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七點半就差不多收拾好了,曼珠幫忙盛了青菜粥端到了客廳的餐桌上。

大家在七點半就差不多收拾好了,曼珠幫忙盛了青菜粥端到了客廳的餐桌上。

大家在七點半就差不多收拾好了,曼珠幫忙盛了青菜粥端到了客廳的餐桌上。 150 150 admin

「可以吃飯啦?誰準備的啊?」張宇直很驚訝的出聲。

「林止。」曼珠比了比林止的方向。

「好人一生平安。」張宇直拿起一碗粥,一臉感激。

經過昨天的打擊,他們現在是只要有一口吃的,都能謝天謝地了。

「好喝。」莫愉浩也出聲誇讚。

「林止手藝真好。」湯雅也甜甜的誇讚出聲。

大家都差不多吃完了,又到了洗碗的環節。

「唐彥洗碗。」林止直接點名。

「為什麼是我啊?」

唐彥也不是說不想洗碗,主要是感覺林止在教他做事,他就不爽了。

「你喝我煮的粥,洗個碗怎麼了?」林止質問出聲。

唐彥張了張嘴,一時間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洗碗——就洗碗嘍!有什麼了不起的?」唐彥說完,仰著頭一臉囂張的去洗碗了。

工作人員:「大家準備一下,要發布任務卡了。」

「你洗快點!就等你了。」張宇直朝唐彥喊了一聲。

唐彥:「知道了。」

……

「這裡有三張任務卡,三個地點,每個隊伍派出一名代表,選一個地點。」

「行。」林止從廚房走出來,去了房間。

「起床了,七點要出任務。」

就見湯雅頭從杯子里露出來,皮膚很白,嘴唇的淡淡的粉色……

好傢夥,這是帶妝睡覺呢?

還是一大早爬起來化妝又睡回去的?

就見她有些裝模作樣的拍拍自己的臉,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起來了。」她爬下床,去找臉盆和洗漱用品。

林止看她起來了,轉身就去廚房繼續煮自己的青菜粥。

大家在七點半就差不多收拾好了,曼珠幫忙盛了青菜粥端到了客廳的餐桌上。

「可以吃飯啦?誰準備的啊?」張宇直很驚訝的出聲。

「林止。」曼珠比了比林止的方向。

「好人一生平安。」張宇直拿起一碗粥,一臉感激。

經過昨天的打擊,他們現在是只要有一口吃的,都能謝天謝地了。

「好喝。」莫愉浩也出聲誇讚。

「林止手藝真好。」湯雅也甜甜的誇讚出聲。

大家都差不多吃完了,又到了洗碗的環節。

「唐彥洗碗。」林止直接點名。

「為什麼是我啊?」

唐彥也不是說不想洗碗,主要是感覺林止在教他做事,他就不爽了。

「你喝我煮的粥,洗個碗怎麼了?」林止質問出聲。

唐彥張了張嘴,一時間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洗碗——就洗碗嘍!有什麼了不起的?」唐彥說完,仰著頭一臉囂張的去洗碗了。

工作人員:「大家準備一下,要發布任務卡了。」

「你洗快點!就等你了。」張宇直朝唐彥喊了一聲。

唐彥:「知道了。」

……

「這裡有三張任務卡,三個地點,每個隊伍派出一名代表,選一個地點。」

。 時值八月,秋高氣爽。

夜晚,月亮隱匿起了光芒,天上群星閃爍,人間燈火輝煌。

在夜色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魏最高的建築——星辰閣,也是處於大魏皇宮中心的建築,及皇家觀星之所。星辰閣以翠色琉璃瓦為頂,朱欄玉砌的樓閣足足有九層。一盞盞明燈掛在每層的六角層疊而上,遠遠望去彷彿直達星辰。

此時一名黑袍道長站在觀星閣的頂層,左手持着八卦盤,肘間搭著的玄色檀木白色獸尾拂塵彰顯此人的身份非同一般,只見他右手手掌輕托著拂塵的柄,指尖在指節間飛快地跳動,似乎在掐算着什麼。

突然,黑袍觀察到了原本位於天空北邊一顆本就微弱的星辰開始慢慢向南邊移動,顏色也越來越黯淡,彷彿即將失去生機,又有一條生命要隕落了,黑袍搖了搖頭。

於此同時的處於星辰閣正前方的皇宮大殿內一派奢靡,穿着金沒有花紋的睡袍斜躺於赤金打造的九龍盤踞的龍座上的人,是大魏的皇帝—魏開宴,他正將一杯杯上好的青梅釀送入口中,看着眼前的一派歌舞昇平,聽着絲竹管弦的靡靡之音,摟着一個粉衣嬌嫩的女子,摸着她如剝殼雞蛋般光滑嬌嫩的臉蛋,已經醉意上頭的他露出了一個心滿意足的笑容。

女子見到男子臉色不錯,於是適時地拋出一個話題「皇上,今天那個皇后……不…..是小蘭那個賤婢又把您囑咐送過去的食物打翻了。」

「哼,三年了,還是這麼不識抬舉,留她性命已經是本王給她的最大恩賜。」聽到那個敏感的名字,魏王的眉頭皺了起來,像是氣急了「走,是時候解決這件事情了。」

粉衣女子的嘴角挑起一個得意的笑容,蘭玉兒,就算你被幽禁,仍然霸佔著皇后之位,今天就讓這一切都結束吧!她朝下首的一個宮女使了使眼色,那宮女心領神會地離開了。

「來人,擺駕幽蘭宮」魏王醉醺醺地吩咐到。

「幽蘭?皇上,是去幽蘭宮嗎?」大太監肖呈不敢置信地確認到,因為皇上已經有三年沒有去幽蘭宮了。

魏王凌厲地看了肖呈一眼,他膽顫地吼了一嗓子「擺駕幽蘭宮。」

月光如瀑,照在硃色的大門上,投出些許陰影。大門上掛着銹跡斑斑的鎖鏈,鎖與門的貼有些許磨損,門下留有夠一隻手伸出來的縫隙。順着門縫往裏望去,白幽幽一片蘭花開得正盛。蘭花從中有一條三人寬的路,通向台階,上了台階便是正殿。遠遠看去,正殿的大門敞開着,門檻上端坐着一位女子,勉強看得出來穿着還是的白色中衣,衣物已經有些襤褸,一頭黑髮如瀑散亂在地,雙足赤露,但隱隱還是能看出女子身上的高貴氣質。

兩個提食盒的黃衣宮女邊走邊說,其中一個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宮女因為禁不住寒氣,打了個寒顫。

另一個大些的宮女說道「冷吧,這幽蘭宮底下埋的全是屍骨咧!」

「全是屍骨?為·····為什麼呀?」

「聽宮裏的老人說,前任皇後娘娘的親人,因為犯了大罪,全部埋在幽蘭宮的地下」兩個宮女搖了搖頭,嘆息自己被派來這陰森的地方送飯的命運。

「那這裏住的是什麼人呀?」

「嗐,據說是前皇后,現在連名字都不讓提呢!」說完宮女搖了搖頭

兩人把飯從門縫裏遞進去,果然見到滿院蘭花,又是一番膽戰心驚,兩人隨即便相攜離去。

台階上的女人起身,赤著的足沒有血色地泛白。手腕上的鐵鏈哐當作響,感到背部一陣疼痛,她緩慢地移向宮門,每走一步嘴裏便念一句「父皇,母后,兄長,嫂嫂,是玉兒有罪」「父皇,母后,兄長,嫂嫂是玉兒有罪」在念了十幾次之後,她到達了宮門。門口是一碗米飯和一盤散發着餿味的青菜。她沒有顧忌許多,拿起來便木然地咽下去。似乎是咀嚼到不一樣的東西,她吐在手上,仍然能看出來那是一朵紫色的小花,她猛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辰,每年的這個時候,子然哥哥都會給自己做一盤紫荊棘花糕。

就在這時,門外一陣喧嘩,大門上的鐵鏈哐當作響。是宮人在開鎖。「皇上,這鎖已經鏽蝕了,只能砸開了」肖呈向

「砸」魏開宴抬了抬嘴。

就一聲,便令屋內的女人胃部翻江倒海,她瘋似的跑回門內,她不想再見到這個人,奈何身上的鐵鏈太過沉重,走得甚是艱難緩慢。

女人退回殿內,宮門發出沉重的吱呀聲,宮門應聲而開。

率先踏入門檻的是一雙玄底金龍紋的靴子,隨即一身黃色銀絲暗綉龍袍。大魏如今的皇帝,女人曾經的丈夫。

此刻他身旁站着一個千嬌百媚的女人,唇色猩紅,一襲紅裙讓她看起來嫵媚動人,而女人似笑非笑地看着門檻內女人的白色背影。

「皇後娘娘,嗷,不,忘了你現在已經不是皇后了,那我該稱呼你為—蘭兒,或者玉兒?」紅衣女子笑盈盈地說。她低頭掃了掃剛剛女人沒有來得及吃完的米飯,米飯間赫然出現了一張紙條,女人尖叫了起來「皇上你看,這是什麼!」

肖呈將紙條從飯堆中撿起了紙條,拿給了魏皇。

魏開宴看完之後額角的青筋暴起「賤人,你還妄想着利用你手中的暗線逃走,你休想。」他說罷手一揮,自有宮人呈上毒酒一杯。

蘭玉兒臉色慘白,在月光下更是顯得厲鬼一般,咬牙切齒地說道「魏開宴,我蘭玉兒此生最大的錯誤就是認識了你!為了你,我離開故土遠赴他國!戰場上為你留的傷疤日夜疼痛不曾痊癒!多少次生死關頭我捨命相救!助你登上皇位,可換來的卻是你恩將仇報,殺我親人,滅我母國,毀我疆土!如果有來生,我定要把你最在乎的東西一件一件捏碎,將你踩在腳下!」

「你沒機會了,蘭玉兒」說罷,魏開宴拂袖而去。

銀鈴向她的大宮女婉茹使了個眼色,隨即跟上了皇帝。

幽幽月光照射著蘭玉兒慘白的臉,眼下兩條血淚斑斑,婉茹探了探她的鼻子,已經氣息全無。

在黑袍道長沒有注意的地方,一顆原本黯淡下去的星辰又變得明亮起來。 張寧親眼看見。

張帥帥的雙手,被李初晨按在烤肉的電爐上烤熟。

張寧嚇得臉色煞白一片。

她驚慌失措地跑出烤肉店,把高跟鞋都跑飛了!

張寧也不敢回頭去撿。

就這麼赤着腳,張寧一邊跑,一邊給張佑安打電話。

打通張佑安的電話后。

張寧就急切地說道:「二伯,不,不好了!」

「張,張帥帥,他出事了!」

「什麼事讓你這樣慌慌張張的?張寧,你還有沒有一點大家閨秀的風範了?」

張佑安接到張寧這個電話,就皺着沒有,不滿地說道,「張帥帥能出什麼事?」

「只要還在中海,就算他殺人放火了,又怎樣?」

「二伯,張帥帥他,他雙手被人按在電爐上,都被烤熟了!」

張寧一邊說,一邊還擔心地回頭看,就怕李初晨追上來。

一不留神,就撞在電燈桿上。

「砰」的一聲,張寧的鼻子被撞歪,幾顆門牙也斷了。

鮮血直流。

張寧疼得眼淚嘩啦啦的掉。

她蹲在地上,哭着說道:「二伯,你快來救我們,我和張帥帥,我們都快死了。」

張佑安本來還覺得,張寧這丫頭,有些小題大做了!

直到他聽見張寧說,張帥帥雙手都被烤熟了。

而且,電話里,張寧還哭得很凄涼。

張佑安這才臉色微變,語氣嚴肅地問道:「張寧,你說的都是真的?」

「我兒子的雙手,真的被人按在電爐上,烤熟了?」

「二伯,是真的,我發誓!」張寧一開口說話,嘴巴就不停流血。

張寧被嚇壞了,很怕她會死,頓時就哭得更加凄涼。

這下,張佑安也徹底着急了!

張佑安只有張帥帥這麼一個兒子。

張帥帥要是沒了,他張佑安,也就絕後了!

「張寧,你快發定位過來。」

張佑安說完,就掛斷電話,並扯開喉嚨,大聲喊道,

「集合,快,張家所有人,快給我集合。」

張佑安的大動靜,把張家的所有人都驚動了。

張佑思急忙跑過來。

他把張佑安攔住,並追問道:「佑安,你這是要幹什麼?」

「大哥,帥帥出事了,張寧說,他們都快沒命了。」

張佑安語氣焦急地說道,「大哥,你快跟我去救帥帥。」

「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無論如何,一定不能讓他出事。」

張佑思一聽,眉頭就緊緊皺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一聽到張帥帥出事,張佑思首先想到的,就是張帥帥得罪的人,會不會是李初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