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

0

如同一顆顆被甩出去的保齡球,幾個人飛快滾出去七八多米,一路碰撞,直到重重的撞到牆后才停了下來。

「你!」

刀疤男眼睛大睜,瞳孔里滿是錯愕和懷疑。

「八嘎,我要你死!」

臉色鐵青的他,因為憤怒爆起一道道青筋。在羅森的注視下,男子飛快的掏出抽屜,拿起裏面的東西抬手就射。

「砰砰砰!」

近距離,連續三槍。

開槍的瞬間,刀疤男嘴角不由得露出大仇得報的痛快感。

只不過,槍聲過後,他的神情比之前還要驚恐萬分。

「我……你……」

眼前所目睹的一切,讓刀疤男子一時間說不出完整的話來。

「怎麼了?」

羅森依舊坐在椅子上,捏着手中的子彈,一臉爽朗的笑容。

「你的東西,要還給你嗎。」

「不不不!」

刀疤男瘋狂搖頭,撲通一聲就跪在了羅森的面前,只顧求饒。

「肅靜!」

一聲令下,辦公室鴉雀無聲。

沒有人敢在這時觸怒一個可以擋下子彈的敵人。

羅森站起身來,提在衣領上將男子拎了起來。

「帶我去找你們的老闆。」

「啊?」

刀疤男先是一愣,后是飛快點頭。

「好的,好的,沒問題,我現在就帶您去。」

至於對方是怎麼知道他老闆的,找他老闆幹什麼,之後會不會發生衝突,已經不在他考慮內了。

他只知道,如果現在拒絕對方,自己絕對會死的,甚至可能比死還要可怕。

黑色的豐田車再次啟動,只是這次只有一輛。

伴隨着引擎聲的轟鳴,兩人穿過暗淡無光的街道,最終來到了氣勢非凡的豪華別墅外。

刀疤臉握著方向盤的手瑟瑟發抖,他看着白衣男子打開車門,走下車,然後在他眨眼的一剎那消失在堂皇建築的高門外。

不久,一道聲音嚇得他渾身一哆嗦,因為那好像是從別墅里傳來的槍聲。

午夜,鵝毛般的大雪持續在下,刀疤臉看向車窗外,不敢離去也不敢下車,正當他猶豫不決的時候。

車門外突然有人敲響了車窗,並且極為恭敬的說道。

「羅森教授叫你進去!」

……周文青可不傻,目光接觸到蔣成惠那一抹略帶玩味的眼神后,他一瞬間便解讀出了她想要表達的意思。

說實在的,看了有備而來的蔣成惠一言不合就祭出如此專業的精英團隊后,周文青的一顆心,其實早就虛了。

這倒不是他對林凡沒信心,而是這根本就不是一場公平的較量好不好!

林凡強是強,這點毋庸置疑,就連蔣成惠目睹他用技高一籌的本領把莫老比下去后都不得不認同了這一點。

可這又如何?

誰規定混社會只能單打獨鬥?現在都是講求合作的信……

《重生都市第一仙》第兩百零三章給我十分鐘就行 當夜,所有人都一夜未眠,肖母更是寸步不離的守在肖父的面前,緊緊的握著肖父的手。

氣氛緊張到了極點。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天漸漸亮了,許是因為陽光照射進病房的緣故。

病房裏的氛圍總算輕鬆了一點,肖父竟然有心情開始打趣肖母了。

他說:「老婆子,你之前總是嫌棄我,說我不愛洗腳,襪子亂放還總是惹你生氣,這下我要是沒從手術台上下來,你也就省心啦。所以千萬別為我擔心!」

肖母氣憤的打了一下肖父的手,白了他一眼回懟道:「你聽聽你自己說的話,那叫人話嗎?」

肖父像個小孩子似的,被肖母逗逗笑了,笑着笑着眼睛裏竟然流出渾濁的淚花,

「老婆子,這一輩子你對我是真的好,我年輕的時候不知道心疼人,現在老了也沒讓你享幾年福,哎!你不要怪我呀,若是真有什麼不測,下輩子我還想……我還想和你在一塊!」

聽到這話,肖母的眼淚也止不住的落了下來,他緊緊的抓着老伴的手,可是嘴上卻不饒人,

「哼,又開始說胡話了!人家醫生都說呢就是一個小手術,你偏在這兒說這些喪氣話,我告訴你你要是真的下不來了,我第二天就去找別的老頭打麻將,打撲克!」

聽着這對老夫老妻的話,舒逸的眼睛也忍不住濕潤了,打打鬧鬧一輩子的伴了,誰先走了,對於另一個來說,絕對是致命的打擊。

這一刻舒逸只覺得自己血管里的血都緊張的凝固起來了,他不想上一世的噩夢變成現實。

他不想看着老婆和岳母哭倒在病房裏。

「外公外婆,你們兩個不要哭啦,外公一定會沒事兒的!」小柚子跑到兩個老人身邊,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甜甜的說着。

肖父笑了笑,十分溫柔的揉了揉她的頭,「我的乖寶貝!放心吧,外公就算是為了你,也一定會平安的從手術台上下來的。」

不知不覺時間來到了一點,小護士們提前來到病房為手術做準備工作,隨後將肖父推到了手術室。

舒逸抱着小柚子,肖冰顏扶著肖母,舒秋跟在身後,一群人都守在手術室的門口。

緊張的氛圍籠罩在所有人的頭上,手術整整進行了四個多小時的時間。

等到手術室門牌燈滅掉的一瞬間,肖冰顏只覺得心咯噔一下,連忙跑到門口,迎接一聲。

不多時手術室的門被推開了,舒逸的神經緊繃到了極點,他趕忙衝上前問道:

「醫生,我岳父怎麼樣?」

「手術很成功,推到重症監護室觀察一晚上,醒來之後就可以推回病房了!」

主刀醫生看起來也十分疲憊,但是臉上同時也掛着淡淡的喜悅。

「太好了,太好了,多謝你醫生!多謝!」舒逸開心至極,一把抱住了身旁的肖冰顏,肖冰顏開心的在他的懷裏大哭。

「老公……嚇死我了……嚇死我了,這種感覺我這輩子不想再體會一次了!」 蘇簡被他拒絕了,只好安靜的留在位置上,眼觀鼻鼻觀心的坐著。

「大哥需要我們怎麼配合?」一說到正事,眾人神情立刻肅然,最後由楊明問。

「軍部我親自部署行動,有其他狀況需要你們處理。」說著,轉眼看了蘇簡一下,繼續說:「義大利黑手黨那邊剛上任的頭叫諾西,收到消息最近會來華紀國,目標是什麼不得而知,但這人絕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楊明、暗影,這次你們倆不用參加軍演,密切注意他的行蹤,一有異動隨時彙報。」

「是!」二人眼神相碰,齊聲答應。

「楊明,你留在京都坐鎮,陸豐留在僑城,會和你隨時保持聯繫,你嫂子的安危就由你們負責,出什麼事的話,我唯你們是問。」

「這關嫂子什麼事?」楊明怪叫起來,其餘幾人也齊刷刷看向蘇簡,她也莫名其妙一臉的問號。

「怎麼?覺得我小題大做?」陸盛翰冷冷的倪視著眾人。

除了暗夜暗影,其餘眾人有志一同的點頭。

「她前段時間被劫持到柬國,救的人就是諾西,據說,他手裡研究出了大殺傷力的神秘物質,但具體是什麼不得而知。」

「哦!原來之前清剿柬國毒梟行動和嫂子有關!」他們知道這個行動,但只有暗夜和楊明的人有參與,具體原因也不清楚。

「對,我擔心他會滅口,總之不能掉以輕心,那個研究出來的物質,我怕會威脅到國家安全,要想盡一切辦法徹查清楚,把這個極度未知的危險扼殺在搖籃中!」

一聽會關係到國家,眾人立馬嚴肅起來,「明白!一定完成任務。」

蘇簡皺眉,自己很多私密行程是不能推卻的,也不可能因為捕風抓影的事就躲:「翰,我不是會躲避問題的人!」

「倒不是要躲,無關緊要的盡量推掉,所有出行一定要做好安保工作,我把翼留給下,和影一起保護你。」

「不用太多人跟著我,自保我還是可以的,有些場合他們不方便也不能直接跟著。」

聽到這裡,旁邊座位上的幾人神情各異,暗影想是不是找個機會試一下她的身手?夜是老大的貼身護衛,應該知道一些,可他的嘴太密,奈何怎麼都撬不開。

他們暗衛中,只有鳳鈺那丫頭真正見識過,現在都變成她的迷妹了,猜測她有一定的身手,沒親眼見過,總是心痒痒的。

王韜心裡打了個突,這個女人有身手?暗暗打個眼色給暗夜,對方卻面無表情,油鹽不進的樣子,真氣人。琢磨著今天這麼重要的信息也不避諱她,看來大哥對她是真正的入了心的,得好好查查她的背景來歷,就怕萬一是個埋藏禍心,懷有目的接近老大的美女蛇。

雷諾不由看了她一眼,柬國的毒梟巢穴救人?身手?她到底什麼身份?貴圈和京圈不曾聽過這個名字,看了對面的王韜一眼,估計他也一樣的心思。

「不行,我不放心!」陸盛翰不接受她的意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當然,所謂的來到神庭,並非說的是,他們真的就到了神庭的本部。

而是到了神庭的星系,尋到偏僻的星辰。

幾大禁區主很有本事,哪怕陳玄東佈置下層層密談,要準確的掌控禁區主的舉動,但最終都失敗,還是這差不多靠近神庭星系邊緣時,才被暗部之人僥倖發現。

陳玄東輕輕地將手中的玉簡碾碎成粉末,幽幽道:「我們神庭可以歇一歇了。」

「成了嗎?」無極詢問。

陳玄東苦笑,道:「若是這件事不能成,我估計林凡出來得揍我。」

無劍眼神冷冷的盯着陳玄東,道:「不管怎樣,我總是對你的這件事很有意見。」

林龍也點點頭,道:「我也是覺得不妥,無論怎樣,都是不能用兄弟的安危來做賭注的,他這一傷……的確事半功倍,但你這種做法卻是很危險。」

陳玄東沉默。

林龍道:「我敢確定,林凡也不會同意這種做法。」

陳玄東依舊沉默。

片刻后,才開口,道:「若非是你出手,我不會這樣安排。」

林龍沉默了。

那日出手的當然是他。

整個神庭中,除了林凡外,也只有他擁有這種恐怖的威能,能逼近子規啼三尺地。

「若有選擇……我寧願我去的。」陳玄東慘笑,道:「但那時候,我能怎麼選擇?我去行嗎?你們一個個都特么的不在!」

這次所有老兄弟都沉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