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缺老人開始撒寶物了!

0

「追!」衡言測的速度最快,速度眨眼間到達了天邊,一把將五色雀抓在了手中。

而後,一塊拇指頭大小的七彩神泥噴出,化為一隻五色兔子,雙足一蹬,跳到了蒼穹上。濃濃的帝道氣息擴散,瀰漫了十方天地,將遮籠圓月的烏雲全部的崩碎。

帝器粗胚!

這是五色泥,個頭比不上洪錚手中的帝道黃金泥,但勝在了精純。並且經過了錘鍊,已經蘊含了神性!

天缺老人已經徹底的陷入到了瘋魔中,他額頭髮光,一桿龍紋戟從裡面衝出。剛剛衝出一半,就被洪錚抓在了手中。

「嘿嘿,哈哈,七彩神泥,我的,是我的。」本能中,洪錚覺得那七彩神泥對自己大有用處。他持著龍紋戟,向七彩神泥沖了過去。

「帝器粗胚,誰敢跟我搶!」衡言測大吼著,衝上了虛空,探出一隻大手,向前方抓了過去。

「衡言測,你吃相未免難看了一點。」一道聲音傳來,中域小天帝衝上了蒼穹,驚天動地的威壓擴散。

「放手。」劍谷七賢的後人,劍三身與劍合,化為一口仙劍,速度最快,洞穿了虛空,沖向了七彩神泥。

大戰一觸即發!

明晃晃的仙劍發出了錚鳴聲,金鐵撞擊聲響徹九天,眨眼間就衝到了七彩神泥前方,劍尖幾乎都要觸碰到了那拇指大小的神泥上。

但就在此時,一桿龍紋戟從斜刺里殺出,斬在了仙劍上,天空中落下了大片的火花,在黑暗中很是瑰麗。

誰說督主沒愛情 「嘿嘿,哈哈,我的,誰都不允許跟我搶。」洪錚批頭散發,渾身被黑霧籠罩,誰也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夠看到他一雙眸子無比深邃。

劍三化為人身,手持一口明晃晃的仙劍:「找死!」

劍三發狂了,一擊斬向了洪錚,巨大的劍芒橫空而起,閃爍著妖異的光芒,斬向了洪錚。

洪錚搖動手中龍紋戟,一戟刺出,打穿了劍三的護體光,與那口仙劍撞擊在了一起。

轟!劍三的身軀直接被撞飛,洪錚也後退了幾步。但一把將七彩神泥持在了手中。

「這個瘋子好強大!」

「看他渾身的氣血與生命力,分明沒有超過三十歲,怎麼如此強大?」

「他到底是誰?」

與此同時,中域小天帝與衡言測殺到。

「拿來!」衡言測拍出了一掌,異象紛呈。周圍出現了一輪大海,一道又一道大浪滾滾而來,鋪天蓋地的壓向了洪錚。

「這瘋子完蛋了,衡言測實在太強大了。」

「中域小天帝也很強。」

洪錚猛然轉過了套路,語氣冰冷:「滾!」

他轟出了一掌,右手被龍鱗覆蓋,化為了龍爪,與衡言測對轟了一擊。

黑暗中,像是有一顆星辰炸開了,到處都是璀璨的光雨。而後便見到,洪錚的身軀被轟飛。而衡言測,居然被洪錚也轟退了三步!

中域小天帝追擊了上去,眉心中衝出了一桿神斧,劈向了洪錚。

「嘿嘿,哈哈,呵呵。」洪錚身軀墜落在了地面上,口中依然發出了滲人的瘋笑,手中龍紋戟像是一尊山嶺從九天中沉墜而下,與那桿神斧對轟在了一起。

方圓百丈內的大地都是在顫抖,地面不斷的裂開。那桿神斧被洪錚直接劈碎。同一時間,中域小天帝與洪錚廝殺在了一起。

吼!一聲嘹亮的龍吟聲出現,洪錚的身上衝出了十八尊真龍,全部轟在了中域小天帝的身上!

但中域小天帝兇悍無雙,從身軀中衝出了一桿又一桿的神斧,斬碎了十八尊真龍。

中域小天帝眼眸冰冷,打出了一掌,像是推著太陽而行,明亮無比。

洪錚以斗戰真法,融合三十年時光與掌中,與中域小天帝一掌轟在了一起。

噗!洪錚吐出了一口鮮血,而中域小天帝同樣虎口被震的裂開。

洪錚接著這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重新飛回到了通天峰上,與天缺老人站在了一起。

中域小天帝看著通天峰的方向,甩了甩手上的鮮血,冷聲說道:「這個瘋子,實力好恐怖。」

衡言測走上前來:「未曾見過,但實力確實恐怖。我如果要擊殺他,估計要出動三五個底牌。」

眾人聽到這話,一個個心驚不已。

「這瘋子到底什麼來歷,連中域小天帝都能擊傷。」

「是啊,衡言測就算要擊敗他,也要出動幾個底牌才可以,簡直恐怖啊。」

「我怎麼感覺這瘋子有些熟悉的感覺?」陸吾說道。

天缺老人繼續撒著寶物,但大多數都被洪錚給截取,只要洪錚看的上眼的,就被洪錚持在了手中,連飛出通天峰的機會都沒有。 第四百三十一章天生大帝

「該死的,全部被那個小瘋子給截取了。」中域小天帝眼中出現了殺機。

「殺上通天峰。」衡言測提議。

中域小天帝思索了半晌,而後搖搖頭:「不行,天缺老人實力恐怖,一旦靠近,就會被吸取神魂而死。」

「那個小瘋子怎麼無恙?」

「可能因為都是因為瘋子,惺惺相惜。」有人說道。

陸吾猶豫了半晌,才開口:「並不是,小瘋子意識已經消失,神魂可能已經不屬於他自己,對老瘋子沒有吸引力。想要靠近天缺老人,恐怕也只有成為瘋子才可以。」

「那還是算了,不划算。」

半個時辰之後,老瘋子漸漸的安穩下來,捂著臉開始痛哭起來,聲音無比凄厲。

「我恨!」天缺老人大吼。

「我天生大帝,但……」說完,老瘋子卻沒有了下文,匍匐在地上,又開始瘋瘋癲癲的大哭大叫起來。

鳳蒼宇剛剛跨入到中游,便看到了天缺老人,眼中出現了震驚之色。他體內那個邪惡的靈魂也是難以置信:「是他,他還沒完全死亡!」

「他是誰?」鳳蒼宇一臉震驚。

「他是天生大帝,但出了變故!」他體內邪惡的魂說道,難以置信。

「走,我帶你去玩玩。」天缺老人一把拉住洪錚的手臂,速度奇快,一瞬間就消失在了通天峰上。

一處虛無空間中,那裡有一個巨大的水晶棺槨,上面刻滿了密密麻麻的封印。水晶棺槨內,封印著一顆頭顱,只有一顆頭顱,正是天缺老人的。同樣沒有雙眸,但卻釋放出了濃濃的帝道氣息。

「呵呵,嘿嘿,你的頭顱,那是你的頭顱。」洪錚沒有絲毫的畏懼與震驚。

天缺老人哈哈大笑:「是啊,就是我的,我已經誕生出頭顱了,只要誕生出整個身軀,就能夠成帝。但是被打斷了!」

「我天生就會琴棋書畫,我還會吹一首曲子,你聽聽。」天缺老人說完,手中出現了一支黃金長笛,而後開始吹動。

虛空中,響起了一道古怪至極的聲音,抑揚頓挫。一大片的黃金字元從長笛中噴了出來。

洪錚只感覺腦袋劇痛起來,都快要被撐爆了。他眼前出現了幻象,一道身影盤坐在汪洋中,緩緩吹動著長笛,一首仙曲出現,與當初在斗戰古殿中看到的景象一模一樣。

「停下,快停下。」洪錚吼道,臉上的青筋都暴露。

嗡嗡,嗡嗡,他只感覺自己的腦海都快要爆炸了。

天缺老人沒有理會,依舊吹動著手中的長笛。這首古老的戰歌,穿透出了虛無空間,傳出了生命虛空,傳到了東荒的上空。

一瞬間,整個天地都是在變色,一縷縷煙霞擴散,真龍,麒麟,鳳凰的虛影出現。

泥丸宮中,那些赤紅色的能量在緩緩顫抖著,像是要崩碎一般。洪錚卻是越來越痛苦,那些黃金符文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糾纏著,而後在衍化。

「我叫你快停下。」洪錚一把掐住了天缺老人,口中發出了低吼聲。

天缺老人一愣,裂開大嘴,傻笑了起來:「好,我停下了。」

「呵呵,哈哈,嘿嘿……」天缺老人帶著洪錚,再次出現在了通天峰上。兩個瘋子一邊開始哈哈大笑,一邊居然開始扭打在了一起。二人都沒有動用任何的法術,就像是市井無賴一般,你一拳,我一拳,在通天峰上翻滾著。

「你沒我慘,所以我要打死你。」天缺老人一邊說著,一拳打在洪錚的臉上。

「你老胳膊老腿的,居然敢打我,看我不扭斷你的手。」咔擦一聲,洪錚一下子扭斷了天缺老人的手。

「啊,疼,疼,撒手,快點殺手,嘿嘿,不過疼的好爽啊。」天缺老人似哭似笑,而後一口咬在了洪錚的手上。

此刻二人都毫無高手的風範,一身都是泥。頭上都沾滿了枯草,亂糟糟的一片。

眾人看的嘴角都是在抽搐著。

「媽的,兩個瘋子。」衡言測罵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天邊漸漸亮起了魚肚白,天缺老人停止了與洪錚的扭打,從地上做了起來。他雖然沒有雙眸,但依然凝視前方:「天亮了,天亮了,我也該走了。」

洪錚低著頭,看著胳膊上被咬出的一排牙印,猛然一拳打在了天缺老人的鼻子上。

天缺老人大怒:「卧槽,你他媽……」

還沒說完,又被洪錚一腳狠狠的跺在了頭上:「噁心死我了。」

「好了,好了,說正經的。」天缺老人的意識居然漸漸的在回歸,「以後如果你恢復了自己的意識,好好領悟今天發生的一切。」

說完,他的身軀就漸漸的虛化,消失在了通天峰上。

洪錚壓根就不會去考慮他在說什麼,下了通天峰,向中游沖了過去。已經處於瘋癲狀態的他,發現那些小主脈對自己很有吸引力。於是他落入到了一處小主脈中,不斷的煉化那些小主脈。

他汲取的速度很快,眨眼間,就尋找到了三處小主脈,並且全部的被自己煉化。他全身超過一大半的骨骼,都化為了黃金色,就像是黃金鑄造而成的一般。額頭上出現了妖異的紋路,並且肌體上出現了很多裂紋。

白玉涵曾經告訴他,這種紋路很玄奧,讓他多多參悟。現在自主浮現,充滿了一種神異的感覺。

轟!

轟!

轟!

通天峰上躍下來十幾道身影,釋放出的氣息全部都恐怖至極,像是要打碎天上的兜率宮一般。

衡言測,中域小天帝,劍谷七賢的傳人全部都躍過了通天峰,向這個方向殺來。隔著很遠,他們冷冷的看向洪錚。

洪錚沒有絲毫的理會,尋找著小主脈,在進行最後的蛻變。他身上的氣勢也越來越強,人皇身,真龍身,都獲得了極大的好處。他的眉心中,天神之淚,原始陣胎等,都開始閃爍發光,與他的身體產生了感應,在交相呼應著。

極致孕骨路,他已經在漸漸的跨入到這個行列!

中游小主脈眾多,但躍過通天峰的天才也有不少。到最後,開始漸漸的出現了廝殺,爆發出了驚天大戰。 第四百三十二章巨弓山

洪錚遠離了這一切,無悲無喜,衣衫襤褸的走在中游地域上,漸漸的接近了那唯一的一條大主脈。

終於,小主脈全部被汲取完畢,每個人都只差最後的終極蛻變了。他們來到了中游與上游的交界處。這裡有一尊巨大的山嶺橫在這裡,形狀像是一桿橫卧的巨弓,攔住了眾人的去路。

婚迷心竅:大叔,晚上見 當眾人走到這個巨弓山的時候,外界眾人已經能夠看到巨弓山附近的情況了。

外界,一個又一個老怪物出現在了虛空中,盯著巨弓山。

「來到巨弓山了,越過巨弓山,就是最後的終極蛻變了。」

「那三把交椅,不知道誰能夠得到?」

「好戲現在才開始了啊。」

欲過巨弓山,拉動巨弓弦。

也就說說,想要躍過巨弓山,到達上游,必須要拉動巨弓。拉弓的次數越多,就會被傳送的越遠。

上次的生命大進化,拉動過巨弓弦的天才,現在全部都已經成為名震一方的高手。極個別的,已經跨入到了徹底大境九重天高手的行列。比如白帝宮的白無極,青帝宮的青玄候,等等。

他們全部都拉弓七次,幾乎直接傳送到了原始古井的下方,直接來到了上游的盡頭。

「我先來。」一名散修高手說道,他也是偷渡者,來到這裡實屬不易。走到了巨弓山的下方。弓弦乃是一道河流組成的,與巨弓山鏈接在一起,充滿了玄奧的氣息。

這是一個人族,修鍊的是鍛體術,肌體強大無雙。雙手抱住了河流大小的弓弦,然後猛然的拉動起來。

巨弓山一下子彎曲,被拉成了半月形,而後,他猛然放開。

嗡!

天宇一下子崩塌了,他全身出現了冷汗,已經無力拉第二次,跨入到了河流中。三息之後,巨弓張力發動,一下子將他彈射了出去,他的身軀出現在了上游的下方,離原始古井還有很大的距離。靠自己飛過去的話,沒有一兩個月是完不成的。

而後又有幾人拉開了巨弓弦,只有一人成功拉動了兩次,傳出了很遠的距離。

「我來試試。」劍三動手了,來到了巨弓弦的旁邊,猛然拉動,嗡。他一鬆手,虛空崩塌,弓弦回歸到了原位。而後,他拉動了第二次,再次拉開,第二次,河水不斷的翻滾著,產生的力量乃是第一次的兩倍!

接著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第五次之後,他已經精疲力竭,再也難以拉動,而後跨入到了河流中,巨弓弦帶著他的身軀,將他傳送到了上游中部的區域,離原始古井已經非常近了。

「那是劍谷七賢的傳人,很是不凡,居然拉弓五次。」

「跨越巨弓山,只要不隕落,幾乎已經算是崛起了。」

越來越多的高手跨越了通天峰,來到了巨弓山的腳下,等待著拉弓。也有高手一次沒有拉成功的,但畢竟只是少數,更多的則是拉弓成功,跨入到了主脈中。

「我來。」上官墨苔出手了,開始拉弓。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她居然拉動了七次!

接下來是陸吾,他也拉動了七次之多,離原始古井只剩五六天的距離!

而後,則是中域小天帝,衡言測,蓋求實,小白帝,小青帝等人出手了。包括王隆錦在內,全部都是八次拉弓。

在八次拉弓中,有一人引起了眾人的注意。那是一個散修,樣貌普通,但實力恐怖至極,居然也拉動了幾次。

「散修吳皓!」

「一個散修,能走到如此的地步,實在是驚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