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在八陣圖的照射下,那些鬼魂都沒有隱身,所以也都被秦海安南一羣人給看到了。

0

他們一個震驚的比一個厲害,秦海安南還算好,畢竟之前見識過劉致澤的這個本事了,雖然有些震驚,但也不像付金額路起和木園那般,張大了嘴巴,那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諸葛藍,上。”就在這時,一旁的諸葛若綿大喝一聲,鬥移步運轉,當即和諸葛亮化爲一道道虛影沖天而起,向着天台的劉致澤而去。

兩人的身手很矯健,特別是諸葛若綿,速度更是比堪比劉致澤,甚至還隱隱有些超過劉致澤的意思。

“劉致澤,還我諸葛家的八陣圖。”諸葛藍大喝一聲,直接向着高空漂浮的卷軸而去。

劉致澤眉頭一挑,這兩人還真特麼是找死啊,原本自己還打算解決了這裏的問題再去收拾他們的,結果,他們就已經迫不及待的來送死了,既然如此,那澤哥就成全你們。

劉致澤雙手交叉,當即雙手爲劍,一劍指向那八陣圖,大喝道“四九劍陣,起。”

隨着劉致澤的話語一落,無數的劍影從劉致澤背後飛了出去,直接向着天空中去抓八陣圖的諸葛藍而去。

“滋啦~”無數的劍影飛了過去打在了諸葛藍的身上,諸葛藍臉色頓時大變,使用玄極掌一掌拍出,把那快到自己胸前的劍影拍掉,身影一轉,直接向着天台而去。

不過就算如此,他的衣服也沒少被刮破,甚至臉上還出現了一道傷口,直接流出了鮮血。

與此同時,那無數的劍影直接形成了一個包圍圈,把諸葛若綿和諸葛藍包裹在了其中。

“連你澤哥的東西也敢搶,你怕是沒死過喲。”劉致澤冷笑一聲的說道。

諸葛若綿和諸葛藍臉色頓時大變,他們擡起頭看去,卻是發現自己兩人竟然已經被無數的劍影包裹住了。

“哈哈……小子,內鬥啊,本王最喜歡看了,你們先玩,玩夠了,本王再來。”那女生宿舍內傳出了一道大笑聲,正是那鬼王在嘲諷劉致澤和諸葛藍諸葛若綿三人。

“鬼王,你高興個什麼勁啊,等本王爺收拾了他們,下一個可就是你了。”劉致澤淡淡的說道,要說他囂張,的確是挺囂張的,鬼王,那是什麼存在啊,可是在劉致澤這裏竟然被說的什麼都不是。

“劉致澤,你有本事放我們出去。”諸葛若綿玉臉一冷,大喝道。

“放你們出來?諸葛若綿,你腦子怕是燒壞了吧!你們有本事就破開澤哥的劍陣。”劉致澤不慌不忙的掏出了一支菸點了起來。

這一幕看的下面一羣人更加目瞪狗呆了。

原本他們都還在震驚諸葛藍和諸葛若綿爲什麼也會劉致澤那種飛行的手段,結果現在看來,諸葛藍和諸葛若綿是去找劉致澤麻煩的。

不過劉致澤好像一點都不在乎似得,反而還淡然的抽起了煙,還時不時的吐出一個菸圈。

臥槽!!這小子,你特麼的要不要這麼吊啊?

“乾字,破。”與此同時,諸葛若綿大喝一聲,整個天台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隨着她的話語一落,那四九劍陣竟然被破開了一個小口子。

臥槽!!劉致澤一驚,這諸葛若綿還有這種神奇的操作啊,這小妞可要比那諸葛藍要流弊多了。

見到四九劍陣被破,諸葛若綿和諸葛藍相視一眼,兩人直接使用鬥移步,一把竄了出去,來到了劉致澤面前。

“嘖嘖~沒想到還是澤哥小看你們了,既然如此,那就來吧,讓澤哥會一會你們這所謂的諸葛家組之人。”劉致澤右手一伸一握,一個巨大的八卦顯現出來,其中還漂浮着淡淡的藍色光芒。

“離字,火球術。”諸葛若綿大喝一聲,兩隻玉手一甩,頓時無數的明火從天而降,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也不着急,微微一笑,道“坎字,水崩。”

“噗嗤~”一股噴泉似得水從劉致澤腳底下升起,直接澆滅了那些火。

我靠!!這特麼的是在幹嘛?神仙下凡嗎?

下面一羣人目瞪狗呆的,他們真想問一下,上面三個人是不是神仙啊。

那火是怎麼出現的?那水又是怎麼出現的?爲什麼感覺好特麼流弊的樣子啊。

“乾字,定。”諸葛若綿與諸葛藍同時指向了劉致澤,劉致澤的身體頓時就動不了了。

“艮字,山嶽。”諸葛若綿繼續說道,同時,天空中出現一座若隱若現的山峯。

“嘶~”臥槽!!我靠!!那山是怎麼出現的?誰特麼能告訴我。

下方的人更加不淡定了。

同樣的也有擔憂之色,比如說周復生張伊和關瞳就很激動的望着劉致澤,生怕劉致澤會鬥不過諸葛家的兩人。

現在看到那山嶽忽然出現,他們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奇門遁甲,方位逆轉。”劉致澤依然是一臉的淡然之色,當他話語一落,他整個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緊接着,諸葛若綿和諸葛藍頓時感覺腦袋一空,空間一陣晃動。

他們的身體竟然在這一刻,出現在了剛剛劉致澤所站的地方,兩人臉色頓時大變。

就聽諸葛若綿大喝一聲,道“八卦盾……啊~”隨着,諸葛若綿的聲音響起,在她和諸葛藍頭頂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罩,那大山砸在了那光罩上,頓時兩道淒厲的慘叫聲響起,光罩被砸碎,兩人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而那座大山也跟着消失不見了。 諸葛若綿和諸葛藍被自己所施展的法術砸中,兩人同時倒在了地上,臉色慘白,嘴角還溢着鮮血,看起來狼狽至極。

哪怕就是平日裏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諸葛若綿在這一刻,她也變的無比的狼狽,那玉容上同時也出現了震撼之色。

兩人趴在地上,微微擡起頭看着正滿臉笑意吐着眼圈的劉致澤,諸葛若綿道“你……你竟然敢逆轉方位。”

劉致澤微微一笑,傲嬌的擡起頭,就跟諸葛若綿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一樣,劉致澤開口道“開什麼玩笑,澤哥有什麼不敢的。”

臥槽!!諸葛若綿和諸葛藍差點再次噴血,奇門遁甲一旦使用,施術者就會站在其方位之上,這方位必須要跟着奇門遁甲術來才能夠移動。

但是他們兩個剛剛竟然看到劉致澤站在死爲也敢逆轉方位,如果逆轉方位沒成功,那施術者必然會被奇門遁甲術反噬,以至於七孔流血而死,但是劉致澤卻敢在這麼做,這特麼的還是人嗎?

哪怕是諸葛若綿,這個號稱諸葛家的天才少女都震驚的不得了。

如果要她來的話,她是不敢逆轉方位的,因爲那實在是太危險了,成功機率能有百分之一就已經很不錯了。

“不是澤哥吹牛,就憑你們這實力也好意思來奪取八陣圖? 朝華賦 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吧!”劉致澤吐着菸圈,看都懶得看這兩人了。

我曰!!諸葛若綿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她的雙眼死死的盯着劉致澤,今天的她算是徹底的受到打擊了。

原本自己在諸葛家就被稱爲天才少女,無論是修煉哪一門法術,都是一點就通,但是今天和劉致澤鬥過以後,她已經徹底的不敢再自稱是天才少女了。

奇門遁甲,是他們老祖宗留下的法術,可以說是祖傳的,而劉致澤則是偶然得到的,她利用自己的家祖傳的法術,竟然被一個偶然得到法術的人打敗,這種打擊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你……劉致澤,你不要囂張,我還有力氣跟你打。”諸葛藍怒哼一聲,他想要從地上爬起來,但是身體卻是很誠實,甚至連動都動不了。

“呵呵~”劉致澤輕笑一聲,並沒有說話。

但是他的笑容在諸葛藍和諸葛若綿的眼裏看去,卻是無比的諷刺,自己一直看不起的人,此刻卻是站在自己的面前冷笑。

“諸葛藍,如果我是你,我都不好意思活在這世界上了,虧你還好意思開口說話,你也不看看你是什麼貨色,對付你,澤哥甚至連奇門遁甲術都懶得開,你懂嗎?這就是我們的差距。”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噗嗤~”諸葛藍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臉色更加的難看了,這麼打擊人,還特麼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就看他艱難的擡起了顫抖的手,道“你……你。”

“你什麼你?兩位諸葛家的小娃娃,你們還是回去再修煉個幾年吧!就憑你們現在的水平,澤哥分分鐘都能吊打你們。”劉致澤丟掉了菸頭,背起了手,一股陰風吹過,把他的頭髮吹的飛起,看起來倒是挺帥氣的。

然而就在劉致澤說話的時候,女生宿舍內忽然升起了一道鬼氣,慢慢的向着天台靠近。

“少爺……小心。”忽然,樓下的關瞳大叫一聲,那聲音直接傳遍了整個鳳林市中學。

劉致澤聽到了關瞳的聲音,臉色大變,頓時感覺身後傳來了一股龐大的鬼氣,他眉頭一挑,暗道,臥槽!!自己竟然把下面那個大傢伙給忘記了。

想到這裏,他趕忙捏起了指訣,道“生。”劉致澤腳底下的八卦快速的運轉了起來。

緊接着,劉致澤的身體忽然消失在了原地,就像是會瞬移似得,一晃就到了不遠處。

而就在劉致澤離開後,在劉致澤剛纔所站的位置上,忽然一道身影出現,正是那位宿管阿姨,不過此刻的那位宿管阿姨,身上散發着強大的鬼氣,已經恢復了鬼王真身。

她一把伸出了手,向着劉致澤抓去,然而下一刻,她卻是一愣,因爲眼前的劉致澤竟然只是一道幻象,她轉頭看去,就看見遠處的劉致澤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她冷哼一聲,沒有去追劉致澤,反而是化爲一道黑氣直接去到了諸葛藍和諸葛若綿的身旁,雙手直接把兩人從地上給抓了起來,一隻手掐住了一個人的脖子。

“額……”諸葛若綿和諸葛藍慘叫一聲,兩人的脖子已經被那鬼王的手給抓住了。

“沒想到堂堂鬼王竟然也會偷雞摸狗。”劉致澤不慌不忙的說道。

反正諸葛藍和諸葛若綿與自己沒有關係,就隨便你抓好了,就算鬼王不殺,自己還想要殺了他們呢。

“小子,你很強。”那宿管阿姨,哦,應該要叫鬼王,鬼王臉上露着無比猙獰的表情,那五官都快扭曲了,她用那全是眼白的眼睛瞪着劉致澤說道。

“開玩笑,本王爺一向都這麼強大的好嘛,你特麼現在才知道啊。”劉致澤甩了甩他那漂移的頭髮,一臉的自信之色說道。

臥槽!!鬼王臉部微微抽搐了一下,繼續道“不過就算你強也沒用,小子,趕緊把上面的陣法取消,否則的話,我就殺了他們兩個。”鬼王的手稍微一用力,諸葛若綿和諸葛藍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兩人的脖子被掐住,就差沒有窒息而死了。

“鬼王,是你老糊塗了還是腦子瓦特了?難道你沒看見本王爺剛剛與他們在戰鬥嗎?你用他們來威脅本王爺,未免也太傻叉了點吧。”

劉致澤呵呵一笑的說道,在妖魔鬼怪面前,劉致澤都是自稱抓鬼小王爺的,在普通人面前則是自稱澤哥。

“哼,小子,你別以爲本王看不出,你對這個小娘們有點意思的,否則的話,你剛纔就不會幫他們擋下那座山嶽了。”鬼王冷笑着,不得不說薑還是老的辣啊,鬼王竟然看出了劉致澤剛剛的手段。

“什麼?”諸葛若綿聞言,臉色頓時大變,擡起頭,用那雙丹鳳眼盯着劉致澤,彷彿是想要看穿劉致澤的內心似得。

他……他對我留手了?

難怪,如果按照正常的情況下,自己兩人在剛剛那山嶽砸下來之後就應該會直接死亡的,哪怕就算是自己使用了八卦盾,也抵擋不住的,因爲自己是使用了全力的。

因爲時間來不及的關係,她也沒有多想,但是現在被鬼王一提起,她纔想到,剛纔劉致澤腳底下的八卦好像動了一下,只是因爲動作太小,不仔細看是發現不了的。 “鬼王,別特麼亂說,他們可是本王爺的仇人,你這樣子可是不對的。”劉致澤淡淡的說道,沒有狡辯,也沒有承認,當然,做沒做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小子,我不想與你廢話,趕緊撤去陣法,否則本王就殺了他們。”鬼王冷冷的說道。

她現在倒是想要逃走,但是剛剛他也試過了,天空中的八個卷軸無比的強大,散發出的金光甚至讓他這個鬼王強者都破不開,不然的話,他也就不會來要挾劉致澤了。

“本王爺還是那句話,不可能。”劉致澤臉色一冷,盯着鬼王,今天可是自己的發財日子,怎麼可能就這樣子放過了。

“孫乾,現在收了多少鬼魂了?”劉致澤問向了心塔內的孫乾。

“主公,二十九隻。”孫乾很老實的迴應了起來,從剛纔那鬼王派出的鬼魂來看,的確只有二十九隻。

臥槽!!劉致澤一怔,才二十九隻?

“不對吧!剛纔本王爺怎麼看到好多鬼魂的樣子?”

“主公,那的確是二十九隻,陳到將軍剛纔探查過了,界域內已經沒有鬼魂了。”

我曰!!劉致澤吐血的衝動都有了,說好的鬼王大軍,結果就特麼的才二十九隻啊,這個鬼王做的也真特麼夠失敗的。

劉致澤掐指一算,加上之前的,那豈不是說自己現在才九十九隻鬼魂啊,還特麼差一隻?真特麼是嗶了個狗啊,難道想見識一下傳說中的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蟬就這麼難嗎?

“那你說能夠衝開心塔第五層?”劉致澤反問道。

“是的,主公,界域內雖然沒有了鬼魂,但是還有着大量的陰氣,現在心塔已經開啓第四層了,等收了那些陰氣,就足以破開第五層了。”孫乾回答道。

“已經開了?有什麼好東西嗎?”劉致澤驚訝的問道。

“有的,主公,第四層心塔,丞相爲您準備了一把神劍,名爲無邪,只需要您召喚一下即可出現。”

“是嗎?那感情好啊。”劉致澤驚喜的叫道,沒想到諸葛亮還給自己準備了武器,雖然說八陣圖也不錯拉,但畢竟需要那玩意控制陣法,有些不太方便。

“小子,既然如此,那本王就先殺了他們。”忽然,那邊的鬼王大喝一聲,雙手一用力,諸葛藍和諸葛若綿頓時流出了無數的鮮血,就像是不要錢似得。

兩人的臉色異常的難看,估計再有個幾秒,兩個人就要GG了。

“斬天滅地。”劉致澤也懶得管他們兩人,當即大喝一聲,一道金色的光芒在劉致澤頭頂一閃而過,一把大劍忽然出現。

當那大劍出現之後,一道耀眼的光芒直接照亮了整個鳳林市中學,衆人擡頭看去,一把龍型大劍就這麼漂浮在了劉致澤的頭頂。

這把長劍不是特別的大,劍鞘劍柄都是金色,色澤鮮亮,一看就不是凡物。

這還不是特別的,最特別的是,這把劍竟然是兩條龍交叉打造的,龍身是劍刃,一左一右,相互交叉,直到劍尖,才把兩條龍的尾巴給相互結合在了一起。

而那劍柄則是龍頭,兩個龍頭延伸出去,看起來無比的霸氣,一出場就帶着無比強大的氣息。

隨着劉致澤的話語一落,那無邪神劍直接破開了空間,向着那鬼王的手刺去。

“啊……”那鬼王甚至都還沒反應過來,一把長劍就已經帶着無比耀眼的金芒就來到了他的面前,一劍斬出,他那隻抓着諸葛若綿的手直接被斬斷,這才發出了一道淒厲的慘叫聲。

而也正是如此,諸葛若綿才得以脫身,此刻她跪倒在地,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小子,你去死吧。”那鬼王怒吼一聲,一把丟出了諸葛藍,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控制着頭頂的無邪神劍,見到諸葛藍向着自己飛來,當即冷哼一聲,那無邪神劍“咻”的一聲,直接飛了出去。

“不要啊~”諸葛若綿驚呼了起來,如果那柄長劍刺穿了諸葛藍的身體,那諸葛家和劉致澤的關係就徹底的恢復不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爲劉致澤去考慮。

“砰~”然而就在這無邪神劍快要刺穿諸葛藍身體的時候,就看那鬼王一道鬼氣打出,打在了諸葛藍的身體上。

“砰~”諸葛藍的身體直接炸開,甚至連慘叫都還沒來的及叫,就徹底的消失在了人世間。

與此同時,諸葛藍身體爆炸,一股龐大的鬼氣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

“噗嗤~”一聲,劉致澤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倒飛了出去,撞在了牆壁上,而那把無邪神劍同樣的也是破開了空間插在了那鬼王的腹部。

“吼~”那鬼王被無邪神劍刺穿了腹部,頓時發出了一聲怒吼,這怒吼聲中帶着痛苦,但是恐懼。

“砰~”忽然,那鬼王的身體直接炸開,化爲一道道的黑氣,那無邪神劍也因此掉在了地面之上。

劉致澤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對着那無邪神劍抓去,那無邪神劍直接倒飛了回來,被他抓在了手中。

“小子,本王要殺了你。”一聲驚天的怒吼聲響起,那鬼王的聲音傳遍在了整個鳳林市中學內,可以想象一下她現在到底有多憤怒。

“轟~”一時間,四面八方都傳出了無比恐怖的鬼氣與魁氣,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此刻,就連那八陣圖竟然都爲之顫抖了一下。

劉致澤臉色大變,他腳底下的八卦頓時運轉了起來,就看他一把甩手了手中的無邪神劍,雙手掐起了指訣,道“金身羅漢。”

頓時就看見那把無邪神劍漂浮在劉致澤面前,而他身上則是冒出了一層金色的光芒,一個巨大的佛像慢慢的升起。

“主公,這鬼王是要開大招了啊。”孫乾震驚的說道。

“本王爺知道。”劉致澤陰沉着臉觀察着四周,那恐怖的魁氣與鬼氣每次撞擊劉致澤,劉致澤的身體就晃動一下,劉致澤擡頭看了一眼那層金色光罩,估計也撐不了多久。

特麼的,這鬼王實在是有些強的過分啊,哪怕是自己現在開啓了心塔第四層,有了無邪神劍,都一樣對付不了。

忽然,一道魁氣直接向着諸葛若綿而去,劉致澤臉色大變,當即身形一閃,就去到了諸葛若綿的身旁,把她包裹在了其中。 “你爲什麼要救我?”諸葛若綿低着頭,此刻的她再也沒有以往的囂張之色,再也沒有以往的高冷了,取而代之的是鬱悶,是後悔,是不甘。

平時自己總是一副高高在上,天才少女般的姿態,到現在爲止,她才知道,原來自己什麼都不是。

她更加後悔,爲什麼要來尋劉致澤,如果不是她的話,或許諸葛藍也不會死,同時,她也不甘心,自己從小學習奇門遁甲,竟然連一個半路出家之人都打不過,這是多麼的諷刺啊。

“不救你難道讓你死嗎?諸葛若綿,澤哥可以給你機會,等這件事情完了之後,你大可回家,澤哥等着你來報仇。”劉致澤淡淡的說道,絲毫沒有把諸葛若綿放在眼中。

諸葛若綿擡起頭,丹鳳眼內閃過一道奇異的光芒,望着那瘦小的背影,一時間,諸葛若綿看的都有些呆了。

以往的她,總是高高在上,認爲自己有能力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但是現在她看到劉致澤的背影,卻是一時間有些呆了。

“砰~”一聲巨響響起,劉致澤身上的那層金色光芒已經開始碎裂了,繼續這麼下去,自己非要被弄死不可了。

劉致澤皺起了眉頭,他又不知道那鬼王在哪,否則的話,自己非要弄死他不可。

與此同時,地面上的人早就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了,諸葛藍死亡,他們都看的一清二楚的,唯有那付金額的臉色變了變。

不過最讓他們震驚的還是劉致澤的手段,就剛剛那把神劍,賊特麼炫酷有木有?

再看現在的金色大佛,無比的帥氣有木有?

路起和木園看到劉致澤的手段就差沒有當場跪下去了,他們現在都無比的後悔,當初爲什麼要去招惹劉致澤,要是劉致澤事後翻臉,自己拿什麼去抵擋他?

那麼強大的一個少年,哪怕是輕鬆毀滅鳳林市都是簡單的很吧!

“關瞳,張伊,少爺好像快要堅持不住了,你們把關張兩位前輩請出來吧。”周復生臉色難看的說道。

現在的他也只能把希望寄託在關平和張苞兩人的身上了,不然的話,劉致澤非要被弄死不可。

“老周,放心,少爺可沒那麼容易認輸。”張伊嘿嘿一笑,其實不是他不願意請張苞,只是他請不動,張苞如果發現自己面對鬼王,估計又會直接逃跑,那自己的臉還要不要了?

“砰~”

與此同時,一道聲音響在了衆人的腦海中,劉致澤身上的金佛竟然被破開了,衆人忍不住爲他捏了一把冷汗。

“你走吧,諸葛藍死了,我也沒臉回去面對他們了。”諸葛若綿嘆息一聲,依然低着頭,聽她的意思好像是要放棄自己了似得。

不過也是,畢竟諸葛藍是死在她面前的,就算不是她親手殺的,但也和她脫不了干係,哪怕就算是回去了,恐怕也依然會被教訓,與其如此,還不如就死在這裏了。

劉致澤也明白諸葛若綿的意思,他搖了搖頭,這小妞的腦子估計是不好使吧!

“小子,現在你還有何本事?”鬼王怒吼的聲音響在了四面八方,讓人確定不了他的方位。

“本事自然有,只是本王爺怕本事使出來,你還沒堅持五秒就要被斬殺的。”劉致澤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包煙,伸出了手,顫抖着抽出了一支,慢慢的點了起來。

臥槽!!都特麼什麼時候了,你妹的還抽菸?

這一刻,不管是那鬼王還是諸葛若綿還是下面那羣人都是差點沒有噴血,這都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你就不要裝逼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