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酒桌前的江君,剛要喝酒,就感覺胯下傳來一股冷意,不禁的打了一個冷戰。隨後晃了晃腦袋,大聲叫道。“來,乾杯,哥幾個。”

0

終於,在晚上十點的時候,江君在路小茹測攙扶下,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慢走啊,兄弟,有什麼事給兄弟打個電話,兄弟指定到位。。”陳堯被那個清純的女孩攙扶着走到了江君的車前,不停得向江君揮手道別。

“行啊,不錯啊,陪我參加個婚禮,還能交上幾個兄弟來。”路小茹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個混蛋鬧這麼一出,可是把自己的臉都丟盡了。

“還行,嘿嘿。。”江君的頭腦還算有些清醒,笑呵呵的回道。

“那你沒亂說什麼話吧。”路小茹硬擠出一絲笑容來,語氣滑膩膩的問道。

江君哪裏被女人這麼近身過,雖然以前妹妹總往自己身上跳,但是自己卻是沒有絲毫的感覺啊。現在被路小茹整這麼一下子,只感覺耳朵癢癢的。。。

“額。。那個。。說了。。”江君想起了路小茹來之前警告過的話後,吞吞吐吐的說道。

路小茹沒有說話,靜靜的將車子停在了路邊,忽然,路小茹一把撲到了江君身上。

“老孃今天他媽的殺了你。。。”說完又是對江君一頓拳打腳踢。

雖然是路小茹用盡全身力氣打的,但落在江君身上,卻是想撓癢癢一樣,根本沒有絲毫的疼痛,江君現在只有一個念頭“真滑。。。。”

終於,路小茹打累了,坐在駕駛座上大口的喘起氣來。一頭秀髮變得十分的凌亂,卻絲毫沒有影響路小茹整體的美感,反而給人一種凌亂美。

半晌,“路路”江君開口說道。

“叫我領導。。”路小茹大聲的吼道。

“好的,路路”

“我TM的讓你別叫我路路,沒聽見嗎。”

“聽見了,路路。。”


“好吧,你要說什麼,說吧。”路小茹深深的吸了一口一,理了理有些

凌亂的頭髮問道。

“其實,跟我坐在一起的那幾個哥。。哥們 ,都是跟我一樣臨時湊數的。”江君磕磕巴巴的說道。

“我草。。”路小茹終於忍不住了,爆了一句粗口。

江君暗暗想到“美女連爆粗口的樣子都是那麼的漂亮。。。 結果不用說了,很明顯的,江君被扔在了半路上,路小茹也算是有點良心,在離江君家不遠的地方,把江君拽了下去。

江君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家裏,心裏面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的補補覺。

誰知道,上天偏偏不如他所願,腦袋剛沾在枕頭上,電話就響了起來。

“喂?”江君拿起電話暈暈乎乎的說道。

“你幹嘛去了,給你打那麼多的電話,都不接。”電話那邊傳來了一陣不滿的。

對方一開口,江君就知道是誰打過來了,畢竟江君所認識的女人還真就沒有幾個,陳曉潔就算其中的一個。

“怎麼了,二丫,剛纔喝酒來的,沒聽見。”江君解釋道,事實上江君一直在跟人喝酒,電話放在兜裏面嗡嗡的響了好久,江君都沒太在意,現在經陳曉潔這麼一說,江君也明白過味來。

“也沒什麼大事,畢竟咱們兩個好久沒有見過面了,我想明天你來我家裏,我請你吃飯。”陳曉潔語氣很期待的說道。生怕江君會拒絕。

“我知道了。”江君揉了揉迷糊的腦袋低聲應道。

“明天晚上六點,千萬不能忘了啊。”陳曉潔興高采烈的掛斷了電話。

第二天早上,江君早早的就起了牀,簡單的洗了個澡,順便把身上的酒氣都洗下去,畢竟帶着一身酒味上班,影響很不好。

每日一開的早會開始了,路小茹一身職業裝站在了衆人面前,苗條的身材在職業裝的襯托下給人一種女強人的韻味。


“今天我有一個重要的事情要說一下。那就是我們店這短時間的產值問題,現在4S店的大概情況大家也知道,瀋陽總共五家別克4S店,其中三家都是我們的,在這幾年裏面,我們店每年的總產值都超過了其他幾家店。”

“但是,”路小茹的語氣頓了頓, 眼睛掃視着面前的職員們說道“最近這三個月裏面我們店裏的總產值急劇下滑,進場臺詞也少了一大半,我想知道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站在一排的衆人似乎也都對這個消息很吃驚,也對,在瀋陽這個地方,沒有幾家服務站能比得上上通的。這三個月一下滑,其餘幾家指定就能追的上了。

“經理,我們店裏的一切環節哦度正常運行的,正常來說是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我們售後是很少接觸車主的,一旦出現這種情況,我懷疑可能是前臺接待挖走了一些客戶。”車間主任劉深開口說道。劉深在售後也算是個小頭頭,一直以來說出的話都很有分量,而且平時待修理工們都很好。

劉深的話一說,就不會有修理工出來唱反角。

“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們前臺的這些人,可都是在店裏面的元老了,不像你們售後的人,一批換一批的。我相信前臺是不會出現拉客戶的這種事的。”前臺主管高強站了出來,聲音夾雜着一絲憤怒說道。

“哪可不一定,元老也不一定不會被收買。”劉深嗤聲笑道。

“你。。”高強剛要說話,就被路小茹打斷了,這不僅叫人羣中的江君很是不解,難得這娘們有打斷別人說話的癖好?”

“不要吵了,我把你們叫來,不是要聽你們吵的,我不想去懷疑誰誰誰,但是,要是被我抓到什麼把柄的話,有一個算一個,全都給我滾蛋。”路小茹特意在“滾蛋”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好了,散會,你們都給我好好想想,然後寫在報告單上,寫完我要看你們的想法。”路小茹很是霸道的說道,絲毫沒留給別人說話的餘地。

人羣裏的江君冷笑着看着這些互相懷疑的人們,並沒有開口。而是直直的奔着自己維修的車輛走去。

路小茹略帶深意的看了江君一眼,隨即也轉身離去。

修理工每天的生活很枯燥,唯一能讓江君高興的就是接觸的到各樣的疑難雜症,江君很喜歡思考的這種感覺,尤其是解決完毛病之後的那種成就感,久久不能叫江君釋懷。

“江君,你跟我來一下。”正在江君忙的熱火朝天的時候,路小茹走到江君的身邊,輕輕的說了一句,便徑直的向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這娘們不是在生我氣麼,怎麼現在就不生氣了啊。”江君嘴上叨咕着,手裏的工具卻是都放下了,緊緊的跟在了後面。

路小茹的辦公室幾乎可以說是最簡陋的辦公室了,一個書架,一個沙發,一張桌子,僅此而已。

路小茹坐在椅子上靜靜看着面前的這個她認爲呆呆的男人。

江君則是坐在了沙發上,在將江君看得不自在的時候,路小茹終於收回了目光。

“你對今天早上我說的事情怎麼看。”路小茹輕輕的將左腿搭在右腿上,淡淡的問道。

只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就把江君的目光吸引了過去,不得不說,路小茹的身材真的沒得挑,用完美來形容絕對是最適合了。江君心裏面默默的感嘆着,嘴上卻回道“絕對是內鬼,而且職位還不小。”

事實上江君早就思考過這些了,但是自己在這個公司上沒有根基,自己說的話也沒人相信,索性便壓在了心底。

“哦?繼續.”路小茹似乎來了興趣,捋了捋擋住眼睛的頭髮追問道。

“能有這麼大能力的人有三個人,一個是高強,一個是劉深,還有一個人就是我們的售後經理,楊迪。只有這三個人,高強雖然是前臺主管,但是如果一次性能拉走這麼多的客戶的話,那麼所蒐集的資料也絕不會少,只要查一查監控,就能看的出來。”

“其次就是劉深,劉深在這個店裏面也工作了很久了,久久不上位心裏面能有些不平衡也是正常,如果被收買的話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他一個人絕對弄不走那麼多的客戶,除非有人在幫他。”江君走向飲水機接了一杯水,喝了一大口說道。

“最後就是楊迪,可以說楊迪的嫌疑是最大的,每天開早會都不來,這就是不把你放在眼裏,正常這個工作都是他的工作,而你卻代勞了,這隻能說明你們兩個不和,在一個就是能一下子拉出這麼多客戶的,而又不被人發現的,也就只有他了。”江君說完後便把目光看向路小茹。

路小茹真的是被江君給驚到了,打死路小茹路小茹都不會相信這話是從江君嘴裏面說出來的。路小茹是真的好奇站在自己面前的究竟是什麼人,昨天還像個沒見過世面的二愣子似的呢,今天就能把事情都分析的這麼透徹,即使是路小茹也是想了好久纔想到的,把江君叫過來,只是想叫江君幫自己查一下而已。


雖然心裏面已經是波濤洶涌了,但是路小茹臉上卻沒有顯現出來。手指輕輕的敲着桌子,淡淡的道“不錯,你能發現這麼多已經很不錯了,我叫你來的目的呢,就是叫你幫我盯着點劉深。其餘的你就不用管了,你的話我會考慮的。”

待江君走後,路小茹窗外,輕輕的說道“希望你不會叫我失望” 從路小茹那裏走出去之後,江君點燃了一支菸,身子半靠在牆上,想起剛纔的事情後,江君也是一陣的後怕,如果這三個人同時被收買了,那得怎麼辦。

想到這裏,江君不由得心裏一陣失落,看了自己還是太嫩了,考慮的不全面。不過接下來要怎麼盯着這三個人,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把手裏面的最後一個螺絲擰完後,江君便終於可以下班了。


在公司的浴室裏,江君衝了個涼水澡,然後還特意的把亂糟糟的頭髮給梳一梳。畢竟是跟陳曉潔好久沒見了嘛,怎麼着自己也得打扮帥一點,不能叫人家瞧不起吧。

緊趕慢趕的終於像逃一樣的跑出了單位。

陳曉潔的家離江君的單位也不算太遠,上次見面的時候,陳曉潔就把自己的地址告訴了江君,江君找起來也算是方便。自從陳曉潔畢業之後,便一直在打工,後來家裏條件好了之後,直接就在這邊開了一家花店,生意也算是很紅火了。

江君走到店裏的時候,陳曉潔還在一邊給花澆水呢,四周各式各樣的花散發出各種截然不同的香味,混在一起,也絲毫不影響花的芬芳。

江君並沒有影響陳曉潔,而是細細的打量起來,話說回來,還真是女大十八變啊,陳曉潔現在絕對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大美女了。

“曉潔。”江君並沒有叫二丫,畢竟邊上還有幾個賣花的小女孩呢。

“啊? 你來了啊。”陳曉潔擡起頭看着江君,一副驚喜的神色。

“恩。”江君應了一聲,便找了一個不礙事的地方坐了下來。

“曉潔,這是你男朋友啊,真帥啊。”一個收銀的女孩笑呵呵的說道。

“別胡說。還不是呢。”陳曉潔嗔怪的瞪了那個女孩一眼,小臉通紅。

“哈哈哈哈,還害羞了,”女孩哈哈的大笑起來。

江君默默的看着這麼和諧的一幕,心裏面也很是放鬆。他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了,反正自己和陳曉潔也沒發生什麼事情。

“好了,我收拾完了,咱們走吧。”陳曉潔不知道什麼時候換了一身很漂亮的衣服,把已經快睡着的江君給叫醒了。

一路無話。

到了陳曉潔的家裏,江君不由得有些自慚形穢了,跟陳曉潔比,自己還真就是個農民工啊,陳曉潔的家是九樓,裏面裝修都很漂亮,90多平米的大房子,可以說是江君這輩子做夢都像得到的。

“咦?就你自己住嗎?”江君打量着屋子問道。

“不是我自己住,那還得跟誰住啊。”陳曉潔拉着江君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自己則是打開了電視,隨即又將遙控器遞到了江君的手中。說道“我先去做飯,你就在這看會電視吧,冰箱裏有酒,你一會可得多喝點啊。”說完便轉身走向了廚房,空氣中已然留下淡淡的香味。

看着面前的液晶大電視,江君真發現自己懂得真就太少了,跟本就不會用這些,自己在家的時候,黑白的小電視,也根本沒有那麼多的按鍵啊,這不禁叫江君皺起了眉頭。

研究了半天后,江君覺得沒什麼進展,便向廚房裏走去。

陳曉潔的的身影映入了江君的眼簾,本身陳曉潔長得就不比路小茹差,只不過是各有各的風情罷了。陳曉潔的美食一種賢惠和勤勞的美麗,路小茹的美是性感和感性的美麗。

“你怎麼過來了,怎麼不看電視了,”陳曉潔好奇的問道。

“額 。。。那個 。我不太會用。”江君尷尬的笑了笑。

“哈哈。”陳曉潔捂着嘴輕輕的笑了起來。

“好了,你就在一邊呆着去吧,你們男人在廚房啊,那麼所在的廚房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陳曉潔一邊洗着菜,一邊笑着說道。

“不說我了,你這幾年怎麼瘦了這麼多,我還記得以前你還是跟我後面晃的笑胖丫呢。”江君一邊回憶着,一邊說道。

“切,誰還不能長大啊,在說了,我以前那麼胖,你都不要我,那還能有人要嗎,所以我就下定決心減肥咯,不過似乎減肥成功了,也沒人要。”陳曉潔說着說着,小臉就又紅了起來,眼神裏的幽怨洞穿了江君那火熱的心。不過陳曉潔跟以前絕對是兩個人,如果非要比喻的話,那麼以前她就是個女屌,現在就是個女神。

“不會的,你這麼漂亮,怎麼能找不到好男人呢,呵呵 。”江君乾笑了幾聲回道。

“我真的很漂亮嗎?”陳曉潔擦了擦手,摸着臉蛋自言自語道。。


“恩那,嗯哪,以前漂亮,現在也漂亮。。”江君也知道,拍馬屁的機會來了,女人嘛,該誇得時候,必須得誇。

“那你TM得幹嘛不跟我訂婚。”陳曉潔突然語氣一變,惡狠狠的看着江君說道。

陳曉潔突然來這麼一出,可真把江君嚇了一跳啊。誰能想到剛纔還跟你溫言細語的女人,會突然對你大聲喊。

江君是肯定的意料不到了,看着陳曉潔惡狠狠的嘴臉,江君的嘴角不禁的抽了抽。解釋道“那個,不得熟悉熟悉嘛,畢竟分開那麼久了,你知道我是啥人嗎,畢竟你還太小,我不能害你啊。”

江君現在的嘴臉可以說是要多諂媚就有多諂媚,如果路小茹站在一邊的話,絕對會大聲的嘲笑他一下。

“也對,畢竟分開那麼久了嘛,我可不能隨便的就嫁給你這個混蛋。”陳曉潔又開始自言自語起來,一邊洗着菜,一邊發着呆,菜葉都給洗沒了。

江君終於忍不住了,開口說道“那個,曉潔啊,你別洗那菜了,菜葉都被你洗掉了。”

陳曉潔本來正在思考着什麼呢,突然被江君這麼一句給嚇了一跳,隨即又低頭看了一眼手裏面的菜,表情立馬又變成了剛纔那個兇狠恐怖的女人了。

陳曉潔咬牙切齒的吐出了幾個字“滾,那是芹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