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團團擡起頭,漂亮的大眼眸眨了眨,擡眼看向了徐夏,這是她第一次正式打量徐夏的樣貌,長得很帥,看起來也很陽光,特別是笑起來露出的潔白牙齒,會給人一種無形的親和感,量化一下便是,徐夏看起來就像是個好人。

0

“謝謝,我叫蘇云溪,你也可以叫我大團團。”

大團團說道。

徐夏聽着大團團這個名字感覺很奇怪啊,而且像是在哪裏聽過樣,但這是人名麼,這麼聽起來像是在說,我的名字叫做一大團翔。

不過,考慮到這位大團團的太愛哭了,徐夏沒有找沒趣的去這樣說。

徐夏才入直播圈沒幾天,對於大團團這位前輩並不認識,而且大團團也不是抖音的主播。

實際上在徐夏自己開直播之前,他對那些美女直播什麼的都不太感興趣,看得着摸不着,除了對着手機鍛鍊左右手之外,完全是給自己找不自在,他又沒有自虐傾向。

着實的,徐夏相當想不明白那些妞妞腰桿,賣弄腰肢的小姐姐有什麼好看的,還不如去某寶多買幾個女朋友,就算漏氣了也能換着用,至少不用懟空氣了啊。


大團團見着徐夏表情如常,有些失望,現在的她也算是小半個直播圈的國民女神了吧,誰知徐夏一點反應都沒有,明顯的不認識她。

難道是因爲自己征服了城市,還沒征服農村的緣故嗎?

“我本來是和我朋友一起來的,結果他看到了野豬被嚇跑了,把我一個人丟在了這裏。”

大團團繼續說道,語氣中盡是委屈。

呃……

好吧!

徐夏瞅着大團團又要哭了,無語的擺了擺手,沒再去繼續追問,於是說道:

“我是這裏的村民,要不你先跟我下山,待會你再自己想辦法回城裏面去?沒事了,事情都過去了。”

大團團委屈的點點頭。

徐夏扶額,要不要這樣,搞得就跟是他欺負了這妹紙似的。

隨後,徐夏走到野豬跟前,一把將插在野豬腦袋上的柴刀拔出,而後拎着一條野豬腿拖着便走。

大團團看着野豬,尖叫一聲,驚懼的指着野豬說道:

“野、野豬……”

“野豬已經死了,這麼多的肉,丟在這裏太可惜,雖然野豬肉不那麼好吃,不過好生烹飪一下,也是一道不錯的美味。”

徐夏淡淡道。

“哦,我知道了。”

大團團深吸了一口氣,驚嚇過度的理智漸漸恢復,不過在看到徐夏那把別在腰間還帶着野豬鮮血的柴刀時,又忍不住的後退了兩步,有些懼怕。

徐夏看着大團團的表情,無奈又好笑道:

“怎麼,還害怕我傷害你?”

大團團連連搖頭,心頭的確是那麼想的,但卻不敢說出來。

徐夏聳了聳肩,隨手將放在地上的手機拿在手中,也不回頭的說道:

“要麼你繼續留在這裏,要麼你跟着我下山,提醒一句,這林子裏面既然出現了野豬,不排除還有別的大型野生動物。”

大團團猶豫了一下,便跟在了徐夏的身後,不過保持着兩三米的距離,儘量不讓自己的眼睛去看那把帶血的柴刀。

“看吧,好心救人,結果還被當成了壞人,你們說我找誰說理去?”

徐夏對着直播鏡頭說道。

“哈哈,主播是壞人,還真別說,剛纔你拿柴刀砍野豬腦袋的樣子,真的挺嚇人的。”

“心疼主播三秒鐘。”


“對了,主播你難道不認識大團團嗎?熱情點好不,人家可是老虎直播人氣一姐啊。”

“就是就是,我特麼的都快酸死了,大團團剛纔竟然對徐夏投懷送抱。”

“給我們描述一下大團團入懷的感覺怎麼樣啊,就算我們沒有那個機會,YY一下也行啊。”

下山的路比不得上山,需要更加小心一點,徐夏都是隔一會纔看一眼彈幕。

老虎直播平臺的人氣一姐?!

等等,大團團!對哦!難怪這名字聽起來這麼熟悉。

徐夏的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頓住了腳步,回頭看向大團團的俏臉,認真的看了看,好像真的是大團團。

以前不關注直播,不代表徐夏對這些頂級網紅沒有了解。

“你是大團團?”

徐夏回頭問道,

“老虎直播的那個大團團?”

大團團超級無語的,這時候終於把她給認出來了,太不容易了。

而且,大團團見着徐夏似乎也在開直播,他們還算是同行,徐夏能夠認出她,還是粉絲提醒的,這更讓大團團心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自己明明很火的好不,突然感到一股涼涼。

不過,既然徐夏全程在直播,她對自己的安全也就放心了,要是她出了事,至少有這麼多的目擊證人啊。 大團團點了點頭,

“嗯,是我。”

徐夏雙手一拍,情不自禁的說道:

“太好了!”

大團團被徐夏突然的反應給嚇了一跳,

“你想幹什麼!”

徐夏眼眸放着光,笑着說道:

“大團團,我救了你的命沒錯吧。”

大團團點着頭,不清楚徐夏想幹什麼,不過徐夏的眼神,似乎不懷好意,讓她又有些害怕了。

這林子中,面前的徐夏雖然看起來是個大帥哥,還救了她的命,是個好人。

但是,扛着黑皮野豬,加上腰間別着的帶血柴刀,總給她一種渾身發毛的感覺。

“嗯,是你救了我,我很感謝你,但你、你不能對我,我不是那種女人……”

大團團說話間,身形還朝着後面退了幾步,盯着徐夏的目光相當的警惕。

wωw☢ttKan☢¢ ○

“尼瑪,主播要變身禽獸了嗎?艹了!我要瞬息移動去救我的女神!”

“混蛋啊!放開我的女神,讓我來!”

“mmp,沒想到徐夏是這樣的主播,瞎了眼了。”

“大團團快跑啊,快跑啊!”

“完求了,大團團完了,我的心在淌血。”

徐夏扶額,想什麼呢!他看起來像是賤人棍麼?

隨意的瞄了一眼彈幕,他的臉刷的一下黑了下去,對着鏡頭沒好氣道:

“大佬些,你們想什麼呢,別把我想的那麼齷蹉好不!本主播是那樣的人麼?請不要質疑我的人品好不!”

旋即,徐夏又看向了大團團,超級心塞的說道:

“大姐,你看看周圍的環境,你覺得適合幹那些人間正道的事情嗎?

我想表達的是,既然我救了你的命,你是不是該報答我一下,放心,不會讓你以身相許。

你也看到了,我也是一個主播,就想蹭蹭你的人氣啊,我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大團團一臉恍然,原來是這事啊,她拍了拍滾圓的胸口,沾滿污垢的俏臉浮現一抹紅暈,那是被自己心裏面污七糟八的想法給臊的。

沒等大團團回答,徐夏轉身繼續下山,懶的搭理這個女人了,當他沒見過女人嗎?

昨天晚上那種恐怖的場面下,他都能全身而退。

直播間中,那些罵徐夏的粉絲都懵逼了,說的那麼激情澎湃,就是爲了蹭熱度、蹭人氣?

尼瑪!徐夏禽獸不如啊!

“艹了艹了,主播說話真有意思,山林裏面有個說法叫做野戰,不過,的確不適合幹人間正道的事情,要是有兩塊防潮墊,就完美了,不然真的很不舒服。”

“馬德,樓上的混蛋,你到底還是哪一方的啊!”

“mmp,主播是個人才,人間正道這種詞都用出來了,不過細品一下,好像真的是人間正道啊。”

“哎,紅燒雞和麻辣兔丁的教學今天估計是沒戲了,市場上也沒有野豬肉賣啊。”

“說個幾把的吃,能看到大團團和徐夏苟且一波,我已經心滿意足了,雖然,我特麼的酸的想要找包防潮劑來進行中和反應。”

徐夏懶的搭理嗷嗷叫的粉絲,真心的,他多麼希望能出個屏蔽彈幕的功能,這樣的話,自己就不用那麼糟心了。

這時,身後傳來了大團團說話的聲音,

“徐、徐夏,你當真只是想蹭蹭我的熱度?沒有別的想法?”

徐夏翻白眼,沒好氣道:

“大姐,你除了熱度之外,還有什麼地方能讓我蹭蹭?”

“哈哈哈,主播耍流氓,可以蹭的地方多了。”

“主播只想蹭蹭,後面一句是不是,我肯定不會進去的?笑尿。”


“主播牛逼,語言真的是一門藝術啊。”

“我也想和主播一樣優秀。”

“蹭蹭就蹭蹭唄,最好是來個現場直播。”

“心疼我的大團團。”

大團團面紅耳赤,嬌羞的不行,徐夏這混蛋的話充滿了各種歧義啊,果斷不再接話了。

wωw¤ тт κan¤ ¢O

一會的功夫,兩人終於走出了兩片山,回到了徐夏的家中。

徐夏讓大團團找地方坐,自己去廚房燒了一鍋開水,用來燙野豬毛,這麼大一頭野豬還得好生處理一下,現在的肉死貴死貴的,可不能浪費。

不一會的功夫,整頭野豬被分解好,一部分凍在冰箱中,一部分掛在廚房的房樑上做成煙燻臘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