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央大陸上還有兩個較高層次的國家,外圍爲第二層次的國家,它的最高君主爲賦尊以上高手,實力強大,這樣的國家爲數衆多,大顯國就是其中之一。

0

至於大陸正中央還有三大王朝,大重、大宇、大絕,它的最高君主至少也是賦帝高手,實力更是恐怖。

而唯一例外的是東部一部分地區包括東南大陸,是神獸和妖獸的聚集地。

幾千年來,這三個層次的國家已經形成微妙的平衡,三大王朝雖不禁止第二層次國家勢力之間的鬥爭,但一旦有哪個國家勢力坐大,威脅到自己和地位和利益,它們便會橫家干涉,削弱強者的勢力,維持平衡關係。

同樣的,第二層次的國家如果發現第三層次的國家有坐大現象,也會派人干涉。

其實木家之所以會滅亡,被詛咒只是其中之一原因,第二個原因便是第二層次的國家暗中支持肖家和秦家,瓜分了木家。

大進之所以敢明目張膽的進攻大遠,實際上是肖寅買通了離他們最近的第二層次國家大顯國的高層。大顯國得了好處,便對兩國的戰爭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大進國也打不下大遠國來。

然而大進國接連失敗,自然大顯國就不能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秦風忍住氣,心想我大遠國忍受大進國的欺凌多年,也不見你們來管一下,我這打一場勝仗,你們就來多管閒事了。

肯定是肖恨請來的,不然他怎麼會知道自己會在這裏。

但實力上的差距,他也不得不表現出和言悅色來。

“原來是尊使,朕便是大遠國皇帝秦風,請問尊使來此有何貴幹?”

費仁吃驚地望着這個稚氣未脫的少年,沒想到他年紀輕輕便當了皇帝,雖然見秦風天賦也不見得多高,卻也收斂了三分倨傲之氣,道:“本使奉我國皇帝高顯之命,來調停大進國與大遠國之間的戰爭。”

王烈怒道:“你算什麼東西,我們兩國的戰爭用得着你來調停?”

費仁冷笑,手輕輕一揮,王烈突然覺得一股大力推來,欲要抵抗,卻是力不從心,啪的一聲,向後飛了出去。

“我不算什麼東西,不過你更不是東西,竟敢在皇帝面前出言不遜。”

王烈狼狽地站起來,正要衝上來跟費仁拼命,秦風叱道:“夠了。”

王烈只好吶吶地站在一旁。

他仍然笑吟吟地問費仁:“請問尊使,怎麼個調停法?”

費仁道:“請陛下親自到北定城商量停戰事宜,本使保證陛下的一切安全。”

朱嶽、聶宏和王烈同時道:“不可!”

秦風卻道:“朕也希望百姓免受刀兵之苦,只要大進國有誠意,朕很樂意去。”

費仁讚賞地望了秦風一眼,道:“有膽識,你放心,到時候停戰會議由我主持,我會負責陛下的安全的。時間定在三個月後的十六,希望你能準時到來。”


秦風笑道:“我會準時的。”

費仁道:“在此期間,兩國都不得出一兵一卒攻打對方。”

秦風點了點頭。

費仁笑道:“陛下做事果決,本使佩服。既然本使使命完成,這就告辭了。”

秦風道:“不送。”

費仁袖袍一展,騰空而去。

費仁走後,王烈氣呼呼地道:“陛下,你就這麼怕他,他說什麼你都答應。”

秦風白了他一眼,道:“我不是怕他,是怕他們大顯國要是出兵暗助大遠國,我們無論如何也勝不了大顯國,實力相差太明顯了,甚至可能會有亡國之禍。”

他說的是事實,第二層次的國家中,賦皇無數,哪裏像西北大陸,賦皇強者也是寥寥無幾。


聶宏在一旁道:“就算是這樣,那他們把地點選在北定城,擺明是不安好心,陛下到了北定城,還不是任他們宰割。”

他接着道:“這一定是那個肖恨提出的,此人陰險狡詐,什麼事都做得出。”

朱嶽和王烈也覺得此行太過危險,不讓秦風去。

秦風道:“我已經答應費特使了,豈能言而無信,再說我既然敢去,自有我的道理。你們不必再說了。”

三個月後,歐陽炎亮應該回來了吧。

他心裏也不平靜,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就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是弱肉強食啊。 朱嶽想要跟秦風一起去,再怎麼說他也是賦王二級,在衆人中天賦等級是最高的。

秦風卻選擇了聶宏,一是聶宏是他的老搭檔,二人配合默契,聶宏如今天賦也不低,也已經達到賦將九級;二是部隊還需要可靠之人坐鎮,朱嶽雖然犯了貪功冒進的錯誤,但畢竟戰場經驗豐富,和王烈二人是守城的最佳人選。

朱嶽不敢違抗秦風的命令,只好做罷。

沈麗雖然也想去,但自知實力低微,去了反添累贅,也只好默不作聲。

秦風見她一臉不高興,只好拼命安慰她,並答應她自己辦完事立刻回來。

在去之前,秦風天天陪着沈麗,逗她開心,沈麗的心情纔好了許多。

聶宏本以爲秦風會馬上出發,不料秦風卻不着急,一直到時間還剩下不到一個月,才準備出發。

這段時間,秦風苦修天賦,由於可以放心地吞噬天地能量,進展神速,終於突破了賦王等級。

但卻苦了聶宏和其他賦者,這段時間周圍空氣中的能量幾乎被秦風搶光,他們可謂是一點進展也沒有。

不過聶宏比其他人幸運,因爲秦風經過無數次的失敗終於煉成了五品丹藥本元丸,而且品質超羣,他一煉成就送給了聶宏一顆。

聶宏大喜,有了本元丸意味着他踏入了賦王的領地有了保障。不過他並不想那麼快服用,越接近賦王等級的時候服用效果越好,當然,自然晉入賦王是最好的。

告別衆人後,秦風喚來閃電鯤鵬,和聶宏一起踏上北去之路。

秦風突然問聶宏道:“你想不想琪連?”

聶宏腦中突現那個善良、純潔、美麗的少女來,他的臉一紅,道:“我看是你想她了吧。”


秦風正色道:“我是想她了,不過不是男女之想。我這神鳥一天可以飛上萬裏,時間還早,我們先順路去神獸族一趟吧,順便表達一下我們沒有把他們的金眼神鵰保護好的歉意。”

想起過去自己一直想撮合她和聶宏,不料這丫頭居然對自己一往情深,心裏也有點感慨。

這次一定要讓這丫頭喜歡上聶宏。

沒幾天,閃電鯤鵬就飛到了神獸族的上空。

寨子裏有許多低級神獸、妖獸,見了閃電鯤鵬,一個個都耷拉着腦袋不動,露出害怕的神色。

秦風暗笑:“連這些畜生也知道強者爲尊。”

寨子裏的人並不多,秦風覺得奇怪,人都到哪裏去了?該不會又出什麼問題了吧?

一個在外面的寨民認得秦風和聶宏,知道二人是他們族的恩人,忙過來向秦風二人問好。

秦風和他打了聲招呼,問道:“今天怎麼這麼少人,都到哪裏去了?”

寨民道:“今天是族長用萬靈丹給大家的玉石灌注靈力的日子,都在屋後大院子裏呢。走,我帶你們去,族長見到你們一定很高興。”

秦風二人隨着寨民來到後院,只見院子里人聲鼎沸,衆人排着隊吵吵嚷嚷地高舉手中的靈石。在隊伍的最前面,桑格拉父子正在對前來吸收靈力的寨民們道:“慢一點,別吵,一個個來。”

旁邊還站着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笑着站在一旁,饒有興趣地看着熱鬧,正是琪連。

寨民跑過去跟桑格拉說着什麼,琪連轉過頭來,臉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神情,向二人跑來。

“秦大哥,聶大哥。”

一個溫熱的身體撲到了秦風的懷裏,秦風感受到了少女那特有的體香,他的臉微紅,卻又不好推開琪連。

一年多不見,琪連從一個稚氣未脫的少女變得成熟多了,一張俏臉越發豔麗。

好半天,琪連才放開秦風,和聶宏也輕輕擁抱了一下。

見琪連放開自己,秦風感到輕鬆了許多,笑道:“琪連妹子,一年不見,都長成大姑娘了。”

琪連臉一紅,嬌羞無限,低下了頭,道:“秦大哥你真會取笑人家。”

聶宏則嘿嘿笑了幾聲,卻不知該說什麼好。

桑格拉把手中的事交給霍格,走了過來,也熱情地擁抱了兩人,道:“歡迎你們,我尊貴的客人。”

族人們也見到了二人,許多人歡呼起來,對他們的到來表示高興。


秦風二人也向衆人一一點頭表示答謝。

桑格拉父女把秦風二人請進會客廳。

秦風說起金眼神鵰被暗害的事,向桑格拉表示抱歉,桑格拉笑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桑格拉取出豐盛的點心招待二人,問起二人的近況來。

秦風不好說起自己是大遠國的皇帝,只好說自己二人是北定城的賦者。

大陸上的賦者經常在大陸上四處走動,桑格拉也沒懷疑。

父女倆怪起秦風二人去那麼多時候也不來看他們一眼。

秦風二人只覺得像回到家一樣,尤其是秦風,只覺得在皇宮也沒在這裏這麼放鬆,難得輕鬆一回,四人有說不完的話。

忽然聽到外面吼聲如雷,嘯聲清越。

桑格拉和琪連驚道:“霸王妖龍怎麼啦?”

秦風也聽得出嘯聲是閃電鯤鵬所發,忙道:“不好,我的坐騎恐怕和你們的霸王妖龍發生衝突了。”

四人匆忙走出屋外,只見霸王妖龍怒目而視着空中的閃電鯤鵬,發出敵視的吼聲。

而盤旋在空中的閃電鯤鵬高舉巨爪,不屑地望着地上霸王妖龍。

其他的低階神獸、妖獸匍匐在地上,簌簌發抖。

琪連忙訓叱着霸王妖龍,霸王妖龍才停下了吼聲。

秦風笑道:“兩隻都是六階之獸,差點打起來了。”

朝閃電鯤鵬喊了聲:“鵬兄,你可別在別人地盤上撒野。”

他知道霸王妖龍尚未成年,要真打起來,未必是閃電鯤鵬的對手。

閃電鯤鵬長嘯了一聲,收起了利爪,落在一旁地上。

神獸、妖獸紛紛平靜下來。

“你們都在這裏啊。”霍格給族人們充完靈石,走了出來。

其他族人也紛紛從後院走了出來,有說有笑地向家裏走去。

當然,也有向秦風二人打招呼的,有個族人甚至熱情地拉着二人非要秦風去他們家。

秦風笑着婉言謝絕了。

霍格從懷中取出金光閃閃的萬靈丹給桑格拉,這萬靈丹一向由桑格拉親自保管。

萬靈丹發出一股只有神獸、妖獸才能感受到的懾人靈力,向外擴散出去。

“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