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夢看着天空,眼裏閃爍着異色。

0

剎那間。

空間劇烈顫抖,一道道璀璨的白光開始匯聚。

刺啦。

裂縫展開,一道人影走出來。

雨塵的嘴巴張成了“O”字型,眼裏狂熱地說道:


“林天驕!”

這道聲音就彷彿是領頭羊,一時間很多天驕都張開嘴巴,嘶吼說道。

“林天驕!”

“林天驕!”

聲浪一陣接一陣,不絕於耳。

這就是他們天驕的認同,當一個人實力遠遠超過自己。

所有的嫉妒羨慕消失,只有深深的尊敬。

林寒也有點懵逼,咋了這是。

最下面那個叫喚得最歡的,好像是雨家的那個小子。

怎麼突然就變成自己的愛粉了?

算了,無傷大雅。

笑眯眯地伸開雙臂,輕聲說道:

“我,回來了。” 半個時辰之後。

幻月城,城主議事府。

陳御史額頭出現滿頭的黑線,輕叩桌子說道:

“此事我已經向皇城稟報了,諸位不必擔心。”

“我們得談談接下來,關於第二場比賽的事情。”

各位城主聞言,互相瞥了瞥,沒有說話。

用一種堅定的神情看着首位的陳御史,彷彿是在說。

您說,您決定,我們聽着。

陳御史嘴角有些抽搐。

這他麼的,本來天驕爭霸賽分爲三場。

第一場,讓天驕們獲得機緣,大幅度提升他們的戰力。

第二場,考驗個人的戰力,進行單對單的比賽,決出至強天驕。

聽起來很是不錯。

他腦海裏浮現出不久前的那個小子。

撕開空間裂縫就不說了。

出現在廣場的時候,渾身散發的氣息。

並不是很想承認自己是垃圾,但那個小子的確很強。

所以問題出來了,還有必要選出至強天驕嗎?

“我們再商量商量。”

無奈之下,議事廳開始了漫長的會議。

夜幕降臨,暖心會所。

林寒坐在寬敞的浴桶中,舒適地泡着澡。

熱水裏面加了名貴的靈藥,幫助自己更好的放鬆。

心情很是愉悅,這纔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至於打打殺殺,那不過是調味劑而已。

輕呼面板。

【姓名】:林寒

【資質】:上等完美。

【修爲】:洗髓七重(+)。

【肉身】:萬象玄霄龍體。

【經驗】:94257235。

【功法】:玄霄螭龍決(第三重)。(已開啓)。

【武技】:玄霄螭龍拳(出神入化級)。

青離翼(飛行武技)。

玄清劍法(出神入化級)。


忘川離火步(出神入化級)。

噬魂血煞變(出神入化級)。

幽冥劍法(出神入化級)。

冰魄靈焰(出神入化級)。

將搜刮得來的物資分贓,再加上一系列亂七八糟的東西。

經驗值迅速上漲到了九千多萬。

毫不猶豫,小手一點。

叮咚!

消耗七千萬經驗值。

修爲提升到洗髓八重。

對於別人來說,提升修爲是一件非常值得慶祝的事情。

但林寒的心情很平靜,沒有絲毫波動。

這難道不應該是正常操作嗎?

很快就沐浴完畢,換上嶄新的衣服,走出會所。

皎潔的月光照耀,大街上小販行人衆多,非常的熱鬧。

林寒悠哉悠哉地閒逛,左瞅瞅右看看。

突然間,他神情微動。

遠處的屋檐上寒光閃過,一枚羽箭夾雜勁風,徑直刺來。

箭身散發着藍色的光芒,破壞力驚人。

用箭者心思十分狠毒,如果目標選擇躲開這支羽箭。

那麼爆發出來的衝擊波,會殺死街上不少的行人。

林寒眼裏露出寒芒,有些小生氣。

殺人就殺人,最煩你這種傷及無辜的。

手腕一翻,鋒利的劍氣激盪而出。

直接將羽箭寸寸打成粉碎。


蒙面的用箭者見此眼神平靜,腳尖猛的踩下。

身形藉助反震之勢,向着後面急速撤退。

林寒看着他跑得飛快,搖了搖頭。

害,你們這還是太年輕了。

這是在釣魚嗎?

不好意思,我早就洞察了一切。

目標姓名:聞人陽平。

目標修爲:洗髓四重。

此人好像也是天驕之一。

那麼真相很明顯了,無非就是覺得本少爺威脅太大了。

想要提前除掉而已。


林寒笑了笑,這孩子想的挺可以啊。

不過可惜,本少爺不喜歡被動。

神色一凜,腳尖點地。

身影消失在原地。

“龍化!”

忘川離火步!

踏,踏,踏。

聞人陽平飛快地向着城外跑去,轉過頭看到消失蹤影的目標。

眼裏露出一抹笑意,一切都在按計劃行事。

不錯,接下來就是將目標引誘到外面。

至於對方會不會追上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