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這本就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比拼,曾家就算祖宗十八代的資源加在一塊,也沒法跟秦侯相比。

0

“沒錯,能有什麼異議,我分分鐘秒殺他。”

“咱們就先比硬貨,我就這一張零用的卡,裏面的錢足夠他花一輩子的了。”

一提到錢與色,曾建平就豪氣大發,從口袋裏摸出一張金卡拍在了桌子上,得意大叫道。

“曾先生,曹某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比你有錢的華爾街大佬,我見的多了。”

“請你態度認真點,我要對你的資產,地位等軟實力綜合評估,你需要的是把全盤的正向資產通報於我,而非在這裏耍橫。”

曹金輝肅然道。

“成,那就玩大點,我的所有銀行記錄流水,你可以現在清點,另外我的地產公司在工商局有報備,資產狀況,你也可以查查。”

曾建平看着秦羿,挑釁的冷笑道。

一旁的助理打開筆記本,開始進入專門的渠道網絡,搜索曾建平的資產信息。

沒一會兒的功夫,助理便把資料整合完畢了,曹金輝看了一遍後,心裏有了數,點頭道:“很好,我現在對曾建平的資產進行通報。曾建平名下有記錄可查的資金、產業如下,地產公司淨盈利9億,另外已有落成的三千多套房子、商鋪仍在開盤熱售中,根據金安的地價以及江東對金安即將進行的大力扶持,房價會上漲每平方上漲一千平,商鋪在一千三左右。 總裁,養女成妻 金安現在的房價是二千三,均價再溢爲三千五一平,這些房產、商鋪的總面積一共在三十萬平米,結合下來一共是十億零五千萬,減去各種毛算及各種其他支出,可得純利九個億。”

“如此一來,曾建平先生公司淨資產在18個億,再加上你在本地的地位紅利,以及其他投入收入,我再給你溢價評估,你的資產科達到最大化的25個億。”

“曾先生,我這麼算,你沒有意見吧。”

曹金輝如數家珍一般,清算過後,笑問道。 “我的個天啦,曾少的身價竟然達到了二十五億,不愧是金安首富啊。”

王剛等人平日裏對曾建平的二十億身價一直持有懷疑態度,此刻由最權威的評估專家報出來,一個個驚的瞠目結舌,那叫一個羨慕妒忌。

於甜甜則是哭喪着臉,恨死秦羿了。

二十五個億這是什麼概念,每天存在銀行的利息,就足夠她吃一輩子的了。

“沒,沒意見,不愧是國際評估大師,就是專業,就是準啊。”

曾建平很享受別人恨他,羨慕他的目光,當即豎起大拇指,飄飄然誇讚道。

他其實的資產遠沒有曹金輝算的溢價高。

金安因爲市場不景氣,年輕人大多數外出務工了,城裏的房子並不好賣,好多砸在手裏賣不出去,而且房價一直在走低,已經快跌倒兩千的紅線以下了,他那三千套房和商鋪,想要變現難上加難,結果被曹金輝這麼一算,幾乎翻了一倍,他能不美嗎?

至於他開酒吧以及底下小弟收的保護費那些地位紅利,也就是灰色收入,一年下來去掉養那幫廢物的錢,頂天也就掙個千把萬吧。

曹金輝一開口又給他的一千萬就成了七個億,身價由剛剛達到十億的及格線,一下子漲到了二十五億。

這身價飛的跟坐火箭一樣,曾建平能不美嗎?

此前,曾建平還以爲曹金輝是萬東請來故意寒磣他的,現在看來曹金輝這人還是挺厚道的。

二十五億的身價對比一個土包子,都能用錢壓死他,這一局怎麼着都是他贏了。

“秦先生,如果你對我的評估有異議,可以請求國際專業評估團隊進行重估。”曹金輝轉過身對秦羿道。

他是萬東剛剛用直升機臨時接過來的,並不知道秦羿的真實身份。

“你的意思是,曾建平頂天了,也就值二十五個億?”秦羿笑問道。

“沒錯,這是極限的估值,已經算上他所有的軟實力資源。”曹金輝道。

“二十五億……”秦羿撇了撇嘴,頗是無趣。

“你啥意思,瞧不起我曾哥,他的錢換了英鎊都能壓死你,你個小癟三,裝什麼大尾巴狼啊!”

王剛爲了拍曾建平的馬屁,趕緊出聲懟起了秦羿道。

“我的個天啦,二十五個億,把咱們賣了也抵不過人家一個零頭,羿哥能比嗎?”

“瞅這架勢,羿哥怕是今兒難逃一劫啊。”

王剛幾人見曾建平把那些秦幫弟子都調進了大廳,不禁一陣後怕。

“怕啥,你看看羿哥壓根兒就沒一點懼色,八成心裏是有底的。”

“咱們也別操那閒心了,安心看好戲吧。”

周倩反倒是挺信任秦羿的,女人的直覺告訴她,秦羿絕不簡單,搞不好就是個隱藏的富家子弟呢?

“我這個小癟三,還真不是你們能高攀得起的。”秦羿不疾不徐的喝着清茶,看了一眼趙、萬二人,三人皆是心照不宣的笑了起來。

“那是,那是!”

“想這江東誰有你富貴啊,我看就是我大秦幫侯爺見了你,也得是個屁!”

“行了,少在那裝了,曹先生,快評估吧。”

曾建平不耐煩的催促道。

試想在吳州誰敢在他面前裝逼?

秦羿從一進入這大廳開始,那種淡定之態分明就是找抽,今兒要不把這小子整成乞丐,他就白混了。

曹金輝道:“秦先生,請報出你的名字,以及名下企業。”

“我叫秦羿,吳縣人,企業嘛,太多了記不過來了。”秦羿道。

“秦先生,我這人不喜歡開玩笑,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請你如實相告,這將關係到你的性命。”曹金輝嚴正提醒道。

“呵呵,還太多記不過來,這絕對是我這輩子聽過最蹩腳的藉口。”

“我說你老這麼裝,活着不累嗎?”

“大尾巴狼現出原型了吧,有種拿出乾貨來!”

曾建平衝秦羿大叫了起來。

“算了,你報出身份證號,我來查吧。”助手在一旁鄙夷的看着秦羿道。

秦羿很坦然的報了身份證號。

助手一輸,嘖嘖嘖道:“秦先生,你了不得啊,你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說完,他把電話粗暴的一旋,面向衆人一亮,屏幕上顯示是查無此人。

“哈哈,連身份都沒有,我說哥們,你這也太牛逼了點吧?”

曾建平本來還有少許的擔憂,見到查無此人後,最後一點疑慮盡消,狂妄大笑了起來。

趙德柱與萬東也是不解,堂堂侯爺身份何等尊貴,不會是個人口黑戶吧。

趙德柱與萬東相互打了個眼色,剛要打算起身解釋,秦羿已經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證件,“差點忘記了,想看我的身份,你們還不夠資格。這樣吧,這是我的另一個身份,你們可以查詢。”

他的身份資料此前因爲大秦軍的X計劃,被戰區加密了,不過如今大秦軍的崛起,早已不是祕密,他大可以公之於衆。

曹金輝接過了證件,很隨意的打開了,一看頓時傻眼了,在再三確定證件上的人與面前的少年是同一個人後,曹金輝手中的證件彷彿有千斤之重,這個人的身份確實不是他能看的。

這是一個軍官證,上面標誌的是,4區001號長官秦羿少將,這麼年輕的少將,江東除了那位大能,還能有誰?

“曹先生,怎麼了?“助手問道。

“查看一下。”曹金輝深吸了一口氣道。

助手接過證件,在看了秦羿一眼後,頓時面如土色,額頭上冒出了冷汗,渾身不自覺的打起了擺子。

他剛剛居然嘲諷了整個南方最有權勢的人,這不是找死嗎?

“我說你們倒是麻利點,讓我們見識這個土鱉的厲害。”

“是不是又是假證件,查無此人啊?”

曾建平陰森笑問。

助手顫抖着輸入了軍官證號,原本他的系統是沒辦法查秦羿這種高級別將領的,不過因爲秦羿確實擔任過幾家公司的名譽理事與法人代表,雖然無法顯示他軍方的資料,但商業圈的資料是一覽無餘的。

“曹先生,這位秦先生到底有多大的身家啊,你倒是給我們報一報啊。”

曾建平迫不及待的想搞掉秦羿,出了這口惡氣,不禁催促道。

“沒錯,規矩天大,既然是此前定下的,那就得按規矩來,報!”

曾海洋也是一拍桌子,給侄兒壯膽。

“對不起,他的身價我沒法估。”

曹金輝低下了高昂的頭顱,恭敬道。

“是沒法估,還是壓根兒沒得估啊?你不是國際評估大師,沒有你估不了的身價嗎?”王剛在一旁冷笑道。

“是,曹某無能,實在估不了。”

“我勸你們還是別估了,對你們沒好處。”

曹金輝知道秦羿身份重要,啪的一聲合上了筆記本。 “怎麼回事?”

“什麼叫特麼的沒好處,給老子說清楚點行嗎?”

曾建平還等着羞辱秦羿呢,一聽曹金輝這話頓時火就竄了上來。

“瑪德,不行,就讓開,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來頭,能比得過二十五億的曾少。”

王剛不爽的撥開曹金輝,奪過電腦,抱在懷裏打開一看。

很快,他那不屑、狂躁的雙眼猛地瞪的滾圓,渾身不自覺的打起了擺子,在一個機靈過後,王剛回過神來,跟見了鬼似的,趕緊合上筆記本,像燙手山芋一樣,丟在了臺子上。

他做夢也沒想到,會看到這個人的資料,這東西看了可是要人命的,一想到剛剛的口無遮攔,王剛腿一軟,只覺一陣天旋地轉,噗通一聲,直接嚇暈了過去。

“擡下去,弄醒他,一旁看着。”趙德柱手指一勾,立即有秦幫弟子上前,把王剛給拖到了一邊,幾杯加了冰的紅酒一潑,弄醒了他。

“王剛,你搞什麼飛機,見鬼了?”

曾建平咒罵道,說完不信邪的掀開了電腦。

“慢!”

一旁的曾海洋像是想起了什麼,張嘴想要阻止侄兒,然而已經晚了。

曾建平發誓他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打開這臺電腦!

秦羿:江東戰區大秦特戰區一號長官,江東省民生協會名譽會長。

大秦總公司董事長,法人代表!

北秦公司董事長,法人代表!

江東大秦醫藥廠法人代表,公司董事!

東旗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長!

東旗銀行名譽理事!

龍騰國際集團名譽理事!

東江國際貨運公司董事長,法人代表!

粵東武道協會名譽會長。

粵東東運集團董事長,法人代表!

雲浙經濟開發公司董事長!

西川、湘北……

看着那一條條富貴比天的頭銜,曾建平只覺腦海中如同霹靂閃過,這些企業隨便挑一個出來,都是當地最大、最富的企業。

毫不誇張的說,這個人掌控了整個南方的財富,說是富可敵國毫不爲過。

而且這還只是他

他那小小金安縣地產公司,就像是巨龍腳下的一隻小螞蟻!

“砰!”

曾建平跟王剛一樣,腿一軟,癱在了地上,痛苦的痙攣了起來,口中發出絕望、痛苦的乾嚎聲。

他只恨不得挖了自己的雙眼,用來懺悔!

如果可以,他寧願這輩子做一個小混混,也不要做什麼金安第一少。

因爲,從這一刻起,所有的富貴、榮華全都與他無關了。

“曾少,你沒事吧,怎樣估出價來了沒啊?”

趙德柱冷笑問道。

“沒有價,沒有價……”曾建平痛苦的喃喃道。

“曾少,你沒事吧。”

於甜甜第一個衝過來,這個女人是真沒眼力架,底下曾海洋與其他分堂主一個個面如土色,就差沒當場跪下了,她仍覺得這是討好曾建平的機會。

“求你了,我惹不起你,求你被來禍害我了。”

曾建平跪在地上向於甜甜磕起了頭。

他真想一巴掌抽死這個賤女人,要不是因爲她,他能落到現在這般田地嗎?

“曾少,你說什麼啊。我是不會離開你的,我這輩子除了你,誰也不跟。”

於甜甜不明白什麼意思,還在表芳心。

曾建平打又不敢打,罵又不敢罵,心裏甭提多痛苦了。

曾建平雙目通紅,如野獸一般的咆哮了起來。

“曾少,我這個癟三的身價還夠吧?”秦羿放下茶碗,走到曾建平面前,冷冷問道。

“夠,夠!”

“我下了眼,有眼不識泰山,我該死,該死!”

曾建平狠狠的抽打着自己的耳光,向秦羿道歉。

“曾少,你到底怎麼了,幹嘛向這個癟三……”

於甜甜話還沒說完,一旁的助理忍不了這個蠢女人了,拿起電腦往她面前一亮:“認識字吧,睜大你的眼看清楚了,他是誰?”

“秦長官……”

“大秦總公司董事長,法人代表,秦羿!”

“天啦,你,你是……”

於甜甜瞬間僵化,心涼了半截。

起初她念出秦長官時,曾海洋等人心頭一震,但還不至於絕望,畢竟秦幫後臺硬,真得罪了軍方的人,大不了挨頓打,認罰,事情總是能抹平的。

當聽到大秦總公司董事長這個稱號時,曾海洋等人頓覺五雷轟頂,唰唰,大廳裏那些不可一世的秦幫弟子同時單膝下跪,手放在胸口,向他們至高無上的領袖行禮。

江東秦侯!

這個名號,就像是光芒萬丈的金陽,令人不敢心存半點褻瀆之心。

此時的白髮少年,那樸素的身影,如不經意遺留在人間的神,是如此的偉岸光輝。

“侯爺,天啦,羿哥居然是咱們吳州扛把子趙爺的老大,無敵天下的傳奇大咖侯爺!”

黃毛嘴巴張的大大的,幾乎可以塞的下一個雞蛋。

“小強哥,你成了侯爺的兄弟呢,天啦咱們要發達,要起飛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