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一穿白袍青年男子徐徐而落,白衣勝雪,面若冠玉,眉宇之間清華見風雅。

0

僅僅是一個側面,我一眼就認出來了。

是令我熟的不能在熟的鳳子煜!

怎麼會是他?還是古風扮相的他。

我有點凌亂了。

他用追魂半月彎刀打斷了君無邪七星龍魂劍的對夜冥的殺戮。

他攔下君無邪是幾個意思?

龍魂劍被半月彎刀一打斷,立即飛瀟回君無邪手上。

君無邪手握劍柄,朝落在面前的鳳子煜脖子上一橫,怒道:“你居然敢阻止我殺他?”

鳳子煜朝我方向看了一眼,面露淡笑。

哪怕君無邪寒劍橫向他的脖子,他紋絲不動,毫無懼色。

她聲溫潤道:“我幫你把魅力整形剷除,那些無辜的生魂都找到自己失落的器官,已經送到閻王殿處,登記投胎,陽間在也沒有陰間的整形醫院。如此,幫了你一個大忙,把夜冥放了。”

我不知道陽臺那一幕後。

君無邪把鳳子煜推出去是做了什麼,兩人難道不是打的天昏地暗嗎?

結果是鳳子煜去把魅力整形給剷平了?

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我愣神了。

我看不見君無邪的表情,不難想象,他表情肯定是囂張不可一世的。

他冷笑一聲:“把魅力整形滅了,你以爲就能抹滅對小幽的傷害嗎。本尊今天一定要將夜冥殺了。奉勸你別攔着本尊,你們的勢力,即便聯手起來,未必是本尊的對手。”

鳳子煜當場臉就冷了,夜冥的臉色,臭的不能在臭。

就算如此,鳳子煜也沒有讓步。

距離十米遠,他凝視着我,似乎對我道:“我讓你放了夜冥並非爲了自己,而是爲了小幽,她喜歡你,如果你犯了天規,受到天界責罰,苦的就是她,我不想讓她過的不開心。”

聽見鳳子煜的話,君無邪望着他看了整整三秒鐘後,將掛在他脖子上的劍放下。 君無邪冷笑道:“鳳子煜,你倒是爲本尊着想,不過小幽是本尊的,你永遠妄想奪走,今日之恨,本尊記下了,也請你記得守時,和本尊天山血池之戰,望你不要後悔。”

我蹙着眉心,總算是聽出點所以然來。

我說呢,以君無邪的性格怎麼會放過鳳子煜,原來兩人約架了。

我問採魅:“天山血池是什麼地方。”

“主子,是冥界最高山,很早以前是個活火山口,那火山終年積雪不化,天山血池口常年冰封,但時不時的冒出點火星子來,一湖冰瞬間沸騰,然後乾枯。”

“那裏很危險,一般冥界遊魂不敢靠近,火星子溫度高達幾千度,稍微靠近火山口就會被燒掉融化,直接湮滅。那裏是冥界的禁區,就算鬼王和屍皇兩人強大,也不應選擇在那裏比啊……太危險了。”

可不是麼,簡直就是在找死。

等我回過神來,夜冥早就撐着鳳子煜抵擋之餘,帶着殘兵敗將逃之夭夭了。

除了那頂飄着幾片白布的紅轎子,四處連一個影子都沒看見。

這個冥王做到這份上,,我也是無語了。

連我一半的勇氣都沒有。

就算打不過,氣勢上也不能輸啊,逃之夭夭這種事也乾的出來?

看來冥王殿除了玩陰的,正面交鋒,根本鬥不過君無邪。

地上那一堆堆的活死人屍體,開始慢慢腐爛,發出一陣陣腥臭味。

我跳回宿舍,朝這兩人大喊道:“喂,夜冥都走了,你們兩個別打了,幫我把宿舍弄回去,青蘭還病着呢,不能在陰間呆得太久。”

鳳子煜擡步,準備往我這邊過來,不料被君無邪寒劍擋住:“本尊的妻,本尊自己照顧就好,不勞南陰屍皇費心。”

鳳子煜看了我一眼,帶着依戀,終收回了腳步。

君無邪轉身,面寒如霜,陰戾鳳眸微睜,看了我一眼。

我心裏咯噔一下,被他那眼神嚇的。

這彆扭的傲嬌貨,我可什麼都沒做,只站在這邊而已。

他吃什麼醋!

劍入鞘,龍魂劍隱沒於手心。

他大步流星的朝我走來。

面色依舊寒冷,好似撞破了我和鳳子煜的姦情一般,走到我面前站定,手指輕撫我臉上的血跡,冷漠無聲。

採魅是個懂事的,早早的進了宿舍裏,迴避着。

我看着君無邪,嘴角忽地含笑,逗他道:“小帥哥,笑一個,來給爺笑一個。””

他幽深鳳眸,沉冷的看我一眼,依舊面無表情。

逗不樂他?

我就不信這個邪了。

“帥哥,來嘛,笑一個,麼麼噠!”

依舊幽深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我,絲毫不爲所動。

“帥哥,你不給爺笑,爺給你笑個好把。”67.356

我傻逼的露出牙齒,朝他傻笑……

他猛的抱着我,把我擁入懷中,抱着我很緊。

我一下愣神了,嘴角僵硬。

他的手緊緊壓着我的背,讓我一時喘不過氣來:“鬆,鬆點,我難受……咳咳。”

他的手稍微鬆開一些,依舊不肯放手。

這麼大個冰疙瘩,抱起來實在冷的慌。

我見他好似滿懷心事,小心翼翼的問道:“怎……怎麼了?”

君無邪今天好像有點不對勁啊?我說不上來那裏不對勁,往常他總是高貴冷豔的樣子,不是鄙視我就是嫌棄我。

今天太奇怪了,抱着我差點把我弄斷氣了。

他冰冷的手輕撫我的背部,許久後才聽見他幾乎哽咽的聲音:“對不起,小幽,本尊說會好好保護你的,卻讓你受苦了。”

“如果爲夫在來遲一點,不敢想象會發生什麼事,對不起。”

他把我放開,神情動容。

我擡頭望他,他如蝶翼般的睫毛上微垂,墨瞳眼眶盛滿血淚。

我抿着脣擠開一抹笑容,沾滿腥臭味的手指撫摸他俊逸的臉龐,含淚如鯁在喉:“沒關係的,我沒事……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我一直在等你。我相信你會來的。”

他眼睛呆望着我,一顆血淚從眼角滑落。

我指尖把他血淚一擦,含淚笑道:“你來了,不是嗎?”

他一把擁住我,雙手盯着我的後腦勺,霸道的吻了下去。

脣齒交融,彼此纏滿着。

我抵着他奮力的喘息。

他狠狠吻着我,似將要把我口腔內的空氣吸空,直到我站不穩搖搖欲墜時他才放開我。

許久我緩過神來,一看自己腳下全部是活死人屍體,擺滿了整個宿舍樓的走廊,而我和君無邪就在走廊上激吻。

地上的血流了一地,順着走廊排水道,往下涌去。

我心裏一陣寒惡,拉着君無邪的手連忙往宿舍裏逃:“我們回了陽間,不是在冥界麼?”

“幻術,即是障眼法,雕蟲小技而已。 北有南庭,予我深情 夜冥給逃了,本尊不甘心。”

君無邪看着破敗不堪的門,手袖一拂,木門立即恢復原狀,門口涌進來的血消失的乾乾淨淨。

他把門一鎖,環視宿舍一圈,對某處出聲道:“叫鳳子煜報警。”

我順着他望去的方向,才發現不知何時啓風在宿舍內,坐在青蘭的牀頭,一臉擔憂。

我對啓風說:“青蘭怎麼樣了?”

啓風幫青蘭掖好被子:“她沒事,剛剛睡下。剛纔知道你有危險,鬧着出去幫忙,幸虧我回來的早,把她給攔下了。”

君無邪冷冷看了啓風一眼後沒說話,對站在裏面很侷促的傲雪道:“打電話報警,給李盛煊那小子說,這裏屍體太多,別鬧出太大動靜,讓學校封閉消息。”

傲雪低頭道:“是,大人。”

君無邪看了牆上的掛鐘,對採魅道:“那流到樓下的血液,一個時辰內清理乾淨。”

“是,鬼王大人。”

吩咐完後,他不管宿舍裏有沒有人,伸手要解開我衣服上的拉鍊。

我被他大膽的舉動嚇退了兩步:“君無邪,宿舍有人呢,你幹嘛?”

他嫌棄的看我身上的血跡:“把衣服換了,場子給她們收拾……”

………

換好衣服後,君無邪帶着我上車,我們一路開到西街的那個超市前面停下。

我看了下時間,凌晨兩點,這個時間是一天內陰氣最重的時候。

擡頭卻不見和超市重疊的魅力整形大樓,那大樓就像憑空消失一般。

我鑽出車子,把車門關上,外面依舊很冷,卻不在是陰氣,而是普通冬天的氣溫。

來了幾次習慣了魅力整形屹立,這次卻沒看見。 我轉頭對君無邪說:“魅力整形不見了,被鳳子煜剷除了?”

他朝我抿脣冷笑,雙手插進褲袋,半靠在車頭:“本尊從來不相信他,冥界三足鼎立,他沒有過人的智慧是無法把南陰地圖擴展的。走,過去看看。”

君無邪拉着我的手,帶着我走進超市,剛走到超市門口前的停車場。

我就像跨進了結界般,空氣凝冷,瞬間到了零下幾度。

腳下,無數的血水從斷瓦殘垣中涌出來,我不知道下面埋了多少屍體,應該是那些無辜的女生的屍體,被壓在下面了。

附近沒有生魂,也沒有一縷殘魂,魂魄應該是按照鳳子煜所說的,被送到閻王那裏登記了。

可是屍體就這樣流落在這,未免太慘絕人寰了。

君無邪看着我道:“這裏確實是魅力整形的舊址。也是鳳子煜一貫的手法。他做事只求結果,不求過程。”

我或許真的不瞭解鳳子煜,這麼溫暖乾淨的一個人,怎麼能棄無辜死者屍體而不顧。

我指着從一片牆壁中露出一隻乾癟的手臂道:“君無邪,能不能想辦法幫她們收屍。”

畢竟生前已經太慘了,死後還得不到安置,即使她們投胎做人了,也會帶着怨氣的。

帶着怨氣投胎的女人,善妒,心胸狹小,禍害家庭。

在往大點說會憤世嫉俗,報復社會……

我從包裏掏出紙錢香火,點上,蹲在旁邊開始頌經唸咒,超度她們。

君無邪在一旁等待,等我念完咒語後,身邊來了位穿黑衣的年輕男子。

我認得他,他上次抱娃娃走的就是他,叫什麼給忘記了。

他抱拳朝君無邪道:“大人。”

“把這些屍體收拾一下,能忍出屍體的,送還給她們家人,認不出的報警,警察會查清楚她們下落的。”

“是,大人。”

他擡頭看了我一眼,突然說道:“鬼太子最近哭鬧的厲害,說你不陪他玩耍,他要來陽間找媽媽。”

君無邪蹙眉看了我一眼,鳳眸幽深,頗有微辭。

他似乎在說,我要是在不去看娃娃,那孩子非鬧上來陽間尋我不可。

親愛的阿基米德 我知道,以鬼娃娃身份,現在是不能見光的。

冥界並不太平,夜冥雖受了重創,他冥王殿千年底子還在,要想在陽間收拾我,完全可以捲土重來。

我對君無邪說道:“我一放假就去看他好嗎。在過幾天就要考試了,我不能掛科。”

君無邪紅脣輕抿淺笑,似很滿意我的回答。

那人消失後,我們準備往回走,正好見鳳子煜開車過來,車子就停在路邊。

他眼神落寞,神情受傷,見我們走過來。他對我說道:“你還是不相信我?”

性命攸關的事,鳳子煜不會騙我,這點我倒是很相信他。

不過君無邪就不知道了。

君無邪把我腰身一摟,高傲道:“對於一個騙子來說,本尊還是有必要過來看看的好,萬一你不擇手段跟夜冥合夥來坑本尊。本尊不得不走這一趟。”

鳳子煜眼神收回,冷漠的看了君無邪一眼,氣勢絲毫不餒:“我不會放棄……”67.356

君無邪放開我的手,走到鳳子煜面前,鳳眸幽深凌厲,寒光颼颼。

鳳子煜毫不避諱對上君無邪,空澈俊眸絲毫不懼。

兩人之間,刀光劍影,火光四射。

我真的怕他們又打起來。

下午的時候君無邪把鳳子煜到底拉去了那裏我不知道,什麼天山血池的決鬥,可信麼?

事情沒這麼簡單,君無邪的脾氣我最清楚不過。

他對我的佔有慾,容忍不得任何男人哪怕一個小小眼神的侵佔和詆譭。

君無邪眼神含冰攝魄,紅脣弒邪輕抿。

鳳子煜紅眸詭異,煞氣妖嬈。

又要打起來了。

我咬牙,衝上去把兩個人推開,憤怒打岔道:“停,給我停下來,你們要是敢打架試試,我就在也不理你們了。好了,鳳子煜你先回去,幫忙把宿舍走廊活死人處理下。”

這事太大事件了,那些死者家裏一個個的非富即貴,不是千金大小姐就是有背景的。

要是遭到曝光,媒體蜂擁而上全國大肆報道,我們學校得完蛋。

李明華下臺還是輕是,估計得坐牢啊。

鳳子煜的東方會所能屹立這麼久,他背後一定有關係,他能把這事處理妥當。

君無邪的社會背景我不清楚,只知道他很有錢,是鉅富,國內排行前十的鉅富!

最後一戰 我把君無邪推了兩下,發現他紋絲不動。

我瞪了他一眼:“咋滴,還想打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