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湛森剛回到公司,成九一拿着一份文件進來。

0

“墨總,咱們競標的錦繡地被宋氏集團給搶了。”

墨湛森接過文件,看着裏面宋氏競標的價格,比他們高出百分之一。

這明顯是公司內部人員走漏了風聲,要不然他們不會跟自己給出的價格這麼的貼近。

“公司裏有內鬼,去查。”

沉着冷靜, 都市逍遙邪醫

他不會那麼輕易地就讓宋氏輕易得到拿那塊地。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白漱寧他們安全落地。

黎城主辦方已經派人來接他們了,並將他們送去了安排好的酒店。

到了酒店安頓好之後,白漱寧撥通電話給墨湛森報個平安。

“我到了,這裏一切都挺好。”

“好,有任何事情立即給我打電話。”


霸道中帶着他獨有的溫柔。

“好。”

兩人掛斷電話之後,白漱寧去浴室洗了個澡。

下午就要進入工作狀態了,模特估計下午他們就能碰面了。

所有來參賽的團隊都已經準備就緒,就等着明天在T臺上大放異彩。

白漱寧正看着手裏的繪稿,電話振動響起。

“白總,我們已經到了。一會兒和模特見個面,看看有沒有不合適的在商量商量。”


合約方的趙總打來電話。

“好的,趙總。一會兒咱們碰面在聊。”白漱寧掛斷電話之後,叫上自己的團隊去指定的地點。 “書音啊,這一次走秀還得靠你了。你放心白氏的設計我都過目了,穿在你身上那算是天作之合。”

趙總殷勤地介紹着。

王書音坐在一起上,姿勢大方得體,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說道:“趙總,你不用說了。白氏的白總我們認識,相信我們會配合好的。”

趙總聽說他們認識,那事情就好辦多了,哈哈大笑起來:“原來你們認識啊,害得我一番苦心照顧。認識也好,一會兒你們自己聊,都是老熟人,太好了。”

“是啊。”王書音現在開始期待,一會兒白書音見到自己是什麼樣的神情,會不會轉身走掉。

她眯起眼睛,勾脣一笑。

真是越來越期待了!

十幾分鐘的時間,白漱寧帶着自己的團隊到了指定的地點,走進去。

“您好,請問是趙總的客人嗎?”

“是。”

“請跟我來。”

白漱寧他們跟着服務員去了房間裏。

推門進去,趙總站起身迎接:“白總,辛苦你們了。”

白漱寧商業微笑擺手:“不辛苦,趙總日理萬機才辛苦。”

“快,進來坐。給你們介紹一下模特,說起來你們還是朋友呢。”

朋友?

白漱寧好奇,自己哪有什麼模特朋友。

因爲王書音是背對着門口坐,白漱寧並不知道是誰。

王書音站起來,轉過身打招呼:“好久不見,白總。”

白漱寧站在原地,瞳孔一縮。

這個模特居然是王書音,還真是“老朋友”了!

“大明星,好久不見!”白漱寧笑着打招呼,沒有意思異常。

這樣的情況也是王書音沒有料想到的。

她以爲白漱寧會大怒,忍不住上前打自己巴掌。

沒想到她居然像個沒事人一樣,還能談笑風生地跟自己打招呼。

真是幾日不見當刮目相看了!

大家陸續落座,菜也陸續上齊。

趙總作爲合約人,先拿起酒杯說:“既然大家認識,那最好了。這一次黎城之旅能不能大放異彩,就都靠大家了。只要我們海達騰飛了,一定少不了二位的功勞。來,爲了咱們的勝利,乾杯。”

“乾杯!”

“……”

大家舉杯相碰,慶祝這一次能圓滿成功,摘得桂冠。

因爲白漱寧懷孕,不能喝酒,只是跟他們相碰,並沒有喝下去。

王書音在一旁故意拿起酒杯:“白總,咱們好久不見。我敬你一杯。”

在趙總面前,白漱寧不能失了風度。

拿起旁邊的白開水說:“今天不怎麼舒服,以水帶酒,我自罰三杯。”

看着白漱寧不拿起酒杯,王書音眼睛一轉,嘆了一口氣:“唉,之前有誤會。怕是白總還沒有原諒我。”

這就是拿話激白漱寧,讓白漱寧在趙總面前展現小人風度。

女權世界里的男神

在一旁的陳祕書不能讓自家總裁白白受委屈,趕緊站起來解釋:“趙總,王小姐。我們家總裁有孕在身,實在是不能喝酒。來,所有的酒我替白總喝。”

事情解釋開了,趙總的臉上浮現笑意:“原來是這樣啊,白總怎麼不早說。這不是鬧了誤會了。”

王書音站在原地神情嚴肅,沒有想到白漱寧又懷孕了。


隨即眉開眼笑:“原來是這樣。白總真是恭喜啊。”

豪奪索愛:狼性老公要够沒 ,看着她一瞬間的變臉,心裏冷哼:真不愧是演員,說變臉就變臉,一點都不費勁。

其實白漱寧不想說自己懷孕了,有很多方面的因素。

一是害怕,趙總以爲她懷孕了,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最後結果不理想。趙總會把責任推到這上來。

最主要的還是害怕王書音知道了會對孩子不利。

“謝謝大家。我以水帶酒。”白漱寧端起杯子示意。

這算是喜事,趙總也很能理解。

隨即拿起酒杯喝了起來。

“白總啊,孩子滿月一定得告訴我。我肯定會送上大紅包,哈哈。”

“謝謝趙總的美意,一定。”

一桌子人邊聊邊吃,氣氛融洽,又各懷鬼胎。

王書音心裏不平衡。

爲什麼她,白漱寧能這麼快擁有幸福。有疼愛的她的丈夫,又有了孩子。

她不允許!

不允許!

吃完了飯之後,白漱寧帶着王書音回酒店房間裏試衣服,商量哪裏還需要修改。

“白總啊,別說,你們設計的衣服還真是很流行,漂亮。”

“這還得多謝趙總的擡愛。”

恭維的話誰不願意聽,趙總在一旁哈哈直樂。


王書音拿着衣服到裏面換,看看有什麼不合身的立馬去修改。

半個小時的時間,王書音試過了所有的衣服。

提出了很多的要求,這裏廋了,那裏肥了。這裏的設計不合理了,那裏的設計元素不時尚。

白氏集團的設計師團隊要被王書音折磨瘋了。

終於設計師被折磨到崩潰,走出來跟白漱寧訴苦:“白總,王小姐很不滿意我們的設計,可已經是定稿了啊。”

白漱寧就知道王書音不能這麼輕易的配合。

“行,我去跟她解釋。”白漱寧站起身來去後面。

趙總也感覺情形不好,跟着一起去了。

來到後面,王書音已經換好了衣服坐在那裏等着解釋。

“王小姐,請問您還有哪些地方不滿意?”白漱寧面帶微笑,保持着好脾氣。

王書音看着白漱寧進來,站起身挑眉,提高嗓音:“白總,你們的設計也太不符合邏輯了。真的不符合我的身材,這個模特我可能當不了了。”

這明顯就是刁難,王書音也有自己的法子。

“王小姐,這個最終的定稿,趙總已經親自審覈了,而且他本人也非常的滿意。這個你就不用費心了。你所說的尺寸不對,我們可以按照改正。”

白書音直接把趙總辦出來,料這個王書音也掀起不了什麼大的風浪。

正在這個時候,趙總走進來,打着哈哈:“這是怎麼了?王大美女。”

看見趙總進來,白漱寧立馬湊過去,聲音嗲嗲地說:“趙……總……”

那聲音的酥的讓在場的所有人雞皮疙瘩掉一地。 “怎麼了,怎麼了,我看看這怎麼就入不了我們大明星的眼了。”趙總一副要爲王書音撐腰的樣子。

“這些衣服真的都不符合我的身材,都需要改改。而且啊,以爲我的審美,這些都入不了這次比賽的海選。”王書音對這些服裝設計盡所能的抨擊。

“我的大明星啊,你就放心吧。這些我都找專業的人估計過了,都很完美,打99分。要是穿在你身上,那就是100分,完美。”趙總眼睛笑眯眯地,肥厚的大手摸着白漱寧的手。

沒有達到預想的效果,白書音貼近王總的身體摩擦,用更嫵媚更嗲的聲音叫到:“趙~總~人家說這些不合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