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個兄弟,無一活口!

0

而面前的這位江東之主,連一根頭髮絲都沒掉,這是何等手段?何等的可怕?

“是我們低估了你!”

霍山拔出隨身的匕首,就要抹脖子自盡。

秦羿手腕一動,奪了過來,唰唰幾刀,在他臉上刻下了四個清晰的血字。

“犯我者,死!”

“滾回去,告訴你們拜火教教主,讓他警告世界殺手組織,再敢有踏入華夏一步者,殺無赦!”

秦羿屈指彈碎了匕首,如帝王般,下達了上諭。

臉上刻字,這是何等的恥辱?

然而霍山此刻心頭一片麻木,他知道這輩子沒法再做殺手了,他剩下唯一的使命,就是傳達這位“殺神”的最後旨意!

是!

霍山低沉的應了一聲,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就在他剛走到門口之際,整棟樓裏的火警嗚鳴作響,於此同時,樓道、大廳的電子屏上,同時出現了洪文彬那張斯文敗類的臉。 “嘿嘿!”

“尊敬的秦侯大人,讓我猜猜,你這會兒肯定已經收拾了那五十個蠢貨了吧。”

“不用客氣,他們就是我買來給你陪葬的,要不黃泉路上多寂寞啊?”

電子屏上,洪文彬衝着秦羿吐了一口雪茄煙氣,乾笑陰森道。

“洪文彬,你這是在挑釁我拜火教,你是在找死。”霍山擡頭一看大廳的攝像頭,怒吼道。

“洪文彬,不管你耍什麼花招,你今夜都是難逃一死!”

秦羿冷笑道。

“哎喲,嚇死我了,我好害怕啊。”

“我的小心肝嘉怡呢?讓我再看看,哎呀,可惜了,以後只能在夢裏見你了。”

“好了,侯爺、寶貝兒,別了!”

“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三秒鐘後,整棟大樓就會!”

“Bing!”

“對不住了各位!”

洪文彬猙獰一笑,那張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屏幕上的數字倒計時。

堵在樓道里的安保與要員們望着那張比魔鬼還可怕的臉,全都蹲在地上痛哭了起來。

沒有人救他們,包括秦羿!

洪文彬的瘋狂遠遠超出了秦羿的想象!

秦羿縱橫天下以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現代恐怖殺傷力,不過這難不倒他,反而激起了他無窮的鬥志。

因爲他早就等着這一天的考驗了!

無法估量的炸彈殺傷力,五十四樓層,無論哪一條路,似乎都是必死無疑。

侯爺!

謝財神的臉上浮現出絕望的神色。

沈嘉怡也緊緊抿住了嘴脣!

他們全都看向秦羿,等待命運的裁決!

“3!”

“2!”

“……!”

“走!”

秦羿猛然大喝一聲,幽冥戰體覆蓋三人,渾身真氣催發到了極致,幽冥二火化作護盾繞體旋轉,左右手同時夾住兩人,一頭撞破牆壁,如霹靂弦驚,飛了出去!

霍山也是爆喝,化作閃電,緊隨落空。

這時候,跳樓已是唯一選擇!

轟隆!

兩人剛騰空,身後的炸彈便響了起來!

整棟大樓,上千個定時炸彈,同時爆破,那種場面就像是被一百枚天機炮同時轟擊!

秦羿只覺一股無窮的巨力重重的砸在了背上!

那一剎那,他感覺自己的魂都快飛了,天崩地裂一般的炸響,刺穿了他的耳膜,整個人漂浮了起來!

那是完全失重,失去了對身體控制的一種反應。

只這一下,他就知道炸彈的集合威力已經破掉了他可以承受兩百多萬斤衝擊力的幽冥戰體,以他目前的肉身還抵擋不了,更可怕的是爆炸中飛出來的碎片,同樣具有強大的衝擊力,如同萬箭齊發,若非有幽冥二火的保護,在戰體被破後,他不死也得深受重傷。

籲!

這種眩暈失重,並沒有持續太久!

秦羿回過神來,巨大的地心引力,讓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作出最精準的選擇。

去!

秦羿大喝一聲,腰間飛出一道血紅的手指粗長線,如長虹貫日,隔空紮在了對面的一座燈塔上。

重案S組 說來也是幸運,維多利亞酒店旁,建造有一座漂亮的觀景塔,塔身堅固,並未受到爆炸太大沖擊!

這道長線也非是俗物,正是上次在黔州斬殺千年蛇蛟留下的蛇筋,堅韌無比,此刻三人自五十四樓的下墜之力加上被爆破衝擊之力,何止上百萬斤?

蛇筋被拉的砰砰作響,竟是強撐住了,並未崩斷。

秦羿大喜,藉着牽扯之力,身子一旋,一動,全部的氣力轉移到了燈塔之上,凌空虛踏幾步,電光火石之間,腳下已是沾了地,平安降落。

轟隆!

與此同時,對面的維多利亞國際大酒店,化作了一片廢墟,爆破的火光與黑雲騰空而起,宣告着酒店裏的所有人化爲了灰燼。

秦羿沒有時間去可憐那些亡人,立即檢查了沈嘉怡與謝財神的傷勢,兩人受了衝擊昏迷了過去,但並未受到致命傷害,性命得保。

讓秦羿頗是驚訝的是,霍山居然還活着。

這傢伙重重的砸在不遠處的地上,口中狂噴鮮血,掙扎着衝他揮舞着手。

秦羿走了過去,霍山的雙手全都齊肩斷了,骨頭都從後背穿了出來,但他的雙腿卻是安然無恙。

剛剛降落的時候,秦羿忙着自保,也沒顧得上他,現在想來,波斯古武卻有神妙之處,至少霍山的本體強悍,遠超於一般的宗師了。

“侯爺救我,救我。”霍山受傷不輕,掙扎苦求道。

秦羿從口袋裏摸出一顆價值不菲的龍血丹,塞入了他的口中,一道真氣度了過去。

霍山道了一聲謝後,以頭立地,雙腳一高一低,擺了一個怪異的姿勢,口中念動着古咒語。但見他身上瀰漫着一道道的火焰之光,稍傾眼神已是歸於平靜,顯然命是保住了。

“侯爺真是好人啊,我要是不死,日後一定會報答你今日的兩次天恩。”

霍山深知秦羿給他的丹藥妙用無窮,作爲對手,他恨秦羿的同時,更敬佩其高義。

“不用,你死了誰給我帶話?”

“滾吧!”

秦羿淡漠的看了他一眼,飛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這裏很快就會有警員和消防來收場,沈嘉怡等人自有人救,當務之急,秦羿是要找到洪文彬!

洪文彬的手段殘忍、瘋狂,但這只是相當於凡間衆人罷了。

在地獄之中,各大宗門的先天宗師,鬼王、鬼帥,飛劍斬千顱,引天河之水屠城,都是很常見的是,洪文彬耍這點狠,就想嚇唬住他,怎麼可能?

此刻,洪文彬坐在香島安保部的中心辦公室,雙腿架在辦公桌上,無聊的抽着雪茄。

陳國康盯着電子屏,心痛的滴血。

他引來了這個瘋子,卻害慘了香島市民,縱觀香島這麼多年來,何曾出過此等血案?

更可惡的是該死的瘋子,他還有心思在這裏逍遙。

這還是自己看着長大的那個洪文彬嗎?

“洪文彬,洪幫主,你的心不會痛嗎?你還有良心嗎?”陳國康一拍桌子,揪住洪文彬的衣領,大喝道。

“陳督,請你自重。”溫寒初在一旁提醒道。

“溫公,你是洪幫的元老,咱們洪幫的旨意就是亂殺無辜嗎?”

“我以洪幫元老身份提議,立即召開元老會,廢除洪文彬的幫主之位。”

陳國康大叫道。

“陳督,你安心當你的島督,這邊的事,洪幫主已經安排好了,中東某個組織會宣佈負責,一切與你無關。”溫寒初冷冷道。

“呵呵,你我多年老友,衆老兄弟中,我最敬重你的人品,沒想到你竟然向着這個瘋子!”

“洪幫沒救了!”

陳國康鬆開手,流下了心痛的眼淚。

“只要能殺了秦侯,洪幫纔有機會回到華夏,這纔是洪幫首務。爲此,流再多的血,再多的犧牲,也是值得的。”

“幫主的手段是激進了一點,但卻是最有希望的一次,不是嗎?”

“至少我不認爲,有人能從維多利亞酒店活着走出來。”

溫寒初平靜道。 “溫公,洪幫主,這就是你們真實的態度對嗎?”

“你們這麼做跟那些臭名昭著的爆破分子有什麼區別?”

“成,你們玩你們的,從現在起我脫離紅幫,跟你們再無瓜葛。”

陳國康雙目通紅,憤然痛心道。

他也想洪文斌殺掉秦羿,助紅幫重回華夏成爲地下至尊,那也是他畢生的理想之一,但他絕對無法容忍這種不顧一切後果的暴行。

“陳國康,我敬你叫你一聲叔,我不敬你,你就是個屁。”

“別忘了你的老婆孩子還在島上呢?”

“你要退幫隨意,不過他們的安危,我可不敢保證。尤其是嬸子還那麼的風韻、漂亮,這種半老徐娘有很多人會惦記的,那島上可是有好幾百個勞工,你也不想……嗯哼!”洪文彬撇了撇嘴,一臉無所謂道。

“你……”陳國康頓時語塞,無力的坐回沙發上,心徹底寒透了。

“好了,秦侯一死,華夏必亂,我和幫主還得回米國那邊統籌全局,做下一步計劃。”

“陳老弟,氣話就不用說了!”

“先走一步!”

溫寒初拍了拍陳國康的肩膀,招呼洪文彬打算離去。

“嘀嗒,嘀嗒!”

洪文彬此刻心情愉悅,雙手打着響指,踩着華爾茲的步伐,滿臉得瑟一晃一晃的往門口走去。

剛走到門口,保安廳的警報就響了起來。

這是一級警報!

一個警員匆忙闖了進來:“陳督,有人要強闖保安基地,請指示!”

陳國康顧不上跟洪文彬置氣,連忙走到了電子屏前,雙手叉腰,死死的盯着屏幕,瞬間臉色煞白,渾身像篩糠子一樣顫抖了起來。

畫面中,青衫少年揹着手緩步走進了基地廣場,數百名黑虎隊精英,嚴陣以待,如同見到了魔鬼一般,在少年氣勢逼迫下,一步步的往後退。

少年驟然停住了腳步,面帶微笑,一如站在陳國康眼前,他的嘴脣在蠕動着,傳達的意思很明顯:“你們完了!”

“陳督,這個人指明要見你。”

黑虎隊隊長的聲音從音響中傳了過來,聲音夾雜着恐懼的顫抖。

“江東秦侯!”

陳國康瞳孔迅速放大,惶恐的吐出了四個字,剎那間,他只覺一陣天旋地轉,險些暈過去。

“秦侯?”

已經走到門口的洪文彬臉上的笑意僵滯,與溫寒初互相望了一眼,皆是滿眼怖色!

“怎麼回事?”洪文彬快步返身回來,大叫道。

當看到秦羿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鏡頭下的時候,洪文彬第一反應是見鬼了,待摘下眼鏡擦拭了幾遍再看,確定是秦羿無疑後,洪文彬如臨末日,仿若從天堂墜入了地獄,揪着頭髮絕望的怒吼了起來。

“不可能!”

“不可能!”

“小李,你出去,令黑虎隊不要輕舉妄動,一切聽我指揮。”

陳國康倒抽了一口涼氣,示意警員出去。

他畢竟是和洪文彬坐在一條船上了,秦侯歸來,總得想個法子解決困局。

“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他會殺光咱們的,他不會給我們生路的。”

洪文彬對秦羿有着本能的恐懼,尤其是策劃如此殘暴的驚天大局都未能傷秦羿分毫,讓他不得不懷疑,秦羿就是殺不死的神,無所不能的神!

“秦侯就是秦侯啊,不得不承認他就是老天爺的寵兒!”

“文彬,你我怕是要認命啊。”

溫寒初唯有仰天長嘆。

“認命?”

“還想讓我給他做狗?休想!”

洪文彬瞪直了眼,狂叫道。

影後有雙,初心唯一 “不是做狗,是自盡,這樣至少能死的體面點,否則落到他手上,他會有一百種法子折磨咱們。”溫寒初對秦羿是瞭解的,對待敵人從不留情,以洪文彬犯下的事,怕是少不了要承受世上最殘忍的折磨。

“陳國康,去,你給我頂住他,你不是島督嗎?”

“這裏可是保安中心基地,有最好的裝甲車,防暴衝鋒車,有火箭筒,你倒是都使出來啊。”

洪文彬心頭一寒,絕望之際把最後的希望投到了陳國康身上。

“洪幫主,人在做,天在看!你現在知道怕了?”陳國康哈哈大笑了起來。

“陳老弟,現在不是說氣話的時候,快想想辦法吧。要是幫主真出了個好歹,洪幫必亂啊。”溫寒初跺腳催促道。

“是啊,陳叔,咱們畢竟是一家人,我前面說話有些衝,你別往心裏去,當務之急是攔住秦侯。”

“我向天發誓,只要能讓我平安回到米國,我保證立即把嬸子他們送回來與你團聚,此生不再踏入香島一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