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遠大口喘息著,看著自己的身體,「好強大的力量,我的力量還在不斷的提升。」

0

沐雨萱的力量提升太快,她的呼吸速度也在不斷的提升,最後身體一軟倒在地上。

葉青雲靠近卻被彈開了,藍色的蛋殼將沐雨萱護在一旁。

半個時辰的功夫過去,龍吟帝國的皇帝,軒轅光明敢來,後面也跟著一眾大臣還有另外青雲門及其他門派的長老。

軒轅光明落到天遠的身邊,「天叔,你們沒事吧,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天遠笑了笑,「我們遇到貴人了,我們不但沒事反而力量還在提升。」

數十日過去,英雄殿的主人們都回到了英雄殿。

炙火妖帝看向水晶棺,「海王還活著,象徵她力量的寶石還在發光。」

暗黑影帝看向另外一個水晶棺,「玄葉,如果你還活著那該多好。」

南海海底。

海王緊握拳頭,「混沌,我的力量已經恢復了,咱們去開啟古戰場吧,把他們的屍體帶回來。」

混沌龍王站起身,一道藍色的光芒閃過兩人消失。

再次出現,已經到了一望無際的海面。

海王徒手撕開眼前的空間,一瞬間黑色的邪氣溢出。

第三種愛情 混沌龍王抬起手,釋放元力,「小小邪氣還敢冒犯海王!」

空間的裂縫增大,一塊小型陸地出現,海王鬆手,陸地落在海面上。

混沌龍王瞬間化為四個分身,布下結界,防止邪靈跑出。

兩人進入古戰場,海王看著這片戰場,「我的族人們,我來接你們回家了。」

海王釋放出全部的力量,古戰場中的屍體不斷的漂浮起來,聚集到海王的面前,這些屍體有人只剩下殘缺的肉體,沒有一個人的屍體是完整的。

其中大多數為玄獸,還有很多是神獸。

海王帶著屍體離開,混沌龍王走出結界,「這個古戰場就留在這裡吧,希望人類能夠好好利用,不要踐踏你的價值。」

東大陸,飛魚城。

迦迪學院的學員們離開泰坦尼克號,謝南宮和濟青抱在一起。

濟青道,「好兄弟,有時間多回來看看,老哥在飛魚城等著你。」

謝南宮點點頭,「我走了。」

龍珠內的龍御睜開眼,「哎,英雄殿的傢伙們終於醒來了,大陸這一次真的要迎來生存的問題嗎?」

未完待續。 等到李廣延安排妥當所有的事情之後,李清澤才從側間里走了出來,看著那些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不由低聲道:「三哥,你這般做,這事情能成嗎?」

李廣延摸了摸右手掌心裡結痂的傷口,淡聲道:「七成幾率,至於剩下三成,就看老天爺了。」

李願是魚餌,雖然他早已經被人盯上,可是在猜到後面的人可能會是誰后,李廣延也沒有全然的把握。

他已經將他能做的都做了,現在就是等著看他們會不會上鉤,而李願這個魚餌值不值得他們動手了。

李廣延說道:「如果能行,是最好,如果失敗了,也只是舍了個李願而已。」

「不過不管能不能行,今天夜裡的事情定然瞞不下去,老二,老五,還有璟王他們在我府中埋下的探子肯定不會坐視不理,到時候只要他們敢有異動,正好能趁此機會將他們全部除掉。」

「哪怕李願那頭無人上鉤,今夜也不算白忙活一場。」

李廣延向來都看得開。

上一世姜雲卿教他的第一課就是告訴他,「事無絕對」四個字。

她曾說過,這世間的事情誰都說不定,哪怕再聰明的人,也永遠不可能做到算無遺策,你只能盡自己只能去將意外的出現縮減到最小的地步,可卻不能完全杜絕。

所以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有兩手準備。

哪怕一頭落空,另外一頭所得的收穫也足以彌補這邊的損失,甚至在關鍵的時候保全自己。

「至於李願那邊能不能成功,等消息就行。」

那幾個人都是他手下心腹,只要有人現身救了李願,自然會有人回來告訴他,如果所有人都回不來,那也等於是告訴他了結果,到時候他自然能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李清澤聽著李廣延的話,想了想也是。

不管李願這邊成不成,至少能藉機會除了府里的暗樁。

至於李願那邊,他覺得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如果換成是他,這種情況下定然會相信李願,並且趁機將李願收攏回去。

李清澤心下安定下來之後,就突然想起剛才在側間里,聽到李願說的那些話,還有他毫不猶豫就斬了自己的手,只為了取信那暗中之人。

李清澤先前覺得李願該死的心思淡了很多,反而生出些不忍:「三哥,這次事成之後,你當真不打算留李願性命?」

李廣延看了他一眼:「留下他讓他成為隱患?」

「可是三哥…」

李清澤遲疑著說道:「李願雖然做錯了事情,可是他對你並無二心,而且他為了能讓咱們脫困,剛才毫不猶豫的就砍了自己的手以作苦肉計,去取信那些人……」

李廣延沒等他把話說話,就直接打斷道:

「砍了手又能如何?難道就能彌補他所犯的過錯?」

「他對我是沒有二心,可是這不代表他所做的事情就能夠饒恕,如果這次我放過了他,再有下一次呢?下次我們還會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在所有麻煩還未開始之前就先察覺?」 李廣延冷眼看著李清澤,眼中全是冷漠和無情。

「你有沒有想過,這次的事情如果我們沒有提前察覺,甚至做了準備,等到隱患爆發出來的時候,我們會有什麼下場?」

「七弟,不要婦人之仁。」

「你要記著,成大事者,絕不能心慈手軟,更不能明知是禍根還將其留下,否則將來只會後患無窮!」

李廣延聲音冷厲道:

「李願是我的奴才,自然生死都是,是他背叛在先,這條路也是他自己選的,所有的後果自然要他自己受著,怨不得任何人,而且事既已做,便沒了回頭路。」

「如果事後我們心慈手軟饒了李願,你覺得他在知道真相后,會放過我們?」

這一次他完全利用了李願的忠心,利用了他和「李廣延」這麼多年的主僕情誼,拿苦肉計讓李願心甘情願的去以身犯險,甚至不惜斷手取信於人。

如果事後讓李願知道,這一切都是在作戲,甚至於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將他的性命放在心上。

李願怎會放過他?

到時候反噬起來,後果足以致命!!

李清澤聽著李廣延的話,忍不住抿抿嘴唇。

他怎能不知道放過李願會有什麼後果,被李廣延的話堵得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李廣延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別胡思亂想,李願這邊有人盯著,咱們還是先想想別的事情吧。」

「南邊有人來了密信,說南梁那邊這段時間異動頻繁,赤邯和宗蜀幾國也看著有些不安分,如今朝中兵權全在君璟墨和孟、齊幾家手中,父皇捏著一部分也不肯放手。」

「想要奪得皇權,單靠朝中之勢太過單薄,說不定我們能藉此做些什麼,趁機想辦法奪得一部分兵權……」

李清澤看著李廣延轉身進了屋,面不改色的踏過地上的斷手,彷彿完全看不到那血淋淋的地面的模樣,直接翻開手邊的密信看了起來,那樣子彷彿對於李願的生死半點都不曾在意。

李清澤心中忍不住生出些涼意來。

這個人,當真還是他的三哥嗎……

那個從不願見血,對待身邊所有人都如至親的人?

當初李廣延不願意摻合朝中之事的時候,曾經因為他下手過重,用權謀傷人,還訓斥過他手段太過狠毒,可是如今李廣延所做的一切比之他當初所做的還要更甚。

可是他卻好像半點都沒察覺自己做了什麼,哪怕捨棄了周姑姑,捨棄了李願,也沒有半點遲疑。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三哥開始這般面不改色的算計身旁的人,能夠冷酷至極的以利益來衡量所有的一切?

「七弟?」

李廣延見李清澤愣愣站在外面,不由抬頭叫了聲。

李清澤聽到他的聲音打了個寒噤,連忙回過神來。

他告訴自己,李廣延只是為了他們的前途,只是為了大業,他曾經說過他想要登上皇位,只是為了能讓他們將來不必寄人籬下,不必看人眼色能夠自由而活。

李清澤在心裡不斷安慰著自己,半晌后才收斂了心底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避開地上的斷手走了進去。 謝南宮帶領一眾學院回到飛魚城外,這裡已經有四名長老等待了。

五長老道,「回來了,一路辛苦了。」

強勢奪愛:億萬首席難自控 謝南宮道,「不辛苦,我們走吧,長老。」

五長老點點頭,四名長老開始催動傳送陣,一眾學員在謝南宮的帶領下走到傳送陣內。

傳送陣運轉,眾人消失。

再次出現,已經到了迦迪學院內。

五長老大口喘息道,「哎呀,老了,傳送這群小孩我都累的不行了。」

龍辰走到五長老身邊嘲笑道,「師傅,你老了。」

五長老一個暴栗打在龍辰的腦袋上,「你個小兔崽子,敢說我老了,跟我走,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長進。」

說完五長老拽著龍辰離開了,離開的時候還給謝南宮打了一個招呼。

同樣,二長老也把軒轅博帶走了。

謝南宮看著剩下的學員,「解散。」

說完,謝南宮離開了這裡,學員們也都離開有的回到自己的宿舍和玄獸夥伴交流也有的去購買化音草給玄獸吃。

二長老將軒轅博帶走後打量著雷麒麟。

雷麒麟昂這頭看著雷均,「老頭子,我帥嗎?」

雷均釋放出雷元力打到雷麒麟的身上點點頭,「不錯不錯,沒想到靈獸之首的雷麒麟都被你降服了,希望你能夠越來越強大。」

軒轅博點點頭,雷均拿出一顆紫色的珠子拋給雷麒麟。

雷麒麟一口咬住吞了下去,「這是雷元精,我只有一顆,好好幫助我徒弟,對你們倆都有好處。」

雷麒麟看向雷均,「看在你給我吃好東西的份上我就勉強答應了,不管誰想找這小子的事,先踏過我的屍體再說。」

雷麒麟轉過身抖動身體,雷均看向軒轅博示意他騎上去。

軒轅博坐到雷麒麟的後背,雷麒麟腳踏雷電奔向空中。

軒轅博將金焰熾雷槍舉過頭頂,一瞬間烏雲密閉,金色的雷電纏繞著一人一獸。

五長老葉爵看到空中的意向,身後一聲咆哮肥貓變大本體馱著龍辰抵達半空。

兩隻神獸的氣息釋放,下面的玄獸們都被壓制。

二年級的方向,一隻白澤看向空中想要跑過去,卻被他的主人抱住了,「別去,不然就要引起神獸合鳴了。」

白澤退回男子的懷抱中,男子抱著白澤,靜靜地看著空中的兩隻神獸。

雷均看著空中的雙方,「這一次迦迪迎來輝煌的時代了。」

五長老葉爵飛到空中一拳打在龍辰的頭上另外一拳打在肥貓的頭上,「還不下去,下面的玄獸都被你們影響到了。」

葉爵拽著肥貓和龍辰回到自己的住處,雷麒麟頁收起自己的威壓,下方的玄獸鬆了口氣。

由於剛剛龍辰和肥貓表現太過優異,接下來就得到了葉爵的關照。

五日後,一二三年級的所有學院聚集到學院廣場,所有的長老和教師都來了。

院長用元力擴散聲音,「我們再次迎來了學院戰,對於新的學員來說這是你們第一次代表學員參加出站,今年的規則和以前的規則是一樣的,想參加的自己報名,每個年級只有二十人可以參加,剩下的學員也可以跟著學院一起去觀看比賽,整長見識,這些時間的費用學院承包。」

聽到費用學院承包,下面一陣歡呼聲。

院長比了一個安靜的手勢,下面的學員都安靜了。

院長道,「記住,勝利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經歷的過程,就當出去打一架玩玩,不要拚命,接下來的三天比武場內每個年級選出二十人參加比賽,解散。」

龍辰一行人聚集在一起,軒轅博和龍辰對視一笑,「軒轅博,有興趣拿下第一嗎?」

接下來龍辰和軒轅博一起去報名了,劉默默等人跟在後面。

來到比武場門口,很多人都在排隊,御清風道,「我就不參加比賽了,我不適合硬拼,我只適合瞬間爆發。」

半個時辰的排隊,龍辰等人也都報名結束了,除了御清風不參加比賽還有閆小胖也沒有參加比賽,原因很簡單。

你看過一個輔助跟一個戰士硬拼的嗎?

龍辰四十七號,軒轅博四十八號,劉默默四十九號,三人的號碼牌連接在一起。

龍辰看著軒轅博笑了起來,「四十八號,想一下諧音,死吧。」

軒轅博錘了龍辰一拳,「別讓我遇到你,不然我把你捶一頓,狠狠地摁在地上摩擦那種。」

龍辰對著軒轅博勾勾手,「來啊,小菜雞。」

軒轅博撲向龍辰,兩人糾打在一起,劉默默和她身上的小雪狐看著兩人打架。

肥貓早在龍辰開始挑釁的時候已經跳到劉默默的懷中了,小雪狐和肥貓相處的很好,肥貓也很喜歡小雪狐。

拿到牌子立刻開始對戰,很久就輪到龍辰三人對戰了,第一個上場的是龍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