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記住,右拐,直走,大概一公里,一棟很大的別墅!我會想辦法打電話拖住光哥,儘量保證您妻子的安全!”

0

男子的這番話說到了顧藏鋒的心坎上了。

雖然顧藏鋒內心深處有種被人當槍使的不爽感覺,但是如果男子真的能幫自己延緩光哥那些無恥齷齪的勾當,這確實幫了顧藏鋒一個大忙!

想到這裏,顧藏鋒不由得朝男子輕輕鞠了一躬:“那就多謝了!這是我的手機號碼,如果你能真的幫我拖延時間,以後遇到什麼麻煩,隨時可以聯繫我,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會幫你幹掉他!”

顧藏鋒說完從譚青璇的書上扯下來一個小角,寫上自己的手機號碼,隨後甩向男子身後的木門。

單薄柔弱的紙角竟然準確無誤的插進了木門的一個小縫隙之中。

男子看到這一幕,不禁驚喜交加。

驚的是顧藏鋒竟然有如此身手。

喜的是,自己終於如願以償的抱上了顧藏鋒這條大腿!

這可是一個真大佬,一個真猛人!

自己要是抱上了這條大腿,輝煌騰達,指日可待啊!

“大哥,趕緊去吧!”

“轟隆”

隨着又一聲雷鳴響起,夜晚的山南市已經開始下起了一場大雨。

顧藏鋒轉身之後,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了男子的眼中。

男子不由得一陣喃喃:“嗎的……這才叫猛人啊!這才叫大佬啊!死光頭,你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只可同患難不可共富貴!”

男子說完趕緊拿出自己的手機給光哥打了一個電話:“喂?老大!聽說狐狸今天給你找了一個漂亮妞?恭喜啊!哈哈哈!下手了沒有?什麼?還沒來得及動手?準備下手了?老大,我可是善意的提醒你一句啊,這個對待第一次下手的女人,一定得要有講究!只有給這個妞留下完美的第一印象纔會俘獲美人心嘛!我建議你啊,趕緊香噴噴的洗個澡!什麼?你已經洗了?我靠!洗一次哪裏夠啊!趕緊再去洗一次……”

……

大雨之中,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一棟別墅的圍牆旁邊。

黑色的身影正是顧藏鋒!

此時已經下起了傾盆大雨,雨水順着顧藏鋒的頭髮和臉頰不斷地流落在地面上,宛如一個小型瀑布。

顧藏鋒瞥了一眼近三米高的圍牆,往後退了幾步之後竟然縱身一躍翻過了圍牆。

潛入進別墅之後,顧藏鋒憑藉自己變態的嗅覺,立刻嗅到了譚青璇身上的氣味!

譚青璇就在這棟別墅裏!

顧藏鋒沿着氣味發出的方向一路狂奔。


或許是光哥正打算享受人生的美好時光,又或者是光哥覺得不太可能會有人能夠潛伏進自己的別墅裏,所以別墅裏面壓根就沒有見到幾個守衛。

唯一出現的幾個守衛也被身手敏捷的顧藏鋒輕鬆躲開。

顧藏鋒一路沿着譚青璇的氣味衝進了別墅二樓的一個臥室裏面。

顧藏鋒輕輕地擰開了臥室的鎖,急速走了進去。

映入顧藏鋒眼中的正是躺在牀上的譚青璇!

譚青璇此時還受到了麻醉針的影響,無力的癱軟在牀上,但是譚青璇的雙眼是睜開的。


譚青璇看到顧藏鋒走了進來,或許是產生了一種死裏逃生的感覺,或許是因爲顧藏鋒的火速救援而感到異常激動,又或許是看到了顧藏鋒爲了救自己而被大雨淋溼的衣服。

譚青璇不禁熱淚盈眶。

顧藏鋒看到譚青璇安然無恙,不禁鬆了口氣。

而此時,顧藏鋒又聽到了裏面的浴室裏傳來了一個猥瑣至極的聲音。

“哈哈哈,老二,我覺得你不去說書真的是浪費人才!我都被你說得洗了三個澡了!嗎的,再這麼洗下去,老子得脫層皮了!好了,不跟你說了,我要去陪我的小美人了!掛了!什麼?還要洗一個?老子洗尼瑪呢!滾滾滾!”

顧藏鋒嘴角不由得揚起一絲笑容,看來那個傢伙還真的幫了自己一個大忙,如果沒有那個傢伙拖住光哥,恐怕譚青璇已經遭到凌.辱了!

很快,顧藏鋒嘴角的這絲笑容趨於冰冷。

這個王八蛋!居然敢動自己的女人!自己一定要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人世間!

顧藏鋒走到牀邊將譚青璇臉上的淚水擦去,隨後俯身在譚青璇的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

顧藏鋒邁着大步朝裏面的浴室裏走了進去。

“啦啦啦啦……”

浴室裏的光哥依然不知道危險已經降臨,一想起接下來的性福生活,光哥甚至忍不住哼着小曲。

這種YY和性福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隨着顧藏鋒衝進浴室之後,這種性福瞬間變成了一種人間悲劇。

“啊!啊!”

浴室裏不斷傳來光哥慘烈的叫喊聲。

樓下光哥的小弟們在第一時間就聽到了光哥的慘叫聲。

不過這夥小弟並沒有擔憂的意思,甚至還在談笑風生。

“臥槽?那個小妞也太猛了吧?把我們的老大這種花叢老手給弄得……嘖嘖嘖……”

“我敢打賭!不出一個月,老大一定會讓這個女人給榨乾!”

“切,一個月?你聽老大這叫聲,什麼一個月,最多一星期!”

“哈哈!你們也太看不起老大了,擔心他知道了削你丫的!”

……

浴室裏,顧藏鋒的右腳重重的踩在了光哥的臉上,在顧藏鋒的腳下,鼻青臉腫的光哥一臉驚恐的用眼角的餘光打量着顧藏鋒:“你他嗎的!你是誰?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誰?草擬嗎的……你敢打老子?老子等會讓你生不如死!”

“你再罵一句試試看?”

顧藏鋒說完用力踹了一下光哥的臉,光哥臉上的淤青變得愈發恐怖。

“草!”

“再罵一句看看?”顧藏鋒又是一腳。

“尼瑪的……”

“繼續!”顧藏鋒又是一腳。

這一腳下去,光哥的臉上已經變得臃腫不堪,甚至兩個本來就很小的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這下子光哥不得不服軟了。

“大哥……好漢,饒命啊……我錯了……”

“你錯在哪裏?”

“我錯在不該罵你!”

“錯!”顧藏鋒又是一腳,“你錯在不該綁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光哥不由得感到一陣絕望。

完了!

自己都不知道顧藏鋒是怎麼進到自己的別墅裏的,自己之前發出那麼大的慘叫聲,就是爲了吸引自己手下的注意力!

可是這麼久了,自己的那些手下竟然沒有一個人出現,光哥自然而然的認爲顧藏鋒進別墅之後已經將自己的那些手下無聲無息的解決了!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顧藏鋒是一個猛人啊!

自己居然把這樣一個猛人的女人給綁了起來,而且還欲行不軌!這不是找死嗎?自己這不是嫌活得太長了嗎?

“大哥!誤會啊!誤會!其實這不是我的本意啊!我只是受人矇蔽和唆使啊!那個王八蛋纔是罪魁禍首啊!”

“嗯?”顧藏鋒雙眼微微一眯。

顧藏鋒之前也是感到一陣疑惑,火柴人的人如此膽大包天嗎?看到一個美女就搶過來獻給老大光哥,現在光哥這麼一說,顧藏鋒這才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是又幕後黑手指使!

感覺到踩在自己臉上的腳鬆了一點點,光哥立刻感覺到了一陣活命的希望。

光哥用一種乞求的眼神看着顧藏鋒:“大哥,真的,我是真的受到小人的蠱惑啊!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這種小角色計較吧!”

“說!那人是誰!”顧藏鋒面無表情的俯視着光哥。

“我要是說了……”

“你放心!你要是告訴我那個人是誰,我就不會再打你了!”

“那太好了!”光哥臉上浮現出一絲興奮地神色,“那個人……我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他叫詹文成,他是……”

“詹文成?居然是這個王八蛋!”顧藏鋒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惱怒。

如果之前顧藏鋒只是不爽詹文成的流氓行徑,現在顧藏鋒已經對詹文成動了殺心!

“啊?大哥,您認識詹文成?那太好了,冤有頭債有主,您放過我吧,去找那個王八蛋吧!”

“呵呵……”

顧藏鋒冷冷一笑,閃電般的一腳踢在了光哥的脖子上。

“咔嚓”

隨着一陣毛骨悚然的骨裂聲,光哥脖子一歪,嘴角溢出一絲血絲,停止了呼吸。 顧藏鋒靜靜地看着已經死去的光哥。


在光哥的臉上,滿是疑惑、憤怒、不甘、憋屈……

忽然,顧藏鋒咧嘴一笑:“傻孩子,我只是答應了你說出來就不打你,我可沒有說你說出來了我就不殺你!你敢打我女人的主意,就這樣乾脆的殺了你,沒有折磨你,你應該感到很慶幸了!”

顧藏鋒擡腳將光哥的屍體踹向了遠處,隨後頭也不回的回到了臥室裏。

顧藏鋒緊緊地把癱軟在牀上的譚青璇抱在了懷裏:“青璇,對不起,我來晚了!”

譚青璇此時依然沒有恢復說話的能力,只是欣慰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輕輕地鬆了口氣。

“走!我帶你回去!”

顧藏鋒說完,以一個公主抱的姿勢將譚青璇抱在懷裏,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別墅。

而別墅裏,光哥的那些小弟對這一切依然毫不知情,甚至還在繼續談笑風生。

“咦?奇怪,老大怎麼沒叫了?”

“沒準現在是換那個女人在叫了呢?只是女人聲音小,我們聽不到罷了!”

“那可說不準!沒準老大一次也就那麼幾秒鐘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