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校門口審問人,不方便。朱莉的人便押著那幾個敵手來到操場邊的松樹下。

0

「班長,這是怎麼回事?」羅陽好奇道。

「我正在上課,忽然有個人來到教學門口,說找我。他說我媽來了,就在校門口,要我出去跟我媽說。我就出來,他們又說我媽在醫院,要我上車,我不上,他們就要強行拖我上去。」

講起來,洪佳欣還心有餘悸。

羅陽指著那個長臉男青年,冷道:「你說,為什麼要帶走她?」

那長臉男青年綳著臉,一副老子死也不會說的樣子。隨即朱莉打了個響指,便有人上來教訓長臉男青年。

熬了一陣,長臉男青年只得說道:「我也不知道,只負責帶她到鎮上,等候命令,隨時帶她到指定的地點。」

又問,得知長臉男青年是洛水鎮的人,並不在宏運鎮附近,相隔幾十公里。

又問一會,只問出會有一個叫沈先生的人專門跟長臉男青年聯繫。奇怪的是,長臉男青年沒有沈先生的手機號碼。

審問完畢,羅陽望著一臉懵圈的洪佳欣,說道:「你知道這是什麼事?」

洪佳欣搖頭道:「不知道。」

這時,朱莉說道:「咱們到鎮上去一趟就行。找出沈先生,就能弄清楚。」

於是,將那幾個男青年捆綁起來,趕他們上麵包車,再由朱莉的人開車。羅陽與洪佳欣也坐麵包車,朱莉的車子太顯眼了,則先回小樹林集市去換車。

在前往鎮上的路上,見洪佳欣還驚魂未定,羅陽伸手去握住她的手,安慰道:「班長,沒什麼大不了的。咱倆一起,能把一隻老虎打死。」

洪佳欣抿了抿紅唇,勉強笑了笑,說道:「姐還沒試過這麼可怕的事情。今兒是頭一遭。」

她是校花,長的漂亮,男子對她垂涎,那是意料之中的事。

只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要搶美女,膽子也太大了。羅陽也是第一次遇到。

「近來有什麼校外的人追求你嗎?」羅陽問道。

「沒有。」洪佳欣思索道。

中學雖禁止學生談戀愛,事實是禁不絕。在鄉鎮中學,暗地裡談戀愛的學生大把。

「他們要帶你到鎮上,為什麼?」羅陽握了握她的玉手。

「我爸在鎮上開了一家武館。不知會不會跟這個有關係。」洪佳欣猜疑道。

以往,只知洪佳欣從小習武,還是第一次聽她說起她爸的事。

「那待會先去你爸的武館看看。」羅陽透視一眼她嫩嫩的上圍,移不開視線。

「也好。謝謝你幫我。」洪佳欣感謝道。

「古代的美人報答恩人,不是那什麼身什麼許嗎?」羅陽狡黠一笑。

聞言,洪佳欣俏臉刷地紅了,淡淡白了他一眼。

「再想占姐的便宜,姐要揍你。」她輕輕地撅起了紅唇,嬌嗔道。

「你不是說要報答我嗎?」他露出一個對人畜無害的笑容。

「姐揍你。」

說著,她揮舞著小粉拳輕輕捶他。他抓住她的兩手,透視著她顫動的豐滿上圍,頓時想把嘴巴湊上去,越看越口渴,不禁舔了舔微微乾燥的嘴唇。

余生傾心皆是你 洪佳欣見他兩眼發光地盯著自己的胸脯看,雖不知他有透視能力,但也知他是想要看什麼,更不好意思了,臉紅過耳,便轉過身去。

透視著她如玉平滑的溫軟脊背,目光緩緩下移,便能見到她尾椎骨處陡起兩抹性感的弧度,夾著一條深深山谷透向神秘的所在。

彼時,他還握住她的手腕,她算是半側身半背對著他。既能透視她的背脊,又能透視她的上圍,當真是橫看成嶺側成峰,看著看著,身子便熱了起來。

「放手。」

洪佳欣忽地抽回了手,瞥見羅陽那副入迷的樣子,頗為好奇。

「你穿這件長袖T恤真好看。是什麼面料的,我能摸摸嗎?」羅陽彬彬有禮道。

「不行。」她含笑道。

當她坐正了,他忍不住由她粉嫩的脖頸往下透視,一直透視至她的大腿,不覺猛地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你在看什麼呢?不許那樣看姐。」她伸手來推開他的腦袋。

「班長,你褲子很好看。」他訕訕道。

其實,她穿的是校服的運動褲,鬆鬆垮垮的,顯不出她青春的曲線。只因他有透視能力,才看到了迷人的風景。

閑聊間,便已到了鎮上。這是鎮委鎮政府所在,街道市場更像樣,雖只有一條主街道,交錯縱橫小巷裡卻也有不少商店。

一路上,羅陽都留意長臉男青年的手機,沒接到電話或信息。

追隨麵包車來的十數台摩托遠遠地散布開去,目的是避免讓人看出跟羅陽是一夥的,嚇走沈先生。

正在羅陽思考下一步怎麼做時,手機鈴聲卻響起。車廂里很安靜,驟然有音樂傳出來,很刺耳。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手機一看,見是班主任蘇雲打來的,只得接了。

「羅陽同學,說好趕過來上課的,你食言了。你現在在哪裡?」蘇雲問道。

「蘇老師,我剛到學校門口,遇到班長,她生病了,我帶她到醫院了。」羅陽只好編了個理由。

「你們在醫院?」蘇雲驚訝道。

「對。」羅陽硬著頭皮道。

「我現在過去找你們。到了再給你電話。」蘇雲焦急道。

羅陽還想勸她不要去醫院,她卻掛了電話。 凱恩曾經跟傀儡戰鬥過,還是那種真正的鋼鐵傀儡。在法師之國,傀儡可以分為三個等級,第一種是用普通的石頭製成;第二種是由鋼鐵製作;最高等級的傀儡則是由超級堅硬的晶石製作而成。可惜最高等級的晶石傀儡的成本很高,民間根本承受不起,所以只是作為法師之國的主要戰力出現。

而現在他面對的這個鋼鐵傀儡卻給人一種很大的壓力,完全不像普通的鋼鐵傀儡。

凱恩知道,如果不能將這個鋼鐵傀儡擊敗,下一刻他就會被後續趕來的敵人圍住。想到那恐怖如暴龍的女食人魔巨人和箭法精湛的美杜莎女王,凱恩就堅定了自己的意志,作為一位騎士,哪怕是跑不掉了,他也絕對不會投降。

隨著一聲大喝,凱恩的身上泛起了耀眼的銀色光芒,緊接著手中巨劍兜頭向機械傀儡砍了過去。

轟隆一聲,死亡之舞用兩柄戰斧交叉一個x字型,將凱恩的雙手劍攔在了頭頂。

凱恩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一擊竟然將死亡之舞壓得半跪在地上。

可也僅限於此,攔住了凱恩的大劍,死亡之舞當即揮動另外的觸手,三柄武器向著凱恩砍了過去。

凱恩早有準備,立刻雙手用力,拽著大劍的劍柄向後一拉,一片火星和讓人牙酸的響聲過後,這柄大劍竟然被他從死亡之舞的戰斧中抽了出來。好一個凱恩,抽出大劍擋住死亡之舞的攻擊還不算,竟然借著旋轉的力量腰部用力,劍光立時劃過一道懾人的光芒,攔腰向著死亡之舞砍去。

鐺的一聲,他的這一擊又被死亡之舞擋住了。這一下讓凱恩的心如同墜入了冰窖。他最強的武技便是這連環雙擊,特別是抽劍式更是他的絕技,依靠這一招,他斬殺了數不清的敵人,為自己立下了赫赫戰功,可現在竟然被一個鋼鐵傀儡擋住,這讓他極為憤怒,感覺整個人受到了羞辱。

丟掉信心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他忘記了後面的敵人,眼中只有這個死亡之舞,當即大喊一聲,重新揮舞起大劍,繼續向對面的鋼鐵傀儡砍殺。

就在這時,他的腦後傳來了一陣風聲。

「不好!」

凱恩立即清醒了,心中大呼,同時向旁邊一躍,可惜已經晚了,一道厲芒深深的刺入他的左小腿。

凱恩立刻慘叫一聲,跌坐在地上。

這時四把兵器被死亡之舞揮動起來,向著他砍了過去,凱恩心頭一涼,大呼:「完了!」

「十三號,不要殺他!」

就在這關鍵時刻,遠處傳來了一聲大喊,眼看就劈在凱恩身上的武器立即懸在了半空中。

死亡之舞扭頭看去,發現是孫立成和巧手先生跑了過來,在他們身後是那匹雪白地死亡獨角獸。

對於孫立成的命令,死亡之舞自然不會違背,他收好自己的武器,警惕的站在了凱恩身旁。

被維娜射穿左腿的凱恩已經知道自己跑不了了,但是他仍舊攥著手中的大劍,遙遙指向孫立成。

孫立成來到了他的近前,看了看地上的凱恩,笑道:「你就是這伙強盜的首領吧,說,你們來自哪裡?」

凱恩冷聲道:「休想讓我出賣同伴,你等著吧,我們的人馬上會到,那時候就會把你們所有人碎屍萬段。」

聽到凱恩的話,孫立成頓時哈哈大笑起來,他看了看正在山谷中追殺強盜的戰鬥傀儡,然後指著這些人說:「就靠他們,你的信心在哪裡?」

凱恩也看到了手下被人如同攆兔子一樣追的到處亂跑,臉不由得紅了起來,可是騎士精神又讓他不得不保持自己的尊嚴,只是扭頭過去不再說話。

不一會兒在卡羅琳等人的率領下,所有的強盜不是被殺就是跪地投降,整個戰鬥慢慢結束了。

孫立成雖然對凱恩這個騎士很有些興趣,可也沒有讓他花太多心思,因為巧手先生不一會兒便開始收集起戰場的信息。

「陛下,這是一些軍用武器,他們顯然並不是普通的強盜。」

巧手先生說著,遞給了孫立成一柄強盜用的戰刀。

孫立成接過戰刀,仔細看了看,發現戰刀的質量很是不錯,刀柄上還刻著家族紋章,顯然村裡的鐵匠能夠打治的。

孫立成想了想便提著戰刀重新來到了凱恩面前,凱恩此時已經把雙手大劍扔在了一邊,但是手中還擒著一把匕首,顯然要做最後的抵抗。

咣啷一聲戰,刀被丟到了凱恩身邊。

「說吧,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能擁有如此精量的軍制武器,如果你告訴我你們是強盜,顯然有些嘲笑我的智力。」

孫立成雙手交叉抱在胸前,冷聲問道。

凱恩看著孫立成還是不說話,只是咬著牙一直發狠。

「陛下,把他交給我吧。我會讓他把所有的東西都說出來。」

克拉克走過來,手中拿著一柄很是鋒利的戰刀。作為一名獸人帝國的軍官,他對於審訊俘虜很有經驗。

聽到克拉克的話,凱恩的臉色一變,但還是咬牙不說話。

孫立成看了看凱恩,知道他要負隅頑抗,就轉身走到了克拉克身邊,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離開了。

大約一個多小時后,兩手鮮血的克拉克走到了孫立成身邊,輕聲說:「這些傢伙來自烈火山寨。那個山寨不一般,據說是亞爾弗列得伯爵的外圍山寨,專門搶劫來往客商,而且十分兇殘,從不留活口。那個騎士嘴很硬,我用盡了方法也沒有讓他說話,好在我讓其他的嘍啰兵吐了口,這才搞到了他們的信息。」

孫立成聽后臉不由得陰沉了下來。人類王國的一個伯爵,顯然實力不一般,看那些騎兵就知道這個亞爾弗列得絕對是一個狠角色。

「下一步我們怎麼辦?」

卡羅琳走過來問道。她此時已經變回了那個嬌柔的精靈模樣,哪有還有半分狂暴。

孫立成聽候向她溫柔地一笑,然後對大家說:「既然我們已經暴露了,那麼就把事情做絕。我們去把這個烈火山寨徹底平掉。」

旁邊的人一聽,頓時歡呼了起來。

孫立成心中暗嘆:「真是一群暴力的傢伙。」

有了這個目標,孫立成他們便行動起來。不一會兒,狗肉駕駛著偵察機衝上了天空。孫立成這個時候也不在乎是不是暴露身份了,他最大希望是儘可能找到烈火山寨的位置,將對方徹底消滅。

很快,狗肉傳回來消息,烈火山寨已經找到。只是讓孫立成有些意外的是,烈火山寨此時沒有派出援軍來救那個叫凱恩的騎士,竟然嚴防死守,讓他打援的計劃落空。

聽完巧手先生的報告,孫立成呵呵一笑說:「既然他們變成了縮頭烏龜,那麼我們就過去把他的烏龜殼給砸碎。」,說完便騎上死亡獨角獸,向著烈火山寨方向奔去。 坐在一旁的洪佳欣自然聽到了講電話內容,羅陽說謊,她用手指刮臉羞他。

這事,羅陽當時第一個念頭是要報警的。可是這夥人沒有綁架成功,也不會受到太大的懲罰,報警都是便宜他們了。

他才決定先找出幕後指使,視情況而定,該用江湖手段解決,絕不用其他方法處理。

若把事情告訴了班主任,只怕蘇雲要立時報警,羅陽才對她撒了謊。

不料蘇雲卻那麼關心學生,非得要去醫院看望洪佳欣與羅陽,這就露餡了。

一想起要讓蘇雲白走一趟,羅陽也覺歉疚,心想要不要打個電話給她,告訴她真相,讓她別擔心。

「班長,蘇老師要去找咱們。」

「那怎麼辦?」

「你打電話給她,就說咱們在鎮上,不在醫院。」

洪佳欣的手機留在教室了,便借用羅陽的手機,打電話給班主任蘇雲。

電話接通后,洪佳欣心虛了,立時把手機塞到了羅陽手裡,笑著,做啞語,讓他跟蘇雲講清楚。

事已至此,羅陽只好親自出馬,說道:「蘇老師,你在哪裡?」

蘇雲說道:「我快到醫院了。」

東風中學距離東風醫院不遠,開摩託過去,不消3分鐘。從教學樓到車棚取車,再趕到目的地,10分鐘就行了。

「蘇老師,我跟班長不在醫院了,已到鎮上了。」羅陽尷尬道。

「什麼?為什麼到鎮上?」蘇雲好奇道。

「有點事。蘇老師,等回去再跟你解釋哈。」羅陽應道。

「你們真的在鎮上?」蘇雲追問。

「對。」羅陽答道。

「那我現在就到鎮上。咱們見了面再說。你不會又騙我吧?」蘇雲執著道。

農門有喜:胖妻萬萬歲 「我跟班長是在鎮上。蘇老師,你不用來……」

不待羅陽說完,耳邊只響起蘇雲那句「我過去找你們,見面再聊」,她便掛機了。

結束了通話,不須羅陽多說,洪佳欣也知道蘇雲要來。

「蘇老師是擔心咱們出事。為什麼不直接跟她講明白呢?」洪佳欣問道。

「講了,她更擔心。」羅陽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