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蕾揚起眸子,憤憤的看着他一字一頓的說。

0

殊不知,她這句話完全惹惱了男人。

“夏蕾!你信不信我現在會把你的嘴巴直接封上!”

“好啊!有本事你把我也殺了吧!”

面對他冷冰冰的話語以及那刺人的目光,夏蕾在這一刻竟不覺得有什麼可怕了。

“!”

左彥被她這句話氣的直接就想暈過去。

他殺了她?!這小女人說什麼笑話?!

“夏蕾,不管你剛剛聽到了什麼,你都必須給我忘記。”

“你到底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爲什麼這麼害怕我知道?”

“跟你有關係嗎?”

左彥蹙眉問。

不知不覺,夏蕾被這一聲–跟你有關係嗎,傷了一次。

好像,他的事情跟她真的沒有什麼關係,完全就是她在自作多情一樣。

“夏蕾,以後別再做竊聽賊了。”

男人說着放開她的手就要轉身回書房,望着左彥的背影,夏蕾莫名感到一股憤怒涌上心頭。

*狗屁!

她哪裏做竊聽賊了?!他哪隻眼睛看到她做竊聽賊了?!混蛋!混蛋!

“左彥!你個大混蛋!但是,相比於我這個竊聽賊,你這個做事陰損的男人,更讓人值得鄙視。”

夏蕾忍不住反擊,左彥的背影瞬間怔住,燈光下,顯得竟然會覺得莫名有些讓人感到悲愴跟心酸。

“怎麼,被我說中痛處了?!

“我問你,你剛剛說的是什麼?”

沒有人看得到他此刻臉色是多麼的難看,夏蕾冷哼一聲,完全不理會他:“果然是被我說中痛處了。”

“夏蕾,你找死?”

男人低聲呵斥着,夏蕾卻冷哼一聲:“我找死?!左彥是你自己做了太多見不得人的事情纔對!沒心沒肺不說,而且肯定會……”

“夠了!”

男人突然打斷她的話,夏蕾被這突來的怒吼嚇了一大跳,身子朝着後面無意識的一傾,咚的一聲,夏蕾的身子滾到了二層臺階,但是左彥卻連看都沒看一下,轉身直接摔上門便消失在她的視線裏。

房門緊閉……燈光昏暗,她跌落在走梯上,夏蕾又突地覺得臉上一陣冰涼,用手下意識的一摸才知道,原來全都是酸酸的、鹹鹹的眼淚。 夏蕾扶着旁邊的把手,緩緩站起來,屁股痛的要死,後背也像是被隔到了。[s.就愛讀書]

嗬!

這個男人……他竟然連看都不看自己一下?!

想到適才他們兩個還在牀上水深火熱的,夏蕾不禁覺得一下子有些可笑。

媽的,什麼在乎?!

呸!他這樣叫做在乎?!他根本就是在耍弄自己纔對!

口頭上說着什麼狗屁在乎,結果呢?!

結果就這樣對她嘛?!

夏蕾越想不禁越覺得好笑

真的是詫異了那管家的話。

他根本就是來折磨她的,甚至剛剛還那樣大吼他,他們兩個又怎麼可能冰釋前嫌?

她的父親之死、她姐姐永遠無法生育、她自己一輩子都會活在他的陰影下,這些,他如何補償?!

夏蕾冷笑着起身一步步慢慢走回房間,那雙手扶着樓梯朝前走的時候,夏蕾這才發現,她的皮破掉了一塊,露出了裏面的肉混合着血漬,顯得觸目驚心。

夏蕾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直到走到自己臥室的那一刻,咚的一聲,夏蕾關掉房門,反而,她關掉房門的那一刻,卻殊不知道,左彥的房間門微微開啓了一條縫,望着她那緊閉的房門,左彥嘆了一口氣,重新坐回自己的書桌跟前,眼眸裏全都是適才那小女人悶哼的畫面。

是他的錯嗎?

明明不是她先選擇了夜浩嗎?他怕了,真的是怕到膽顫心驚。

不過,仔細想想,也真的是可笑啊,他竟然……也會感到怕。

堂堂的野狼族王者,居然會爲一個小女人而提心吊膽,傳出去,真的恐怕要笑死人了。

萌寶1加1 左彥轉身,椅子正好面對外面那一輪皎潔的明月,男人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手在那月亮上輕輕勾出一個圈–馬上就要到他選拔皇妃的時候了,這下,他要想個藉口將這小女人給支開,不然,她不定又要鬧出什麼來呢。

第二天去上班的時候,整個辦公室都是心驚膽顫的,大家誰都不敢說一句話,因爲大家都察覺出了整個辦公室氣氛的詭異,主要就是來源於左彥跟夏蕾。

“誒,你們說總裁跟夏蕾又怎麼了?”

“鬼知道!”

“我估計啊,肯定又是蕾紅杏出牆被抓住了。”

“嘖嘖!你腦袋全都是這些文言文,直接通俗的說捉姦在牀又或者是看到別的男人跟她好了不就完了。”

“太粗魯、太粗魯。”

“粗魯你媽個頭!”

外面,八卦聲不斷,夏蕾突然發覺,她這辦公室的隔音效果真的是不咋樣。

夏蕾煩惱的撓了撓頭,卻沒料到這一動作牽到了手一陣疼痛。

夏蕾忍不住倒吸一口氣,左彥瞥了她一地又把目光移開,夏蕾憤憤的擡起頭,扔給左彥一記白眼,正抱怨着,這時左彥拿起內線電話,夏蕾憤憤接通:“幹嘛?”

“下午陪我去看場地。公司最近在選地。”

“嘶,不去。”

她都痛成這樣了,還讓她去?!什麼意思嘛!

“身爲助理,你沒有理由對老闆說不。”

左彥霸道的說完,便一把扣掉了電話。 ?

夏蕾滿是不悅的掛斷電話,擡起頭看向左彥,發現他正一個勁兒的凝視着電腦屏幕,根本就沒有看自己。

夏蕾恨不得直接一拳打在桌子上,可是望了一眼她受傷的手,只好又放棄了這個想法,正抑鬱着,這時門被人敲響,夏蕾說了一聲請進。

一個男祕書走進來,討好似得諂媚笑容看着夏蕾:“嘿嘿……蕾姐,這個是雲南白藥,您先用着。”

說着,男人將一個小盒子放在她的桌上轉身便就要走,夏蕾一怔,連忙叫住他:“呃!等等!”

“怎麼了?蕾姐?”

“你怎麼知道……我要用這個玩意?”

夏蕾不解地眨了眨眼睛問。千千小說網

嗬,她今天穿的是長袖啊!

他們怎麼知道她受傷了?

田園悍媳 男人沒答話,只是偷偷的用手指了指左彥,然後便出去了。

直到男人出去的那一刻,夏蕾這才緩過神來。

嗬!是這傢伙讓人家送的?!

夏蕾突然感到有些可笑。

她這身上的傷,不都是因爲他才弄成這樣的嘛?

他現在這樣算什麼?

慰勞?

急婚如律令 啊呸

想都沒想,夏蕾便將那雲南白藥扔到了垃圾桶,衝着那垃圾桶憤憤的說了一句:“我受之不起!”

在那邊一直用餘光偷偷注視她的左彥,臉色一下子黑了不少。

嘿!

這個小女人莫非是要氣死他才甘心嘛!?

他好心給她送雲南白藥,她倒好,一副根本就不理會的模樣!

左彥越想,心不自覺的就越生氣,二話不說,拿起手機撥通了夏蕾的號碼:“爲什麼不用?”

突如其來刺耳的男聲差點把夏蕾的耳朵都震聾。

嗬,這傢伙也真幼稚,明明兩個人就隔着一扇玻璃,他非要這麼說話,這不是犯250嘛?!

“因爲我受之不起。”

“嗬!你以爲我關心你嗎?! 這個刺客有毛病 我是怕你這樣出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我虐待你呢!”

“虐待?額哈哈!你沒有嗎?”

“夏蕾,你最近說話真的是愈來愈囂張了!誰教的?!夜浩?!”

“我擦!你別有事沒事就老扯上自己浩學長好不?!明明是你自己氣量太小,容不得別人。”

“夏蕾!”

“幹嘛啊?我的名字這麼好聽啊?讓你叫這麼多邊?”

“你趕緊給我收拾東西,下午陪我出去。”

“哦。是!我的大總裁!”

不等左彥再說下一句話,夏蕾便立刻扣掉了電話。

嗬,這傢伙真的是有病,沒事跟她非用手機說話幹嘛?那些話費花的是他的錢啊?!

不對……咳咳……好像真的是他的錢。

夏蕾訕訕地撓了撓頭便開始整理自己辦公桌上那些亂糟糟的資料,然而,左彥卻在那邊氣的只冒火。

嗬!

這小女人真的是愈來愈氣人了。

明明一開始就是因爲她!

若不是因爲她選擇了夜浩,他至於昨天晚上喝了那麼多酒嘛?!現在倒好,所有的過錯都推在了他的身上!越想左彥就越覺得鬱悶!

Shit!真是該死!

“嘿嘿……左總大駕光臨,真的是令我們這個小地方蓬蓽生輝。”

下午,車子剛剛到達那個所謂的場地,其實也就是一個小山谷外加一個小樹林,這片地區的管理者便立刻帶着身後幾個人迎了過來,左右奉承着。 “嗯,不用客套了。”

神醫世子妃 左彥說着便開始往裏走,見左彥一副不受用的模樣,那有些謝頂的男人不禁撓了撓頭,然而在看到左彥身後的夏蕾,立刻又像是看到了王母娘娘似得。

他早就聽說,左彥的助理夏蕾是他的祕密小情人。

俗話說的好,這枕邊的女人啊,永遠都是這家裏家外一把手,所以呢,他找這個一把手最管用了。

想着,男人連忙又跑到夏蕾身旁,一陣諂媚阿諛:“呵呵,蕾小姐真是漂亮啊!而且啊,還年輕有爲!”

“呵呵……謝謝。”

夏蕾本來是在氣頭上,但是聽到別人這猛地一誇吧,心裏也頓時好受不少。

夏蕾一邊跟着左彥的背影朝前走,一邊環顧着四周。

這個地方看起來還是挺好的,尤其是這個小地方又偏僻啊又空氣清新、環境優美的。

怎麼看,也都怎麼順眼。

“你們這裏搞的還不錯嘛。”

前面,傳來左彥的聲音。

“嘿嘿,總裁,您不知道,我們這裏啊,一直是國家重點保護區,無論是環境啊還是空氣啊,都是一等一的,這點啊,您要絕對放心。”

“嗯。我買這塊地方呢,其實也沒有什麼多大的用,只是想把這點變成旅遊開發項目,我會大力保留這裏的一草一木,而且會限制旅客,不會破壞這裏的。”

“嘿嘿!左總裁一言九鼎,我們誰敢不信。”

左彥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走。

四周,全都是溪水的聲音。

潺潺溪水聲聽的人心曠神怡。

不知不覺,夏蕾心中的一些怒氣慢慢的煙消雲散,臉上也露出陶醉的笑容。

夏蕾張開雙臂,盡情的享受着大自然給予的清新,左彥恰巧回頭,卻正好看到夏蕾這般模樣,心,卻情不自禁的漏了一拍……

“呃……你看我幹嗎。”

夏蕾轉過身,正好看到左彥正好看她,夏蕾撇了撇嘴,不悅的問。

“咳咳……我有看你嗎?”

左彥尷尬的咳嗽幾聲,掩飾着尷尬,爾後轉身。

夏蕾挑了挑眉骨,望着男人在風中俊逸的背影,卻不由得感到好笑。

“你們先走吧。我自己轉轉。”

左彥將身側的這些人打發走了,衆人點了點頭,轉身齊齊離開。

整個樹林裏,此刻只有夏蕾跟左彥兩個人。

腳步踩在樹葉上,發出簌簌的聲音,極其動聽。

夏蕾時不時的看向四周那些美輪美奐的場景,殊不知,前方的男人早已停下腳步,毫無預料的夏蕾咚的一聲直接撞了上去。

嘶!

她的鼻骨啊!

夏蕾捂住發痛的鼻子,敢怒不敢言的看着左彥,左彥轉過身,沒想到正好對上夏蕾滿是憤怒的目光,“怎麼了?”

“嗬!痛!”

夏蕾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仰着頭一字一頓的說。

“呵呵,誰叫你走路不看路的?”

左彥幸災樂禍的說,語氣沒有半點的愧疚,夏蕾狠狠地瞥了他一眼:“哼,誰走路不看路啊!”

她哪走路不看路了?!

不就是這裏太美了嗎?

所以,她纔有點忘乎所以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