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奇右手一揮,唰的一道漆黑的匕首削向那人,頓時將那黑衣人的腦袋給削了下來,骨碌碌滾向了花坡。

0

旁邊的黑衣人大吃一驚,紛紛豎起彎刀擋在胸前,沒有人敢上前來。

夏洛奇把十幾個黑衣人給嚇住了,他們的領頭可是大地境三階巔峰,比慕容燕的實力要強兩級,被夏洛奇一招給砍掉了腦袋。

眾人誰不不敢動了。夏洛奇一看這些人不動,於是就上前扶起慕容燕,往後就退。

「快滾,百花宮的援兵馬上就到,想死就過來!」夏洛奇用匕首指著那些黑衣人喝道。

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對著十幾個高大的黑衣人呵斥,場面實在有點可笑。

黑衣人一看頭也死了,沒人拿主意了,面面相覷之下,猶豫了會,就一鬨而散了。

夏洛奇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心想,我了個去,這娘們當真是喪門星,只要和她在一起,准沒好事啊!

沒辦法,解開慕容燕的上衣,繼續給她推宮過血,這已是第三回看光慕容燕了,夏洛奇儘管還是心裡砰砰的狂跳,但還是能忍住那花叢美人胸的誘惑,閉眼努力揉捏慕容燕的胸部周圍穴道,半個時辰后,慕容燕的穴道解開了。

這時,百花宮的救兵已經趕來,看見宮主和一個小孩有些凌亂的場面,個個都大怒,不由分說,上去就把夏洛奇給擒住,摁倒在地。

「喂,你們太欺負人了吧,我可是好人啊!」

「算了,放開他,他是我招進來的。走吧,大家回宮去。這黑衣人就地埋了,搜一下他身上的物件和儲物手環什麼的,然後交給我。」慕容燕穿好衣服,面色難看,但發號施令卻井然有序,一看就是當一把手的。

眾女放開夏洛奇,夏洛奇扭了扭脖子,回頭看摁他的兩位百花宮女弟子,說:「師姐,以後能不能下手輕點?脖子都快被你扭斷了!」兩名女弟子臉一揚,鼻子里往外嗤了道冷氣。

「夏洛奇,買米去,宮裡沒米了。」碧月過來喊夏洛奇。

「你們自己去吧,他陪我去後山練功。」慕容燕替夏洛奇擋下了雜物。

「以後這些事情都不要讓他去做了,他要系統修習本派武功。」慕容燕說。

「多謝宮主。」夏洛奇想,這麼對好,看來是誠心悔過了。不行,我還是得留點心眼,否則再被這狠毒的娘們給算計一把,恐怕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走吧,從今天開始,你每天背我去後山練習本派的百花心法。」慕容燕對夏洛奇說。

「啊,每天背你,那可是有十多里路的,我一個小孩子,怎麼能背得動你呢?」夏洛奇當即就跳了起來。

他覺得這宮主開始給他穿小鞋了。

「哼,這麼短的路你還嫌遠,再給你加上十公斤的沙袋,這回你還有話說么?」慕容燕俏臉一丟,冷冷的問道。

重生之美麗新人 「好吧,聽宮主的。」夏洛奇心裡把這慕容燕給罵了不知多少遍了。

第二天大早四點,天蒙蒙亮,慕容燕就把夏洛奇給叫起來了。朝夏洛奇背上一伏,雙腿一夾,跟騎馬似的,夏洛奇幸虧長的開,夠她壓的。

沒辦法,夏洛奇就一步一步的往後山跑去。那慕容燕開始時沒運勁,等出了宮門,她就暗暗的加了千斤墜,一分一分的加勁,夏洛奇走了沒幾步,就累得直喘。

看夏洛奇走不動了,她又收回來些勁,走了三里地,夏洛奇實在走不動了,在一個上坡處把慕容燕往後一扔:

「你自己有腿自己走行么?別這麼欺負人好不好,我都答應你咱們的事不告訴別人,你也不能因此而找各種事來折磨我。否則咱們倆一拍兩散!」夏洛奇氣勢洶洶的說。

等待夏洛奇的就是一頓百花鞭子,那是用百花藤條精鍊壓制而成的,又長又細,但抽到身上,如同刀割一般,頓時夏洛奇的背上就是一條血印。

「背不?」

「不背,我不服!」

啪,又是一鞭,「背不?」「不背!」啪,再來一鞭。

接著慕容燕直接封了夏洛奇的啞穴,從儲物空間中找出繩索將他雙手捆住,取出五十斤的沙袋壓在肩上,不走就踹,走兩步想停就是一鞭子。

軍婚蜜令:晚安,顧先生 如此,將夏洛奇逼著走完了這十多里三路。夏洛奇累得快吐血,慕容燕朝那石頭上一坐,冥想了。

夏洛奇無奈之極,只好坐在地上想那裂空穿雲手,一遍一遍的回憶那岩畫,雙手手指指尖絲絲的冒著細小的閃電,當然,慕容燕根本發現不了。

三個時辰后,慕容燕押著夏洛奇回宮,依舊是綁著雙手,背著沙袋,點著啞穴,一鞭一鞭的抽著趕回去,跟趕驢子沒什麼區別。

慕容燕的眼神冰冷,夏洛奇有時瞟一眼,覺得完蛋了,終於落到這賊婆娘手裡,不死也要脫皮啊。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救她。

回到宮中,慕容燕朝夏洛奇頭頂上放一碗水,解開綁著的繩子,讓他雙臂伸直,手裡各端一碗水,站好馬步,膝蓋上也各放一碗水。

「不許動,給我站一個時辰,摔了一碗抽十鞭子,罰午飯。」

「我早飯還沒吃呢!」夏洛奇喊冤。

「就你這表現,以後三天都別想吃了。」慕容燕讓身邊的侍女小桃過來盯著夏洛奇。

夏洛奇什麼時候練過這個啊,一炷香的功夫還沒到,就摔了三隻碗。三十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夏洛奇的背上,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夏洛奇的眼睛里都快冒出火來了。

終於挨到了一個時辰,夏洛奇一屁股坐地上,差點暈過去。

慕容燕見夏洛奇居然沒有暈死過去,心裡也是暗暗詫異,覺得這小子還真經練。

午飯後,夏洛奇和幾個年輕的小姑娘一起站在梅花樁上,互相追著推對方,誰被推下去誰就挨鞭子,但夏洛奇一上去,就知道又中招了,那三個小姑娘明顯是練過輕功的,而且是專門推他一個人,三米多高的梅花樁,夏洛奇分分鐘被推了下去,屁股著地,差點沒跌斷腰。

十鞭子抽過來,接著繼續。

夏洛奇在三十六根梅花樁上像驚慌失措的小獸一樣到處亂躲,但怎麼能躲得過那三名大地境初階中級的百花宮弟子呢。

這回多了一分鐘,然後落下來的時候,夏洛奇注意到雙腳著地了。

一下午,夏洛奇被抽了足足有五十鞭子。最後一次,他剛爬上去,就直接栽了下來,把鼻子給摔出了血,牙齒都跌掉了三顆。

慕容燕一看差不多了,就讓手下把夏洛奇抬到一間草房裡,旁邊是一條花斑狗,見有人睡到它旁邊,沖著夏洛奇「汪汪」的直叫喚。

夏洛奇骨架都要散了,也沒功夫跟狗較勁了,醒過來時,已是黃昏時分,百花宮裡也沒人過來喊他吃飯,夏洛奇明白,這回算是進了冷宮了。

該死的慕容燕,夏洛奇越想越恨了。

夏洛奇就這麼餓了一天,幸好有那蛇珠護著他的臟腑,倒也沒什麼大礙。 第二天,慕容燕的虐練繼續,天蒙蒙亮,就讓侍女小桃將夏洛奇從狗窩裡給拎出來,綁上雙手,壓上沙袋,朝後山走去。

這回夏洛奇學聰明了,不跟這娘們嘰嘰歪歪了,心裡想著如何反虐她的種種YY,心裡平衡了許多。

慕容燕一看夏洛奇竟然不叫喚了,就給了夏洛奇一個饅頭,兩人不說話,在後山各干各的。

之後回來,繼續馬步、鞭子;夏洛奇咬牙堅持,這次只摔了一隻碗,可腿卻要廢了,硬是站不起來,一個時辰后,夏洛奇才爬到牆邊,慢慢扶著牆站起來。

這次,慕容燕沒有剋扣夏洛奇的午飯,一個饅頭,僅此而已。

下去繼續三個小丫頭狠狠的虐夏洛奇,夏洛奇就忙著在三個丫頭的圍追堵截下上竄下跳,夏洛奇的底子好,反應算快,跌下去的次數比昨天少了些,但還是慘不忍睹,背上的舊傷還沒好,新傷又加了進來。

那顆蛇珠真是功用巨大,這麼折騰,夏洛奇硬是扛了下來。

晚上,吃完饅頭的夏洛奇一挨那狗窩的草褥子,上面全是狗屎,他也顧不了那麼多,直接昏睡了過去。夢裡面全是慕容燕那用劍刺進他胸口時猙獰扭曲的臉孔,跟毒蛇一樣的血腥。

好幾次被嚇醒,然後接著睡著,後來也不知如何,把那斑點狗給抱在懷裡,那斑點狗見夏洛奇每天都過來,就把他當做同伴了,也不朝他叫喚了。

有時候在吃狗食的時候,還特意給夏洛奇留半份。

夏洛奇儘管沒吃,但看在眼裡,覺得這狗都比那慕容燕要善良許多。

這樣的日子無邊無盡,又是三個月過去了。夏洛奇肩上的沙袋重量已經增加到八十斤了,站馬步頂碗的時間也延長到了兩個時辰,梅花樁上依然是那三個丫頭追打他,可夏洛奇落下去的次數在逐漸減少。

慕容燕看見夏洛奇居然堅持到這一步,也是佩服不已,本來她是想就此折磨死這壞小子,讓他看光,讓他亂摸。

可夏洛奇就跟不死的小強一樣,生命力頑強的很。慕容燕的這種訓練換別人,早累死了,不死也是累吐血受內傷廢掉。

慕容燕又開始想新的方法來折磨夏洛奇。

她把宮內數百名弟子召集過來,美其名曰是為了訓練夏洛奇,讓眾弟子輪番毆打夏洛奇,說是幫他練習抗擊打能力。一上來就是五個打,後來直接上十個,個個都是大地境初階以上的實力。

剛開始時眾弟子還不敢怎麼過分,但在慕容燕的暗示與默許下,那些弟子開始下狠招了,專門朝夏洛奇的要害部位下手。

夏洛奇被群毆時一手護住頭,一手護住檔,滿地打滾,有時被一腳踢中肋骨,咔嚓一聲就斷了,有時被踹中背心,一口鮮血噗的噴了出來,要不是有那細甲護住心胸,估計命早沒了。

每天一次群毆,直到夏洛奇躺在那不動了,慕容燕就用冷水澆醒,然後對訓斥道:

「加入本宮這麼長時間,武功修為一點長進都沒有,眾師姐都是為了你好,你要感謝她們。起來,對她們表示感謝,磕頭。」

夏洛奇堅決不磕頭,然後慕容燕見夏洛奇公然違抗自己,又是三十鞭子狠狠的抽了過去。

朝狗窩裡一扔,命僅懸一線,氣只剩一口,九歲多的夏洛奇伴著稀星冷月,伴著斑點狗和滿地的狗屎,漸漸沉入昏睡。

在夢裡,夏洛奇似乎看到一個穿著黑衣的男人走過來抱著他,用全身的火焰溫暖他。

一行淚水從夏洛奇的眼眶中噗噗的流淌下來。

夏洛奇體內的雲力在緩緩運轉,那蛇珠的能量逐漸的隨著那雲力滲入到夏洛奇的肌膚骨骼中,那斷掉的肋骨慢慢痊癒了,身上的淤青也慢慢恢復了,體內自然浮現出方天畫戟與玉色蝴蝶,映照的狗屋一閃一閃的發光。

第二天,慕容燕以為夏洛奇被如此狠揍,應該氣絕了,派小桃過來察看,發現夏洛奇正端坐在狗屋旁的地上,替斑點狗梳理皮毛,幫它撓癢呢。

小桃回去告訴慕容燕,慕容燕大吃一驚,居然這樣都沒事么?

那就接著揍,直到把他給狠狠揍死為止。

依舊是背沙袋,站馬步,躲梅花樁的追打,晚飯前群毆。夏洛奇沒有哪一天不是全身傷痕纍纍的,被打到吐血,被打到昏迷,被打到骨折……

三次這樣暴揍后,碧月出來替夏洛奇說話求情了。

「宮主,孩子還小,這麼訓練他吃不消的。」碧月怎麼會知道慕容燕要弄死夏洛奇呢。

「哦,這樣啊,要不明天你和他一起接受訓練?」慕容燕冷冷的說道。

「不要,宮主,弟子錯了。」碧月趕緊跪倒在地。

慕容燕第二天就找了個借口把碧月派到妙峰山去交流學習去了。

接著虐,一點真實心法也不教,就是憑著夏洛奇的rou身硬扛。

轉眼就是半年。

這一天,夏洛奇在蝴蝶花海間冥想打坐,漸漸進入了一個夢境:

巨大的神殿中,他看見從身體里飛出無數的蝴蝶,飛過無邊無際的花海,飛過碧藍的天空,飛向雲朵,飛進星空宇宙。

那些蝴蝶羽翅一片一片的往後拋飛,橫向的、縱向的;向前的、向後的;三維的、次元的;收縮的、無限擴展。

在夢裡,夏洛奇展開了一雙修長的蝴蝶羽翅,手裡拿著一桿方天畫戟,渾身散發著熊熊火焰……

一下子就醒了過來,只見自己的指端閃著之字形漆黑幽亮的電光與無數細小如鋒刃般割裂的次元裂縫,從裂縫中,從指尖里飛出一隻雪白的蝴蝶,然後停在夏洛奇的面前,發出一聲啼鳴,腦海中還旋轉著一桿細長的方天畫戟,心念一動,就握在右手,迎風而長三米,心念一收,隨即回歸腦海。

夏洛奇居然一步跨過了凡人境,進入了大地境初階初級了。

夏洛奇從凡人境的血肉之力來到了大地境,如此,夏洛奇自然而然的感受到大地之力的無處不在。

雲力洶湧,雙腳湧泉穴直接感應到了大地之力,只要夏洛奇願意,他可以雙腳釘在地上,小腿經膝蓋與身體呈九十度平伸。

他也不告訴任何人,依舊是打不死的小強,咬牙默默忍受著這慘絕人寰的虐練。

慕容燕實在想不出招弄死夏洛奇,眼看著這傢伙打斷五六根肋骨,第二天跟沒事人一樣繼續背沙袋、站馬步,練梅花樁。

一念蝕愛 她總不能再親自下手殺他吧,那樣她會做噩夢的。慕容燕現在有點害怕這孩子了。

這是什麼怪胎做的啊,這麼折磨就是不死,她曾想過不給夏洛奇飯吃,但怕眾口悠悠,堵不住人言,要是傳到師傅耳朵里,自己可沒好果子吃,百花宮宮訓中就有一條是同門不能自相殘殺。

夏洛奇再適應了這些后,有餘力還偷偷練習裂空穿雲手,在小狗窩裡撕拉撕拉的破開次元空間,他有時都能看見那漆黑的次元空間中有些許鴻蒙的星光閃現出來,這讓夏洛奇感覺到生活並不是那麼悲苦。一百幅岩畫裂空穿雲手早被夏洛奇練得滾瓜爛熟了,夏洛奇感覺若是自己放手攻擊,那些百花宮的師姐們未必能擋得住。

但他知道,若是自己反抗,那慕容燕就有了借口直接對他動手,他現在肯定是打不過那臭娘們的。

沒辦法,只能忍,他也想過逃跑,可以慕容燕的輕功,隨隨便便輕輕鬆鬆就能把自己給捉回來。

只有忍受,默默的忍受才是能活下去的方法。

…… 就在夏洛奇本命宿尊覺醒的當天晚上,百花山下了一場秋雨,雨水很大,從山上流下來都快成了小河。

夜深時分,夏洛奇睡在狗窩中,逐漸沉入夢鄉。

他不知道,此時從四周的屋頂、院牆、地面上蜿蜒游來上百條劇毒的五步蛇,渾身漆黑,有的脖頸處還有白色的圓環。

這些蛇分批次的游到夏洛奇身邊,聞了聞夏洛奇身上的味道后就退了出去。

斑點狗早就醒了過來,但它根本不敢叫一聲,因為有一條三米長的大黑蛇昂起脖子盯著它,斑點狗嚇得瑟瑟發抖。

如此,上百條毒蛇嗅過夏洛奇的味道后就離開了這個院子,游向百花宮女弟子的宿舍以及慕容燕的屋子。

第二天天亮,雨停了,在太陽快要升起的時候,百花宮中不斷傳來啊啊啊的驚叫聲,女弟子們衣裳不整的紛紛跑出屋子匯聚到小廣場上。

夏洛奇也醒了,聽到聲音也爬了起來。

「宮主,快來看啊,大弟子月琴死了!」

「宮主,快來看啊,二弟子霜娥也死啦!」

……

一共死了十來位慕容燕的心腹,這些人都是對夏洛奇下狠手的人,全部死了。

大家喊了半天,也沒見慕容燕出來,於是膽子大一些的女弟子就去敲慕容燕的門,也沒有動靜。

於是用力一腳踹開了門,只見慕容燕躺在床上,頭臉都被咬爛了,心口有一個大洞,似乎心也被掏空了。

眾女發一聲喊,跑出了屋子,其中一個跑得稍慢,回頭一看,屋子的房樑上爬滿了密密麻麻的黑蛇,朝著她吐那猩紅的蛇信呢。

那女弟子眼前一黑,當場暈倒在地。

所有死掉的女弟子的屋子裡都發現了黑蛇,大大小小的有上百隻。

這些蛇慢慢爬出了屋子,游到了小廣場上,將百花宮的女弟子們給團團圍住,其中幾條大蛇緩緩游到夏洛奇的腳下,在一米處停下,高昂的蛇頭低伏下來,連續點了數下,然後緩緩退去,其他的蛇跟著這幾條大蛇就此遊走,消失在百花宮旁的山野中。

眾弟子看著夏洛奇像是看著一個怪物,但大家心裡都清楚,這些死去的人都是平時虐待夏洛奇最狠的人。

夏洛奇也懵了,這是什麼情況,這些蛇為什麼來找自己啊?又為什麼替自己報仇呢?

他忽然想起自己吞服的那個蛇珠,哦,原來是它!

無疑,他殺掉的那條巨蟒肯定是百花山的蛇王,吞服的蛇珠讓山裡附近的黑蛇以為他就是蛇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