丹藥了。”經歷這次的煉丹師浩劫,太白對天界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嚮往,也明白了昔日的好友菩提爲何會毫不留戀的身歸混沌離開這個世界,也不願繼續活下去。

人和仙都一樣,都不能看的太開,看的太開了,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了。

“但是我想要回去……”那長老支支吾吾總算開口了,但是並不敢去看太白。

太白的修爲和丹修手藝都在自己之,他實在不敢得罪對方。

“你想回去?”太白挑眉,語氣裏有一絲絲的怒意。

“對!凡間再好,也沒有我們煉丹所需的仙草仙藥,我還是想要回天界去。”那個長老堅定的開口。

強扭的瓜不甜,太白饒是怕他回去會將自己帶走林寒的消息說出去,但是還是得放他離開。不過爲了安全考慮,太白拿出了一個瓷瓶,從瓷瓶倒出了一枚丹藥,放到了那個長老面前,“你要走,我不強求,不過這丹藥,你要吃下。”

那煉丹師臉色變了變了,“忘丹!你爲何要我吃下這個!”若是遺忘了自己的記憶,他算回到了天界又能如何?

“這是低階的忘丹,只能讓你忘掉最近一年所發生過的事情,其餘的事情你都還會記得。我這麼做的用意,我想你應該明白吧!”太白的意思很清楚,他不想讓別人知道是自己帶走林寒的事情。

“我吃!”長老聽到太白這麼說,再看看這丹藥的成色,心裏也知道了太白的想法。

深呼吸了一口氣,爲了能夠回到天界,不過遺忘一點點記憶對他來說算什麼。況且這段記憶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好的回憶。

拿過丹藥吞下之後,他的眼前一黑,人便暈了過去。

太白帶着他離開了此處,不過在周圍設下了結界,不讓林寒從這裏逃出去。

以保證等他從天界回來後,林寒還能待在自己讓他待着的地方。

太白這一來一去的時間大約花了一個月的功夫,等到他一個月後回來時,發現林寒已經醒過來了。只是面對陌生的環境他顯得一臉迷惘。

“你是誰?”他醒了很久時間了,他不知道這是哪兒,自己是誰,爲什麼離不開這個地方。許許多多的問題困擾着他,直到這個白鬍子老人出現在自己面前。他才發現這地方竟然是有人的。好不容易看到了一個跟自己長的差不多的活人,他很高興,立馬迎了去。

忘丹起了作用了,太白眼底閃過一抹興奮,再看看渾然未知的林寒,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我是你的師傅,你是我的徒兒。你的名字叫林寒。”雖然服下忘丹會忘記是誰,不過對自己的本體記憶還是會有一絲絲的印象。至少名字不能更改,否則會讓他有種強烈的陌生和排斥感。所以太白沒有選擇改掉林寒的名字。

“師傅……徒弟?”他一臉的迷惘,不過不知爲何,對這個名字有着強烈的感覺。一種,很親切的感覺,這種感覺在提醒他,自己曾經是叫這個名字的。

“對!你是我撿回來養大的孩子,以後要聽師傅的話,明白嗎?”原來有自己的弟子感覺這麼好,太白對這個林寒非常的滿意。

【雞蛋這段時間要送侄子去一趟廣州給他的父母,所以更新會有些不給力,大家見諒一些。等雞蛋從廣州回來,會恢復一天七更的。謝謝大家理解,謝謝,還有直播可能也不能一天播四個小時了,也會減少。謝謝大家理解。】 太白終於體會到了一句話,什麼叫自作孽不可活。

“林寒!”咬牙切齒的蹦出了兩個字之後,他憤怒的咆哮聲響徹了這座山的山頭。使得整個山頭都強烈的顫抖了一下。

而那位始作俑者則是一臉無辜的躲在某處,有些憤憤不平的喃喃自語,“真搞笑,是自己讓我煉丹的,現在炸爐怪我嘍?”林寒表現的滿臉無辜,話音剛落,只見一團黑影將自己籠罩。隨即,一記暴慄落在了他的腦袋。

倒抽一口氣,擡頭露出了一個諂媚的笑容,“師傅~”林寒叫的好不歡脫,那一聲師傅,絲毫不能減少太白心裏帶來的創傷。

早知道他媽養個徒弟這麼耗天才地寶,打死他也不會養啊!

帶着這傢伙來到凡間五年的時間,想要看看這小子的極限在哪兒,前前後後交代在他手裏的丹爐足足有十來個!十來個啊!全是他在天界辛辛苦苦找到材料做起來打算以後留在身邊慢慢用的。結果全被這小子給炸掉了!而自己從天界帶下來的仙草仙藥這五年的時間也被他用去了一半,只留下了一半。想想自己的遭遇,怎叫他不咬牙切齒。沒掐死這個小子算他命大了好麼!

“我讓你煉丹,沒讓你煉仙尊階品的丹藥!你現在這仙的水準,還能煉出仙尊階品的丹藥?嗯?”不過有一點還是可喜可賀的,五年的仙草仙藥給這小子灌下去,總算讓這小子突破了下仙的階品,成功的晉升到了仙階品。不得不說,這小子還是有優點的。那是雷打不動的劈不死,渡個雷劫將自己炸的烏漆嘛黑。他還以爲他死透了,差點給埋了的時候,發現他又活回來了。他才知道,這小子是不死之身,這樣的身體用來修煉再合適不過了。連做破雷丹的材料錢都給省了。

“可神階品的丹藥我已經隨便能煉製了,不煉高一階的怎麼能體現我現在水準進步很大呢?”神階品的丹藥他都煉到滾瓜爛熟了。基本每顆都有黃階水準,個別還煉製出了尊階。所以在這五年的功夫,林寒的身邊還多了幾個丹靈,這些丹靈全部都是林寒煉製出來的。吸收了林寒的精血,成爲了林寒的寵物。

“還有理了!看把你能的!看把你能的!難道你不知道依你現在的修爲修煉神階品的丹藥已經是很勉強的事情了!再去煉仙尊階品的丹藥會耗費你過多的精神力直接讓你因爲精神力枯竭死掉嗎!”太白這話絕對沒有誇張的成分,是因爲之前天界煉丹師公會真的曾經出過這樣的事情。每次這小子偷了自己的藥材跑去煉仙尊階品的丹藥時,他都操碎了心。深怕這小子有個萬一好歹。

所幸的是,這小子都沒有事,不然的話,他還真會心疼壞了。

“放心師傅,我運氣好着呢!”林寒咧嘴一笑,“那個……師傅,還有丹爐嗎?我感覺自己已經摸到煉製仙尊階品的丹藥門道了。只要你再給我一個耐用的丹爐,我再去試試!我保證可以將仙尊階品的丹藥弄出來。”林寒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兩眼放着精光,看的太白嘴角直抽抽。

說起了煉丹爐,太白那叫一個心痛,心痛到差點沒有一巴掌扇死林寒。

但是看着林寒那張臉,太白硬生生的忍下來了。

自己選的!這徒弟是自己選的!不能打死了……

太白捏拳,硬生生的給忍下來了,調整了一下臉色和心態,總算讓他的表情看起來沒有那麼恐怖了。“煉丹爐沒有了,不過我做出了一份製作煉丹爐的材料。你且看看,下山去一趟凡間,幫我走一趟,將這些都弄過來。”凡界雖然不得仙界,但是還是有一些寶貝的,只是這些寶貝平時大多不起眼,是連人類都無法發現的存在。所以讓林寒去凡間尋找材料是再合適不過的事情了。“而且你看師傅這裏也沒有多少的仙草仙藥供你煉丹了,你去凡間的時候順便找一些來,雖然凡間的仙草仙藥肯定沒有天界多。但到底還是有的,只是看你能不能找到了。你這修爲也不能全靠丹藥堆出來對不對?我們神仙想要提升修爲,要麼是修煉,要麼是累積功德。你去一趟凡間,做一些好事累積一些功德過來,能夠慢慢的提升自己的修爲。不過你不能用自己的法術去害人,這是有違天規的,會遭天譴的,到時被雷劈了,可別找師傅我。”太白“語重心長”的說了一番話,聽得林寒無言以對。

老頭還真是小氣,昨天進了一趟他的空間他還發現他空間裏還有一半的仙草仙藥,現在卻告訴自己用盡了……

這是純粹的逗自己玩呢?罷了罷了,這人了年紀都會小氣,更何況是這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古董,自然是更加小氣的。

“好!下山下山!”反正天天呆在山跟那幾只丹靈說話都快要說膩了,還不如下山一趟,看看這凡間的大好風光。

“徒弟真乖。”見自己總算將林寒給忽悠的下山去了,太白一臉的感動。

夏威夷,基尼、沙灘、美女、海浪~我來啦~

這些年太白在凡間也沒有歇着,林寒在山苦修,他則玩遍了凡間的每一處地方。最後才發現,那夏威夷簡直是男人的天堂啊!

到了那裏基本不想出來了,他才明白,自己以前修什麼道,成什麼仙簡直是在虛度自己的時光啊!

“師傅我不小了,都二十多了,你別總是把我當孩子。”林寒皺了皺眉,這老頭也真是的,怎麼總是將自己當孩子對待。

不過自己到底多少年紀他自己是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因爲站在鏡子前面,鏡靈說他的年紀只有二十一歲。鏡靈看人最準,基本不會騙人。

師傅五年前第一次下山回來之後不知受了什麼刺激,直接將自己白髮仙翁的模樣改成了長着一頭白髮二十左右的年輕人模樣,鏡靈還偷偷的在自己面前嘲笑他個老不死還裝嫩想要泡妞。

【雞蛋收拾好了東西了,不過明天大約持續一個星期的時間,雞蛋是無法每天七更了,只能每天四更,大家辛苦一點,等到一個星期之後,雞蛋能恢復更新,可能每天會更新的更多。屆時大家不用那麼辛苦的追更了。謝謝大家理解。】 “師傅我走了,我真的走了……”說實話,林寒對下山這件事情除了嚮往更多的是排斥,爲何排斥他也說不來。 因爲自己醒過來到現在,一直都是呆在山,基本沒有下過山。有一次下山還被山下的凡人給嚇回來了。不得不說,這凡人的着裝他們這些修仙的要嚇人很多啊!街那些隨處可見露胳膊大腿的,實在看得人有些觸目驚心。

但是山下的世界又很叫人嚮往,因爲每次師傅從外面回來都是一副死在外面也甘願的模樣。到底外面的世界爲何讓師傅這麼迷戀,林寒也十分想要知道,所以這一次,師傅讓自己下山去找做煉丹爐的材料和仙草仙藥似乎是一個契機。他總覺得,這次離開了山,他能夠將自己之前丟失的記憶找回來。

師傅說他之所以不記得以前的事情是因爲五年前的一次炸爐後果太嚴重了,直接將他給炸失憶了。對這樣的話,林寒是保持了懷疑的態度。自己這五年來大大小小的爐炸了十幾次也沒見自己炸失憶過。所以師傅的話,存在着極大的謊言性。

不管是誰,都不願意自己是一個沒有過去的人。此番下山,他是想要找找,自己失去的那些記憶。

“好好玩着歇着,去個十年半載也沒有問題的。”林寒是仙人之軀,不老不死,下山多久都沒有事。而且仙階品,在凡間已經是稱霸天下的存在了。所以對他下山這種事情太白是一點擔心都沒有的。

林寒聽到太白的話,嘴角抽搐了一下,十年半載,知道的說他是自己師傅,不知道的還以爲這是仇人啊!巴不得自己離他有多遠去多遠……

這樣,在某師傅的殷切注視下,林寒離開了自己居住了五年的孤山。去往了外面的世界,當林寒來到山下的一個村落時,被山下的這個村落的繁榮景象給驚到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我天,這房子建的,仙境莫過如此了……”不知爲何,站在眼前的這些建築物前,林寒總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感覺自己以前見過這些建築物,凡間的人類該怎麼說呢?穿着打扮都挺保守的,跟次自己見到的不一樣。

或許也是因爲季節的緣故,現在是冬季,而人類沒有修爲,穿的太少是會生病的。

林寒進了村子,一路走來,發現這裏的人生火竟然不用動手,直接按一個開關,火着了。

看到這一幕林寒驚呆了,這不是他們神仙才會的仙術嗎!

神啊!

“喂!你誰啊!”一道略顯不友善的聲音傳來,林寒驚愕的轉過身,對了一個少年。

那少年的年紀跟自己差不多大,看起來一副放蕩不羈的模樣。嘴角叼着一根不知是何物的東西,眼神看着林寒有些困惑。

“我……我是路過的……”林寒這才發現自己站在這個屋子前有些久了,紅着臉連忙讓開了。

“路過的別杵人家的店門口擋着我媽做生意!”少年沒好氣的開口說了一句。

做生意?難道這是賣吃的小店?

林寒這樣想着,往後倒退了一步,果然,這個小屋的門口掛着一個牌子。叫什麼“農家樂”。

農家樂?這名字聽着也怪耳熟的……

“小楓,哪兒有這麼對客人的!不行。”在燒東西的年女子衝着林寒報以歉意的笑容,連忙將自家的兒子給叫了進來。

“客人?穿的這麼怪怪,哪裏會是什麼客人?”那個被叫小楓的少年掃了林寒一眼,這傢伙竟然穿着一身古裝,真是活久見,還真有漢服的癡迷者成天將漢服穿着到處走。

不過更加讓人吃驚的是他那一頭長髮,頭盤了一個髮髻,及腰的長髮豎於腦後看起來竟然一點都不娘炮,配他這張完美無缺的臉,簡直像是從古裝偶像劇裏走出來的男神啊!

憑藉這傢伙的顏值,若是去當個明星拍戲什麼,絕對是紅遍東南亞的節奏啊!

“不是,我不是客人……”林寒揮了揮手,連忙否認到。

他們神仙是不需要吃飯的,凡人的飯吃一點倒是無所謂。不過聽師傅說,這凡間的東西都是要需要用錢來交換的。

林寒沒有錢,師傅也說過,不能變錢出來用。這算是做壞事,違反天規要被雷劈的。

“看吧!”小楓聳了聳肩,一臉你看吧的表情看了看自己的母親。

婦人見林寒如此模樣的確有些古怪,但是架不住林寒長着一張俊臉還是人畜無害的模樣,婦人都有種臉紅心跳的感覺。

要死嘍……要是被自家的老頭子知道自己對着一個跟自家兒子差不多歲數的小男生犯花癡,指不定會被老頭子笑呢。

“沒事沒事!來者是客,沒錢也沒事的,進來坐坐吧!”婦人熱情的招待林寒進來,這倒是弄得林寒進退兩難了。

正當爲難之際,忽然自己的身邊走過了幾個衣着打扮時髦光鮮的少男少女。

“老闆娘,我們回來了……晚飯做好了嗎?快……臥槽!哪兒來的帥哥!”爲首的一個女孩面容精緻,身材婀娜,不過從她的話語能聽出來是一個辦事豪爽的女子。她是從城市裏來的,專門來到這個山村裏探險來的,住在提前在預約好的這家農家樂。

女孩不是單獨一人來的,而是跟幾個小夥伴一起來的。

沒想到出去回來碰了一個極品古裝美男站在店子的門口遲遲沒有進來。

這讓她有些吃驚,吃驚的同時,還有些不自覺的爆了粗口。

之所以爆粗口的原因是眼前的這個男人長得太t神共憤了!簡直像是天的寵兒,老天精心雕刻出來的一般。

林寒聽到少女的話,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

這種話,可不像是一個好女孩會說出來的。

“那個……這位帥哥,也是來探險的?”看對方衣着打扮,要麼是影樓拍照取景的,要麼是過來拍戲的。不過看看這帥哥獨自一人的模樣,該不會也是過來探險的吧? “探險?”這個詞彙讓林寒愣了愣,爲什麼這種詞彙聽起來也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是啊!探險,我也是在聽說的。 聽說這村子最近鬧鬼,鬧得可兇了,所以過來看看。你難道不是過來找刺激的?”女生以爲林寒是過來找刺激的,不然哪兒有人會往這種鳥不拉屎的村子跑?

“什麼?”鬧鬼?這簡直是林寒聽過的最大的笑話了。這村子在自己五年來所住的山腳下,有哪隻鬼敢這麼膽大往這山下跑?也不怕被師傅跟自己身的掀起給傷到?

“看來你也有興趣啊!要不今晚咱們一起?去看看?”長輩都說鬼白天不出門的,晚纔出門。他們這出去只是去熟悉熟悉環境,熟悉好了環境,晚再去辦正事,看看那所謂的鬼究竟在何處。

“我……”林寒不知該作何回答,他對抓鬼沒什麼興趣,這不是道士乾的活嗎?

他可不是道士……

等等……抓鬼?

爲什麼這個詞彙聽起來讓他有種莫名的親切感,好似自己以前也幹過這樣的事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寒忽然有了一種頭疼欲裂的感覺,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我的天,你不會暑了吧!等等,這大冬天的也沒有理由暑啊!你太冷了?”少女看了林寒一眼,發現林寒的臉色忽然變得很差。

“我沒事……”林寒揮手打斷了對方,直接盤腿坐下,開始調整自己的氣息。

面對林寒突如其來的舉動,一衆圍觀羣衆是一臉懵逼的狀態。

這是什麼情況?這坐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