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藤雙六的遊戲屋裡搜颳了不少卡片之後,小薇就徑直地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裡面,因為為了讓小薇能夠專心地去準備決鬥都市裡的連續決鬥,所以海馬瀨人特地給小薇放了一個星期的假,而決鬥都市的開始時間,也正好是一個星期之後的周六早晨——換句話說,這個活動的時間正好讓那些還在上學的高中生們初中生們甚至小學生們也有時間參加,畢竟只是六張拼圖卡,一天的時間絕對充足,而看到這些從武藤雙六那裡買到的卡片,歐西里斯直接顯出身形,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這個世界都不考慮這個遊戲的平衡性的嗎……」

0

「要是有現冥的話估計直接就能組一副現冥otk了……居然不限制強欲之壺和天使的施捨。還有各種補卡的卡片……」

拉也是看著這些被小薇拿回來擺在桌子上面的各種各樣的卡片,勾人的鳳眼眼角抽了抽,也是一種十分震撼的表情,小薇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繼續看了,雖然經歷了之前被拉直接迷到暈過去的事情之後,小薇對於拉的媚態也算是有些抗性了,但是如果拉的姿勢太撩人或者小薇看得太久了的話,還是有些受不了。

「沒人性。」

最後,歐貝利斯克對這些卡片的禁限程度以及其效果做出了一個令歐西里斯和拉都很贊同的評價。看著這些卡片,小薇覺得歐貝利斯克那雙原本淡然的眼睛都快直了,這還是小薇第一次看到歐貝利斯克的眼神如此的兇殘。

「這些卡片究竟有多沒有人性先暫且不提,問題是這麼多卡片,我該加哪些卡……」

看著幾乎鋪滿了整張桌子的卡片,小薇揉了揉有些發疼的額頭,問道,「這麼多卡片,選起來有些困難啊……」

「還遠什麼啊!全部加三張!」

聽到小薇的話。歐西里斯似乎十分激動,直接就不經過腦子地叫了出來,看起來一口氣在卡組裡面加這麼多禁卡和效果變態的卡片的感覺讓她感覺相當刺激,「這些卡片沒一個是好鳥,絕對能讓對面生不如死!」

「喂喂喂,卡組總共才那麼些位置,怎麼可能放的下?」

聽到這句話,拉風情萬種地白了歐西里斯一眼,如果小薇看到這一幕,估計又得暈過去了,「看清楚狀況再說好不好。」

「所以說,乾脆組一副現冥算了,反正海馬瀨人肯定能收得到幾張現冥的吧!」

歐西里斯就沒有像小薇那樣無法直視拉了,瞪大了眼睛看著拉,歐西里斯幾乎是寸步不讓地和拉對抗了起來,「要知道現在能歡樂地玩現冥卡組的機會不多了!」

「玩現冥的話決鬥還有什麼意思啊!」

拉也依然沒有鬆口,雖然她也知道有這些她們眼中的禁卡的話,使用現冥卡組的勝率幾乎是百分之百了。

「行了都別鬧了……」

看著歐西里斯和拉在這裡吵個不停,小薇有些痛苦地捂住了臉,「你們學學歐貝利斯克好不好……」

「誒?」

「嗯?」

歐西里斯和拉扭過頭看去,只見歐貝利斯克一言不發地坐在沙發上,伸出手在幫小薇一張一張地篩選著要加入卡組的卡片。

「……」

歐西里斯和拉麵面相覷。


===========================================================

在歐西里斯和拉也安靜下來幫忙收拾卡組之後,幾乎是只花了十分鐘時間,小薇的卡組就再次整理完畢了,按照歐西里斯的說法。現在小薇的卡組裡面幾乎沒什麼還能再加入的卡片了,雖然對於歐西里斯那有些活潑甚至跟開了暴走狀態似的性格有些不太抱有希望,不過歐貝利斯克和拉沒有反駁她的話,倒是讓小薇安心了不少。

砰砰砰。

看著眼前的這副卡組,小薇將其放進了腰間的卡袋裡面,而幾乎是同時,小薇的公寓的房門,突然被敲響了。

「嗯?」

小薇愣了愣,自己住進這間公寓的時間並不是很長,而且小薇在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親人和朋友,所以知道小薇現在所居住的公寓的,基本上就只有海馬瀨人他們,不過以海馬瀨人那種臭脾氣,肯定是不會親自來找自己的,所以思來想去,小薇覺得來找自己的。八成是推銷員一類的。

「喂,你們藏起來一下,別嚇到人了。」

雖然對於推銷什麼的不太感冒,但是嚇到人總歸是不好的,歐西里斯她們仨的存在的確是很嚇人,奇裝異服不說,身體還是半透明的,估計正常人看到都得被嚇個半死,而歐西里斯她們倒也知道情況,點了點頭,三個人的身影轉瞬間就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看到三個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小薇嘆了口氣,走到了自己的大門口,然後握著門把手輕輕一扭:

「來了……」


轟!

但是出乎小薇意料的是,在打開門之後,小薇看到的卻並不是彬彬有禮的推銷員,而是一個渾身穿著黑色衣物的壯漢,而且更讓小薇沒想到的是,這個男人在小薇打開門的一瞬間,不但一句話都沒有說,而且更是直接一拳頭對著小薇轟了過來!

「卧槽!」

小薇只來得及說出這麼一句話,就感到一陣巨大的衝擊力從自己腹部傳來,然後這股力量居然硬生生地把自己打得離開了地面,直直地飛回了自己的公寓客廳裡面。

嘭!

背部著陸地砸在了地上。小薇眉頭皺起,前後同時傳來的疼痛讓自己感覺到一陣痛苦,而自己的耳邊,歐西里斯、歐貝利斯克和拉焦急的聲音傳了出來:

「吾主!沒事吧?」

「吾主!!」

「休息敵人……」

其中歐貝利斯克的話算是最有實質意義的,小薇聞言連忙從地上爬起來,忍著疼痛看向了面前的這個男人,而這時小薇才注意到,眼前的這個男人,雖然身上是黑色大衣,一副逃犯的打扮,但是頭上卻是沒有任何裝飾——連頭髮都沒有,鋥亮的光頭在黑色的大衣襯托下格外顯眼。

至於這傢伙的長相……小薇覺得這傢伙不用化妝就能去演一個黑社會反派。

就在小薇正在抵擋這個男人再次發難的時候,這個陌生的光頭男人又動了起來——緩緩抬起自己的手上戴著的決鬥盤,然後說道:

「決鬥吧。」

「……哈?」 四更了。

最近準備在受麗絲和我的群里準備一場遊戲王比賽,有興趣的可以來試試,獎品是sd26,就是電子龍超量的卡盒(輪胎龍已經饑渴難耐了

群號3零零六16五零5

===============================================================

你嘗試過這種情況嗎?

在一陣敲門聲后,一個你原本以為是推銷員結果卻是一個莫名其妙的滿臉橫肉的吳克突然毫無預兆地對著你來了那麼一拳頭,毫無憐香惜玉之情地將一個弱女子打飛回客廳之後,這個吳克還十分淡定地關上了門,然後在弱女子以為這傢伙要干出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情的時候,這個壯實的吳克突然亮出了自己手上戴著的明明還沒有正式發行的決鬥盤邀請你玩一種名為決鬥怪獸的集換式卡牌遊戲……

小薇覺得換了任何一個人遇到這種情況都得傻眼,別的不說,至少小薇現在的確是傻眼了,剛才被這個光頭壯漢一拳頭打在肚子上還摔在地上,現在小薇可是正面背面沒一個面是舒服的,而眼前這個傢伙莫名其妙地給了自己這麼重重一拳之後居然還敢厚顏無恥地邀請自己決鬥?

「……」

歐西里斯她們三個人此時也似乎跟小薇一樣傻眼了,半晌都沒有說話,一時間,這個公寓的小客廳里陷入了詭異的沉默,在光頭壯漢發出了決鬥邀請之後,小薇也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而是就這樣保持著戒備的半蹲姿勢和光頭壯漢大眼瞪小眼。

「啊啊……」

不過就在小薇都覺得自己脖子快要發酸的那一瞬間,原本抬著左手的光頭壯漢卻是突然從口中發出了一陣詭異的聲音,並不是說不協調,那個聲音的確是很符合一個壯漢應該有的聲音,但問題是這個光頭壯漢明明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小薇卻覺得這個傢伙口中傳出來的聲音彷彿是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的一樣,「看來我說明得,不是很明白啊。」

「什……」

小薇一愣,心中對於這個聲音的詭異的疑惑還沒有解開,只見那個光頭壯漢的身上又出現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光頭壯漢那原本空無一物的額頭上,在開口的瞬間,突然浮現出了一個散發著幽森綠光的標誌,那個形狀,小薇也覺得很熟悉,宛若眼睛一般……

「千年神器!是千年神器的氣息!」

拉有些嚴肅的聲音傳了出來,不過雖然語氣嚴肅,拉的聲音卻還是有些撩人,所幸現在小薇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這個突如其來的入侵者身上,並沒有被拉的聲音迷了心智,「不過這個人似乎沒有千年神器……應該是幽森遠程操控著他!」

「……」

眯了眯眼睛,小薇看向了眼前的這個光頭的壯漢,心中有些凝重,雖然說千年神器在自己面前如同大街貨一般的不斷出現,但問題是這還是小薇第一次直接面對千年神器的詭異力量——操控人類,這的確是有夠特殊的力量。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是馬利克。」

光頭壯漢的身體站得很穩,但是小薇卻從這個傢伙的眼中看到了無限的空洞,果然現在這個光頭就和一個傀儡沒什麼區別,而接下來,自稱馬利克的男人說的話,也證實了剛才拉的說法,「當然,我並不是這個男人——現在的馬利克,只是在藉助著這個身體在和你進行交談,真正的我,還在其他的國家呢。」

「哼……」



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小薇身上的疼痛也已經不是那麼明顯了,至少說話的時候不會帶一絲顫抖了,「馬利克是么……為什麼要突然找我決鬥?」

「因為我懷疑你有神之卡。」

令小薇意外的是,馬利克並沒有對自己的問題推三阻四,而是十分直接地就坦白了自己的目的,這讓原本還準備諷刺一下馬利克的小薇頓時覺得胸口中一口氣卡主差點被悶死,「我們古魯斯調查過,我的姐姐邀請你個海馬瀨人兩個人去過博物館,所以那張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很有可能在你們兩個手上!」


「那你怎麼不去找海馬?」

微微皺起眉頭,小薇有些疑惑地問道,而馬利克的回答也讓小薇十分無語:

「海馬總是在海馬公司里,找不到機會。」

海馬瀨人,你害慘我了……

欲哭無淚的小薇看著眼前這個似乎認準了要跟自己決鬥的馬利克的傀儡,說道:

「你非要跟我決鬥么?」

「你把神之卡交出來,我也可以放過你。」

馬利克的話直接堵死了小薇的退路,她的確有神之卡,雖然不是伊西斯給自己的,但的確是神之卡沒錯,可是要她把神之卡交出去,是絕對不可能的——

歐貝利斯克她們在小薇這裡,可不僅僅是卡片了。

「看來必須決鬥了啊……」

嘆了口氣,小薇伸手從桌上拿起決鬥盤,然後從卡袋裡將自己那副剛準備好的卡組給塞進了自己的決鬥盤,看向了眼前這個被馬利克操縱著的光頭壯漢,「在哪裡決鬥?」

「嘿嘿,就在這公寓下面的巷子里吧,這個房間太小,無法容納神的身軀……」

馬利克嘿嘿笑了幾下,轉身打開門走了出去,小薇撇了撇嘴,也跟了出去。

===============================================================

小薇住著的公寓邊上的確有條小巷,經過的人也少,基本上無人路過,所以在這裡決鬥倒也不怕有人打擾。

「本來還怕你沒有決鬥盤,現在看來,是我多慮了。」

手中決鬥盤打開,放置卡片的卡槽快速地分開和拼接,組合成了最適合決鬥的狀態,馬利克看著小薇手上的決鬥盤,笑著說道。

「哼……」

小薇沒有說話,而是也啟動了自己的決鬥盤,看到馬利克也有決鬥盤,小薇自然知道他口中的古魯斯已經偽裝成了那些遊戲屋的老闆之類的人。

「那麼……決鬥!」

從卡組裡抽出了五張起手手牌,馬利克和小薇面對面地站著,隨著馬利克的喊聲,戰鬥一觸即發! 朱清宇隨特警大隊趕到郭家公館的時候,雪也小了,風也停了,郭家公館似一個被遺棄的廟宇,大門洞開,寂寥無聲,沒有一個人影,顯得陰風重重,森森可怖。

一個細小的聲音又在朱清宇耳邊響起:“目標右前方二百米,右前方兩百米!”

此時朱清清正對着郭家公館的大門,他一看,右前方是一面荒無人煙的山坡,坡上灌木叢生,亂石嶙峋,前面就是三江河,河岸高十餘丈,那就是三江河南邊最爲湍急的一段。

從這裏到那面山坡隱約有一條羊腸小道,小道兩旁荊棘叢生,早已將小路覆蓋。

“難道小英被挾持到那面山坡上去了?”朱清宇想,但是他馬上打消了想法,因那面山坡只零星地散落着幾棵僅一人多高的小松樹,不可能掩藏住諾大的人。

唯一可能的就是,在那面山坡之下,肯定有一條暗道。

“周局長,你們依然在外面等候,我一個人進去打探一下。”朱清宇說罷,進入了郭家公館大院。

“要不要帶幾個人?”周剛扯着嗓子喊道。

朱清宇擺了擺手,徑自走了。

一小時前郭家公館上空的天羅被朱清宇攻破之後,公館的房舍及青石板上鋪了一層一寸多厚的積雪,朱清宇踩在上面,發出吱嘎之聲。

走了幾步之後,他利用閃功,幾閃閃便到了後院大門。一小時前在這裏發生的一場苦戰還歷歷在目,院子的陰氣似乎還在遊蕩。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地下暗道的入口,方能找到英子。而這暗道的入口肯定是在一個隱祕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