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海峰看清楚自己身處於何方時:「你們要幹什麼?」

0

唐小芯冷笑看著他,「進去就知道了。」

「我報案!」

這是唐小芯一進去的第一句話。

鎮上的公安局同志是見過唐小芯幾回。

在追問之下,才知道了夏海峰就是上次那個指使周揚名的女孩子的哥哥。

自然唐小芯說的話,包括以及夏雨菲再次指使夏海峰對她下毒手,自然也就是信了。

雖然夏海峰是知道周揚名為他妹妹對唐小芯下手的事,但他不知道周揚名居然有在公安局裡,將夏雨菲給供出來。

於是他哭天喊地說自己冤枉,指著抬他過來的幾個男人,「這些人都是唐小芯指使,讓他們毒打我,公安同志你們看看我臉上的淤青傷害,還有我這腳都已經走不了路,疼死我了,這都是唐小芯乾的,公安同志,我要告她,你們把她抓起來。」

「公安同志啊,麻煩你們把我送到衛生院里去,我腳真是斷了。」

夏海峰指了指自己已經淤青微微腫了起來小腿。

公安同志順著看了一眼,「口供都沒錄完,怎麼去醫院?」

又不見血的,也不嚴重。

這時他身邊的同事挨近他說,「叫夏海峰的,經常都賭博,還專門干偷竊的事。」就是幾次還鬧進了公安局,所以他們都留了底,對夏海峰熟得很。

「你打算是私底下解決,還是由我們插手處理?」

唐小芯想也不想就說:「你們處理,我不接受私底下解決,像他這種禍害就應該帶在監獄里度過一輩子。」

「那行,我們已經知道你這邊的想法,等事情確實了之後,我們會通知你後續的事。」公安同志看了她一身髒兮兮,亂糟糟,臉上都還有傷口,便問:「你身上的傷口要處理一下嗎?」

「沒事,我回家處理就行了。」

唐小芯和甘淑英很快就從公安局裡出來。

夏海峰當即不服了,囂張指著公安同志,「你幹什麼吃的?明明就是我受傷比她還要嚴重,憑什麼她就可以走了?我還得要留下來?你們應該把唐小芯那女人抓起來才對。」

「坐下,我們辦事不需要你指指點點。」

另一個公安同志問他,「說吧!你妹妹夏雨菲讓你這麼乾的嗎?」

「不是!」

公安同志繼續問:「那你為什麼要在大牙村附近打劫唐小芯?」

「我沒打劫她,我那是路過,是唐小芯想太多了,才把我打成這樣的,公安同志,我要告她,我爸是村長,我要告她。」漸漸說到最後,夏海峰情緒極其暴怒。

「我知道你爸是村長,那又怎麼樣?」在他們面前不管是誰的兒子,都是公事公辦。

「我爸是村長,他有這邊公安局的關係,你們不能抓我,你們應該去抓唐小芯那個賤人。」

「我們辦事,自然是有我們的道理所在,你還是老實交代你今天做過的事吧!」

「我……」

公安同志不斷審核夏海峰。

原本他脾氣就暴躁,又再加上一身的傷痛,反而唐小芯竟然還跑了。

「你都是吃屎的嗎?我都說了,這件事不是我的錯,是唐小芯的錯,你們憑什麼不去抓她,反而來問我!」

這話一落,兩個公安同志臉色沉下。

而夏海峰的下場就是被關押起來。

任由他怎麼大喊,都沒人搭理他。

……

席桂花和席建立一看見她這一身狼狽和凌亂,當即就慌了,急忙追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甘淑英在旁邊一說。

席建立大怒手掌一啪桌面,「夏道平還真是教出一對好兒女啊,竟然對我們席家的人動手。」

「爸,我看小芯傷還挺重的,我先帶她下去擦傷口,等一下我們有什麼事再說。」

「快去快去!」

唐小芯洗了個澡,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

席桂花給她檢查,白皙的肌膚到處都是淤青。

臉上都是破皮的傷口。

心疼說:「我給你擦藥。」

席桂花手上拿著甘淑英幫忙買回來的何濟公,她輕輕給唐小芯臉上抹上。

那葯一到唐小芯臉上,她倒抽一口冷氣,真特馬的太疼了!

「忍一下,很快就好!」

甘淑英看著她這樣,她把手伸了過去,對唐小芯說:「你握我的手吧!轉移一下注意力就沒那麼疼了。」

「沒事,我抓著枕頭就行了。」

過了十幾分鐘,甘淑英拿著化瘀藥水給唐小芯身上的淤青部分揉著。

「我下手可能會有點重,這樣過兩天就會好得快一點。」

「沒事,你揉吧!」

席桂花滿眼心疼看著她這一身的淤青,擔心地問甘淑英,「小芯皮膚白是白,就是太過容易淤青了,揉得太大力了,會不會又淤青啊!」

「應該不會吧!」甘淑英鬆開剛才揉過的位置,紅紅,好像比之前還要腫了。

她立即哭喪對席桂花說:「姐你真說中了!」她又對唐小芯說:「你這皮膚也太不經折騰了!」太嫩了!與剛出生的嬰兒皮膚差不多。

唐小芯表示很無奈笑笑。「沒辦法,這是爸媽給的。」

甘淑英酸溜溜地問:「你這是在跟我炫耀嗎?」

一般在農村裡大太陽一曬,又要幹活之類的,皮膚都是黑要麼就是黃的。

偏偏唐小芯就是怎麼曬都不黑,最多也還是紅,紅了過後又是恢復了白皮膚。

「我沒有,我絕對沒有。」唐小芯只差沒舉起手來發誓了。

「淑英要不你就輕一點給小芯揉,恢復慢一點就慢一點。」

「也只能是這樣。」

等都擦了葯,三人出了大廳。

只見席建立坐在凳子上,板著臉,極其嚴肅和不高興。

眼角的餘光看見她們,他便問:「小芯你是怎麼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

席桂花惱怒道:「像夏海峰這麼可惡的人,一定不能就這麼輕易放過他。」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就在他們還在討論如何處置夏海峰時,外頭就傳來了周富貴喊聲。

這時,唐小芯才想起了,她還有消息沒告訴他們,於是趕緊把好消息告訴他們。

席桂花知道了明天就要一頭豬運到鋪子里來之後,她便讓唐小芯休息,她出去接收周富貴今天送來的豬肉。

「桂花!」周富貴笑著打招呼,「我還以為你們今天都不在家呢!」

「今天的豬肉給我吧!多少錢?」

周富貴有些縮手縮腳,不太好意思地比了比手指。

席桂花看明白了是多少錢,把錢給了他。

周富貴拿到了錢,心臟撲通撲通跳動。

原本很不安的,看著手裡的錢,心底的那一點不安,漸漸消失不見。

腦海里開始細算著每一斤都掙一毛錢,那一個月下來也能夠掙了十多塊錢。

高興的他,剛要轉身就讓席桂花喊住了。

「周哥很抱歉,從明天起你不用再往我們這邊送豬肉了。」

聞言,周富貴嘴角那一抹笑弧一凝,心臟咯噔的一下子,從天堂掉落到地獄。

「為什麼?還是說你們覺得是我給你們漲價了,然後……」

「周哥,說實在話吧,你們漲價太不公道了。」

「我……」周富貴欲言又止。

這件事都是因為他媳婦的主意。

等他再次開口時,席桂花開腔打斷他,「我們現在已經找到了豬肉貨源,比七毛錢一斤還要便宜。」

「桂花,要不你跟小芯說一聲,豬肉我還是七毛錢一斤給她,你看看這件事能不能有迴轉餘地?」

「抱歉,周哥,這件事是小芯已經決定了,我做不了主。」

席桂花真不想說他,當初你把你媳婦帶來這邊時,你怎麼不知道為我們的處境留餘地,直接上來什麼都漲一毛錢一斤。

她們掙幾個錢也不容易,還把她們當水魚一樣宰。

誰樂意啊!

「那小芯有沒有在家?我親自跟她說說!」

「小芯不在家。」就算是在家,她也不會讓周富貴去見小芯,更何況小芯還受了傷。

對席桂花來說,如果不是周富貴豬肉要漲價,小芯和甘淑英也不會去大牙村,那麼也不會在半路讓夏海峰有機會出手。

要是沒遇到夏海峰的話,那小芯也就不會受傷了。

「桂花,那你能不能幫我轉達一下我的意思,我……我,漲豬肉的事,全都是因為我媳婦說了,我其實也很內疚的。」

「你媳婦說了算?那你幹什麼吃的?你一個大男人,也是一家之主吧!連這事都要聽你媳婦的嗎?」

她看周富貴心裡根本就是默許了李三金這麼做,做生意人誰都想掙多一點錢,可好歹也要對得住自己良心,更應該有個度。

周富貴賣她們一斤豬肉七毛錢,不是沒錢掙,這次漲價的事全都是因為起了貪念。

可也不要把她們當成了傻子啊!

她的話讓周富貴恨不得都鑽到地洞里不出來,太丟臉了!

他自欺欺人,想著唐小芯她們都不會不知道,結果她們都知道,只是當天不戳破他而已。

送走周富貴,席桂花提著豬肉放好,她再進屋。

唐小芯還沒問她話呢,她就自己薄怒先說了,「這個周哥還真覺得我們都是傻子嗎?豬肉漲了這麼貴,還以為我們還會在他這邊買。」

等席桂花說了一大堆的埋怨話之後,唐小芯才說:「行了,他貴,我們不跟他買就是了,彆氣壞自己身體了。」

「現在這些事都不重要,最重要是如何處理夏海峰的事,小芯你說這件事要不要告訴錦琛,讓他出面處理?」

「爺爺,他在部隊里也忙,這件事我能夠處理好!」

聽她這麼說,席建立也稍稍放心。

「後天就是我們開張的日子,不管有什麼事,都先開張了再說。」

「你也早點休息吧!」席桂花關懷說道。

「嗯!」

跑了一天,還與夏海峰搏鬥,花了不少力氣。

唐小芯回到房裡,躺著上面很快就睡著。

不到一個小時,夏道平和孫國玲在公安局那邊拿了唐小芯的地址,就找上門來了。

就在鋪子外頭就嚷嚷:「唐小芯你給我出來!」

一聽到孫國玲的聲音,坐在院子里的席建立眉頭緊皺。

而坐著矮凳子洗豬大腸的席桂花和甘淑英,兩人同時坐直神色不悅朝門口看去。

孫國玲雷厲風行跑了進來。

「唐小芯呢!」

「你找我們家小芯有什麼事?」席建立心知肚明他們找上來是為了什麼事,他還是佯裝不知道地問。

孫國玲身後的夏道平察覺到席建立眉宇間透著凌厲與惱怒。

而孫國玲卻沒察覺到,直接噼里啪啦地說:「唐小芯在哪?憑什麼她要告我兒子?我兒子讓她打得鼻青臉腫的,我們都還沒找她索要醫藥費呢,她還敢告我兒子。」

「唐小芯你在哪裡,出來!」

孫國玲怒髮衝冠站在院子里大吼。

「行了,別喊了!」

席桂花不高興喝斥她:「你一來我們這裡就大吵大鬧,孫國玲你當這裡是你家啊!」

「唐小芯在哪裡?」孫國玲目光帶著怨與怒落在席桂花身上。

「小芯已經在公安局說了,我們是絕對不私下和解,你們還是回去吧!有什麼事以後再說!」

「席桂花你當真是什麼東西啊?什麼和解啊?我還要告唐小芯,是她把我兒子打成這樣。」

甘淑英忍不住生氣反駁:「是你兒子先打劫我們的,你這個當媽的真是好笑了,自己兒子做賊,還覺得自己兒子有道理,也是,就是因為有你這樣的媽,所以夏海峰才整天知道遊手好閒,經常賭博,沒錢了就知道去搶去偷。」

「我怎麼管教我兒子,那是我們家的事,而你們打人那就是不對。」

「做賊的讓人打死,那都是他活該!」甘淑英懟回去。

「甘淑英!」孫國玲咬牙切齒,雙眸冒火瞪著她,「這件事跟你有什麼關係?有你說話的份嗎?多管閑事!」

「怎麼不關我的事了?今天夏海峰打劫的人有我和小芯。」 席建立故意咳了兩聲,然後才出聲:「關於你家夏海峰對我們家小芯做的事,絕對不能原諒,我們不接受私下和解。」

如此堅定的語氣,夏道平抬手揉了揉眉心。

這件事實在是棘手。

他知道自己兒子不好,他該打的也打了,該罵的也罵了,可他兒子還是繼續干這種偷雞摸狗的事。

現在出了這事,夏海峰畢竟那是他唯一的兒子,他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兒子入獄。

他還想著夏海峰給夏家傳宗接代。

「老爺子,這件事我們能不能商量一下?如果唐小芯要什麼賠償,我都願意給,就是能不能不告我們家海峰?」

微雨青春 孫國玲歇斯底里:「夏道平你在說什麼呢!是,我們家兒子不該干出這樣的事,但唐小芯也不該把我們海峰毆打成這樣啊!現在還要告我們,唐小芯哪有什麼理啊!」

「行了,閉嘴,這件事我來處理。」夏道平很擔心孫國玲越說,這件事越是難處理。

「我又沒說錯!」

「如果你覺得你沒說錯,那又何必出現在這裡。」

他們身後傳來了唐小芯冷淡的聲音。

「小芯你怎麼起來?」席桂花急匆匆跑過去,雙手反在身後擦乾,「有沒有覺得哪不舒服的?」

唐小芯對她微微一笑,表示自己沒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