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來到星月身邊道:“不好,蓮兒的意識要坍塌掉了!”

0

星月驚道:“那怎麼辦?我們是否會跟着一起被消滅?”

夢兒搖頭道:“不會。你的中樞之魄遠遠高於蓮兒的,因此你不會有任何損傷。倒是若雨,你得好好護着他。”

話音未落,星月腳下踏足的地面突然裂開了一道大口子,夢兒高聲道:“帶着若雨跳下去!”

星月想都不想,一手抓着若雨,縱身向着地面的裂縫中跳了下去。

巨大無比的衝擊力不斷衝擊着星月,星月卻緊緊拉着若雨,沒有鬆開分毫。

就這麼不知過了多久,一聲巨大的吼叫傳來,將星月驚醒。這聲吼叫極爲真實,彷彿已經脫離了虛幻的意識深層。星月猛的睜開眼,發現自己正緊緊握着若雨的手腕,而他則正仰頭向天,瘋狂的叫嚷着。

正當星月不知所措之時,若雨忽然停止了怪叫,轉而不斷的喘着粗氣,低頭看着雙手,有一種如在雲霧中的感覺。


星月觸手所及,感覺到他身體冰冷,忙問道:“你怎麼樣?”

若雨長長舒了口氣,扭頭看着星月道:“星月是嗎?”

星月又驚又喜,連忙點頭。皆因他的神情狀態和在意識中一摸一樣,回想起剛纔他怒吼的情形,正和莫曉當時一樣,是解除詛咒後的反應。

若雨微微一笑道:“是你救了我。”說着緩緩伸出手。星月伸手與他拳掌相握,心中暢快無比,實是難以言喻。

星月不好意思的撓着頭,剛想說幾句客氣話,若雨忽然撇頭望着星月背後正容道:“家常話以後再說,現在有事要辦。”

猛然間,一聲震天撼地的狼嚎自身側傳來,星月震驚回頭,只見一頭巨大無比的兇狼站在那裏,兩個雞蛋大小的眼睛泛着紅光,死死盯着星月和若雨兩人。

艾金終於變化成了狼形態。 這巨狼身長兩丈開外、高也有丈餘,身軀龐大無比,宛如一頭巨象聳立在那裏。兩隻通紅的眼睛死死盯着星月兩人,嘴脣向外翻着,血盆大口流出口水,同時露出鋒利如刀的獠牙,似是在說:你倆這身板不夠我一頓宵夜!

艾金全身毛髮灰白相間,卻只有右前腿毛髮全黑,宛若胎記一般與原本的身體顯得極爲格格不入。

這等光看一眼就能讓人嚇個半死的兇獸,別說與之爲敵,就算何其站得近些都是急需要勇氣。

星月此時雖然怕得要命,但卻知道現在並沒有讓自己腿軟的時間。伸手一欄,將身邊的若雨和彤兒同時攔在身後,低聲對兩人道:“準備逃。”

逃,當然要逃!艾金現在的摸樣絕非只是變的兇殘,其真正的實力必然要更加強悍,不然莫曉怎會費勁千辛萬苦也要阻止艾金變身呢?

然而,當星月心念急轉,向着脫身之法的時候,左手邊的彤兒竟然緩步的越過自己,向着艾金走去。

星月忙去拉着她手臂道:“危險,別過去!”

彤兒微一回頭,目光中充滿柔情,微微一笑道:“放開我好嗎?他現在需要我去陪他。”

星月大吃一驚,一瞬之間竟然呆了一下。皆因這人雖然和彤兒長得一摸一樣,但神情卻和在蓮兒意識中看到的蓮兒一樣,沒有了彤兒那份愛恨堅決,卻似多了幾分癡戀委婉。就是這一愣的功夫,彤兒已經向前走了數步,星月待要向前走兩步再去拉她,卻聽到艾金嘴裏嗚嗚悶叫,似是對星月的動作極爲不滿。星月一怕,竟不敢再去欄彤兒。

從意識深層裏出來,若雨恢復了本來的意識,強行解除了詛咒,而彤兒的身體也不知怎的,被自己母親的記憶所侵佔。星月此時真是糾結無比,不知該喜,還是該悲。

彤兒面露癡迷的走到艾金身側,艾金也忽然收起了兇殘的摸樣,低頭與彤兒靠近。彤兒嬉笑着保住艾金巨大的狼頭,毛髮的瘙癢將她抖得咯咯嬌笑。一人一狼看上去極爲親密,一點也不似彤兒對艾金所應該有的反應。

忽然,彤兒那張堅毅不屈的面容出現在星月心中。她即便受盡**,也從未放棄過逃生;她就算自己身陷囹圄,也曾爲了向自己通報一個消息,而冒險逃走。是自己在絕望中給了她希望,難道也要自己去幫她終結這份希望?

不!我要救她!狼妖又如何,打死就行了。身體被佔據又如何,再去潛意識裏把她拽回來也就是了。

想到此節,星月心中在也沒有了恐懼,雙拳緊握,大踏步向前。

忽然右手邊一個高大的人影來到了自己身側,輕笑一聲道:“你的實力如何?若是很次,面對這個狼妖可是要被活活吃掉的。”說話這人正是若雨。

星月眉頭一皺,低聲道:“若雨大哥,我拖住這裏,你先走罷。你的身體受傷頗重……”

話未說完,若雨揮手製止住星月道:“廢話不要多說,我知道自己的實力如何。你若要與我聯手,那自然是再好不過。若是想勸我不戰,那便不要再提。這個所謂鎮妖將軍喪盡天良,做的全是一些罪大惡極之事。我身爲戰羽之一,決不能親眼看着他爲所欲爲。若任由它胡作非爲,我龍翼城還不知道要死多少無辜之人。”

星月見他面容凜然,面對自己的仇人,神情中竟然沒有任何的仇恨和殺意。


星月一呆,心中震撼無比。他原本以爲若雨要託着受傷的身體強行出手,爲的都是要向艾金復仇。哪知道若雨竟在此時不顧及個人安危,反而先想到了龍翼城的那些無辜之人。一句自己雖然講過,但卻並未做到的話忽然浮現在心中:俠之大者,爲國爲民。

若雨見星月吃吃不說話,側過頭問道:“怎麼?是否怕我這個瘸子拖累了你?”

星月忙搖手道:“不不……”

若雨啞然一笑道:“開個玩笑而已,不那麼緊張。我雖然行動不便,但卻不妨礙我的發揮。 總裁前夫,禁止入內 ,不動有不動的招數,所以你莫要擔心我,只需要全力應戰即可。”

說罷朝着艾金高聲道:“將軍,你我也算許久未見,卻沒想到乍見之下竟是這樣勢不兩立的場面。”

彤兒此時已經騎在了艾金的脖子之上,美女兇狼搭配,差別顯得極爲明顯。艾金嘴脣一翻道:“若雨老弟,你也算是在我身邊做了很久事情的人了。雖然我早就知道你假意歸順我,爲的只是想要調查我。但我惜才愛才,並不忍直接將你殺死。以你的能力,終有一天會擺脫我的詛咒。我卻沒想到這一天來得如此之快。”他用狼嘴說出話來,聲音略顯含糊空靈,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

若雨哈哈一笑,指着星月道:“若單憑我自己,可能這輩子也無法擺脫你的詛咒。然而我卻有着很多要好的朋友與親人,連我這從未見過一面的未來妹夫都如此捨身救我,我若再不恢復正常,怕是連我妹子新婚的喜酒都喝不上了。”

艾金悶聲噴了兩口氣道:“不錯,你能脫困,全因這人。而我十幾年的計劃毀於一旦,也全因這人。若我能有你們兩人任何一個做我得力助手,恐怕這龍翼城早就已被我妖族所統領。”

星月冷笑一聲道:“你想得也太過天真了。別說是龍之巔峯上的龍族就是你們力所難抗,即便是這龍翼城的皇族,也並非是你說推翻就可以推翻的!”

“皇族?哈哈。”艾金忽然吼叫一聲,語帶嘲弄道,“此事若雨最爲清楚,你說說看,我艾金到底有沒有資格和龍翼城這腐朽不堪的皇族所抗衡!”

若雨罕有的眉頭輕皺道:“將軍,你已被仇恨所嗜,也無需再多說這麼多廢話。”

艾金道:“若雨老弟,你也並非是傻子,在我身邊的時候,你看得最爲清楚。你難道就甘願爲那皇族賣命?你這便叫做愚忠!”

若雨忽然面露厭惡之色,怒道:“我的行事還輪不到你來評判!我做這麼多,未的並非是所謂皇族,我爲的只是我的家族,我的朋友,我城中數以萬人的無辜民衆的性命!”

шωш¸ тTkan¸ C ○

艾金道:“難道我們妖族統領人族,便會肆意將其屠殺嗎?若是如此,你想得也太過天真了。數百年來,所有人都認爲我們妖族在與人族抗衡,實則大錯特錯!我們妖族的真正敵人,便是那龍之巔峯上的龍族!”

若雨面色陰晴不定,顯是在經受着極大內心掙扎。

艾金說得興起,大口一張一合,口水橫流道:“龍翼城皇族你可還記得?那些人流着龍族血脈,但所做的那些豬狗不如之事比起我艾金來說又如何?龍翼城在這些人手中會有什麼後果,你想過沒有?人族在龍族的手中會有什麼後果,你想過沒有?”

“廢話連篇!”若雨忽然暴喝一聲,腳下一彈,如同一直利箭一樣急速向着艾金攻去。手臂揮舞之時,一道暗紅色的火焰化作了一把刀的形狀,出現在了若雨手上。

火焰刀疾劈而下,艾金卻是猛的右爪橫掃格擋。兩人的動作都是迅捷無倫,瞬息之間已經來回攻了數招。

星月此時卻還在回想剛纔兩人的對話,心中生出了許多難以解釋的疑問。剛纔艾金數次對龍族與龍翼城皇室言語相辱,而若雨非但沒有反駁,卻顯得惱羞成怒,彷彿不肯接受事實一般。

難道這龍翼城的皇族真如艾金所說的那樣,腐朽不堪?

哧啦的衣服碎裂聲傳來,星月這才猛然驚覺,擡頭看時只見若雨的背上已經被巨大的狼爪劃傷了幾條血痕。若雨行動不便,這才被艾金如此輕易的就打傷。

星月撇開心中所有的疑問,大吼一聲急衝向前,手中也在瞬間多了一柄冰劍。剛一近身,艾金便抽出了一個爪子去對付星月。

艾金的雙爪極爲迅捷,不但可以同時擡起放下,而且兩隻利爪攻擊的方式大爲不同。分別與若雨和星月鬥在一處,彷彿有兩個人在操控着一樣。若雨行動不便,對付他的利爪都是力大無比的橫掃猛擊;而星月行動靈活,則對付他的利爪便是迅捷快速的來回抓撓。

星月飛身而起,向着艾金面門攻去,之前好幾次都是被艾金以利爪襠下,沒有任何破綻和疏漏。再度飛身而上之時,艾金忽然朝着星月猛的大吼一聲,口中勁力噴射而出,直接向着星月擊去。

星月在看到艾金張嘴的時候,便已經早早運起靈猿決,將聽力徹底關閉。雖然還是震得雙耳處隱隱生疼,動作卻並未因此有所呆滯。

艾金略有些驚訝,動作稍微緩了一緩,星月立刻趁此機會將靈猿決所聚集的力量全部傳向右手的冰劍之上,一劍指刺艾金雙眼間的眉心。

艾金也是很快便反應過來,一爪向着星月抓來,利爪向內急翻,宛如刀鋒一樣尖利的指甲朝着星月疾刺而來。星月早就料定他有此一招,右手冰劍脫手飛出,自己卻在左手處運起一陣旋風,靠着旋風的旋轉之力,讓自己的身體在空中強行的轉了一個方向,恰好躲過艾金快速攻來的一爪。

冰劍之上蘊含着星月全身幾乎七成的力道,速度之快威力之大,就連艾金也不敢輕視。

艾金左爪攻了個空,無奈之下只得迴轉右爪去格擋冰劍。哪知道此時若雨也是突然發威,手中一陣揮動,三頭火焰之狼同時冒出,急速向着艾金奔去。

同樣是狼,卻在此刻,艾金對這三頭火狼極爲厭惡。

星月這招若是擊中,艾金立時便有性命之憂,無奈之下只得先顧上方。右爪揮拍之下,冰劍寸寸斷裂,星月的勁力爆發,震得艾金右爪劇痛無比。

而此時,三頭火焰之狼也沒有了利爪的侵襲,直接向着艾金的下腹部疾攻而去。

胸腹肚皮,正是狼最爲脆弱的地方。 轟隆的爆裂聲傳來,三頭火焰之狼全部撕咬到了艾金的胸腹之處。咬傷艾金的同時,火焰之狼所攜帶的火靈之力也全部襲向艾金的傷口。

皮毛燒焦的腳臭味傳來,艾金慘嚎一聲,瘋狂的揮舞了幾下前爪,吃痛之下,不住的後退了幾步。

星月和若雨本來要乘勝追擊,卻被艾金這幾下揮爪所散發出的勁力所阻,行動緩了一緩。

雖被延緩,但畢竟艾金已經身受重傷。星月和若雨抵過了這道勁力,立時便即再度飛身上前搶攻。

猛然間,若雨的身體忽然一滯,身子在空中飛到一般的時候忽然後繼無力,竟就那麼直直的摔落在地。

星月忙止住前衝之勢,斜衝向下,搶先接住跌落的若雨,忙問道:“若雨大哥,你怎麼了。”

若雨此時已經滿臉血色盡褪,急速喘氣道:“他爪上……有毒……不要管我……去……去殺死他!”

星月這纔想起剛纔若雨的背部被艾金抓傷過,心中駭然,想要施救,卻是有心無力。


若雨又喘了幾口氣,大聲叫道:“殺了艾金!”

星月心中傷痛,卻只得咬着牙強行點了點頭。

忽然後面一陣狼嚎傳來,艾金怒喝道:“異想天開!”身形急速向前狂奔,兩隻巨爪揮動,攜着破空之聲向星月攻來。

星月運氣全身的力氣,手中家裏,將若雨遠遠拋到密室的盡頭,同一時間,牙咬嘴脣,鮮血流入口腔。紅色血霧自星月手背處爆裂開來,徹底將他籠罩在內。

在化血咒即將發揮效用前的一剎那,星月心中不斷默唸着:打敗艾金。同時運起靈猿決,將自己的思維之力聚集,巨大的力量全部散佈到了耳目以及四肢之上。

使用化血咒,自己的思維便會不受控制,只懂殺戮;而使用靈猿決將思維暫時抹殺後,這種副作用便已經不復存在。這兩招連續使用,是星月幾天前躺在病牀時候所想到的,今日是頭一次使用,卻也並不知道效果如何。

幾乎在一瞬之間,星月全身乏力的感覺就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無盡的巨大力量。

“打敗艾金……打敗艾金……”星月雙目迷離,喃喃念着。頭上破空之聲漸進,星月卻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利爪襲來前的一剎那,星月才右掌緩緩向上而出。

砰的一聲,勁力交集。星月身子微微一抖,便又穩如泰山一樣的站在那裏。艾金驚恐非常,皆因此招是全力出手,本來就是奔着一招將星月拍成肉醬,哪知道對方手上傳來的巨大勁力竟然比自己絲毫不弱,生出的反震之力甚至讓艾金都全身一震。

星月抵住一招,心中只想着打敗艾金,於是手中一鬆,一個翻滾躲開了艾金一爪。同一時間身子宛如雷電一樣急速衝向艾金面門,身在空中的同時,嘴裏緩緩念着:“借天之力,化我之能,轟天。”

星月的身形周遭忽然圍繞着一圈轟隆作響的雷電,強光閃動,閃着艾金雙眼。艾金雙眼吃痛,忍不住迴轉爪子擋在面門之前。

五道閃電縈繞在星月的周遭,急速向着艾金擊去。星月全身靈力都被使用在轟天之上,雖然威力不凡,但畢竟星月的靈力並不充足,因此威力也是有限。


閃電擊中艾金面門前的利爪,將艾金一隻原本並不泛黑爪子轟得焦黑無比。

艾金爪上極痛,卻也還在能承受的範圍。在左爪擋住星月一擊的時候,右爪橫掃而出,直襲向星月。這爪是斜向上而去,並非能直接打中星月,但尖利的指鋒卻能觸及到星月。

星月身法極快,艾金這招本來也是阻攔着不住的。艾金這一招原本也並非想要將星月一下趕走,而是想通過爪子揮動,想通過爪子將星月抓傷,讓他中毒。至不濟也可以因此讓星月動作緩一緩。

哪知道星月根本連理都不理艾金這一招,身體不退反進,更快的向着艾金的面門衝去,然而這麼做的帶價就是,星月的腿上被艾金的利爪割傷,幾條血痕登時出現。星月此時的意念只有打敗艾金,哪裏還會去想什麼中毒不中毒。

這招確實大大出乎艾金的預料,沒想到對方竟然冒着中毒的危險,也要用這招跟自己一拼,看來他也是強弩之末,這便是他最後一口氣了。看着猛攻過來的星月艾金索性讓開了擋在面前的左爪,血盆大口猛的張開。

艾金想要故技重施,通過口中所發兇猛的勁力將星月震退。哪知道剛一催動勁力,胸腹間的傷口就因巨大的運動而狂噴鮮血。原來他從剛纔開始,傷口就一直在流着鮮血。雖然拼命相鬥,但也已經沒有多餘的後繼之力。劇痛傳來,艾金來不及多想,只得再度將左爪迴轉於面門之上。

星月也不管那麼多,一拳猛的擊出。

咔吧一聲,骨骼斷裂。這一擊蘊含了星月身上最後的勁力,威力何其強大。艾金此時又是沒有多餘的勁力來護體,因此這一招便立刻將艾金腿骨震斷。

撕心裂肺的嚎叫傳來,艾金慘叫倒地,同時星月也耗盡了所有的力氣,直直摔在地上,昏厥過去。

艾金受傷一點也不比星月輕,但卻並未失去意識。此時看到星月已經徹底沒有反抗之力,心中想起這麼些年的努力全部毀在這人身上,哪裏能不氣憤。右爪前伸,猛的拍向星月。

人影一閃,一個嬌柔的身軀伸開臂膀,擋在了星月的身前,正是彤兒。

艾金怒喝一聲道:“蓮兒你幹什麼,讓開!”

彤兒絲毫沒有退步,高聲叫道:“你放過他吧。”

艾金愕然道:“我險些就能爲你報仇,可這小子處處壞我大事,你怎的還這般維護於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