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有一股席捲山河之威勢,好像不僅要帶走唐玉,還要帶走唐玉背後的山林!

0

而唐玉則是巍然不動。甚至閉上了眼睛!

閉眼有利於靈魂之力的洞察一切!

唐玉知道,自己敢於應戰,那麼以江靈的性格來說,必然不會輕敵!

必然會用一招看似輕而易舉,實則殺機四伏的恐怖招數來對付自己!對於一個武官來說,空間之力的存在就是他們最難理解的東西!

可唐玉是一般的武官嗎?

顯然不是!

靈魂之力在唐玉閉眼的瞬間,就已經全部鋪張開來。

「正前方!」

「消失了!在上空!」

唐玉準確的感知到了江靈從面前瞬間消失,然後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上。

「這一劍,是要劈!」

唐玉在洞察到了江靈最終動作的一瞬間,立馬做出了反應。

舉起「冶金聖尺」橫當在自己的頭頂之上。唐玉的動作極快,讓用雙眼和靈氣來判斷位置的江靈吃了一個虧。

江靈看清眼前多了一個銅色的尺子時候,所有的動作已經成型!再要變招,靈氣還會反饋傷害自身。

快穿攻略:渣女本色 而江靈雖然覺得眼前這個小子有點不同,可還是沒有覺得,這世界上有武官能夠不用靈氣擋得住她的一劍!

於是,還是毅然決然的劈斬了下去。

「這一劍!」

「名為!」

「器動山河!」

器動山河!多麼霸道的名字!

所謂器自然指的是江靈手中的三尺長劍!

而此時,唐玉周圍,整個大地都在顫抖,猶如地.震一般!

此劍一出,八方震動!

那股恐怖無比的氣勢,已經完全將唐玉鎖定!

紫色的靈氣猶如狂風暴雨般,在唐玉周圍肆意縱橫著。

一邊的芙蓉實力最弱,臉上已經露出難受的樣子。

可唐玉,雙手將「冶金聖尺」舉過頭頂!

勢要死死的擋住那一劍!

終於!

二人手中的金屬之物,還是撞擊在了一起!

兩個人周圍都是縱橫的靈氣,讓外面的人根本看不清楚裡面的情況。

「相公……他不會有事吧!」

芙蓉實力最低,根本感受不到裡面的具體情況,只能是詢問小新。

而小新實力雖然比芙蓉高,可在武將的靈氣面前,他的感知也是極為有限的。

於是小新把目光轉移到了謝曉峰身上。

……

片刻,縱橫的靈氣消散,而裡頭的兩個人,卻都是毫髮無傷。

但是江靈的劍,卻架在了唐玉的脖子上。

「玉劍仙子,若是輸不起,大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何必要如此衝動呢!」

說話的乃是唐玉,可聽口氣,像是唐玉贏了?

「怎麼可能!不可能!」

謝曉峰滿臉驚異的說道!

「怎麼了!」

小新看到謝曉峰的神色不對,連忙詢問道。

「那柄劍,乃是我神劍山鑄劍池歷時三年所鑄!不可能啊!」

正當小新打算繼續發問,可一邊的芙蓉卻開口了。

「你看,玉劍仙子的劍,已然是斷劍!」

這時候,小新才注意到。江靈手中的劍,已經不足原來的三分之二!

那三分之一已經掉在了地上。

「也就是說,武官一重的人,斬斷了武將的劍?」

小新也有點難以相信,說話的口氣充滿了不自信。

「你用了什麼妖法!敢毀我神劍!說!不說我要你的命!」

江靈此時可謂是氣急敗壞,然而唐玉依舊是一副你愛怎麼樣怎麼樣的神情。

那副樣子,似乎是在無聲的表達:你一個武將,連兵器都被我斬斷了,還要動手,還不認輸,要不要臉了?

「若是玉劍仙子實在心疼此劍,我再賠你一柄便是,何必如此大動肝火呢?」

「萬一氣傷了身體,豈不是更不值當?」

江靈氣極!

胸口隨著呼吸不斷的上下起伏著!那頗具規模的山巒也在跳動著!

唐玉偷偷的喵了一眼,心道:「果然有點意思!」 看來王曉娜真的回來過。「就王曉娜一個人回來了?」

「不知道有沒有人和王曉娜一起回來。我一聽覺的奇怪,就到她舅家她姨家去問,她舅就給王曉娜打電話,她爹媽沒有手機,開始王曉娜的電話關機,後來回過來電話說她爹媽在省城醫院,來給他爹看病。她舅就問他爹咋了,王曉娜說還是以前的老病,來醫院檢查一下,讓他們放心,不要找她們了。」

「在哪一個醫院?」

「聽王曉娜說是省人民醫院。」

「他爹是啥病?」

「說不清楚,聽說是好幾年前收麥子,淋了雨,就落下了病根,有時候咳嗽發喘,走路都是病怏怏的。」

「我明天就去省里的醫院找一找他。」

「你知道他在哪裡住?叫啥名字?你又不認識王曉娜她爹。要不我明天和你一起去省城吧?」胖丫說。

「你不去上班了?」

最後的自然之靈 「反正我已經請過假了,大不了扣錢唄。」

「那,好吧。明天一早就走。」賀豐收想到父親也在省城的醫院,找王曉娜不耽誤給老爹陪護。

西屋的門忽然響了。胖丫連忙把賀豐收按倒在被窩裡「不要動,不要說話。」胖丫趴在賀豐收的耳邊說。

「胖丫,胖丫。」院子里響起了叫喊聲,然後有人推門。

胖丫先是不說話,推門的聲音更大了。

「弄啥哩,哥。」

「你開開門。」

「半夜三更你讓我開門幹啥?我都睡了,你真是神經病。」胖丫在被窩裡叫到。

「我剛才聽見院子里有人說話,是不是你屋裡傳出來的?」

「你個鱉子,半夜三更你妹子屋子裡藏著人,你讓鄰居聽見了會咋想?我還準備給你換一個媳婦,你要是一咋胡,就沒有人要我了,你就打一輩子光棍吧!」胖丫生氣的說。

「剛才我明明聽見有人說話,你開開門,是不是真的有壞人?」看來胖丫的哥哥真的不放心她。

「滾屋裡睡覺,你要是再推門我就喊咱爹了,讓他用棍子打你。」

「只要你沒有事就好,可能剛才你說夢話了。」

胖丫的哥哥在院子里的糞堆上「嘩嘩」的方便了,然後西屋的關上了。

過了一陣,賀豐收覺得胖丫的大腿一直壓著自己,把腿都壓麻了,就把她圓滾滾的大腿推開。

「沒事了,俺哥回屋裡睡覺了。」胖丫說。

「你哥在家幹啥?」

「就是泥瓦匠,在附近給人家建房子。」

「你哥沒有結婚?」

首輔嬌娘 「農村男孩多女孩少,那個村裡都有十幾個二十七八歲的准光棍。」

「二十七八在城市裡很多的,好多三十多的男孩女孩都沒有談對象。」

「你說的事城裡,鄉下過了二十五不結婚就可能打光棍。你不知道,現在農村女孩吃香的很,離了婚,帶著小孩的娘們,提親的踢破門,彩禮一分不少。」

「給你說媒的也很多吧?」

「俺媽說等俺哥結了婚我才能找婆家。大麥不熟小麥先熟,不是好年景。俺媽還說真的俺哥找不到媳婦就讓俺給俺哥換一個媳婦,可是農村合適的人家幾乎沒有。」

山水田緣 「你就不怕你成剩女了?」

「不怕,我今天晚上就結束剩女時代。」胖丫說。

「啥意思?」

「你說啥意思?你都爬到我的床上了,還想抵賴?」胖丫說著,就扒賀豐收的衣服。

「可別,我害怕,你哥要是聽見了動靜,會拿鋼叉扎我的,會出人命的。」賀豐收極力阻攔。

「不會,他不敢。在家裡,我說了算。」『

「我還是走吧,一會兒天就亮了,街上有人了我就沒法走了。」

「你怕啥,我都不怕。天亮之前一定放你走,你先走,在村外等著我。我給我媽說一聲,就說要上早班,也走,和你一起去省城。」

賀豐收無言以對,還是把身子往床底下溜。

「我剛才把我家的大門鎖住了,你敢走,我就吆喝,俺哥立馬就會從西屋出來,不是鐵鍬就是鋼叉往你頭上扎。」胖丫說道。

「你不是強迫我的嗎?」

「是你自己爬到我的床上的。」胖丫圓滾滾的身子擋在賀豐收的面前。

······

天不亮,外面的布谷鳥就叫開了,賀豐收爬起來,打開屋門就走,胖丫從後面追出來,打開院門,輕聲說:「你在村外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出去。」

來到省人民醫院,人來人往熙熙攘攘。胖丫也是暈了,說道:「這麼多人啊!往哪裡找王曉娜?」

「那邊是病房樓,除了婦產科、外科你不要去,其他的科室你一個一個的進,到護士站問護士,就報上王曉娜爹的名字。他只要在這個醫院,一定會找到的。」

「你幹啥去,咱倆一塊問唄。」

「我還有事,去看一個病號。」

胖丫猶豫著,來到大城市,她真的蒙了。「我要是找不到呢?」

「找不到就不要回去了。」

「你不會一個人跑了,把我自己撂在這裡吧?」胖丫不信任的盯著賀豐收。

「不會,我等你好消息呢。就在這個醫院。一會兒,你要是找不見我,就在車子這裡等我。知道了嗎?要打聽就打聽穿白大褂的,其他的人不要相信,這裡有專門拐賣婦女的。」賀豐收嚇唬到,她怕胖丫亂跑,真的就找不見了。

來到爹爹的病房,看見老爹在閉目養神,不知道母親哪裡去了。

「爹。」賀豐收叫了一聲。

父親睜開眼睛,說道:「你把你爹扔到這裡跑哪裡去了?你個兔崽子,是捉弄你爹哩,這裡像住監獄一樣,你媽暈頭轉向的,出去買個東西都差一點回不來。回家,回家。現在就回家,你說做手術,幾天了醫生也不給一個準信,整天就是抽血,拍照。我不做了。」

「爹,你不要急,這裡不是縣裡的醫院,醫生的手術很多,要排隊。你身體不是很好,要調理幾天。」

反正我是不做了,回去。」老爹倔強的說。

「爹,回去不回去你說了不算,這裡的醫生不開出院單,你出不去,還是在這裡呆著吧!很快就手術的,要不我用輪椅推著你在醫院裡轉轉,你看這裡的醫院,比縣裡的公園都好。」 場面一時間僵住。

唐玉不敢輕舉妄動,生怕眼前的江靈給他來上一劍。

而江靈也是生氣至極!心疼陪了她十多年的寶劍!

而最為難受的就是謝曉峰了,他夾在中間,裡外不是人!

幫唐玉吧,他怕承受不來江靈的怒火。而幫江靈吧,可江靈有不佔理,武器都折斷了,可卻依舊不饒人!

就在此時,另外一個聲音傳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