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上,熱刺的球員都用一種難以名狀的眼神看着齊策,還有他旁邊的埃克托。

0

切爾西這邊。

馬林一瘸一拐的跑上來,用無比崇拜的眼神看着齊策:「太帥了!這個進球!太帥了!你怎麼做到的?」

邁爾沒有跑上來慶祝,他本來在禁區里搶點,即使是他,也覺得齊策這次是在說大話了,這種球怎麼可能直接打進!

但現在就是進了。

站在禁區里,邁爾甚至都沒有慶祝,而是木愣愣的看着球門裏正在彈跳着的足球。

雖然進球了,扳平比分,還是直接把埃克托那混蛋犯規的一下直接給打臉回去進球,但剛才齊策沖着他喊的那一下,還有現在在球門裏蹦跳的足球,這兩者結合起來思考,讓邁爾有點懷疑人生。

他怎麼說進就能進?

如果下次再遇到這樣的情況,是不是我應該再衝上去推人罵人,然後說不定就能再進一個?

比起這個,這球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邁爾的靈魂三問一直在腦海中盤旋,切爾西進球了他當然高興,但比起高興,他更在意的是為啥齊策能說進就進!

總之,場上比分已經是2:2。

齊策獨中兩元將比分扳平,現在心裏最不平衡的是熱刺球星貝爾,這場比賽他的發揮不可謂不出色,但齊策這邊又是在沒有太多射門機會的情況下,就打進了兩粒進球!

這粒進球時間已經是八十分鐘,這場精彩的對攻大戰也已經到了最後時刻,雙方教練都開始調兵遣將,值得一提的是博阿斯,他的換人目的性非常明確,還是要繼續進攻!

他用阿德巴約換下了鄧普西,一個前鋒換下一個中場,博阿斯的心思自然明顯不過。

希丁克也用掉了最後一個換人名額,蘭帕德出場,用他換下了馬塔。

最後時刻,雙方的進攻你來我往,切爾西和熱刺的比賽到了最後,雙方依然是你來我往,進攻如潮。

比賽行將結束,熱刺這邊進攻如同疾風暴雨,但切爾西的反擊也凌厲異常,熱刺想要戰勝切爾西,博阿斯要為自己正名,也要讓阿布後悔解僱他的決定,但切爾西也有不得不獲勝的理由。

新紀錄才剛剛上路,可不想這麼快就被打破!

八十七分鐘。

熱刺大軍來犯,阿德巴約如同野獸一般將球帶到前場,特里勇猛的衝上前和他撞在一起,兩人紛紛倒地,不過裁判還沒吹,大衛路易斯上前拿球直接解圍,看看時間已經所剩無幾。

熱刺的後防線因為剛才阿德巴約的帶球而整體陣型壓上,後防線比較空虛,就連齊策也沒有專人盯防,只有維爾通亨在後面注意着他。

此刻切爾西已經開始伺機反擊,大衛路易斯的大腳開的不是很遠,前面蘭帕德一直在觀察球的路線,大衛路易斯將球開出來之後,蘭帕德第一時間上前接應,而齊策,馬林兩人也開始衝刺!

剛剛替補出場的馬林雖然吃了埃克托狠狠一腳,不過現在已無大礙,他的速度不慢,反而比齊策更快!

不過當然,齊策也是有意放慢速度的,因為蘭帕德沒有停球,面對高空球直接頭槌往後一仰,球直接往齊策這邊過來,多半是要落在身前,所以齊策也不敢跑太快,得先拿住球。

但是,這個球是從高空過來的。

齊策有點猶豫,就算用停球輔助去停,高空球處理肯定要花上一點時間,這次的反擊機會應該如何處理?

其實答案顯而易見,足球是從半高空落下來的,如果有時間用腳去處理這球,不如直接用頭把球一蹭形成一個做球來得實在。

目標也很顯而易見。

已經啟動速度的馬林在最高速上大有直接超越埃克托之勢!

那就把球給他!

齊策心一橫,停球輔助開啟!

用腦袋傳球,齊策很少干這樣的事情,哪怕用了停球輔助,齊策也沒把握把球頂到高速衝刺的馬林腳下,所以只能盡量往前了。

於是,球迷們看到齊策用頭將球一蹭,這種情況很少見,他和蘭帕德直接來了個空中頭槌接力,而齊策這一下,直接頂往熱刺防線身後!

就像一個中鋒一樣把球一做,給到身後插上的隊友,這種情況在齊策身上似乎很少見,但這個時候就是見到了,貌似,做的還不錯。

齊策的這一下頭槌擺渡也是瞄著好久,頂出的頭槌正好不在維爾通亨的防守範圍,又是熱刺防線身後,馬林已經迎頭趕上!

全場球迷的視線這一次終於集中在馬林身上,剛才馬林被踢翻的時候,熱刺球迷大多數都在看埃克托和暴怒衝上前的邁爾,隨後齊策很快把他們的風頭都給搶了,並沒有幾個人去關心躺在地上的馬林。

而這個時候,德國邊鋒終於成為球場的主角!

齊策給他的頭槌算不上恰到好處,但也絕對不壞,他能追上!

剛才踢翻自己的罪魁禍首埃克托還在自己身旁不遠處,但這個時候,他不敢出腳,已經身背一張黃牌在身的埃克托如果破壞這個絕對進球機會,必然會是紅牌加自由球,再往裏面,就是點球。

再來一個自由球?

埃克托已經看到過了齊策自由球的威力,定他不敢!

實際上,埃克托沒有在做動作,而單刀赴會的馬林面對出擊的洛里,選擇了變向突破過掉洛里之後輕鬆推射空門得手!

絕殺!

這位一直沒有什麼貢獻的新援在今天送上了自己的處子球,而這一粒進球,也是一記絕殺!

7017k 導師站起身來,帶頭鼓起了掌。

其他人也都鼓起了掌,再看向羅空的眼神已經沒有了之前的輕蔑。

粉紅爆炸頭看着羅空,驚訝幾乎要從眼睛裏溢出來了。

導師走到前面,說道:

「還有誰要挑戰一下他?」。

沒人回答導師的問題,導師也不氣惱,他看着一個人說道:

「你也不來嗎,李道平?我感覺他能威脅到你的地位,你們不都是平民嗎,怎麼,不試一下嗎?」。

人群中一個英俊的少年苦笑着站起來,說道:

「還是算了吧,導師,空同學非常勇猛,但是他剛剛經歷一場大戰,所以我還是別趁人之危了。」。

李道平說完,沖羅空善意地笑了笑,便坐了回去。

羅空回報他一個善意的笑容。

導師笑了笑,說道:

「還有誰要挑戰空同學嗎?」。

沒有人回答。

導師對羅空說道:

「你去找個地方坐下吧,但是記住,不要離我太遠,以免聽不到我講得什麼。」。

羅空行了個禮,然後向人群中走去。他不禁有些感慨,進入這精英匯聚的地方,竟然如此簡單。

只是他忽略了,若是沒有飛絮和司鈺的引薦,若是他自己的硬實力不夠,進到這裏也是難如登天的。

羅空左右看了看,想找個地方坐下。

李道平沖他揮了揮手,示意他坐到他那裏。

李諾也向他揮手,目的和李道平相同。

羅空眉頭微蹙,而後走向李諾。

李道平面色微變,眼裏有股戾氣一閃而過,沒有任何人察覺。

旋即,導師說道:

「很巧,卡爾和空同學都屬於天華召喚學院隊,所以不需要有什麼別的調動,還是由隊長李道平統轄。」。

羅空有些詫異,他沒想到竟然是李道平擔任隊長,他環視一圈,竟然沒有一人不服。

導師在上面巴拉巴拉地講了半天,最後言歸正傳。

「過兩天會有八十名導師過來給你們二對一或是三對一培訓,機會難得,你們要趁這個機會儘力提升自己的實力。」。

羅空數了一下,算上他在內,天華平民、天華召喚、天華皇家這三所院校有十一人,結合導師所說的二對一和三對一來看,這三十三個人里竟然有十四人已經到達了黃金級!

羅空突然就不覺得谷曉創的那些人強了,他不禁想道:

「小小的天華就是如此,那麼四大帝國又該如何?」。

羅空心裏竟然有些期待,他覺得能和這些頂級天才戰鬥一場,也不失為一件快事。

導師又說道:

「好了,我的話講完了,為了歡迎新同學,我決定讓你們今天休息一下,鍛煉身體,校隊會在你們身邊監視你們,不要想着偷懶,現在開始。」。

話音剛落,就聽見有人抱怨連天。雖然抱怨,但他們還是以最快的速度卸下自身的魔法裝備,飛奔出訓練場。

李諾搖了搖頭,拍了拍羅空,說道:

「走吧,新生,二百里,四個時辰內完成,希望能夠吃到今天的晚飯。」。

羅空愣了一下,緊接着他也跟着李諾跑了起來。

二百里不遠,他在魔獸山脈奔行了無數個二百里,令他驚訝的是那些皇子公孫的反應,他們竟然遠遠地將另外兩支隊伍甩在了後面。

李諾瞥了羅空一眼,發現他在看着皇子們發獃,他說道:

「不要驚訝,我們現在所做的,他們已經堅持了五年。」。

羅空心裏更加驚訝,他問道:

「那十四個黃金級都是誰?」。

「天華平民的魏小雅,天華召喚的李道平、王天龍、克里斯,剩下的都是天華皇家學院的皇子。其中李道平是黃金二星。」。

「嘖嘖」羅空咋舌,他沒想到差距會這麼大,皇家學院幾乎包攬了所有的黃金級召喚師。但是最令他驚訝的還是李道平,這個和他一樣,從貧民窟里走出來的學生。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平民與貴族的修行速度就像是走路與坐馬車。貴族只需要在馬車裏調整到讓自己最舒服的姿勢,便能一直快速前進,到了一定距離后,馬跑不動了換馬,車跑不動了換車。可是平民不一樣,他們沒有貴族那樣的資源,所以他們不但會慢,而且還會累,他們每走出一段距離就要休息休息,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李道平竟然能追上甚至超越這些坐馬車的,可見其天賦究竟有多麼逆天。

李諾又說道:

「很驚訝吧?我當時也很驚訝,但他就是這樣,能用事實讓所有人信服。」。

要知道當初他把李諾打成那個樣子都沒能讓他信服,沒想到現在他竟然對另一個人服服帖帖的,這讓羅空驚訝萬分。

這時,李諾突然說道:

「不聊了,我要去追前面的了,你也注意,落在十七名以後的話是會受罰的。」。

羅空愕然,他抬頭看了看,發現他和李諾在隊伍最後面。去掉擁有絕對優勢的十四名黃金級,豈不是只有三名白銀級不會遭到懲罰?!

羅空連忙加速,瞬間超越了大梯隊,來到了第十五名這個位置。

令羅空驚訝的是,排在第一位的竟然是李道平,一個人從面追趕上來,成了第二位。第二位則讓羅空驚掉下巴,那赫然是李清漪!

羅空隨即便恢復平靜,他腳下猛地用力,速度又加快了幾分,將面前的對手一個個超越,來到了第三名的位置。

李清漪似有所感,她眉頭一皺,卻突然覺得身體有些疲軟,速度也慢了幾分,和羅空並排而行。

這下之前排在第三位的皇族不樂意了,連續被三個人超過,誰都不會樂意的。

這個皇子猛地加力,瞬間超越羅空和李清漪。

後面的皇子看見自家皇兄如此給力,也都紛紛效法,一個接一個地超過了羅空。

羅空和李清漪的排位在迅速後退,很快就到了第十六和十七位。

羅空和李清漪對視一眼,同時發力,再度向前衝去。

剛才的景象再次重現,羅空和李清漪雙雙衝到前五,那群皇子再次落到了後面。

只見這些人誰也不肯服誰,都猛然加力,將速度再次拔升一個檔次。

落在後面的學生們面面相覷,他們看着處於前十七名的學生,一時間竟有些不知所措。

他們似乎陷入了某種默契,竟然都紛紛慢了下來,按照自己原來的節奏前進,選擇為接下來的懲罰保存體力,不再與前面那些學生競爭。

導師此時正漂浮在雲層之上,面前是投射著羅空等人比賽狀況的光幕。

「這個空還挺有意思的啊……」。

導師手中突然多了一桶爆米花和一種飲料,他半躺在光幕前,吃着爆米花喝着飲料,欣賞起了羅空等人的比賽場景。

三個時辰過去,差距被逐漸拉大,第一名與最後一名的差距足足有五十里之多。

羅空緊緊跟隨在李道平身後,兩人都還有最後十里就完成了。

李道平瞥了一眼身後的羅空,眉頭一皺,雙腳猛然發力,速度再次攀升。

李道平嘴角一勾,他心想:這下你可追不上來了。

不過事情和李道平所想像的有些出入,儘管他的速度提升很多,卻並沒有讓李、羅兩人的差距拉大,李道平再往後看時,羅空卻已經一個大步超越李道平,向前方衝去。

李道平那剛剛浮起微笑的面色再次冷峻,他再次加力,企圖超過羅空。

卻沒想到羅空也跟着加快速度,兩人你追我趕,將其他人遠遠地甩在身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